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58章 太贵

第458章 太贵

同个时候,另个苏景正坐在空荡荡的天乌剑狱、一座熄灭多时的炼魂炉上。

燕无妄和他并肩而坐。

人在幽冥,身边猛将不算少,可是能聊一聊、商量些看法之人……苏景找来找去,就只有黑狱中这个“帝释天”。燕无妄足足有苏景几倍年纪,经历复杂见识广博,抛开正邪不论,燕无妄当得“大修高人”这四字评价。

苏景早把一道神识投入黑狱,几乎是从他进入阴阳司开始,就和燕无妄聊这幽冥、聊这司衙,只有刺客来时,斗剑对精神消耗奇大,让黑狱中的“苏景”消失了燃香功夫。

“牛头这句话,好像说中了点子。”燕无妄饶有兴趣的样子:“阴阳司就不是讲报应、求公平的地方,这座大衙门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阳间兴盛。”

苏景点一下头:“人间在阳间,可阳间不止人间。”

“人比蚂蚁多么?人比野草多么?人比树木多么?人比乌鸦多么?阳间若是海,人间不过其中一群大头聪明鱼。”燕无妄晃着腿,声音平静:“阴阳司是照看海的,海好了,鱼自然也都会好。至于人间……就算少了这群聪明鱼,于海又有什么影响?总会还有别的鱼,许多鱼。”

苏景说道:“所以错不在阴阳司。”

燕无妄接口:“而是错在阳间人胡思乱想。想当然,以为阴阳司是伸冤报仇、偿善报恶的地方。不料人家不理你人间那一套,结果就受不了了。其实那妖雾小鬼早都说明白了,什么善恶冤屈,全都是狗屁倒灶。若再仔细想想,人向恶鬼求公正……嘿!”

说到这里,燕无妄想到了什么,笑了笑:“你是正道,见了这样的阴阳司你当然失望。倒是我这个邪道魔头,见了这样的阴阳司,出乎意料没错,但心里也没什么失落。以前可不曾料到,修邪魔法术,还有这样一个好处。”

苏景也笑了:“失望免不了,但也不能全怪我以前想当然。以形而论,阴阳司像极了人间的衙门,主官坐堂官差办公,有俸禄还能赚外快……可它空有其形,内里全不对劲。你见了一头羊。自然会以为它吃草,你还想能抓了它美餐一顿。不料它满口獠牙喝酒吃肉骂大街,怎么可能不吓一跳。”

“你这个说法是正道理,好像当初进摩天古刹,结果遇到一大群吃人的菩萨,气死我了。”燕无妄的笑容真正绽开。

孱弱鬼物笑得开开心心,尘归尘土归土,当年的动魂荡魄生死大难,今天的口水谈资了,还好,还能笑。

说完燕无妄暂时收声,此刻黑狱开放,他能看到外面的情形,劫难之地又有变化。

诸般劫数杀灭,游魂伤亡惨重,但他们数量惊人,还是有大群游魂冲过十里之地,接近了高高围墙,不料想,当第一个游魂伸手,堪堪就要触碰到高墙的时候,广场微微一震,围墙猛又向后退缩十里。

尽在眼前的希望,陡然浇熄。重新回到殿外的小鬼妖雾,在天上飞来飞去,尖声大笑:“见你们这么喜欢逃,本官一时心软,就把围墙再扩十里,成全了你们!十里之外,翻过高墙便能活命。”

杀劫不停,亡命不休,十里外的墙!

新的十里之后,后有了更新的十里,墙再向后缩去。而下一个十里之后,又有了下下个十里。妖雾小鬼的笑声歇斯底里,一次次许诺这是最后的十里,再一次次把自己的许诺当成狗屁。

就算是块石头,此刻也知道这小个子鬼差是在消遣游魂,不少游魂都颓然停步,再被劫数打灭前哭号大骂鬼差、大骂判官、大骂阴阳司,可更多的人还在向前跑,奋力躲避着杀劫,奔向他们明知没希望了的那道墙。

初时,游魂可笑,可是渐渐的,可笑变成了悲壮、变成了倔强!

这又何尝不是自然赋予万万生灵的心性、根性:是贪生怕死,更是坚强不屈……活着,本就是件疯狂事情。

终于,在缩退六次之后,围墙再不动了,游魂精疲力竭,但还拼出牙缝里、指甲间那一点点力气,攀爬、攀爬、攀爬……有人翻过墙去,翻墙者越来越多。

又过了不久,忽然一阵以游魂之力根本无法抗衡的狂风扫过,围墙上、围墙内所有所有游魂都被扫落、吹倒。

牛吉进言:“启禀大人,够数了……帮过别人的、爬出围墙的游魂都能再入轮回,此刻已经凑足一成之数,都被带入地宫。”

