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36章 过江

第436章 过江

黑狱再乱!孝袍鬼都是有灵智有情绪的活物,自转活到现在,从来都是以恶为豪,听得“生来恶、恶中恶”“恶人何在、可有我恶”这等撩拨之词,凶性迸发引颈长嗥。

仍是只给片刻喧闹功夫,苏景就再度严声叱喝,又继续道:“我家儿郎个个穷凶极恶,恶人磨军不行善。可磨恶人、除恶人即为善行义举!以罪恶身、行杀戮事,最后却还添了功德,就算再转世,也有望过上好日子,这等好事也只有恶人磨军中才有吧……当晓得,我替你等行善赎罪,又哪里比得上你们自己救自己。”

这也是一重关键,除非修成绝代凶煞、以鬼道破天道飞升仙庭,否则说到底众鬼还是要转世投胎的。若能为自己攒下几分功德,来世里也能少受些苦。不过,即便苏景以为对这些凶物足够了解了,其实还是轻视了他们……对苏景的说辞,众鬼并没太多反应。

来生如何他们才不理会,哪怕转世变成屠夫刀下猪牛、变成阴沟中永不见天日的老鼠,他们也不当回事。

真正凶徒,只杀今生、不修来世!

众鬼兴奋依旧,不因“功德转世说”动容,仍沉浸于“恶人磨”的亢奋中……恶人何在?可有我恶?

苏景见状眉峰微挑,暂时没再说什么,而是又一挥手,古怪异香弥漫黑狱,苏景放出一些“香火”。

规模远不像在外面对小鬼“显摆”时那么惊人,但也足够磅礴厚重,青烟滚滚荡荡,把列阵于苏景身旁的损煞僧兵尽数沉浸其中。

这香火他自己用不了,外面的鬼物用不了,但损煞僧兵是认主的猛鬼,只要苏景愿意他们皆可享用主人的香火。

僧兵首领自然识货,霍然大喜:“多谢我主!”

对僧兵,苏景是另一幅神气,笑得轻松:“沙场建功,当得此报,我才该说一声:多谢。”

香火浮动,两千余僧尽数端坐,全力行功吸敛香火。即便他们已得释家教诲,都修得不因外物而乱心神,此刻凶僧面上仍是无边惬意。

只有首领僧不曾坐入香火中,强忍诱惑侍立苏景身边。

对面群鬼乍见香火,先是齐齐一惊,随即全都面露贪婪,目光中渴望与羡慕并存,死死盯住正“享受”的损煞僧兵。

苏景转目群鬼,神情又复阴冷下来:“今日战后,真正缴上五耳者来我面前。”

三千七百六十头恶鬼出列,群鬼中最最强壮、凶猛的一伙,集结于苏景面前。

苏景再挥手,玉露金风有如实质,阴惨惨的一团在黑狱中席卷呼啸,片刻后突兀炸碎,化作三千七百六十箭,自半空里倾泻而下,一箭中苏景面前一鬼。

风之箭自恶鬼天灵射入,直入体内!

三千余猛鬼先是面色痛苦。身体筛糠般颤抖,但盏茶功夫过后肉眼可见他们的身形暴涨……大师娘的风法是真正阴风,与丧物修元相通,苏景此举无异灌顶,这是三千七百六十“执五耳”恶鬼的奖赏。

大赦黑狱对孝袍鬼兵来说是天大奖赏,可对这三千多本就“过线”的恶鬼并没好处,那它们之前岂不是白拼命了?能割回五耳的恶鬼算得骨干、中坚,苏景自不能亏待了他们。

群鬼身形暴涨一倍有余后,于它们的印堂正中,多出一道阴云纹。苏景转回头又对凶僧首领道:“恶人磨成军,诸般事情都要拜托你了,军中大小将领,先从面带云纹人中甄选。”

三千多恶鬼得了苏景的阴风灌顶,本就满心欢喜,又听说还能做官,更是亢奋了,其中大半不懂规矩,立刻引声欢啸,另有三成多些心思机灵,顾不得欢庆马上俯身在地,口中人言搀着鬼话,乱哄哄地谢主上恩赐。

苏景摆手挥退了它们,另起话题重新开口,对所有恶鬼道:“你们都应晓得吧,我带你们来了什么地方:此间已是阴曹地府。”

“阴阳两界,阳间由人做主,阴世恶鬼把持……幽冥世界,才是猛鬼老巢。”说到这里,苏景的语气稍变,不再那么平平静静,多出了些情绪,轻蔑有之、对敌轻蔑,骄傲有之、以己自豪:“给你们看一件有趣事情。”

说话间,离山剑袍除去,判官袍显现,红袍大判又把手一扬,亮出了判字令!

这件袍子的本相,阳世中人见了也不识得,只会觉得气息古怪,好像神婆巫汉的穿着;可狱中群鬼生来就有冥冥天知,无需别人告诉它们,自然就认得这一品大判之袍、知晓除非大判官否则穿不得它。

“本应阴间才有的判官,阳间居然也有一个,我便是。”苏景笑了,但不像他平时的笑意那样轻松清透,此刻他面上笑容阴冷,倒是颇有些小相柳的神髓,加重语气:“阳间的判官,来了幽冥。”

“更有趣的,我非孤身而来,还带了你们。一个一个,都是恶鬼,却也和阴间没有丁点关系。这罪恶天中、恶人磨旗下,全都是人间的鬼!”

