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672章 剑并起

第672章 剑并起

“是你的手段?”田上抬眼望向苏景。

事出突兀,田上不确定正赶来之人究竟是奉谁召唤,不过他心里有个感觉:此事与苏景有脱不开的干系。

苏景的下颌上还有血浆凝固,由此显得笑容邪佞,下颌昂、遥点田上,双眸亮得几近凛冽,刚刚苏景所说时辰到,不是田上的时辰,是他自己的时间:也是差不多一刻时,苏景做得一件自己也还没太想通的大事!

同个时候,四千里、九声共喝:“水!”

田上一声笑,身形旋转抬手疾点,身体转过整整一周,其间手指在空气中接连九点。

千、江、水。那些人喊到第三声了,以田上的神通足够了——足够以音定域、察觉这些人的准确所在,这便施法将其抓到近前,来看看究竟何人装神弄鬼!

巅顶之人,一字千里赶赴离山,邪魔田上非但无所畏惧,反还倒嫌他们来得太慢,破虚空助其速到近前……田上面色微变,法术行转,可身边仍就空空如也,什么都未能抓到。

万钧巨岳、千里古迹他随心接引,区区九个修家竟然抓不过来!

“有!”第四声,九人九声唱念一字,更近,三千里。

田上面色顷刻恢复,重归微笑,时辰到了……他的时辰也到了,一刻时不杀人,过。手一翻朝天印,手心所向天穹处,一尊古佛从天而落!石头佛陀,高万丈身形巨大,但除了巨大也不见有其他特殊。但旋即佛陀开目,佛陀倒转,佛陀扬臂握拳,自莲花坐像化一拳寂灭,轰袭苏景也轰袭离山!

中土世界,第五圆里不止摩天刹、弥天台两座大寺。早在弥天台前,也曾有过禅修大宗。古时还曾有过千年释迦盛世,处处梵音禅唱,修佛门宗把持修行世界,那时禅宗之首,唤作雷法洪音大寺。后禅宗渐渐衰败,为弘法也为立威,雷法洪音大寺祭炼巨佛一座,虔诚香火供奉、神僧大德祈愿,望在巨佛中养下宏大神通一道以震慑别宗,但不等佛陀巨像祭炼完全大寺便告覆灭,大佛下落不明。

到得今世,曾有释家弟子向弥天台方丈辰光神僧进言:何不找那大佛,更添弥天台神威。

辰光摇头,漠然:佛是用来尊敬、用来律己的;佛像是用来督促自己、用来向往极乐的。以佛像炼神通?前辈们错了,我不能再错。

是骄傲还是虔诚无从分辨,但一隅可见天下峥嵘,今日修行世界比起古时、远古、上古、太古、荒古绝算不得最强盛强大的,却当得“上上风流”这四字评价……

弥天台不去发掘的巨佛古像,此刻被田正接引,杀苏景灭离山!因离山虽是俗家但也算道统,以佛陀灭道承,邪魔以为:有趣……很有趣。

苏景重伤,哪里还当得这古佛一击。三尸齐声怒吼,急振童棺迎向天空,可只凭他们的力道,要挡着古佛还差得远……便是此刻,那一声长啸透云霄,伤得比苏景更重之人,拔剑冲天、迎击古佛:掌门沈河真人。

手中剑,化玉川,青碧瀑布倒卷如龙,袭于苍穹。沈河一剑,全盛之威:剑川落琼霄。

伤到走路都吃力、大声说上一句话都会气喘半晌的离山掌门陡绽全力,会同三尸迎空破巨佛!

瞬息事情罢了,当掌门神通与古佛巨拳于离山上天空三十里处交回时候,新一声吼喝传来:“千!”

九个人,第五字,相聚离山只差两千里。

田上面色陡然凄厉!他不把离山放在眼中,更不怕正赶来的九个“装神弄鬼”之人,面凄厉因起暴怒,暴怒只因:欺君!田上不把离山放在眼中,更不在乎那九个正赶来的“装神弄鬼”之人,但中土君王阴阳主人绝不容有人能骗过他——沈河!

他以为沈河不能动法,沈河却一剑冲天,于田上言,这便是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之罪,怒叱声中,魔头双臂猛张,做熊抱之状,口中笑声桀桀:“再来!”话音落,邪魔气意连锁十一处古时杀敌,这就准备接引入离山,沈河、苏景一个都不得活。

就在邪魔法度将起未起时候,突兀一声鹤鸣嘹亮……离山有一头鹤,红鹤。

鹤因剑而起,却从天际来,翅展三百里的红色仙鹤啼鸣嘹亮,披赤霞万道、从天将而降……让邪修闻风丧胆、在东土世界大大有名的一剑,师兄们却总是说她“只为了好看,折损了许多威力,可惜可惜”。

剑上霞、霞中鹤。

离山红,苏景的师侄儿,女冠打扮的中年美妇,挥剑纵天鹤!