“选强壮的、坚韧的”,到了现在,苏景哪还能看不懂甄选的办法。

围墙燃起了熊熊火焰,再不可能攀爬了,但天地间的劫数也就此消散。未被杀灭、但也未能过关的游魂愣愣站在原地,不知自己还应该做什么。

其他监场鬼差散去,唯独妖雾还留在空中,双手抱揖竟对下面的游魂深施一礼。

游魂神情百态,有的怕极了他,见他忽然行礼情不自禁打个冷战;有的恨极了他,管他做什么都对他怒目而视、喃喃咒骂;有的则惊疑不定,不知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也有游魂忙不迭还礼,想要换差官大人一个好印象,说不定后面有机会不死。

妖雾一扫之前怪声怪气,朗声道:“能撑到现在,妖雾佩服。实话说与大家,生前有什么罪孽,刚才那一场危难狂奔,也全都赎回来了。倒是真正翻过围墙之人,个个都胆大妄为,会被真正处死,连阴阳司的墙都敢翻,不该当死罪么?!你们虽不能再入轮回,但也个个可活,先留在幽冥吧,将来也许还有转生机会。”

冥殿上牛吉又急忙给大人解释:“反正他们也不知道过墙者的下落,告诉他们翻过围墙的游魂会死,他们心里更舒服些。跑半晌怪辛苦的,算是个安慰吧。”

果然,听说自己不用死,场中游魂齐齐欢呼尽皆大喜,欢笑之余,会为自己庆幸“幸亏跑得慢了些”,更有不少游魂幸灾乐祸翻过墙的那些“倒霉蛋”。

黑狱之内,苏景、燕无妄对望一眼,两人神情都古怪得很,苏景摇头苦笑:“这算什么?”

燕无妄笑:“我觉得还不错,若我也是场中游魂,现在一定开心得很。”

一成游魂入轮回、返阳世,后面还有些公事手续,有牛吉在旁指点,苏景办得顺顺利利,“上差”再来,把这些游魂带走,具体他们转世何方投胎何物就不是苏景的权辖范围了。

把能走的送走后,剩下的就该“卖”掉了,牛吉又向苏景提及此事,苏景直接摇头。

“大人的意思是……不理会那些出了价钱的鬼王,”牛吉努力掩饰失望:“就把这些游魂随意发落、派驻各处?”

可苏景仍摇头:“卖还是要卖的,不过不卖给那些鬼王,有一位大王会出更好价钱。”

牛吉精神一振,笑了起来:“原来大人早有打算。”本来他还想问问苏景是哪家鬼王愿出高价,但转念一想,大人的事情还是少问为妙,也就没再吱声,转身离开大殿,带着其他鬼差去安顿那九成游魂了。

……

一天之后,笑面小鬼马王爷赶到不津城阴阳司,见到了苏判官。

“急匆匆唤本王前来,什么天崩地裂的大事?”笑面小鬼问道,稍顿,又一指苏景头顶:“你头上悬个小太阳作甚,是嫌幽冥太冷还是嫌自己不够亮?”

苏景请他落座,又请他喝香纸灰泡的茶,不接“小太阳”的话茬:“有个事我想听听你怎么说。司中有一批游魂,三升半香火一个,贵么?”

“太贵。”笑面小鬼也是一方鬼王,现在落难了,可以前没少做过这种勾当,行情熟得很:“三升一个才是公道价钱,了不得三升一、三升二。你想要三升半,一个也卖不出去。”

“我是这么想的,”苏景摆了摆手,示意笑面小鬼先听自己把话说完:“这批游魂卖出去、到了鬼王领地后,从军自愿,不从军的话,那些辛苦徭役、娇妻献营、花甲处斩之类的酷律一概废除,就让他们过些踏实日子吧。”

笑面小鬼冷笑声响亮:“头一重,判官不涉政,游魂发配到了地方,如何安排都是鬼王的事情,你阴阳司的判官说了不算;后一重,就算你说了算,你当鬼王是傻子么?三升半一个游魂,大价钱给自己买回去一群爷爷?本王知道你不聪明,可也没想到你这么傻。”

说着,冷笑着,小鬼端起茶杯,吸溜吸溜喝水,心里赞了句:阴阳司的茶,果然好茶!

“你先听我说完,别总是打断,”苏景继续道:“这批游魂我想卖给你。”

“噗”,笑面小鬼喷出了口中茶,他没客气,茶水全都喷向苏大人那张脸。

头顶金轮骤然明亮,不等水喷到苏景脸上就已被烤干,笑面小鬼挑起了一根眉毛:“顶个太阳,就是干这个用的?看来向你脸上喷水的人不少。”

苏景仍不理太阳的事:“我没开玩笑。”

“一边做梦去!”

苏景坚持:“就当帮我个忙。”

“我没那闲钱!”

苏景正色道:“也是帮你自己的忙。”

“那我也没钱!三升半?我把亲兵赵铁瓶卖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