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42章 只求一剑

第442章 只求一剑

两头煞鬼打扮相似,唯一不同的,新来的那个,看身形像是个少女,她的假面更干脆,雕工精细、惟妙惟肖,就是一副漂亮少女的面具。

少女煞鬼目光阴寒,扶稳同伴后,身形一晃就要再扑向苏景,可“书童”却拉住了她,摇摇头,又对苏景森森一笑:“一面杀一次,这回你若还能活,下次见了我,记得护好胸膛!”

中气明显不足,可声音连贯、无需喘息,足见这“书童”猛鬼的修持了!说完,他带着身边少女,两人身形一转变回煞血,融于大海中,消失不见了。

洁白长弓一箭未能毁灭中军、但那一击杀灭了数十里血海;血煞猛鬼的行刺奈何不了苏景,刺客反遭重创……看上去苏景占足了便宜。

苏景却叹了口气,他赢了那个刺客,但今日恶战输了。必败无疑,必死无疑。

全身力道,一剑崩之!本应用来支持罡天、相助同伴的阴风阳火尽随那一剑而去!

一剑崩过后,散出的真元能通过气路重收于体内,但这绝非短时之功,一时半刻里休想回复力气,而血煞阴兵的攻势,又哪里会再给他喘息功夫。

罪恶天内,剑气消散烈火齐灭,恶人磨与谛听再无助力,所幸打到现在被收进来的阴兵也伤亡惨重,双方势均力敌;金风、艳阳两重罡天则金光沉黯,没能再多一会就告沉落,少了主人的支持,它们挡不住五百五十里血云飓风。

由此,众人再次陷入云、海两重夹攻,苏景龙精虎猛的时候,一群人只抵挡血海尚且吃力不堪,此刻苏景脱力再加上血飓又至,哪里还能再相抗,强撑不到盏茶功夫,阵势彻底散碎,包括苏景在内,所有人沉陷于血海怒漩。

屠晚剑魂深深沉睡,全无苏醒之意;影子和尚枯坐入定,五听封闭,根本不晓得外面的事情。苏景也没办法唤醒他们,真正山穷水尽了!

苏景低头看了看身上的大红袍,苦笑了下……袍子是真的,象征着高高在上的大判官。可是袍子刚显出本相的时候,连同伴笑面小鬼都以为它是假的,敌人更不会相信。是以苏景明白得很,凭大红袍,最多也就是引得敌人打个愣,并没太多用处。

入战时他把袍子藏在体内,心里存得念头当然是“害人”。但当时他还以为自己能遇到敌人的凶猛大将、阴军元帅甚至肆悦鬼王本人,盘算着和这等重要人物拼杀时突然亮出袍子,当能吓对方一跳、为自己夺一个先机。

可是不承想,哪有什么重要人物现身。

这就是战场了吧,争胜杀敌才是此间最大的题目,和修宗拜山、登门挑战根本是两回事,又有谁会和你单打独斗比拼神通?藏袍子吓唬人这种小伎俩根本没用,若非来了个刺客,他连亮出袍子的机会都不存。

……

苏景众人彻底陷落敌阵,半数人被吸上血云、半数人跌落血海。

僧兵、迦楼罗等人再也看不见同伴了,各自为战、做困兽之斗。就只有苏景身边还有同伴:三尸。

哪里还有剑阵,殷天子胡乱挥舞,劈波斩浪绞杀阴兵、勉强维持着片刻安全。

“死定了。”苏景提不起力气,话题更让自己不爽快,所以语气仄仄的。

赤目大砍大杀,不忘争功:“你下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凭咱们哪救得了小师娘。死得没劲,不过死得倒不冤。”

没救出小师娘,死得没劲;死在连小师娘都被困住的鬼军手中,不冤枉。

说到“不冤”,赤目居然咧开嘴巴笑了笑。

败亡、将死之际拈花不忘娇妻:“海灵儿从一而终,以后要守寡了,还好六两、小裘他们都是义气兄弟……”话说一半,悚然而惊,瞪着苏景:“不对啊,你死了,大圣玦那些家伙一起完蛋!”

说完,想了想拈花又古里古怪地笑了起来:“蚀海大蛇得了金玉菩提的时候乐得那副德行……一百多年了,没准炼化好了?正美着呢,结果死了。”

“做三尸,我们算是有福气的,化形成人吃喝玩乐五百年……”老大雷动开口了,和两个兄弟一样,说话时他也在笑。

这可让苏景十足惊讶了,平日里连疼都忍不了、只知享乐胡闹的三个浑人,真正生死关口时竟然都在笑。而三尸接下来所说,更让苏景动容了。

赤目算账:“你死定了,所以我们三个死定了,六两老黑小裘他们死定了……”

拈花接口,语气笃定:“这件事挽不回,得死好多人。”

“挽不回的人、改不了的事就不必想了,”雷动再接口:“但能救能活的,还是得救,还得让他们活。”

说完稍加停顿,雷动又说了句莫名之言:“最好别白来一趟。”

笑面小鬼早早就被苏景收进鬼袍了,他看得见外面的情形,由此不明白三尸的话了,别白来一趟?指的是多杀几个阴兵么?还不等他想明白,忽觉一股力道用来,把他从鬼袍带到了苏景身边。

三尸疯了似的耍剑,护住小小一片地方,给苏景争取最后一点时间。

不等笑面小鬼开口说什么,苏景就取出了一盏青灯交到他手上:“你若能不死,将此物交与我师娘,就说:九大王在灯中秘境避劫,师娘自会明白。”

“什么意思?本王还能不死?”

