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44章 我晓得

第444章 我晓得

西海深处,黑云倾盖大雨如狂,海面浑浊骇浪狂涌,一条身具龙形的银鳞巨鳅搅天动海,口中厉啸叠叠,正发疯!

鳌渚自入定中惊醒,急匆匆准备浮海,想要去问个究竟,不料鳌清赶来拦下了他,摇头道:“大都督上去前给我传音一句:苏景将亡。”

鳌渚大吃一惊:“这可如何是好!”众人都知晓他去了幽冥,就算想帮忙也帮不上忙。鳌清黯然叹气:“没办法,苏先生心系离山,以后你我多照应离山吧。裘大都督是苏景大圣玦内猛将,会随主赴难……他已经修成了几分龙魂,心中傲意会在身死前暴发,唉,由得他吧。”

鳌渚点了点头,结坐海底双手合十,口中喃喃唱经,提前开始超度苏景。

盏茶功夫过去了,海面上裘平安长啸激烈;燃香功夫过去了,裘平安长啸激烈;半个时辰过去了,裘平安长啸激烈;一个时辰过去了,小泥鳅的嗓子好像有些喊哑了,又一个时辰……两位大鳌对望一眼,两人都从对方双目看出一问“还没死么”,不过这话问不出口。

……

南荒天斗山,洪莎儿双手死死抓住黑风煞的背膀,贝齿咬着嘴唇、目中泪水盈盈,俏丽妖女神情有痛楚、有惊慌,却并没有委屈和恐惧,任由黑风煞再自己身体里乱冲乱撞。

就在刚才,她正采撷清晨霞光的时候,黑大王突然冲来,不由分说就剥去衣衫做起了那事,所幸附近僻静无人。

洪莎儿本是洪吉进贡给苏景的妖姬之一,和众多同伴一起留在了天斗山,是妖姬没错,但冰清玉洁。

其他妖姬黑风煞想怎么睡怎么睡,唯独这一个,目光纯透笑容清甜,每次望过来的时候都会引得老黑心中一软,就连大黑鹰自己都分不清,自己是不舍得碰她还是不敢去碰她。

洪莎儿面前,黑风煞一向正派,但如今马上就要死了,哪还顾得了那么多,妖怪做事直来直去,黑风煞直接就扑上去了。

妖精体力了得,不知不觉,大黑鹰抬头一看日头中天,已经正午时分了。

自己还活着,主上应该……这许久过去,应该没事了?希望、惊喜交织,但再一看身下美人目光楚楚神情可怜,老黑心中一沉,不用死当然太好了。可是唐突了她……黑风煞心中百味杂陈,很有些后悔。

“大王……以后切勿嫌弃贱妾。”洪莎儿流着眼泪,可她在笑。

……

东土美景中,三尸、烈烈儿、阿嫣小母身边堆满了酒罐子,三个妖怪你枕着我的肩、我搭着你的腿醉得乱七八糟;

齐喜山上算盘稀里哗啦乱响不停,六两正在算账,他想知道自己死的时候到底是什么身家,越算六两大东家就越开心,渐渐忘了“要死”这回事;

光明顶上比翼双鸦卿卿我我,临别情话儿说得他们自己都有些烦腻了,另边小祸斗则数不清现在是第几次对霍大嫂说出“大娘娘保重,孩儿来生再来侍奉您老”这句话了……

还有,离山东麓,天香府旁一座小小精舍中,沉默良久的不听,面上渐渐升起疑惑,侧目于同样傻坐了好半晌的参莲子:“小妖精,你是不是消遣我?”

参莲子急忙摇头:“孩儿所言字字属实,之前真的收到师父……”

不听打断:“你怎么证明?”

参莲子登时语塞,是啊,怎么证明?除非死了否则都没法证明刚才所言。

“证明不了,便是你顽劣不堪欺瞒长辈,当受罚。”小妖女眯起了眼睛,凶巴巴的模样。

参莲子哭丧了脸,他已受不听指点百多年,修为暴涨同时也早都明白了:和这位“小师娘”没处讲理去。

不听很快就想到了怎么罚参莲子:“去,找几根藤子,给我绑个秋千,我想荡秋千了。”

小妖女还是小囡囡、人在莫耶的时候,每受到惊吓爹娘都会把她抱到院中的秋千上,一边轻轻摇晃,一边柔声安慰。

参莲子跑出采藤子去了,不听捏了个隐身诀跟在他身后护着,飞遁之中,明媚少女眸中光芒闪烁,她心里明白得很,小娃不可能用师父的生死开玩笑,苏景一定出事了,不过他说死却没死……这可就是调戏了。

从小长到这么大,不听想了想,还真没被谁调戏过,小妖女皱了皱眉头,然后笑了,笑得美美。

……

苏景要死时,群妖的心境清宁,全都感受到大圣玦传来的主人情绪;可小师娘扬威,苏景狂喜时候,群妖都以为自己将死,心境大乱,谁也没能再查知新的“大喜情绪”。

万幸苏景是正道正信正心的修家,妖奴都带有凶性但会受主人影响,即便绝望也不会滥伤无辜,否则群妖发狂,说不准会惹出多少杀戮!

