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48章 一品判,幽冥殿

第448章 一品判,幽冥殿

阳世间有傲骨书生,幽冥中也有耿直小鬼。

不是所有鬼差都阿谀奉承,尤其穿着一件假红袍、自己跑来做判官这么荒唐的事情,鬼差中终于有人忍耐不住,冷笑出声。

苏景循声望去,那个方向上的鬼差生怕被冷笑连累,忙不迭散开,显出出声者:一个“小”鬼。

个子太小了,戴着差官帽勉强一尺半,长得倒是白白胖胖。阴间鬼物身形相差极大,是以鬼差的袍子尺码繁多,可最小号的差袍也是个二尺身形的鬼物预备的。小的不能再小的袍子穿在他身上仍肥大不堪,松松垮垮地拖在地上。

刚才众鬼差叩拜时他不曾行礼,不过他个子太小又躲在后面,站得挺胸昂头别人也看不到他。

尺半小鬼面色倔强,毫无畏惧迎上苏景目光,语气不屑:“染了件红袍子穿就真把自己当判官了?你自己看!”

说着伸手一指门内,阴阳司建筑雄伟,但再如何宏大的规模,到底也还是落座幽冥世界,绿幽幽的天空把阴阳司染得一片黯淡:“真正判官进入司衙,便如骄阳凌天、明月耀夜,阴阳司会登时变得明亮。你弄个假袍子,哄着自己开心,逼着司中一众官差陪你玩耍,难不成还能骗了阴阳司、骗了幽冥天么!姓苏的,无聊之极、无耻之尤……”

前面是说事情,后面就开始破口大骂,尺半小鬼跳着脚的骂。

苏景身边三尸都乐了,雷动天尊美滋滋,问兄弟:“两位仙家,你们看,他蹦啊蹦,是不是也还不如我高?”

拈花手摸肚皮,终于找到个比自己还矮、而且矮上一大截的人了:“这小矮子,真矮啊,本座瞧不起他!”

赤目眯起红眼睛:“生得这么矮,我都替他脸红,我要是他,早自裁不活着了,这人脸皮真厚。”

三尸各有议论,牛吉则大声呵斥尺半鬼:“大胆妖雾,脑子里又哪根筋搭错了,胡说些什么,讨打么?”

马喜满面堆欢,对苏景点头哈腰:“大人莫怪,那小子平时都傻不愣登,最爱胡言乱语满口疯话,大人不必理会他。”

苏景哪会生气,倒是挺纳闷,先传音入密让阿二阿七不必理会,再问身边鬼差:“妖物?不是鬼么?”

“你家官爷就叫做妖雾,苏小子你能怎地?官爷就叫妖雾!你也不过是小人得志,若不是靠黄裙女子庇护你能有今日?等有天你靠山倒了,官爷先打你三板子!”妖雾越骂越激昂,手一晃,连平时做差时打人的板子都亮出来了,莫看身板小,他的板子倒不小,跟一扇桌面似的,挥动中忽忽兜风,也兜得他自己脚步虚浮,来回乱转。

看得出牛吉马喜是真有些着急,两个鬼官掉换了位置,牛吉跑回来笑着给苏景赔不是,马喜则转回头大声呵斥妖雾。

妖雾说的是实话,阴阳司暗藏玄法,大人离开时光色黯淡混同天地,大人在时则光辉万丈、自内而外明耀一方。这道法术取得是判官“光明正大”之意。

此事司中差官全都晓得,但“小九爷”是来玩耍的,实在犯不着和他讲这些,万一他没能“点亮”阴阳司恼羞成怒,倒霉的还不是司中一众鬼差。

妖雾已然发了性子,不理大差官呵斥,越骂就越响亮。马喜真的翻脸了,手腕一抖,手中大刀变作铁链,上前就要绑人,口中对妖雾骂道:“不给你吃些苦头,你不晓得马王爷的三只眼!”

“算了。”苏景出声制止马喜,随后迈步走向衙门。

妖雾却不知好歹,见苏景居然真要进去阴阳司,气得厉声笑了起来:“苏小鬼,你进去吧,到时候阴阳司不亮,我看你是捂着脸低头离开,还是不要脸继续去大堂!什么东西,胆敢冒充判官……啊!”

小鬼骂到一半,苏景跨过大门,进入阴阳司,由此妖雾的喝骂声变成了惊呼……光明大作!

苏景落足阴阳司门内刹那,从屋顶瓦片到殿下石基,从寺内回廊到门外石兽,偌大衙门所有一切,都迸发璀璨光芒!本来被天色沁染得幽暗陈邃的阴阳司,此刻光华万丈,反倒把天空映照得闪闪发亮!

“亮了,竟真的点亮了,”小鬼见鬼了似的惊呼怪叫:“你……这是妖法!”

还真不是妖法,苏景什么都没做,九龙司明澈一方,只因他的袍子是真的。

但苏景全不用去分辨什么,因这阴阳司的变化未完……又何止光明大作!

