字体-
字体+



第677章 忍不住要笑

第677章 忍不住要笑

晚辈哀伤三祖见不到,随大阵而现出的只是法术结像,内中灵犀尽为对敌杀机,不会理会孩儿们的情绪,更不会与晚辈交流什么。

当残局摆出、三祖神通已动,棋盘玄光暴涨化伏魔法阵,田上陷入晨雨藏星残局,三祖也入阵去,片刻玄光消隐,浓浓云雾下,只剩一副二尺见方的小小棋盘,安安静静地悬浮着。

若只于此刻望去,又有谁能知谁敢信,那棋局内藏了一头五圆凶魔与一位早已辞世的正道仙长!

一时刻,棋盘崩,三祖攻势作罢消隐不见,邪魔破局而出,双眉之间一道殷红血痕划过印堂直入发髻,此獠伤得越来越重,心窍中混沌凶气蹿出来得越来越多,对其反噬已显映于印堂了。

田上破局一刻,冥冥里第四声呼喝:云!

五祖现身,胖墩墩的老汉笑容满面。

三祖之后是五祖,阵中法像神通,都是在先祖们做最后飞仙大悟前施展、封存的,五祖飞仙排于离山第四位。

尘霄生落泪如珠链断线,九位先祖中,五祖性情最为和蔼,简直和蔼到过分了,对晚辈弟子十足宠溺!离山中早有人说,若尘霄生触犯门规时五祖人在山中,必定会一力担下这位师侄儿的责罚,他会冲着老七老八瞪眼睛:多大事情,至于么?罚他面壁一年不许吃饭便是。

笑着看离山、看弟子、看邪魔,三眼望去,慈爱老者双臂一挥,一副山水长绢显现天空,画中水墨迅速溢出、沁染了苍穹,旋即卷消散、画留长空……只画心中景色。剑藏于心是以剑藏于画,邪魔落于水墨心图,张齐五遁身如画,扬手取剑向田上。

半炷香,空中水墨渐渐浅淡、消失了去,田上的整个额头变作殷红,但大阵还在行运,想要灭离山?他还有的打。

万。第五声阵喝,七祖提剑来。他的法度朴实,规规矩矩手中一柄长剑,但与邪魔相斗时,他的身形彻底化作一卷清水,无形而有质。挟剑动击之中水光潋滟,七彩光芒射于天又映于地。

盏茶光景里,美艳光芒投影离山,甚至让所有观战之人都有了一份错觉:那五彩斑斓的光芒水色未动、动的是我、是离山、是整座天地。

怎才能不让人心驰神往。

还有尘霄生的失声痛哭,那是我的师尊!

当艳光敛去,第六声阵喝起,无。

此刻才是四祖登场。黄蓝四,非汉人、边民异族,两只烈酒皮囊,一只自己昂头喝了个干净。一只拍碎美酒扬撒敬乾坤,旋即包括田上在内,所有人都只觉天旋地转,就在疯狂无端的旋转中,四祖拔剑猛扑!

四祖嗜酒,于林清畔的印象里,他老人家总是在醉——我醉即为天地醉,天地醉时我撒狂,我狂便是剑疯癫!

天地大醉,旋转乱摇晃,四祖赤膊,神剑疯癫,乱劈乱斩剑气冲霄,管邪魔是以戾气凝化重法还是凭空接引凶地,一剑斩碎拉倒。

待到四祖法相散去,田上的左右太阳穴和鼻下人中也变做艳红如染血。

天地间突然安静下来。

万、里、无、云、万、里……最后一声真唱未现。

离山只有六位师祖飞升。六祖夭折于天劫中、八祖走火入魔身死道消、九祖还在青灯中。

凝神等候片刻,见再没动静,邪魔森然发问:“这就完了?”

一双血目望向地面,他在问苏景。

苏景面色安静,全无喜怒颜色,缓缓点了点头:“完了。”

他的话音才落,突兀一声振喝响彻人间:天!

烈火轰动,结化金乌身形,八祖披红袍,立于金乌火冠、纵剑火扑杀邪魔;

明月出山,一道天河弯曲延展,九祖升剑碟,背负双手走出大雾;

金戈铁马、号角无边,归剑于三万天兵、纵意于碧血黄沙,六祖驾战车,自天际来!

完了?哪里会完。

藏于“万里云天”的阵变是长辈们临行前的心意,但谁说这心意就一定要在临行前才能留下?

六祖无需多言,他老人家是渡劫未能成功,闭关前自会将自己的杀劫封入大阵。而八祖被邪魂侵体又夺魂金乌,心知金乌魂魄于己也是大患,随时可能会害了自己性命,所以未等到最后施展法度,在阵中封下自己的法相与杀劫。九祖则是境界停滞、飞仙几近无望,在去往大漠闭关前施法补充大阵,为离山、为孩儿们尽了自己的心意、尽了自己的力量。

下半重大阵行运时,阵吼只有七声,这时又显出八祖九祖是双生兄弟了,对此事的想法一模一样的:和六哥挤一挤,趁着最后一声吼咱一起出来。

最后一声吼,咱们一起上。

三位师祖共同显身,其中更有离山战力最强的陆八、陆九,阳火天乌与寒月天河并起,再加六祖的剑归天兵大阵,浩大法术席卷天空,重重围困田上、全力扑杀!

