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59章 买卖

第459章 买卖

苏景笑,摇头道:“你没钱无妨,我有啊。先借给你,等你有钱以后再还我。”

笑面小鬼闻言愣了愣:“你的意思,你借给我钱,我再用你的钱买你的游魂?”

“不错,但还不止。除了这一批,以后我这司中所有不能重返轮回的游魂,全都卖给你。游魂之外,我还借兵于你,损煞僧、谛听兽,若你需要,阿二阿七两位猛将也可先随你去,助你站稳脚跟。另外,”苏景稍稍加重了语气:“你放心,我这个判官虽算不得真货,但我会当下去,不津阴阳司是我的,除非将我打灭神魂,否则谁也夺不去。”

苏景这判官半真半假,袍子是真的,人却是假的。此刻司中公事运转正常,但总衙又怎么可能对他放任不理?怕是过不多久就会发难。

但苏景已经打定主意,力所能及,他要把这判官之位做长、做远、做出些自己想要的味道!本来是小师娘严命在前,“赶鸭子上架”似的当了这个判官,不由得他不做,如今却是苏景自己要做这件事了。

笑面小鬼望了苏景片刻,忽然笑了起来,可笑容里哪有欢愉之意,只有恻恻森然:“你和阴阳司的事情我不管,你找我来司衙谈游魂买卖,我就把你当作此间判官。但苏判官老爷,你可知你犯忌讳了?”

判官不涉政,阴阳司只看轮回不问乱世,不津的判官却要支持一方势力,此事绝非说笑,不止会给苏景召来大难,说不定还会在幽冥引发巨大动荡。

“我有什么可在乎的?”苏景微笑。他确实不用忌讳,因他是阳身入幽冥,他本就是这鬼煞世界的忌讳!

苏景停顿片刻,反问:“你呢?”

小鬼收敛了笑容,低头沉思。好半晌冲去,再抬头时笑容重归于面,他笑得森然依旧,不过目光添出了一份释然:“孤魂野鬼一个,也实在不用再忌讳什么了。”

苏景“哈”的一声笑,三尸笑嘻嘻地凑趣,异口同声:“恭祝滑头鬼王东山再起,霸业永驻!”

八字祝辞打中心坎,小鬼快活不已。不过很快他又把话题拉了回来,问苏景:“我晓得你心里有份假仁假义,所以盼着自己手上出去的游魂能过些舒服日子,这一重我能想通。但我不明白的是,你又何必还煞有介事,和我谈什么三升半的价钱?你是判官,游魂发落你辖区内何处全由你做主,一纸公文,直接送去本王的瓶中城不就是了,还谈什么买卖?”

瓶中城距不津不过千多里,也是苏景所在阴阳司管辖之处。

“我帮你没错,但也是真正的买卖,大把香火要给出去。”苏景算账:“卖了游魂所得,司中的差官分去半成,还要给总衙上缴七成,这些都是真金白银,非花不可的钱。”

笑面小鬼没有钱,算是“借”,由苏景先行垫付。

三尸之中,赤目最最财迷,忍不住瞪起了红眼珠:“苏锵锵,你又败家!”

拈花给赤目帮腔:“你照看小的,想分给牛吉马喜他们半成香火也就罢了,可总衙那七成……说不定下一刻人家又派刺客过来;说不定明天就有一群猛鬼大差来拿你问罪!你还想着给他们钱?”

笑面小鬼却一反常态,对苏景点点头:“多谢你。”

苏景笑了笑:“我和阴阳司的事情,本就与你无关,无须谢。”

……

黑狱之中,燕无妄略显好奇:“是为了把滑头鬼王摘出去?”

苏景点头:“买卖游魂,是阴阳司的好生意!我问过牛吉了,对这生意总衙看得很重,所有交易都有明白账目,每隔一个月总衙都会派人下来,查账收钱。得真正给出钱,账面才会平。这样做,至少表面上的道理去看:这就是笔买卖,我和阴阳司的纠葛,跟这买卖没关系、跟滑头鬼王也没关系。”

燕无妄笑了笑:“表面的道理?这表面浅了点。”

“表面就够了,至少留了一个余地,我没把事情做绝。”苏景应道。

而除此之外苏景心里还有个想法,他总觉得总衙、那位真正的大判官,这样疯狂敛财有些古怪。这想法没什么根据,只能归于“直觉”,至少暂时、至少现在,他想维持现状。

燕无妄没再追究,问起另外一件事:“你有钱么?”

与此同时,冥殿中笑面小鬼也在问同样的时候:“看来浅寻给你留了不少钱啊。”

苏景却摇头,回答小鬼:“师娘没留钱给我。”

笑面小鬼的表情登时僵硬:“那你哪来的钱?是,本王知道你有大把香火,可那些香火都落了你的印记,别人用不了,那没用!用你的香火付账,纯粹消遣上司总衙!”

