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55章 恶贼

第455章 恶贼

啰嗦是十足的啰嗦,但也的确把事情说了个大概明白。

阴阳司不近人情,再简单不过的道理:此间……有人么?

牛吉马喜、小鬼妖雾、千多鬼差,都有人形不错。可他们又有几个是人?既然不是人,又怎么能指望他们会近人情?

不近人情,却并非无情。至少在听过妖雾、牛吉两番长篇大论后,苏景对阴阳司的印象变好了许多。不过听到最后,苏景又有疑问:“准许他们转世投胎是赏赐?”

人死,游魂入幽冥,再经由阴阳司审断后,抹去记忆重新发往阳间……下来的再上去,上去后再下来,如此往复生生不息。游魂投胎,根本是“应该”,又何来赏赐之说。

牛吉重新举起了公文:“能投胎,的确是大大的恩赏了。还请大人先核准了公文,待送走他们之后,小的再慢慢跟您解释。”

苏景点点头,按照牛吉的指点,以自己的判官铁令在公文上落下一印,同时他又仔细看了遍公文:“只说再入轮回,却没说他们转生为何物、投胎去哪里?”

“启禀大人,咱们只是小衙司,只能管到这一步,具体投胎何类、入户哪处,是大司高官决定的,不在咱们的权责之内。哦哦,小人糊涂,大人是一品官,将来什么都能管得到,不过您来得突兀……”

不等说完苏景就明白了,三尸齐声插口,问:“能通融么?”

三尸同情刘铁,盼着能给他个好来世。牛吉马喜能看出三尸的心思,对望一眼、又犹豫片刻,两大差头似是咬了咬牙,点点头:“小的尽力而为。”

随即马喜擎起一支火光惨绿的火把,走向不远处一座圆鼎,鼎内应该有引火之物,受火把点燃,燃烧起来。

不过鼎中火苗孱弱,依旧尺许长短,烧得无精打采。

牛吉跟上去,口中念念有词,不知是祷念还是唱咒,随后把手中公文向鼎中一扔,只听“轰隆”一声,鼎内烈焰暴涨!

几个呼吸功夫过去,一个腰间悬挂大令的玄衣鬼差自鼎火中迈步而出,这个鬼又高又瘦,轻飘飘的身形,双眼翻翻不见瞳仁只有眼白,是个尖脸瞎子。

明明被鼎中火焚烧成灰的那张公文,被他攥在左手,右手则提着一把锁链,摇摆中哗哗作响,刺耳得很。

瞎子鬼差摸索着公文,手指辨字,口中声音又尖又细,一一唱念公文上那些名字,每唱到一人,右手的锁链就会飞出一条,哗啦一声锁住游魂的脖子。一会功夫,前后七十余人都被他念过、锁住,尖脸瞎子收好公文,语气傲慢:“牛吉马喜,这次的游魂都齐了么?”

“启禀上差,齐了,您老辛苦。”来者地位甚高,本地阴阳司的两个差头满脸堆笑。尖脸瞎子一点头,转身正要再踏回火中,牛吉喊道:“上差请留步,小的还有件事要拜托您老。”

尖脸瞎子满脸不耐烦,但还是站住了脚步,牛吉跑上前去,在他耳旁私语一阵,最后道:“那个人魂刘铁,还请上差多多照料。”说话同时,牛吉自口中吐出一个小小的包裹塞入对方手中。

瞎子掂了掂手中包袱,语气平平:“这点可不够他投胎做人的。罢了,看你对本官还有些孝心的份上,就让他做人了,不过好日子就别指望了。”

马喜皱了皱眉,也快步上前,从自己的马耳朵里也摸出个小包袱塞进瞎子手中:“小小心意,上差大人辛苦。”

司中两位大差头都自掏腰包了,地宫中其他鬼差也纷纷上前,你一份我一份都出了分“心意”。妖雾开始时候站着没动,可后来有点站不住了,也从袖口摸出个小包袱递上前,不过他的“心意”是憋的,同僚之间以他寒酸为最。

很快瞎子就笑了:“大家份属同僚、情似兄弟。有事互相照应是应该的,诸位这样太客气了,让老哥哥这心里可都过意不去了。成了,大伙的心意我明白,咱也是善心人,发一发慈悲,送他去个殷实人家。”

说着,他还一抖手,解开了刘铁颈上铁索,改绑腰间,这让“犯人”舒服了不少。

马喜又趁机道:“上差大人,这群犯人蠢是蠢了些,不过还算老实本分,上重锁实在太看得起他们了……”

