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53章 你放心

第453章 你放心

离山,光明顶。

苏景没死,妖奴也都还活着,光明顶又复火光熊熊,苏景不在,大祸斗主持火法照样祭炼不休。

沈河就站在那熊熊火峰不远处,打量着面前五个娃娃,小的只有两三岁,大的也不过八岁。都是樊翘在山外找来的,生俱火根适合修炼金乌法术的好苗子。

看过小娃们,沈河微笑对樊翘点头:“都是好苗子。他们的基础功课,就要辛苦你了,须得用心,不可辜负了他们的资质,不可辜负了苏师叔的厚望,更不可辜负了八祖的传承。”

“谨遵掌门真人教导,弟子决计不敢怠慢。”樊翘躬身。

“你且随我来,”沈河背负双手,向着周围莽林走去,走出一段后,才对身边樊翘道:“其实就一句话,你在给他们讲解修行境界的时候,第四、第八两个领悟境,小真一、破无量,要加重些语气、多做几句解释。”

樊翘稍有不解,莫说第八境破无量,就是第四境小真一也距离这些娃娃甚远,现在就讲未免太早了些。

樊翘又特意回想当初,自己刚被引入离山时,樊长老亲自讲解三劫十二境,果然,相比其他境界,樊长老对小真一和破无量说的最多,除了讲解两个境界的基础道理,老头子那时还没少吓唬人,什么要看悟性,十之七八都会止步于领悟境,别人帮不上忙只能靠自己云云……不过当时初闻道,心中只觉新奇与敬畏,哪会多想什么。现在再回忆,就发现樊长老是在着重强调些什么。

掌门真人伸出一指,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脑壳,笑道:“脑袋这东西,有意思得很。你若是给了它一个难题,然后你又把难题扔到一边去的话……它却扔不开的。不知不觉里,潜行默运中,脑筋都会在琢磨此事,不过你自己不知道、或者没注意罢了。”

樊翘如今也是元神境界的大修家,心思通透,掌门稍加指点便告恍悟。

三个领悟境,最后一重大逍遥问太过浩渺,能攀到这一境的修家万里挑一甚至万里无一,实在没必要多说什么。只说小真一、破无量……早在弟子初入门时,脑袋里就被师父悄悄种下了一粒“种子”,在修行其他境界的时候,弟子就已经开始潜移默化、不知不觉地去思考“什么才是真我唯一”,“天道又是什么”这两道题目了。

领悟境,每时每刻都可领悟。

掌门人今天兴致不错,或者说沈河一贯都会有个好心情,笑呵呵地多说了几句:“入门被种领悟种子,离山弟子人人如此。有时候还不止种种子,对个别出色弟子,门宗还会有些特殊安排,以助他领悟天道,不过领悟事情,到底还是要看自己的……”

掌门没解释“个别出色弟子”是谁,闲话之中腾起云驾,返回上面星峰去了。

……

幽冥,不津,判官大殿上镇木惊堂,苏景恼怒,因妖雾之言、因那个“太公平”。

本欲开口驳斥,可话到嘴边又收住了,与梗着脖子昂着头瞪过来的小鬼妖雾对视半晌,苏景缓缓道:“待会,你我心平气和地聊一聊,现在你先审案。”

妖雾不废话,转回头来继续审案,哪管刘铁喊冤、不服,三言两语了结这桩人世冤案,按住他打了三板子、带入地下等着下油锅。

苏景没再开口,更不曾阻拦。油锅百年煎熬再打灭神魂,即便在阴阳司也算得极重刑罚,就算早先定案、在行刑之前也要得判官大人再次确定。苏景心里有数,只要自己最后不点头,刘铁就没事。

刘铁案后,只剩下三个喊冤游魂,也一样“全无新意”,都死得“天经地义”,小鬼妖雾审得飞快,一炷香不到,冥殿上就清静下来。

这个时候又有差官走出大殿,朗声高唱“判官退殿”,又厉声告知外面的大群游魂端坐原地安心等待,过一阵判官大人会再回来……

苏景不解,公事明明还未办完,又何来退殿之说。大人不久前拍了桌子,案前鬼差格外小心,牛吉满面堆笑:“启禀大人,是退殿一会,但仍是为了公事,阴阳司审案的步骤顺序,一直是这样的。”

马喜躬身哈腰:“请大人移步,小的给您领路,到地方您一看便知。”

牛马二差来到冥殿中央,两个人同时用力一跺脚,一道阶梯悄然而现,直直通往地下深处。

又说了一声“大人请”,牛吉马喜头前带路,引着苏景走下楼梯。

石阶长长,一时半会走不到尽头,借这个空子,苏景问也一起跟了下来的小鬼妖雾:“聊几句?”