幽冥世界,香火做钱,但香火分作“有主”、“无主”两种。

苏景的香火是前者,只能自己或认主鬼魂享用,不能当作“钱”;无主的香火才是阴间的硬通之物。

“哪个跟你说我要用自己的香火?我现在是没钱……可我手上有值钱的东西,能换来大笔的香火。”苏景笑了起来:“卖它一回,应该足够应付一阵。”

笑面小鬼好奇起来:“什么值钱东西?”

“兵!沉舟兵!”苏景笑得更开心了:“削朱鬼王势力不是很大么,应该很有钱吧?沉舟兵不是他的精锐么,他不舍得不要了吧?”

玄空水晶中,还困着一支削朱鬼王的沉舟兵。苏大人为了赚钱想出的第一个办法,差不多就是绑票勒索。

阴兵都在鬼王花名册上,若阴兵战死册子上的姓名就会消失。削朱鬼王的花名册上名字未消、但大军没再回来,他自然明白自己的精锐被敌人俘虏了。

笑面小鬼大喜:“这买卖做得!”

苏景问小鬼:“那沉舟兵的价钱……”

“一个,香火三百升。”

见苏景吓一跳的样子,小鬼笑道:“这价钱已经是最便宜了,沉舟是真正精锐,比起普通游魂,以一抵百,再正常不过。”

苏景摇摇头:“你不能怎么算,咱是把他的兵卖回给他。要按着市面价钱,他哪能甘心?须得便宜许多,一个百升就算可以了。”

赤目及时插口:“那就报一百二十升一个,给削朱老鬼二十升还价的空子。”

说说笑笑,这边想好了价钱,苏景请阿七帮忙传讯师娘……削朱王、肆悦王都是和浅寻打仗的,如今找对方鬼王商量赎回战俘,还是浅寻出面最好。

消息传过去,小师娘未推辞,亲手打出一道剑讯直奔削朱鬼王府,不提苏景,只说是她自己要和削朱鬼王谈沉舟兵的买卖。

削朱鬼王本来懊恼不已,事前他又哪里想到肆悦王的煞血军会落败,满以为必胜一仗、自己做个锦上添花的人情,全不料大好精兵一去不还!看过浅寻的剑讯,削朱王没片刻的犹豫,直接又发出两道灵讯:

一是回讯给浅寻,说自己愿意赎兵,就是价钱太贵,希望能再做商量;

另一讯传给肆悦,削朱王的道理明白“我是帮你打仗才吃了大亏,如今赎回沉舟军,你也得出些钱”,肆悦还算痛快,答应分担,但分担多少,少不了一番讨价还价。

如此,消息往来,七天之后苏景,小师娘身边尸煞阿九返回不津,来见少主。

见礼过后,阿九说起正事:“启禀少主,主公已经收了削朱老鬼的赎金。”

苏景吓一跳:“这么快?这么痛快?”

三尸也诧异得很:“削朱先给钱了?不怕咱们会赖账么?”

阿九语气骄傲:“主公闯荡幽冥,从来说一不二、言出法随,此事阴间大小鬼王皆知,削朱老鬼还算明白,知道主公绝不会赖他,痛痛快快现付了赎金。”

说着,阿九自怀中取出一个小小包袱,比着核桃大些有限,双手捧于苏景:“一沉舟兵,一百一十升香火,他家这支沉舟精兵三十万,赎金三……三……三……赎金尽付,主公说她要一半,剩下一半尽在于此,由末将奉于少主。”

说着,阿九把小小包裹递到苏景手上,又从怀中取出一道鬼符:“这是削朱老鬼的一道灵符,内中有军令一道,命沉舟兵不得再战即刻归营。主公已经查验过,确认无误。凭此符,少主可以放人了。”

香火、符篆苏景都小心收好,低头沉思好半晌,不知在想些什么。

越想,他的脸色就越沉冷。

“九将军帮我给师母回个消息。”再抬头时,苏景面色肃然,语气中隐含怒意:“削朱鬼王当初发兵不津,这老贼对我师母不敬,苏景与他不共戴天!如今他想讨回沉舟兵?痴人说梦!孩儿不允、不退!师母若降罪,孩儿甘愿受罚!”

阿九愣了下,但未多说什么,抱拳施礼就此告辞,赶回主人身边去了。

阴阳司中苏景转头去看阿二、阿七、三尸等人:“师娘不会真罚我吧?”

“她老人家真要罚你的时候,你再赶紧放人,应该没事,没事。”三尸笑嘻嘻,安慰。

“我也这么想的。”苏景点头,眉开眼笑:“难得削朱鬼王这么老实。”

怎么可能是削朱王老实,他先付钱是信得过浅寻。“九王妃”这三个字,在幽冥世界真正是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无论对敌或结盟,对她的信誉大小鬼王都足够信服。

可削朱王哪会想到,说一不二、言出法随的九王妃,有一位好不要脸的爱徒,如今此人也来了幽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