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670章 一刻时,十7息

第670章 一刻时,十7息

雷火劫只一道,绽放。

若有所准备,苏景不怕。但他第一场斗田上受伤不轻、尤其小金乌遭重创直接让他元基受损;第二场冲锋自毁光明顶以至心神动荡、所有力量也都调运起来直指田上,全无提防。

雷劫落、雷劫散,强光收敛去,苏景摔落在地,口中鲜血喷涌。

三尸齐齐自刎赶来救主,田上却无意再斗,满面欢笑飘身退开。三尸顾不得和强敌拼命,急忙俯身搀扶起苏景。苏景身遭重创,但性命还在。

雷劫是杀灭也是洗炼,但若修家在渡劫时受伤太重,洗炼的效果不会立时显现,要待修家彻底痊愈后才会展现出来,此刻苏景干脆可以看作废人一个了。

“刚说的那堂堂正正一战开玩笑罢了,莫放在心上。”田上目光和蔼,爷爷看着顽皮孙儿的目光。

三尸搀扶着、苏景勉强站好,他不懊恼,正邪战生死斗本就不择手段,五百年里被他坑过的人多到数不清了,自己被敌人坑害一次也正常得紧……苏景的心眼不算大,可是另有豁达之处,被人背后捅一刀和当面插一剑都是受伤流血,没分别的。

亘古邪魔,和蔼慈祥于面,穷凶极恶于心,远胜苏景以前曾遇强敌。

忽然,轰隆巨响震颤离山,他召来的荒古遗迹、上古林、大鹏骸山和九顶山宗剑碑同时炸碎。

顾小君煞身碎灭,变回平时模样,但七窍沁血、未及呼一声痛就倒地大咳,一声咳一口阴煞血;

上古林中诸多悉数脸色苍白,跌坐在地,但当尘烟散去。众妖惊奇发觉自己居然还会活着,这让田上目中都现出几分惊诧。小相柳也没事……只有他自己明白,这些年闭关中被他融入半颗金玉菩提炼化的那件宝甲不动关、为抵挡上古林自毁之力已然崩碎。

小相柳没那份好心去搭救其他妖物,但上古林自毁引动的凶狠力量并非四散飞射,而是“整一力”,要么全挡下要么被碾碎,小相柳未救自己也得去扛那凶力。

小相柳已经把不动关炼化到与自己血脉相连,如今宝甲碎,震得他自己五内沁血妖元不稳,一时间再难动法了。

另一边天鹏山与真龙同归于尽,法术被破对裘平安没有伤害,可他断妖身在前,现在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九顶山剑碑也未能和小不听同归于尽,只毁了她的藤子。不听自己也不晓得怎么回事,剑碑炸碎时恶力入体,本来她道自己必死无疑,不料一股莫名之力涌入,及时为她护住了心脉、由此保住了小命……初时不解,但很快她便察觉,自己得自莫耶的那条灵根须枯萎了些。

世界根,护了那世界的最后一个人。无法免其伤,勉强护其命。小妖女跌倒,奋力爬起、摇晃着走向苏景。

诸多古地崩碎,苏景暴怒成狂!他已身遭重创、气力衰减。体内元基摇摇欲坠,又哪还辨得出这一次同伴中并无人丧生,心里就只剩下一个念头:悔!

悔我小气,珍惜性命!

急拍锦绣囊,丈一剑入手。势若疯狂动剑起手,什么天道天无道、善恶现世报。心中脑中就剩下最后一愿:求与邪魔同归于尽。

当与不听、相柳、裘平安同行,有我在,他们在那阴阳司里也不会受气;纵铁律高悬判官无情,大家都进不得芙蓉塔,总还能携手轮回,下辈子你做鸟儿我做蛙,昂首于荷叶时,或能见你翱翔吧。

可那剑才一抬起,手腕便是一痛,田上一步欺近身旁,三尸拦阻于这邪魔而言形同虚设,前再苏景发动君王一剑之前田上弹指在苏景手腕,丈一脱手,远远飞出百丈开外。

这便是差距了,纵有神剑在手,却全无动用机会。与现在的重伤并无太多关系,就算苏景全盛,在田上面前也根本没机会施展此剑。

击飞长剑,田上在抬手,一指点向苏景眉心,哪会有机会躲避:中!

