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43章 三剑

第443章 三剑

不津小城能坚守至今,全靠高悬空中的仙剑庇护。此刻剑被主人取走,于血煞阴兵掀起的狂风巨浪般猛攻下,不津连瞬瞬都未能坚持,轰隆隆的连串闷响中,四墙崩塌街道断碎城中的废屋残垣尽数粉碎,小城灰飞烟灭!

血海轰荡,血云翻腾,漩涡与飓风激烈咆哮,云海间暴雨疯狂泼洒,那城没了,这一片小小世界就再没了“异类”,只剩血。

煞血湮灭一切,浅寻的身影也被淹没,视线之中处处猩红、再无旁物。

但下一个瞬间,一道强光撕裂血幕!

像极了窒闷深夜中、宣告暴雨将至的那第一道闪电!只是这光芒来得,远比闪电更夺目、更璀璨、更桀骜、也更嚣张!

强光太炽烈,以至在它闪烁时,整片海天都换了一个颜色……云透明、海透明、血透明,甚至苏景都觉得自己身体被光芒照耀的也透明起来。

光自剑中来,夺去一切颜色的剑,这便是:嚣张。

唯独剑下,轻轻如烟的浅黄依旧……就只有浅寻的颜色,强光夺之不去。正正相反的,一剑光辉反衬得她愈发明显,明显到触目惊心!一贯冷冰漠然的女子,剑在手时,笑得欢畅。

剑光绽,剑意纵横,快乐的浅寻第一剑向天刺去。

千多里血云汇聚的飓风罩向黄裙女子,她长发飘摇、举剑相迎,迎向那一条比她大出千万倍的血色飓风。

苏景的心神,被之前小师娘荡剑强光夺去了,人恍惚,以至他都未能看清小师娘究竟是如何掌御的这一剑,目光中剑入飓风眼、跟着那疯狂的龙卷风突兀一震,崩碎!

真的碎了啊,就那么碎了!没有缠斗、不见法术、更不见浅寻飞腾冲杀,全没道理可讲的,结做整体铺满长天的血云四崩五裂,变作千万碎片,四散飞甩。

血云崩,露出灰蒙蒙的天空,黄色身影悬浮、如烟、醒目。

“啊!”苏景自己也分不清自己是惊呼、欢呼还是惨叫,眼中情形化作万钧重锤直击心底,任何言辞都不足以形容的震撼!

但一惊之后苏景反倒镇定了,呼吸颤抖着、努力凝结目力、凝神观战……一剑破云霄。浅寻又出第二剑,向下、刺向刚刚吞没小城的血海巨漩。

这一次苏景看清楚了。

剑入漩心,就在手中剑、煞血漩接触一刻,浅寻握剑的手腕盈盈一转,她的剑画了个圆:截然相反的圆。

圆没有正反之说,可画圆的过程有。

血海漩涡以东—南—西—北正转,浅寻在它漩心中,轻轻巧巧地反着方向、北至西至南至东最后重点归于起点、画了一个圆,用剑。

截然相反的圆,截然相反的力量,旋即那疯狂旋转的血海漩涡,突然停顿了……只存在于苏景感觉中的“停顿”。

是感觉,却非错觉,事情正是如此,但这个过程实在太快,即便金乌目力也无以察觉,只因身体里养下了至纯剑意才能体会真相。

“停顿”是因较量:正转的血海漩涡与浅寻反转一剑的力量较量。

有人赢有人输,反转的圆继续反转,正转的漩却彻底崩碎!

血云之后,血海崩碎!小师娘就在苏景眼前,一剑炸碎了一片汪洋大海!迸起的巨浪远胜阴兵之前集结的攻势,可哪还有丝毫威风,除了颓丧还是颓丧。

海,也和之前的云一样,轰轰烈烈的崩碎,惊涛骇浪、万道血虹飞迸四散!

血海崩,露出白惨惨的地面,黄色身影静立、如烟、醒目。

嗷嗷的怪叫声,三尸、苏景、笑面小鬼、还有赵铁瓶和另外几个亲兵,跳着脚的叫,这转折来得太突兀,可也正因突兀才真正动人心魄、让人忘形!一群小子,真都疯了。

喜疯了乐疯了,还有,被九王妃吓疯了。阿二也跟他们一起嗷嗷叫,不过他还没修出表情,叫唤时不见喜乐,好像要吃人肉的样子。

这又怎么可能,她一个人,她的本领……苏景从来都知道小师娘不得了,但他就算再妄想一万倍,也想不到她竟这等“不得了”!

敌人是海,苏景是激起百里浪的石头,浅寻则是山,填海平川的巍峨大山。

见过才能明白,一个人,真的可以对抗天地。

破云、破海,第三剑破重围,一剑在前、浅黄色的“烟影”就那么轻飘飘的,涤荡了她和苏景间所有血色障碍。

前后三剑,海崩云碎,被困孤城的浅寻站到苏景面前。

浅寻收起了剑。

神采飞扬的剑仙子不见了,她又变回那个冷漠女子。暂时没理会苏景,转回头望向敌人:“不打了,你们走吧。”

血煞阴兵多到无以计数,浅寻只是破了它们的阵、一时间毁掉了它们的攻势,想要把所有敌人尽数杀灭绝不可能。可换个角度再看,浅寻施施然就从城中走出来,肆悦摆下的阵势根本就困不住她!再纠缠厮杀下去,没有意义的事情。

想走,她随时都能走,还能再杀灭更多阴兵后再走!