瞎子赚得足,尖脸也从冰变成了花,笑道:“就依兄弟。”右手手腕再抖,所有游魂都从颈索变成了腰锁,跟着瞎子收敛了笑意,正色道:“大家自己人,所以有些话,就算大伙都知道我也得再唠叨一遍:兄弟们的托付,我一定努力办好,可说到底,也只是给他选个像样人家、有个不错的出身,但也止于此了,谁也保不了他一世富贵。他到了阳间以后,活成什么样子都看他自己了。”

说完,于牛吉马喜等人一阵感谢声中,尖脸瞎子带着游魂钻入火鼎离开了,自然苏景也没忘,对始终回头望向自己的刘铁点头道:“你放心。”

待瞎子走后,小鬼妖雾瞪向苏景:“他们行贿瞎子是为了巴结你,我不是,我是对那刘铁动了恻隐之心,小小助他一次……你也莫笑话我的口袋瘪,我就是穷,那没办法,俸禄微薄不说,外快他们分给我的也最少!”

“你是新来的,有什么添补,大伙分得时候自然你就最少。”马喜笑道:“罢了,以后你那份也跟其他兄弟一样,你就莫再抱怨了。”

“真的?”

“真的。”两大差官同时点头。

“小兄弟妖雾谢过众位哥哥!”妖雾终于变得喜滋滋了,撤去了那张臭脸。

大人面前,公然讨论“添补”“外快”,这些鬼差也算得胆大包天了,也足见阴阳司风气如何。

马喜来到苏景身前:“大人,刘铁案那对奸夫淫妇,我已问得清楚了,小的是不是立刻赶赴阳间缉拿罪徒?”

“这件事该如何办,有几样细节我还没想好。待想好后你再动身。”

马喜应是,跟着又另起话题:“另外,有关外面大群游魂的发落……是这样的,洪光峰的摘裘王、提提城的楚江王、还有申古郡最近刚起事的参轮鬼,都盼着您能把游魂发落到他们的地盘,开出的价钱也差不多,按着人头算,一个游魂香火三升。”

牛吉接口:“就只有参轮鬼,他才刚刚起事尚未称王,家底薄了些,给不起三升香火的价钱,只能先给两升半,不过他愿立下字据,百年之内再补回一升半,合起来算的话,就是四升香火一个游魂了,倒是比别家的价钱都高。可他到底能不能成事,这就说不好了,没准二十年以后他就让别家大王打得灰飞烟灭了,自也还不了债……”

这番话说的,着实让苏景大吃一惊:“什么意思?”

牛吉笑着解释:“诸王争霸,得有兵啊,兵从何来?还不是地盘内的鬼民鬼丁。所以那些鬼王都要求着咱们,把游魂发往他们地盘,如此才能征兵备军、扩充实力。”

这么简单的道理苏景自然明白,他吃惊地方不在于此,摇头反问:“上面的大群游魂,不送去轮回转生,而是被扣下来充当鬼兵?!”

赤目这次没眯眼睛,相反,红眼珠快瞪了出来:“那岂不是偷阳间的性命,来补阴间的势力?此举何异窃贼?!”

一贯笑嘻嘻的拈花也不客气了,阴沉着脸色,接着赤目的话喝骂:“偷盗造化精华、窃取乾坤宝血的恶贼!”

雷动一时间没找到合适说辞,接着拈花之骂,干脆两个字:“恶贼!”

牛吉马喜赶忙摇头,一个道:“不是全部扣下,十者留其九,后面对众游魂会有大考验,甄选出一成强壮的、聪明的、坚韧的,发往轮回转世投胎。”另个附和点头:“是啊,一成最好的归回自然,剩下的留驻幽冥。”

“下来十成,还回去一成,剩下九成被你们卖了中饱私囊,官家差人,坑害乾坤卖鬼挣钱,你还不是贼!”雷动天尊勃然大怒,都伸手去够兄弟背上的宝剑。

牛吉见他动了真怒,目光惊惧满脸苦笑:“大人明鉴,收十还一,这规矩不是我们定的,是阴阳司总衙铁律。也不是咱们不津阴阳司独断专行,幽冥中所有阴阳司、千万年里一直如此啊。”

“千万年里一直如此,便说明尔等做了千万年的恶贼,更加该死……”雷动天尊怒骂着,可话说完,他自己又想到什么:“千万年、所有阴阳司一直如此?那……那就不对了。”

那当然不对了,就算三尸不精数术也能明白,这笔账目亏空得实在太大了。

若只有一司、短时“扣九归一”,对阳间或许影响不大;如果所有司,千万年都这样做……那阳间早就该萎缩、凋零了。

可再想一想阳世间,欣欣向荣,一季胜似一季不停发展壮大,又哪有萎缩之相。

三尸望向苏景,苏景望向三尸,简直糊涂、彻底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