苏景感觉明白,田上的手指稳稳戳中自己眉心。

身死一瞬,悔极恨极怒极懊恼极,可诸般“至极”混杂一起,竟是个空空如也:整个人、整个魂仿佛被一下子掏空了似的,所有情绪加在一起,居然是无以言喻的空虚,空虚得他想吐……真吐了,又是一口血喷出。

死了还吐血么?这个念头让苏景觉得荒谬,随即耳中传来田上一叹“时辰到了”,还有三尸、小不听、相柳卿平安等人气急败坏的怪叫。

嘴巴里腥甜味道,眼前阳光柔软,身边还有风吹过、牵扯了头发。

没死。

田上收回手指,辩白似的对苏景道:“不是我不杀你,是时辰到了……不能杀人的时辰。”说着,他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意味:“一刻时,不杀人。”

一边说话,田上向后退开,两步之后和蔼笑容重新回到脸上,无人发问他照做自己的解释:“当年钟大判把我身运与阴阳司接连一起时,另还施展了一咒,每天我都有一刻光景,杀不了人的。你看!”说着,抬手随便一弹,一道戾气如剑向着不远处一个妖精激射去,无人能拦、妖精自己更躲不开,但那道法术击杀道妖精额头时忽然化作清风散去了。

施术之后,田上口中啧啧:“钟大老爷,法力无边啊。可他找不到我,哈哈,徒唤奈何……喂,你还没死。”

苏景愣住了,面色呆板目光闪烁,完完全全地走神了。

与他同样发愣的,还有黑石洞天内的戚东来、卿眉老祖,愕然望向那无尽汪洋,卿眉老祖语气喃喃:“怎么、怎么回事?”

戚东来的脸上七彩流转,因汪洋正七彩流传,诸般祥光此起彼伏……

下一刻苏景回过神来,想也不想扬手又招丈一剑,田上同样伸手一弹,将飞起半途的丈一剑打飞:“只是不能杀人,法术能用、制人无碍。歇一歇吧,聊几句?若聊得开心了,能少死几个人。”

田上每天都会有这样一段时间不能杀人,这一刻无定,必会出现但出现前田上无从察觉。一刻是为八分之一时辰,时间不长,但足以大大削弱邪魔祸患了。

钟大判始终没能找到这个重犯,只凭冥冥气意就在他身上连种两道厉禁法术,足见这位大判官的本领实力。

此一禁来得刚好,方才田上点苏景眉心时,时辰到!

现在苏景还活着,拜身上鬼袍主人钟大判所赐。

田上一共退了九步,站定身形:“聊不聊?”

“聊。”苏景一拍锦绣囊,身边跳出来一把大椅,连下颌上的血迹都不擦抹,抖长袍正襟落座。

风乍起、玄光振、森森气象流转,磅礴幻境生!苏景所在,浩瀚一品冥宫。

田上为幽冥重犯,苏景挂名阴司大判,当冥宫显现,苏景便稳稳坐上了一重“克制”气意。

椅子的幻境宏大,方先子心头大喜。奋力压低的声音里透出浓浓欢喜:“师叔祖这又是何法度?”

“给邪魔添堵的法度。”红长老作答,她的眼力不是方先子能比拟的,一看看穿根本,幻境再漂亮也伤不到人。如她所言,纯粹为了添堵心。

在“冥宫”里田上确是不自在,从身到心都说不出的别扭,“咳”了一声,无奈摇头。

苏景才不管这些,直接开口:“究竟目的何在。”

“阴阳之主,中土君王。”田上脱口而出,想不都想,苏景一哂:“这么聊趁早闭嘴。”

以田上的本领,竟以称王为愿,苏景如何肯信。

田上永远是好脾气的样子,全不气恼,忽然岔开了话题:“你用那方剑狱向我打来时,我依稀见到其中栖居一人,有些像我属下燕无妄。”