“不来也就算了,可既然来了,我就忍不住想比一比,究竟是阴曹的阎罗执法如山,还是人间的判官更铁面无私;究竟是阴间的凶魂法力无边,还是人间的恶鬼更穷凶极恶!”

“我下幽冥有要事在身,为达成所愿必有连天恶战!其中前因后果你等不必琢磨,连我自己现在都不作多想,来日恶战,我之所愿所求、诸位所愿所求:此间鬼物在幽冥住得太久,怕是都记不得阳间的事情了,恶人磨须得给它们提个醒、让它们再记起人世间的一句老话……”

金风元基体内行转,瘆瘆风元注入声音,苏景再开口时语气阴冷,短短一句话寒意无边:“过江……不是猛龙,不过江。”

轰轰大响怪啸冲天,万鬼长嗥,纵声喝应!

阴间是鬼疆魂域?阳间也有恶鬼,阳间鬼下幽冥,爷爷们过江、来了!

这次苏景未再制止鬼物吵闹,收了语气中的阴冷,回复平平淡淡的调子:“军旗为界,不愿再战者绝无勉强,置身大旗西,待我重返人间,着手安排你等转世投胎;愿入恶人磨,愿随我征讨幽冥者,置身大旗东,来日里与我同路、在这幽冥世界掀他无边杀戮!”

恶鬼啊!血肉即为盛宴,管他谁的血;杀戮即为狂欢,哪怕陨丧了自己的命!本就凶残之辈不重来生,又听得“恶人何在”在前、“猛龙过江”在后,群情澎湃,嗷嗷怪叫着,大小鬼物几乎全向着大旗东侧跑去。差不多同时个时候,苏景又是一字大喝:“赏!”喝声落猛挥手,异香散起,万道青烟流转,浩荡香火自四面八方注入罪恶天,向着汹涌而来。

所有置身大旗东、愿随苏景征战恶鬼尽得香火重赏!

群鬼早被炼狱烈火烙上了金乌印记,算是罡天附庸,自也算得苏景手下,损煞僧兵能享受香火,它们自也可以。

黑狱恶鬼疯了,喜疯了、乐疯了、亢奋激动的疯了。

罪恶天中乱做一团、闹做一团、疯狂做一团,鬼如潮涌向战旗东,扑入香火纵情享受。到了最后,无数孝袍鬼都入“恶人磨”,就只有一个鬼留在了战旗西。

瘦骨嶙峋、身材矮小的鬼,身体有三分透明,虚弱已极、勉强维持着没有魂飞魄散的弱小丧物,孤零零一个站在战旗西。

如此醒目,苏景想不留意都难。而再看过一眼后苏景面露诧异,他认得这头弱小鬼,伸手一招金风卷了过去,将唯一不愿从军的鬼带到身前:“你还没死?”

这头虚弱鬼物,算起来是苏景将黑狱炼做罡天后第一位“客人”,曾在西海深处把苏景一行打得苦不堪言,前为玄天大道第三高手朔月天尊、后为大邪佛点化成为邪庙护法的帝释天。

恶鬼们扑身于香火大吵大笑,苏景不再去管它们,继续问身前小鬼:“该叫你朔月,还是帝释天?”

小鬼摇了摇头:“本名燕无妄。”

“帝释天”被投入罪恶天后,肉身早被烈焰炼化成烟,魂魄继续受炼,本来早就会魂飞魄散,但此间主持祭炼的是那头谛听,兽心凶猛,又知此人曾险些杀掉苏景,刻意改用“文火”,让他受尽煎熬,一直留到了现在。

可以说,此人已然死了,但魂魄被拘押罡天未能转入轮回。一死百了,对他以前罪恶苏景也无意追究,只是有些好奇:“还在记恨以前,不想替我打仗?”

燕无妄忽然笑了,自身上摸索了一阵,是鬼魂、可动作与将死老者无异,吃力、颤抖着摸出了一只耳朵,右耳:“日前一战,我就拿到这一只耳朵……还是撞大运,碰到了一个耳朵齐全的薄衣鬼头。想是有人一斧子把他的人头砍飞,乱军中没能再找到、割耳,便宜了我。”

说话时,燕无妄笑容苦涩。

曾是一方强者,驾前有精深大修听命、身后有强大势力依仗……莫说后来做了帝释天,就是以他“朔月天尊”的本事,翻手间千百薄衣鬼兵灰飞烟灭!

可如今,他连一个最最普通、最最羸弱的薄衣阴兵都打不过。

想要一只敌人的耳朵,过上几天好日子都得靠运气。

其实他能从上一场恶战中活着回来,已经是天大运气了。

颇有些像那时仙鳅宫中的无双城主,心灰意冷,莫过英雄迟暮。人人皆如此,此事无关正邪善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