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57章 万魂奔命

第457章 万魂奔命

苏景笑而摇头:“这点小事哪用烦扰师母,但有另件事,得先问过她老人家。”说着,苏景搭着阿七的肩膀,向一旁走开几步:“帮我给师母传个消息:弟子学做判官,可只是学着做的话,心中颇有不甘;如果要试试自己的想法又怕会惹祸,实在难以决断,还请师母教导。”

做判官没问题,可阴阳司中那“中规中矩”的判官苏景做不来,要做,就得做自己想要做的那种判官!不过此事非同小可,师徒两个阳身人在幽冥,荣俱荣损俱损,苏景想干事非得先问过浅寻不可。

阿七传出灵讯,苏景暂时不再多说什么,耐心等候浅寻回信。一群鬼差见状也不敢打扰,都跟着一起等。

浅寻走后苏景就来到阴阳司,随后千头万绪、另一道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律法、做事方法迎面扑来,让苏景应接不暇,但时间其实没过多久,浅寻也走得不太远,不多时就传讯回来。

听了铃铛之音,阿七对苏景道:“主上说:浅寻眼中无大事,想做就做,少在扰我。”

苏景笑,“浅寻眼中无大事”,小师娘这句自评他很喜欢,跟着他又望向另个尸煞:“阿二,能不能联络马王爷?”

笑面小鬼没跟浅寻一路,也不曾随同苏景来阴阳司,而是返回他的“瓶中城”,后面有什么打算他未说。但前阵大败让他元气大伤,想要东山再起怕是不容易了。

待阿二一点头,苏景就道:“帮我请马王爷回来,就说有天崩地裂的大事要和他商量。大事,大事!”

笑面小鬼的回讯也很快:等着!

苏景哈哈一笑,又从囊中取出笔墨,想要写一封信,可动笔时才发现,阳间的笔墨在阴间写不出半个字,笔尖上明明墨汁饱蕴,落在纸上偏偏全无痕迹。心中称奇。口中向牛吉讨笔墨,刚苏景见他写过公文。

一向唯命是从的牛吉,这次却多嘴问道:“请问大人,您这信,是写给哪里的?”

“阳间,怎了?”

“卑职的笔墨成书,只能在幽冥流传,一拿到阳间立刻就会化成灰烬。不止卑职的笔墨,所有幽冥文书,都不能拿到阳世去,不是不能,是拿不上去。”

苏景心情不错,只觉神奇并无不悦,笑道:“那就不写信了,马喜你上去一趟,无需拘魂锁魄那对奸夫淫妇,只消帮我给带口信去一个地方。”

仔细叮嘱马喜一番,然后牛吉写好通关公文、大人加以印鉴,马喜急匆匆赶赴阳间去了……

笑面小鬼未至、马喜去往阳世。对旁人苏景也不解释自己的想法,另起话题对牛吉道:“一成游魂重返轮回。该如何选?”

“选强壮的、坚韧的,大人请随我来,到时候您一看便知。”

跟随牛吉重返地面,判官大人重新升殿。另外金乌、金屋两剑苏景未收……两剑归一再裹以法术,化作一道金轮,悬于头顶七丈,照亮四周。

金轮明澈,光耀四方,可洞察隐身、鬼阵、化形一类法术,说不定后面还会有刺客,苏景放出个太阳时刻彻查身周百丈,以求稳妥。刚刚那场斗剑太“销魂”,以后能免则免,红袍大判打定主意了,人在幽冥时都要顶着这轮太阳。

免不了的三尸又要评论一番,不过这次他们并未不屑、更没有笑话,三位矮神君都觉得,顶着个太阳来回走的苏大判官挺威风。

冥殿内,牛吉很快又拟定一份公文,可上面全是鬼法秘篆,他画了张符。

“公文符”呈递案上,牛吉道:“甄选一成,须得大人落印。”

苏景不怕牛吉会蒙骗,判官大令一挥扣印鬼符,牛吉将其取回后,走到冥殿上一尊火鼎前,小心翼翼把它投入火中。这次没了火光暴涨,换而满天阴风呼号!

风推、风牵,引动片片晦暗乌云,不到盏茶功夫雷云遮天、死死压在殿外大群游魂头顶。

游魂抬头望天,面色惶恐,胆小者瑟瑟发抖、胆大者也惊疑不定,眼光闪烁着……

妖雾撒腿跑到殿外,对大群游魂叱喝:“前生功过,生死簿上记载明白……呸,真他娘的晦气,万年不遇之事被老子摊上:这么多游魂,原来生前个个都是杂碎,个个都该死!”

喊喝中,八百鬼差纵身飞起,飞散半空融身于乌云中,人手一盏法镜,镜分灰、红两面,不知做什么用处。

游魂哗然,数不清多少人磕头如捣蒜、口中大呼冤枉,妖雾不为所动,冷声叫骂:“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前生作过什么,你们自己心里清楚,现在又来喊个屁!大人判令已下,个个打灭神魂!”