世界惊、天下惊、离山更是惊中带喜!天上滚荡的烈焰重重仿佛烧入了心里、烧进了血中,真盼望还能有一点点力气,可踏起云驾追天去。和三位师祖把剑并肩、共斗强敌……只可惜,今日修家谁还能有这个福气?

有,有人有。

“师尊莫慌,弟子前来助战!”

“不劳师叔法驾,把那邪魔交给弟子便是!”

“将军……几……拈花来也,邪魔授首!”拈花的功课太差,不知顶盔冠甲驾战车之人是六祖法像,喊不出名字干脆报自己的名字。三个矮子跳上童棺一飞冲天,手中殷天子明亮如月!

童棺飞去,下一刻三尸重苏景身后,老实了。不怕死没错,但连怎么死得都不知道就死回来的战局,还是莫再掺和了。

有人笑,没心没肺小妖女。

更多的人在攥拳,用力,然后就大声咳嗽起来,眼泪一个劲地从眼角摔落,离山的高人尽量让自己不哭出声音,但再没力气止住泪水。

生无惧死无惧,能在此刻仰望先祖身形,都是今日离山晚辈心中的荣光。

天有明镜高悬,离山荣光传遍人间:我们在斗邪魔!

法术光芒接踵暴散,巨力轰鸣连绵不休,本不应存于人间的恶战,就在离山顶上百丈天空。

半顿饭的时间。

先是天兵退散了,又过片刻烈火与寒月同时收敛,时辰到了法术归于无形,天空又复平静,高空里重重云雾仍在沉降,本不应这么慢的,但因接连不休的斗法引发巨力,让“万里云天”沉降变缓许多。

田上在云下。

齐颈根向上,整个头颅都变作殷红……转回身,田上先望向离山,无声笑容,几次粗重呼吸后突然放声大笑:“明月尽散、九子斗罢,玄天圣道大获全胜,离山剑宗一败涂地……离山剑宗一败涂地!”言罢手印掐起,遥遥向着山前一众离山弟子扣下。

输了便输了,这世上岂有长胜之人,离山弟子早都过足了瘾头,而刚刚那一番激动之中,红景也如愿以偿地握住了师兄的手,此刻她的神情正恬静安宁。

可再一刹那,她的安宁面色就被一阵朗声大笑击得粉粉碎碎!

大笑之声自雾中来,须发皆白的老者执笔而来;

黑面老者手捧长琴又复显身;

执掌刑堂时总是一副沉肃模样的老人带着他的棋盘从雾中走出;

契丹人虽老迈可身躯依旧挺拔;

平时就和蔼、欢笑中更让晚辈亲近的胖老汉手握他的水墨画卷;

魁梧老者顶盔冠甲扛着自己的战旗;

衣着朴素、面容朴素、连手中剑都那么平时朴素的老人笑得却一点也不朴素;

还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老人,若非身上的袍子一红一黑,谁能看得出他们的相貌差别?

刘旋一、季展二、仇魁三、黄蓝四、张齐五、商照六、曲嘉七、陆角八、陆崖九,离山九位祖师齐齐显身,破雾而出!

哪重天道上说,最后一份心意只能是一道神通?

一对一、挨个都打过了、你还活着?那就再来一对九,请请请。

每一位师祖都在放声大笑,仍是法像,此刻会大笑只因将其封印于大阵时,九位师祖都无比开怀——九子联手?要追溯到什么时候去……年轻时、未成道时好像有过那么三五次,后来修行深厚了、战力出众了,哪里还有联手御敌的机会。可恨,邪魔外道不争气呢。

将来会有绝世妖魔进犯离山、挡住离山九子的连番杀伐、逼出“九子连天”这最后的杀手锏么?师祖们不晓得,自然也不盼望会有这样的凶物来袭扰人间,可是若真有机会……跨越时空、穿透天地,于未来某日,九个兄弟能再联手一战,那当是何等的痛快与狂喜!想一想,忍不住要笑的。

要大笑啊。

离山前,那是怎样的一声欢呼!沈河、任夺等人倒还能勉强忍住,于修行高人来说,发自内心的欢笑反倒比着眼泪更难发作些,可那些晚辈道行不够,怎还抑制得住心底激动,乱七八糟全不整齐、气虚体弱全不响亮,但汇聚到一起却又说不出的振颤耳鼓,好听得不可言喻欢呼欢笑声,汇聚再汇聚,从离山起,顷刻染动天下欢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