苏景略吃惊,即便已知这田上凶猛无边,仍惊诧于其神目,竟能洞穿黑狱看透内境。

朔月天尊燕无妄确实在黑狱中,昔日玄天道朔月天尊,再受邪佛点化成“帝释天”,被苏景镇压于黑狱之中,一直虚弱不堪。后来苏景发觉此人虽有劣迹但也不算太坏,且还给苏景帮过不大不小的忙,变成了他半个朋友。

燕无妄只剩一个愿望:希望转世投胎再入轮回。但褫衍海遇到尤朗峥之前,苏景不知极乐川如何处置修家游魂,离开褫衍海之后,先劫狱、再战西仙亭、最后又急着回来,干脆把燕无妄忘到了九霄云外,把他放在黑狱中一直带回阳间。

“燕无妄这孩子还成,能还给我么?”田上问。

化神一道入黑狱,不等苏景开口,燕无妄就说道:“道主于我有知遇之恩,见他一面为我所愿,我以父母祖宗颜面落誓,只叙旧,就算他为我重塑身躯,赠我万倍修元,我也不会再与你为敌。”

“田上心思不能以常理计较,也许杀你。”苏景提醒。一刻时不杀人,能不能杀鬼未可知。

燕无妄一笑:“我认。”

苏景点点头,心念一转,虚弱游魂燕无妄现身于苏景、田上之间,一重香火缭绕续其性命,另外苏景又勉强施展了一道小小法术,为他挡下了阳光侵蚀。

田上一招手将燕无妄拉进身旁,面色清冷:“朔月天,你可知……”说到此,肃容崩,换回了开心笑模样:“你得了造化啊!”

言罢、不容燕无妄说半字,田上扬起手掌倒扣在他天灵顶盖:“去吧,玩个痛快!”

莫名其妙之言,去哪里?玩什么?而田上话说完,第一息,燕无妄挺胸抬头,面现淡金光芒,双目神采昂昂,稍有见识就能看出,虚弱游魂变得饱满、强壮,成了一枚健魂;第二息,燕无妄面上、身上散起的光彩突兀消失——不是又虚弱了回去,光彩不见只因肉身瞬成,人身上不会发光!

这是什么法度,能让奄奄一息的游魂不经轮回、不做修炼便重新成人。

但神奇未完,下一息,燕无妄面目狰狞,目光痛苦,随即冥宫之上湛蓝空中,一片莹白云彩结做半月形状……和真的月亮全无区别,除了大:十一里云结巨月,那是修家破第一境通天、大圆满时才有的仙天冠盖。

再一息,先天冠盖散去,天空忽然气雷轰鸣,如爆竹连串,第二境宁清大圆满之兆;第三息,燕无妄八十九枚阿是穴开、三六一大穴尽畅,再破第三境如是;第四息全无动静,可是到了第五息,劫云天成、沉落、轰打,一个呼吸过去。燕无妄成就小真一,度过真一劫。

谁能不惊讶,不过田上的法度并未至于此。

接下来五息间,元动声隆隆,第五境冲煞圆满;兆景异象升,燕无妄夺罡成功;继而结宝瓶、破无量,又是一片劫云飞来。七个时辰的劫数投于一个呼吸功夫,燕无妄破无量,跨入元神境界!

再五息,如意胎成、欢喜儿长、远游子化三清分身……到得最后只见天角尽头一道狂雷如巨蛇急进跨越整座苍穹最终打向燕无妄:飞仙劫数、劈天劫!

恶劫先落于田上覆在燕无妄头顶的手上,再打入燕无妄天灵。

劫数仍是一息,冥冥天音传透欢声笑语,苍穹绽开一隙,内中金光散落。田上满面带笑、缓缓收回了手掌,得脱桎梏燕无妄身体悬浮而起,向着空中裂隙飞去……

燕无妄呆傻了,心中脑中全是乱麻一团,心中情绪无以表达,身体筛糠般颤抖着。他来见道主,不过是因心中托了一份故人之情,又哪里想得到事情竟会如此。

田上还在笑,对着飞去半空的燕无妄遥遥摆手,口中重复那一句:“去吧,玩个痛快。”

去飞仙,到仙庭玩个痛快!