苏景不理会笑面小鬼,心念连连转动……第一重心念转动,剑魂屠晚被送入鬼袍;

第二重心念转动,正陷落血海、负隅顽抗的损煞僧、迦楼罗和谛听灵印忽觉脑中一热、心中一冷、耳中则听到苏景一声笑,人人明白,这是苏景抹去了他们与剑狱的联系,还了他们自由身。

大圣玦可收不可放,苏景没有办法,但损煞僧、迦楼罗他们都是因罪恶天认主,苏景随时可以“放了”他们。

第三次动念……中土人间,西海深处的裘平安、离山光明顶的比翼双鸦小小祸斗、南荒剑庐黑风煞和大群剑鸦、人间游玩的烈烈儿阿嫣小母三手蛮等等,所有苏景大圣玦下妖奴,全无例外,从心底感受到苏景的沉沉一叹。

大圣玦牵连,当苏景情绪极端的时候,妖奴能有所感知,便是如此,众人领受到了主人的那份情绪:沉黯、愧疚。

人间正是清晨时分。

不用只言片语,所有大圣玦下妖奴都能明白要发生什么,反应各不相同。

裘平安猛化真身,龙鳅搅海长嗥烈烈,死前一定得威风凛凛;

光明顶的火势突然收拢,乌上把乌下牵入怀中,软声细语不知说些什么、小祸斗起身来到为苏景主持祭炼的大祸斗面前,认认真真地叩头辞别长辈;

名山秀水间烈烈儿坐到地上,翻手取出烈酒递给身边的三手和阿嫣小母,三个妖怪彼此一请、昂头痛饮;

黑风煞身形急急,化身一道乌光、自大殿中急冲而去……

“你这剑有什么古怪?”

幽冥战场中,笑面小鬼终于看出了端倪,苏景动念时,手上仍牢牢握住那柄丈一长剑;三尸拼命施展剑阵杀敌,目光却未有片刻离开苏景手中剑。

苏景手腕微微一震,长剑发出阵阵轻吟。

挽回不来的事情不必再想;救能活的人;最好别白来一趟……所有希望、最后愿望,就在这把剑上。

丈一龙剑。君临天下!再次动用君王之威,唤请江山剑域千万神剑,扫荡无尽阴兵……救、浅寻!

对煞鬼刺客时,以此“丈一”引动一剑崩,是为退敌、是为自救、更是为了唤醒神剑,为了发动那惊天动地的一击做好准备。

两件威力最大的宝物,洁白长弓未能摧毁中军,就只有靠丈一屠灭全军!

只是这一次再没有罗汉法棍替死,苏景想要动用神剑,得用自己的命去填。

丈一神威苏景曾亲身感受,当能摧毁敌阵,不过阳间神剑能不能遁入幽冥;凭自己一条性命能不能引动剑中君王全部力量……苏景不知道,但他总得试一试,哪怕必死无疑。

剑意渐生,颓然沮丧一扫而空!掌此剑而死,真心、真心是一件爽快事情,神剑吟啸响亮、七彩光华迸射剑身,苏景又变得神采飞扬。

仗剑、起身,剑锋斜挑向天,苏景笑了一声,心中剑意迸发,堪堪就要引动这一刺,以我性命、只求一剑!

不料,就在神剑堪堪发动之时,突兀一道锋锐剑气自东方袭来,正中苏景手腕!剑气巅妙,一下子变击溃了苏景凝聚的气意、更入腕、截脉,就此斩断他与丈一龙剑的气机牵连。

笑声变成了痛吼,手腕剧痛,勉强抓着剑未落地。

剑还在手中,但没了气意相牵,神剑就变成了凡铁,光华瞬间崩散、吟啸戛然而止。

苏景又惊又怒,本能抬头望向东方,想要找出究竟是哪个恶鬼坏了自己的剑法……或许是巧合?他抬头时,身前滚滚翻腾的煞血大阵忽然裂开一隙,这不是破阵的契机、但能让苏景得以远眺。

苏景看到了一个人,极远处、八百里、不津城、浅黄长裙的女子——不知何事,小师娘已经跃上城头,孑然独立,向着他遥遥眺望。

浅寻正收回自己的手指,那便不用问了,是她出手打断了苏景的决绝一剑。

收手,是为了第二次出手。下一刻,浅寻突然飘身而起,身法奇快、身法奇轻……没道理可讲,就是“轻”,如风如烟,飘向城中、半空高悬的剑,浅寻取剑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