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668章 烟花之命,天宗重地

第668章 烟花之命,天宗重地

田上的脾气很好,受了冷落也全不在意,自顾自地向下说:“任先生虽强,到底还是肉体凡胎,重伤是件不得了的事情;我却不同,我乃天地初成时戾气凝神化身,我身运与幽冥阴阳司气数相连……阴司盛则我衰,阴司衰败……哈哈,我便强了。伤的无所谓、一下子就好了。”

这便是田上修为猛增的缘由了,西仙亭一战阴阳司遭遇亘古未有之重创,大小判官陨落无数,而西仙亭两座大阵也将阴司积攒无数年头的怨气、戾气消耗一空。

如今正是阴阳司最最虚弱一刻,也是田上最最强大之时。说到此田上愈发开心了:“那时钟大老爷找不到我,但他也当真了得,只凭乾坤气数的冥冥相连,就将我的身运与阴阳司连成一片,意在以阴阳司之永盛不败将我万世镇压……很是歹毒的法子啊。”

边说边摇头,田上又把目光投向沈河,似是才刚想起来应该报个名字:“玄天田上,见过沈河先生。”

沈河不起身,目光平静与老汉对望:“阁下总算来了。”

田上饶有兴趣的神情:“怎么,沈真人在盼着我来?我还以为你不想我这么快赶来。”

“敝宗师叔苏景不久前说,诛灭玄天道后,会与笑语仙子结做双修道侣,”沈河也微笑起来:“将你诛灭,离山就要办喜事了,自然盼着你能快些来。”

等你死了,我家有人结婚!沈河的回答让离山众人都笑了起来,小妖女更是眉飞色舞,一下子对沈河真人好感增添三十甲子。

“明镜高悬于天,笑语仙子、佑世真君对天下人剖白心思,老汉看了开心得很。”田上接着沈真人的话说道:“来时路上特意准备了一份礼物,既是喜事,总要添上几分喜色。”话说完,不见他施法动咒,在他身后天空中飞来一人……大头兵李大头。

李大头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直觉一股怪力猛地自脚下兜起,人便飞到了高空。

下一刻,突然嘭的一声闷响,大头兵身体彻底爆碎开来。骨渣肉屑摔落回地面,但他体内鲜血被尽数留在半空,就此铺展开来,赫赫然一朵殷殷红花。

一个凡间兵卒之后,田上身后天空就此混乱起来。惊叫声、呵斥声乱成一片,一群群凡间军卒被莫名怪力扔起……田上来时路上,所有曾对他做阻拦之人,统统被抛上云霄。

无论碰到还是不曾碰到,只要是奉命赶来,曾接近他身周千丈军卒,此刻尽数飞天。

田上不太喜欢杀人……不喜欢直接杀灭。他喜欢漂亮的、有趣的死法。所以很多时候对冒犯他的人,不是不杀,不过暂留其命,待会全部拿来做一场好戏。便如此刻,嘭嘭嘭的闷响不绝。一条条性命,就如此被邪魔道主拿来放了血色烟花。

千万人命烟花,绽放离山之前。

人人惊怒。

尘霄生并未如想象那样立刻拔剑冲上去除魔救人,他的神情平静。缓缓起身、拔剑——尘霄生法眼如炬,看得出:没得救!

“烟花”绽放于现在,但早在田上来时路上,他们便已身中邪法,必死而无救的下场无法更改,即便田上死掉他们也脱不开烟花之命。

田上声音带笑:“这份贺礼如何,玄天道主田上恭祝离山剑宗苏先生新婚大喜,贤伉俪举案齐眉;阴阳司重犯田上恭祝一品判官苏大人新婚大喜,贤伉俪万年好合!”

邪魔话音才落,那一声清朗剑鸣震彻天地,尘霄生拔剑起!

人在疾飞时候,尘霄生身后人影闪烁,又是三个尘霄生:黄袍玉带帝王身,黑帽麻衣恶鬼身,青秀剑袍正道身,一起化三清三大分身同现、并起。

帝王身直冲天际,千重流云自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云海聚云海散,化洁白流苏贯彻苍穹,一穗化一剑,铺天去;

恶鬼身遁入地面,骤然鬼哭狼嚎无边,浓浓煞气蒸腾,凝三千丈长剑一柄,掠地起;

正道身掐诀一点自己眉心,寒光迸射分身化剑,他把自己便一支长剑,冲前去;

还有半空中那突兀出现的汪洋大海,青鸾破海而出托浮本尊,一念沧海一剑青鸾,全无试探、何须交代,尘霄生出手便是全力斩杀,杀那魔头!