在同辈师兄中,红长老修为稳坐倒数第一,但她的剑法并非最差……能排得倒数第二。还不如红景的:痴铸炼、迷锻造公冶器。其实如果真要拼剑,公冶长老和红长老大概伯仲之间,但红景的剑法是“贪图漂亮丢了威力,华而不实”,公冶的剑则是“既不漂亮也威力平平,不华也不实”。

斗战差不多、红景剑鹤更漂亮些,公冶长老只能屈居倒数第一了。

公冶长老的剑重、他有的是力气最喜沉重巨剑;公冶长老的剑众,他是炼剑人!炼出精彩好剑,送去给那些剑法好的同门兄弟,炼得不太好的、不满意的就统统留下自己用。苏景以前见过公冶长老动剑,抬手一晃三千剑去,即有千斤重剑也有半钱薄刃,大小不一密密麻麻仿佛鱼群似的,乱飞乱斩……此刻冥宫,三千飞剑如鱼,飞得乱、冲得猛。

无阵亦无法,乱剑乱披风。

离山公冶,苏景的师侄儿,身形魁梧肤若古铜的健壮老汉,挥手三千剑。

离山第二代弟子中,修为、剑法最差劲的那两个人都已出手……本领不济,出手自然缓慢。

红景、公冶是所有长老中出手最慢的:

在红、公冶两人之前,猛虎咆哮惊天动地,剑藏天虎魄,虎啸渚悬峰。离山雷,苏景的师侄儿,白胡子老头雷长老剑出啸天虎!

在红、公冶两人之前,铃铛声声清脆,一声铃儿一剑光。离山岑,苏景的师侄儿,这老头儿很瘦,他上铃欢动……

所有二代弟子,所有离山长老,扬剑向妖魔!

还有,苏景忽觉身边微凉,追随自己多年的北冥神剑自行离去。剑是任夺给他的,如今又被任夺召了回去,瘦骨嶙峋的老人接剑时瞪了苏景一眼,目中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小子,看看仔细、剑在我手中时是何威力吧。

一动皆动,动剑抗邪魔。

即便最华而不实的红景“霞中鹤”、连“华”都不存只剩“不实”的,在今日世界也属上上名剑,何况掌门与十七长老齐齐出剑……一瞬间,冥殿中,今日离山动剑、离山剑!

每一位出手之人皆重伤在前、尽于此刻绽放巅峰一剑。弟子晚辈惊,魔头妖人惊,天下人间更是一片惊呼,谁能不诧异。便是这个时候,九个人、第六字、响亮吼喝绽放天地:江!

仅在千里外。

群剑暴起,田上未能想到更毋论提防,十一处重地接引,其中大半尚未完成便被犀利剑意打断,仅有三处成功接引,但还不等绽放杀意便被离山高人接连击碎……破法等闲事,离山名宿真正的杀意所在:邪魔田上。

自幼一起修行、习剑,几千年共处、同出一脉的修心办法,早就养成了默契,遭遇强敌时该做什么,何须只言片语、心中自有灵犀。

今日离山二代弟子十八人,沈河人在半空,毁古佛未落回;龚、雷、红、公冶等七人联手破去古地接引法术;虞、樊、李等九人并剑连心、攻击邪魔!

田上不晓得这群只比死掉多出半口气的修家怎么就突然爆发了力量,不及防……但及逃。闷哼声中田上一步退后。

凭一步田上就退出了离山众人杀机重重剑袭包围。不过九位离山长老、今日阳间世界最强的剑修高人,想退又谈何容易……

化身归意、凝意入虚,以实在身入虚无烟;一念收乾坤、大地千丈如思识三尺、思识三尺归入脚下一跨;结法化虚空,并非简单穿空遁,真正有为天障入无极无尽空,不是遁而是法、是咒律——每一道法术皆为人间修家倾仰上法,邪魔田上却于一步间三法同施。

只一步,只是如此一步,亘古至今中土能有几回。

虞长老恨!恨自己只有一击之力。

离山掌门、长老皆如此,暴起发难气势煌煌,可每个人都只升起一击之力。

虽可投入十成修元,但精妙剑法连绵杀术无以施展,这仍让一众离山高人的战力大打折扣,若非如此,大可剑阵随敌而动,纵然身法比不得对方,至少也能再做追击……没有追击了,但还有截击!

离山一共十七位长老,七个联手破掉“接引重地”,九个合力迫退邪魔,还有一个正守在田上退出包围的落身之地,趁其遁身法术将散未散、趁其落足将稳未稳,动剑与其迎头痛击。

剑中有灵魄、其吼如惊雷,来自江山剑域的上上好剑“北冥”。

口袋未能扎起,但出口地方,亦有强者守护,执剑者离山九鳞峰、任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