两息健魂塑身,再十五息连破三劫十二境踏遍修行路,前后加在一起十七个呼吸间,田上送燕无妄飞仙天外!

谁能不惊诧,人人目瞪口呆,整座离山寂静无边。

又何止离山,所有天宗、偌大天下,自苍穹镜内见此异象者,皆尽错愕呆立!

很快,莫名其妙飞仙去的燕无妄就升入天隙,天穹并拢再无异状。

苏景勉强回神,声音里说不出的干涩:“我……我不明白……大逍遥问怎么可能?”

强魂生身,接连破境虽匪夷所思,但至少还能有个理解的余地。

燕无妄在世时候境界不低,三个领悟境中的小真一、破无量,他以前就曾参破,短时间内重破一次也不算奇怪。唯独最后一境大逍遥问,怎么可能得外力帮忙?!

田上一笑摇头:“不是你想的样子,关键在:我想让他飞仙,他就能飞仙去!老鼠看见白鸟在天上飞,也觉得不可思议……白鸟不用修炼,想飞就能飞。”

苏景心中通通乱跳。

田上的立场、图谋、善恶都先扔到一旁,单说他这个人……见过此人,苏景便晓得,还有另一番风景啊:三阶十二景之外、三阶十二景之上的另一番绝大风光!

忽然一抬手,苏景敲了自己额头一下,笑了。笑自己走神,想得多了。

有什么多余想法,都等斩杀此獠之后再琢磨吧。

这个时候田上忽然转头,望向了西北天空,双目洞穿冥殿幻景:“一刻时没多长,再等会我又可随便杀人,趁现在……你还不来杀我么?”

“我来此只为看得清楚些。”随说话,田上注目方向一道人影浮现,苏景认得此人,曾在南荒、西域遇到过的疤面青衣。

疤面青衣大方得很,既被发觉便不再隐藏,身形沉降来到“冥殿之内”,语气轻松:“谁生谁死我都开心。放心便是,我不会插手,当我不在。对了,田上,小心离山贼还有一阵,唤作千江水月万里云天,很是犀利。不过……”

沈河、任夺、林清畔等人相顾诧异,“千江水月万里云天”算不得什么巅顶机密,但也不是随便什么外人都能知晓的。

疤面青衣在提醒过魔头之后,又把目光投向沈河:“离山掌门,星峰都被田老贼扔出来了,莫不是那阵法毁了,不能再用?”

说完不等沈河回答,他就呵呵而笑,身下云驾飘飘,向后退开十里:“我来看戏、不登台!你们继续,继续聊。”

当真是来搅局的人,无意插手开心看戏!

田上又仔细看了看疤面青衣:对方甚是了得,若非见自己抬手让燕无妄飞仙、心中惊讶泄露了少许气意,自己都不曾察觉他一直在侧窥探……窥探又怎样,隐身法度了得不代表斗战本领也一样了得。最简单的道理,小猫藏于树后,可以偷袭巨象一下,但小猫能把巨象捕杀么?

田上不在乎,一哂作罢,重新转头望向苏景。

“明白了?”田上缓缓开口,仍在笑,但多了些清淡意味:“我还能有什么目的。飞仙于我,连举手之劳都算不得,只是心念一转罢了,但我不想飞仙去……”笑容浅淡了,语气漠然了,但他的目光炽热起来:“我就想做这片世界的至尊君王!”

田上把双腿盘起来,坐在了地上,很是放松:“老鼠想飞飞不得,见白鸟翱翔云霄羡慕不已,可白鸟竟去吃虫子,老鼠纳闷得很,虫子有什么好吃,哪有草籽稻谷香甜,这鸟儿莫不是傻了么?”

田上口中白鸟便是他自己了。

似是而非的比喻,谈不到贴切但也足够说明意思。

万升众灵皆有心地大愿,飞仙是无数生灵梦想,但非绝对、非所有,至少还有个田上不想登天去,他只想称霸此间、主掌两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