一气三清,四身同心,尘霄生一怒天地变……又何止“变”,根本是天地不见!天云地煞空中海,这一方乾坤都已消失不见,只有无尽无穷剑。

田上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诧,他以为任夺之强就已算得离山巅顶,没想到尘霄生全力出手下更胜任夺,一时间手忙脚乱,陷于天地海重重剑杀之中来回摇摆,狼狈不堪……可很快他又笑了:“了不起啊,但你可知,天地慈悲,不容恶鬼作祟!”

他即恶鬼邪魔,却还喊着“天地慈悲不容恶鬼作祟”,这句话他低着头、对自地面而来的尘霄生恶鬼身所说,微笑着。

随他笑容绽放,一片古佛碑林遽然从天而降,方圆八十里佛家清静塔林轰轰然砸落地面,旋即檀香弥漫禅唱飘散……正透过苍穹镜观战的弥天台诸位高僧齐齐大吃一惊!这片塔林碑丛他们都再熟悉不过,弥天浮屠阵。

皇帝不止有皇宫,还有行宫别苑、有皇家祭台、有皇陵墓园……修行天宗也不例外,门宗是为中枢所在,但除了门宗外另还有重地分布各处,这弥天浮屠阵便是禅家天宗弥天台的宗外重地。

唤作阵,其实和法术无关,只是一片碑塔林,专门用来供奉东土禅家高僧舍利。方圆八十里,不在弥天台门宗界内,是以迎抗天星时,弥天台被毁,浮屠阵仍安好无损。

可又有谁能想到,这片碑林竟被邪魔一念、破空千万里搬来了离山前。

不止搬来了,且还受了法术所挟,碑林漫长年头中积攒下的禅家慈悲气意本尽数激发,将尘霄生恶鬼身一举镇压!

“天下人间、乾坤百姓,君为天子、而民意大过天。”仍是手忙脚乱的狼狈相,田上的口中说话却好整以暇、昂首望天对尘霄生帝王身,微笑着……

“邪魔安敢!”大成学掌门蒹葭先生一口鲜血喷出,满眼恨色,那苍穹镜里映得清清楚楚,挟滚滚风雷忽然出现在离山北方天空的千丈巨碑,正是大成学立宗时所建的“民意牌”。

大成学,书生宗,心怀义气,立此牌以昭心意:天下百姓皆可来此情愿!

书生当执剑,舒民意。

亦是宗外重地,被邪魔利用。

民意牌击碎流云,帝王身遭巨碑所慑。

连破田上地下两道杀劫,田上面上笑意更浓,第三句话:“魔不能胜正?可什么时候也不曾见过正道将邪魔彻底剿灭一空啊。”

离山前魔头说话声音落,北方空来山残骸天魔宗大魔君猛一声怒吼:“气煞我也!”身体直挺挺地向后倒下。

天魔宗,天魔冢。供奉的不是天魔宗弟子尸身,而是如轩辕叮当这等传说中化神升魔去的“天魔法蜕”,那片墓园不是祖宗,而是连自己带祖宗全都要算到一起的:信仰所在!

天魔冢横空而现,魔意昭彰,尘霄生正道身被困其中……

接连搬运三座仙、魔修宗重地;瞬瞬间便以邪法挟持重地,以气意相克镇压强敌。

何等修为,何等可恶。这便是田上了。

怒海掀起骇浪、青鸾遁化剑光,还有尘霄生本尊在,全力以赴、杀敌。

但在下一刻,天上地下半空同时震起轰动大响浮屠阵崩碎、民意牌崩死、天魔冢也告崩碎……田上心念所至,三大重地受邪法挟持轰然自毁,与尘霄生三大分身同归于尽!

哪一座重地不是千万年的古迹,不是千万人的信仰,邪魔田上将其毁灭时不存一丝犹豫。

古迹?他眼中小孩子捏得泥巴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