血煞阴兵重新开始集结,云海再度分明,但云无风海无浪,只是蓄势以待,未再强攻,中军大帅正急急传讯肆悦鬼王,等候命令。

浅寻出来的及时,苏景那一群手下伤亡不算严重,但大都伤得不轻,彼此搀扶着聚拢主人身边,苏景这时则恢复了些力气,又把三重罡天合一,偷偷摸摸地发动起来助恶人磨剿杀内中阴兵。

过不多久,笼罩两千余里的封魂烟流转、收拢,最后化作一方薄纱落入血海,随即血云、血海齐齐流转,向着南方撤走,没有只言片语。对苏景收入罡天剿杀的那“五十里”连问都不问。

随浅寻绽放全力,一场恶战就此结束,有些突兀,但也并非没有道理。

浅寻这才转回身,重新望向苏景。

苏景、三尸、阿二这一伙子残兵败将赶忙施礼。起身后苏景讪讪:“弟子坏了师娘的事情吧?”

“于阴间鬼物,阳身是上佳补品、珍羞美味,像我这般境界的阳身,对厉鬼来说用处更大,可以炼化成一道阳火身。这是一般变化、也是一条性命,但动法炼化的时机稍纵即逝、非得我将死未死时才行。”或许是许久不见,浅寻对苏景的话多了些。

她说的有些没头没脑,但串起整件事就不难理解了,苏景反问:“您在诱敌?”

“待不津将破时,肆悦该会亲自赶来夺我阳身。”浅寻应道:“我想生擒肆悦,他住的地方有犀利阵法,我破不开。”

故意示弱,屡战屡败,最后困守孤城,就是为了诱鬼王亲临,再爆起发难生擒活捉。

为求逼真,就连身边尸煞都不知晓浅寻真正想法,这也不奇怪,她是把所有事情都闷在心中的女子。

现在为了救苏景,浅寻彻底泄露了本领,诱敌的想法败露了。

“援兵”刚到时城中的浅寻不打算理会,但后来苏景打得热闹。金乌罡天、太阳真火、还有以浅寻亲自为他筑下的剑基修成的剑术,再加上三尸的星剑,浅寻哪还不知来得是谁。

苏景来了,她就不会再无动于衷,不过也没急着出手,遥遥望着弟子手段层出不穷。她看得挺入神,直到最后看出苏景要以死相拼,浅寻出手制止、拔剑出城。

“弟子错了,请师娘责罚。”苏景请罪,心里脸上却都是乐的,真正开心,但显得请罪说辞没啥诚意了。

浅寻没理他,转目望向三尸,冷冷道:“刚才快死的时候笑,现在能活了又开始哭,你们三个脑子坏掉了么?”

从小师娘来到身前,三尸就开始吧嗒吧嗒地掉眼泪……

听小师娘一说,三个人不止流泪,还开始抽搭了。

本来就丑,一哭就更丑了,浅寻的声音愈发冷漠:“什么样子,把这张哭丧脸与我收了。”

看样子三尸是想收来着,但没能收起来,泪更汹涌了,抽搭之外,嗓子眼里又袅袅地钻出低声呜咽。

浅寻俏面冰寒,素手微晃剑出鞘,自三尸脸面上一闪而过!

苏景不死三尸不灭,三个死不了的东西,杀他们一次也无妨,看来浅寻着实厌烦他们了,要给些教训。

三尸都以为自己会死一次……不料剑是“平着”来的,不是削斩,是拍,而且拍得很轻,啪啪啪三声脆响连成一串,小师娘剑拍三神君。

那个刹那,冷漠女子眼中真的滑过了一丝笑意,闪得奇快,若非眼中含笑时让她一下子鲜艳、鲜活了,那笑意怕是没人能察觉。

哇呀哇呀……三尸大哭出声,口中号啕着“小师娘”,一个接一个地向上冲来。可把浅寻腻歪坏了,忙不迭闪身躲开三个家伙,明晃晃的宝剑就在她手里握着,但也没说随手一划把他们“斩杀回”苏景身后。

没能扑到小师娘,三位以后能继续在世上吃肉喝酒抱老婆的矮神君抱头大哭,差点就烟消云散,太委屈了、太委屈了。

重新收剑,浅寻又望苏景:“说说吧,你怎么来的。”

阿二、笑面小鬼都在苏景身边,这经过不难猜,可浅寻不想猜。

从阿二逆冲冥明尊开始,苏景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最后道:“所以我们来了此间,一路赶来,只为搭救……只为、只为……师母搭救我们。”

说完,苏景又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