隆隆巨响自四面八方冲腾而起,整座阴阳司都在剧烈晃动,突然大门外光彩迸射,众人赶忙回头:是大门外的照壁正闪烁强光,肉眼可见照壁缓缓伸展,渐变清透渐生光彩,石头筑成的短墙变作三十丈琉璃长墙。

原先墙面刻绘也在变化,肉眼可见原先的贪墨麒麟猛跳到地面,四足生云转眼逃跑不见,换而各色蟠龙浮现,一条两条、三条四条……一共九条龙,或瞠目张颔或弄海拨云。

九龙现,逐走了墨麒麟……赫赫然一座九龙壁。

不津阴阳司,小小衙门口对衬的贪墨麒麟照壁,变作只有阳间皇宫和阴间封天都阴阳司总衙才能立衬的九龙壁!

照壁变了,衙门也随之而变,“六扇门”展阔天阙龙门,仪门化作宫城正门“应天门”,两重门间平凡石廊化作晶莹白玉,御道“天街”!

碧青护河围拢二重门外,“天津”桥桁架清河,有天枢牌高耸桥旁!在向前眺望,重重大殿栉比鳞次,绵延深远。殿堂威严而磅礴,风掠过时龙吟虎啸之声隐隐回荡……哪里还用再多看,眼前事情再明白不过:随红袍大判入主,小小衙门顷刻化作威严冥宫!

阴阳司法度千万,官到而光明绽放是其中一重法度,衙门会随不同级别判官到来、变作相应“官府”也是其中一重。

一品红袍大判来了,六品衙变作一品殿!

妖雾小鬼的惊呼变成了嘶哑惨叫。

和他一起叫的,还有牛吉马喜、千多本司鬼差,外加三尸和十六。

苏景也没想到会有这等惊人变化,本想矜持些、气派些,结果没忍住,笑了,眉花眼笑。

大群鬼差无一例外,全都呆呆的愣神。莫说他们,就连前任的蓝袍刘大老爷也没去过封天都总衙,但对那里的情形总会有些耳闻的,此刻、眼前,新的阴阳司明明白白就是总衙的规模和气派!

牛吉马喜目光呆滞,僵硬扭动脖子,还没忘对望一眼:苏小子身上的官袍是真的啊。大红袍被苏小子穿得平整挺括,这便是说,他真的是判官老爷?

一品大判!

苏景转回头,望着终于哑巴了的妖雾。后者长大嘴、龇着牙望回他,目光里没了恼怒和倔强,只剩无尽震骇。

……

相比“小九爷”身上的大红袍、相比小小司衙变作的煌煌冥殿,苏景身边那群本应夺人目光的凶僧、恶煞全都变得不值一提了,唯独那头蜷缩在苏景肩膀、把自己团成绒毛球才勉强能站稳当的小谛听……开始鬼差以为苏景红袍是假的,也一样没把小谛听当真。

此刻鬼差眼中,大红袍真了,小谛听跟着一起真了,莫看它现在比着普通花猫还小些,可鬼差几乎不敢再去看它一眼。

沉默之中,尸煞阿二冷声开口了:“牛吉马喜,站在原地,不肯为我家少主带路么?”

两位鬼差这才回过神,想起来之前“判官老爷”吩咐过,让自己兄弟头前引路。赶忙应了一声,牛吉马喜头前引路,但才走出两步牛吉就苦着脸转回头:“启禀老爷……小的也不认识这里的路啊。”

苏景哈哈一笑:“无妨,你们随便转,老爷跟你一起乱转。”

天下宫殿,南起北尽,牛马二差认准方向,带着苏景向北而行。妖雾此刻如坠梦中,人还傻着,愣愣跟着同僚一起前行,再没说什么。几千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可落在这浩荡宫殿中,和一队穿梭于山林的蚂蚁也不见太多区别。

三尸跟在苏景身旁,一边打量着四下景色,拈花问牛吉:“那个妖雾是什么人?”第一次遇到这么矮的家伙,不打听清楚他心里不痛快。

“阎王好斗小鬼难缠”,天底下没人比着阴阳司的差官更明白这个道理,对苏景身边人,司中鬼差不敢丝毫怠慢,牛吉语气恭敬:“回禀这位老爷,妖雾是八十年前拿着公文来报到上任的。新丁一个,没人缘,没朋友。此人平时都傻乎乎的,说话从来就没中听过,咱们都觉得和傻子没的计较,不去答理也就是了。”

苏景微笑接口:“没人缘么?你们可够照顾他了。”

之前小鬼指责苏景,牛马二差对他又骂又吓,可其中那份明贬暗护之意苏景又能看不出来。

牛吉笑容讪讪:“老爷法眼如炬,这个……终归是同僚一场,他不懂事,我们却不能不念同袍情分,能照应的时候,尽量还是要给个照应。”

一路行走,随口说笑,可地方实在太大,不久之后所有人都不耐烦了,苏景催动云驾带上众人,加快速度向前飞去。

很快赶到冥宫中轴上最最辉煌的那座大殿,苏景问牛吉:“这里就是大堂了吧?”

看气象、看位置,此间都应是正殿,是大判官审案判公之所在,就等若以前六品判官老爷的公堂。

不过牛吉却面带犹豫,试探道:“可、可能是吧。”

“以前”那座阴阳司,和阳间的衙门并没太多区别,格局相似外,还有戒碑律石耸立,上书“公生明、偏生暗,尔等俸禄、民脂民膏”等戒训,公堂上挂着的匾也是“明镜高悬”四字,处处都是在警醒司内官员。

可现在,冥宫内再无戒律警条,正殿上那副巨匾更非“明镜高悬”,而是另外四个狰狞大字:生杀予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