幽冥世界,浅寻把生生袖一抖,另外十一尸煞和“九王妃”麾下最后八千精锐都告显身。他们在袖中早都看清一切,不用主公指点就齐齐施礼拜见少主。

之后浅寻目光平平静静的,望着尸煞阿二:“我记得四十三年前,我命你出兵洪洞的时候说过一句话。”

额角、人中、前胸背后,阿二冷汗淋漓,咕咚跪倒:“属下记得,主上所言:攻克洪洞后你就驻扎在那,除非我传令,否则不得离开。”

浅寻不看阿二,目光空洞望向远方,语气清淡,岔开了话题:“逆冲冥明尊?你真聪明,我都未必想得到。”

这时候三尸哭够了,雷动跑过来指着阿二骂道:“可恨小子,原来是你自作主张!若非看你真心在乎我师娘安危,本座定不与你干休!”

拈花双手叉腰,大声喝骂:“大胆阿二,险些害死苏锵锵,若非看你战时勇猛,奋力护主,本座定不与你干休!”

赤目横眉立目,骂得更响亮:“恁地可恶的傻子!坏了小师娘的绝世惊天之……之、之惊天绝世之计!若非看你一片忠心拼死护主,都已经去了阳世、脱险又跑回来送死的份上本座也不与你干休!”

三尸明骂暗护,不过做得实在不高明,太露骨了些。

对三尸,小师娘冷清两字:“走开。”

苏景咳嗽了一声,也想开口替阿二求情,可是还不等他出声浅寻就摇头制止:“与你无关,站在一旁不许说话。”随后她目光低垂:“阿二,你怎么说。”

阿二目光沮丧:“回禀主公,末将不聪明,逆冲冥明尊全赖马王爷指点。”

他当然明白自己坏了主人的计策,他也心甘情愿接受惩处,不过尸煞的脑筋不拐弯,尤其面对主人的时候,主人怎么问他们就会怎么答。

刚刚浅寻说冥明尊,阿二就应答冥明尊……尸煞只是实话实说,并无害人之意,一旁的笑面小鬼闻言却险险背过气去。

浅寻做事,向来是霹雳手段,且恩怨分明、赏罚分明,莫看笑面小鬼平日嘴巴硬,心里其实对这本领奇高的冷漠女子忌惮得很。

笑面小鬼真怕浅寻会追究到自己头上,不过他应变奇快,咳嗽一声,自怀中摸出一件东西:“九大王在灯中秘境避劫。”

说着,把青灯双手奉上。

什么九大王九王妃,有关纠葛小鬼一概不知晓,不过他心里算盘精明:此灯是苏景“临死”时托付的,必定事关重大,多半能引开浅寻注意,暂时不再追究“逆冲冥明尊”之事。

“你……”这次轮到苏景要背过气去了。

师叔躲在青灯境小师娘是知道的。当初苏景把有关师叔的一切都如实告知于小师娘,唯独一样隐瞒:苏景说青灯不在自己这里,而是陆崖九手中。

虽说苏景是按师叔留在馒头里的两张字条交代才这么说的,可到底还是欺瞒了师娘。

小师娘是什么样的性情,尤其有关青灯的事情欺瞒她,会惹来的惩罚,苏景想一想都觉得头皮疼得慌,忍不住对笑面小鬼怒目而视。

小鬼有理得很,翻着吊吊眼瞪回苏景:“托付青灯的时候你说的,若你不死,转呈青灯和那句话……我没死,照你的吩咐做了,有错么?”

苏景没心思和他纠缠,转目望向小师娘:“青灯的事情,是弟子……”

话说半截,还没来得及认错,小师娘就打断道:“我晓得。”

是一早就知道苏景欺瞒?还是刚刚得知苏景欺瞒、她就猜到是陆崖九的“指使”?浅寻不解释,苏景也无从揣摩“我晓得”的准确意思。

青灯就在面前,陆崖九就在青灯中,浅寻却未接过来,任由小鬼双手捧着。她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那灯,看了良久,以至苏景渐渐有了个错觉:她看穿了青灯、看透了化境、看到了陆崖九。

好半晌过去,浅寻终于收回了目光,对苏景摇摇头:“还是你保管吧。”

她未收青灯,更没有进去看陆崖九的意思,浅寻的语气依旧淡漠,但苏景听得出声音里稍稍有了些干涩,淡淡一句话,她说得很用力。

苏景不敢多说什么,从小鬼手中接回青灯,认真收好在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