话音落,妖雾翻手亮出一柄令旗,旗分黑、白两面,把惨白那一面对着半空一招,云中轰鸣爆起,万雷攒动打向广场!

雷动、雨下,只是这雨……磨盘巨石!惨惨怪云中落下的是巨石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雨水并不密集,石块稀疏。

游魂受阴阳司克制,哪怕前生再如何凶横霸道,来到此间也免不了心冷胆寒,而司中另藏攻心秘法,不知不觉里游魂早都中了法术,心底寒战不休总觉得自己会死、会被鬼差和判官责罚,此刻听过差官宣判、看到雷霆打落,游魂个个信以为真。场中轰然大乱,大劫当头,本能做主,眨眼间“人群”崩碎,四散奔逃。

漫天惊雷、遍地呼号,却遮掩不住妖雾的桀桀厉笑:“逃?哈哈,尔等这么喜欢逃,本官就让你们逃个够!”说话间手中令旗倒转,浑黑面一摇,本来被游魂密密挤满的殿前广场猛又展阔百里……游魂群中最边缘者,相距广场围墙十里。

妖雾继续冷笑:“逃吧,逃这十百里,哪个能翻墙出去,本官就发一发慈悲,饶了他的死罪!”

他不说话,游魂尚且逃散,听他所言,又有哪个还能顾得上分辨真假,至少那十里外的高墙还是一线生机所在。

就是这个时候,游魂脚下坚硬地面突然化为流沙,沙如浪,东凹西凸,起伏不休。凹陷的,细沙流转急急,一眼望去数不清多少杀人的漩涡;凸起的,却是一个个毒蝎巢穴,沙包破碎黑蝎如毒水四溢,扑向游魂!

彻底大乱,万魂奔命。有人灭于天雷、有人陷入流沙,有人葬身蝎群,被杀灭的游魂无以计数。

牛吉低声对苏景道:“大人放心,不是真的杀灭,全是假的、是法术。被杀灭的只是被送入殿后空场,它们死不了。”

当灭顶之灾降临时,自然之道赋予生灵的本性也尽显无疑,大多数“人”为逃生用尽手顿,把挡在面前之人一脚踢开、用身边同伴做诱饵引走毒蝎借机脱身、遇到流沙险阻时推倒旁人做自己的垫脚石。

尤其刺眼的一幕,百多游魂被蝎群困住,众人七手八脚,接连把前面十几人丢出去,当作路板踩踏而过,最先提议扔人铺路的那个游魂,自己也被人扔出去、铺了路。

但绝非只有恶毒,也有些游魂,在本命逃亡之中,遇到身边有人落难,总会尽量帮一把,比如拉起初陷流沙的陌生人,比如随手打掉身旁逃难者身上的毒蝎,比如及时一推让前面的人躲开砸下的大石。

助人之举,几乎都是顺手而为、是以不影响自己逃命为前提的,不过足见本性了……

杀劫之内,有恶、也有善,数量以论恶远胜善,但绝非尽为恶不存善。有,就够了。

除了害人利己、不损己而助人外,还有个别游魂深陷必死绝境时,不再白费力气去逃生、也不肯就此等死,竟拼出最后的力气拉别人“下水”。

我若死,就看不得你活!

大群鬼差身在半空,双目紧盯地面,对作恶求生、舍人利己者不闻不问,对善行者,哪怕他只是伸手扶了一下身边人,鬼差都会把手中法镜一举,一道赤芒打过去、立刻收了那游魂。

对自己死定,还要拉旁人垫背的游魂同样是镜子一照,不过鬼差会把镜子翻转,用的“灰”面去照。

牛吉和新判官接触了一阵,哪还不知道他的忌讳,生怕大人动怒,急忙解释:“您老放心,被法镜红芒罩住的,是摄入了镜内,它们都是过关游魂、无需再考校,够资格进入轮回了。”

妖雾现在也回到了殿上,接口道:“被法镜灰一面照中的,就直接打碎神魂,真正魂飞魄散,它们损人不利己。”

为自己能活命,害旁人的游魂,鬼差不会追究什么;在亡命时还能辅助旁人的游魂,全部放行进入轮回;临死时给自己找伴的,杀灭无赦。

三尸总算顺了一口气,拈花说道:“这般执法,还稍稍像个样子,总算阴阳司还有点公正。”

牛吉欲言又止,有话又不敢说的样子。苏景见状吩咐:“有话就说,无妨的。”

“小人当差多年,也有那么一点愚蠢看法,小的以为……咱们办差,所做一切其实都是为了阳间好。”牛吉吞吞吐吐,但还是说出了想法:“之所以让行善游魂过关,是因为这等生灵会对繁荣阳间有益。那些作恶游魂……天大地大性命最大,生灵都会求自己能活,无可厚非。至于那些损人不利己的,不必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