“你说。”一如既往,妖雾用准备吵架的语气。

苏景先说刚才见识过的案子:“以你本心,答我一句:你以为刘铁冤枉么?”

“根本就不存冤枉或不冤枉这样一种说法,”妖雾大摇其头:“还是那句话:人之蠢,以人间律法衡量天地自然。人又在阳间得了大势,别类生灵多多少少都受其影响,有些也跟着一起变蠢了,把人间律法当成天条,那些喊冤枉的皆在此类,皆为蠢货。”

苏景反问:“人间律法有何不好?害命偿命、善恶有报即便这不是天地自然之道,但它也不是错的。伸张此道,于乾坤有益于自然无害。”

出乎意料,小鬼没再去矫情那些审案时说过的话,什么“被你踩死的蚂蚁冤不冤”之类一概不提,且他还附和苏景,点头道:“人间律法没什么不好,我也从未说过它不好。因为人间有律法、分善恶,是以人间有序;是以人比起别类力能合到一起来、劲能使到一处去;是以人远胜别族他类。人间的律法于人有大好处。但也只是于人有好处,于这天地并无关系。至于人间律法对还是错,自有乾坤公断,我们阴阳司管不着。”

说了会子话,小鬼就收敛了公堂上的凶恶气度,对苏景虽无善意但也不存敌视,只是就事说事、辩道理:“人间道、阴阳道大相径庭。不同道便不应混为一谈……阳世中人以为自己的律法对,那就去按律法行事好了,没人去管他们啊。你可曾听说阴差鬼官去干涉阳间的朝廷、官府么?但阳间下来的游魂还拿着人间律法来评、来判阴阳司的法度,便是真正愚蠢了。”

“刘铁冤,是因为人间道分善恶,可天地自然又哪里会和你去讲究善恶?世上全是柔善羔羊,会有日升月落;天下全都是蛇蝎毒物,照样昼夜罔替!阴阳司主掌的道也是如此,此间不问善恶,何冤之有?!”

妖雾说起道理,条条清楚、面目清透,又哪里还像个呆头呆脑的执拗小鬼:“还有,人间律法,自有人间朝堂去维持,刘铁的案子官府会查,若官家能干,就能查出凶手还他公道,何须阴阳司再为他伸冤?若官家无能……嘿,人间持法护律者尚不能给他人间公道,又凭什么指望我们阴阳司?”

苏景不是来和妖雾吵架的,他只想弄明白其中道理,待妖雾说完苏景想了想,点头:“受教了,多谢。”

对苏景之谢,妖雾有点想不通的样子,仰着脖子好好又把苏景打量了一番,撇嘴:“我说了这么多,你谢我一句也是应该。不过看在你懂礼的份上,我就再送你一句:阴阳司,无业报!阳间人最爱做梦,却不肯低头想一想,他们的善恶因果,连现世都没得报,又谈什么死后报、来生报!”

闻言,苏景微扬眉。

说话的功夫,脚下阶梯已到尽头。不用刻意细数,一趟走下来,苏景自然就知道这一道长梯一千八百一十八阶,之后脚踩平地。

苏景本还有疑问,尤其在得知“此间不看善恶”,那又何必还要问冤审案?反正怎么审都是“天经地义”,只为了打板子、下油锅找题目么?不过已经走到了地方,他暂时收声、环目四顾。

一行人置身巨大、空旷的地宫中,金乌目力也不能攫其边缘,视线尽头,沉甸甸的黑。

包括“三粒米一条命”那群蝗虫在内,之前所有喊冤的游魂,都被锁在这地宫之内。就在前方不远处,有专门鬼差看押。

牛吉伸手,自嘴巴里抠了抠,摸出一套文房四宝,笔走龙蛇不知去写什么。苏景不急着发问,站在原地耐心等待。就在这个空子里,那个被锁下来的人魂刘铁又再大声喊冤。

其他游魂此刻都已老实下来,唯独大汉,当真冤枉、满心冤枉,无论如何也无法甘心!负责看守的鬼差厉声喝骂,骂了几句见没有用处,翻手亮出暗红色的长鞭:“贱骨头,不让你吃些苦头,我看你是……”

“退下。”苏景呵斥。

鬼差赶忙收了鞭子,躬身退开了。

刘铁被牢牢锁在地面,见判官大人步步走来,心绪更加激动了,可他是个老实人,越是着急嘴巴就越是笨拙,想要把满腹委屈尽吐,偏偏又什么都说不出来,憋红了脸更憋红了眼!

苏景对他一点头:“善恶有报,你放心。”

短短七个字,不轻也不重,却是判官大人金口玉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