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433章 苏大判官

第433章 苏大判官

“三身獠?”苏景一伙个个纳闷,但赤目嘴巴最快,抢先问出:“是个什么东西?”

亲兵赵铁瓶知道自家王上最是敬仰三身獠,刚刚他受判官大令所制交代出自己所犯军纪,想要不死非得把握时机巴结王上,顾不得客人的尊贵身份,立刻开声叱喝:“大胆妄言,三身獠乃上上仙祖,不是个东西!”

“啪”,手掌狠拍后脑勺的脆响,自入城以来一直躺着起不来的笑面小鬼忍无可忍、纵跃起身直接把赵铁瓶拍倒在地,跟着小鬼自己也跌回原处,口中怒骂:“什么不是个东西,我看你就不是个东西!胡说八道,待会非砍了你的狗头不可!”

暂时不再理会赵铁瓶,笑面小鬼长吁一口浊气,对苏景一伙说道:“你等也当修口,阎罗之后,就只有那位三身獠一统幽冥八百年,功勋卓著造福幽冥,不容后人诋毁。”然后他在回答赤目所问:“是我阴间冥界的一种凶猛鬼物,生俱三身,三头六臂,三张面孔一怒一喜一悲,是称三身獠,天生地养的凶物,殊为罕见。”

“这样?”三尸异口同声,随即三人背背相靠,雷动皱眉瞪目十指簸张做雷霆之怒,赤目龇牙咧嘴双手捧脸做欣喜欢笑,拈花撇着嘴巴捶胸顿足摆出哭丧模样。

真正三个浑人。

小鬼满面无奈:“是、是吧……有些像。”

笑面小鬼实在不想再和三尸纠缠,可三尸要说的话还没完。拈花维持着哭丧神情:“三身獠三头六臂……为何不叫三头獠?”

赤目大笑不改,回答兄弟:“因为三头獠不清不楚啊。我说:前方有三头獠杀到……那你是不是得问我,杀来的是一头三个头的獠,还是三头一个头的獠?”

三尸纠缠不清,苏景却一扬眉……三头六臂、怒哭笑三面的怪物,原来叫做三身獠么?

他以前见过:已经全无生机、被毁掉的莫耶世界中,他曾见过四座中土人物的大像,一为九位妖狐天真大圣,一为摩天古刹盲眼神僧,另外两个人,独目老道不知身份,最后三头六臂的白发老汉,应该就是三身獠了。

天真大圣身边的三身獠,会不会就是曾一统幽冥的三身獠,此事无从追究,至少现在还没得查,不过苏景仍追问:“那位三身獠前辈如何称呼?”

“他老人家姓祖,祖乐乐。”笑面小鬼满目崇敬。

三尸闻言都乐了,这个名字倒真是“补缺”,人之四情,喜怒哀乐,三身獠生俱喜怒哀三面,唯独差了“乐”,他就叫乐乐。

笑面小鬼不理三尸,唏嘘一声长叹:“祖高祖幼年孤苦、少年艰辛、青年多难,直到中年时才得了修行机缘,真正大器晚成,到他一统幽冥时,已然白发苍苍……白发又何妨,老人心中何尝不存少年志气!少年志气可吞天地,白发英雄永镇乾坤!神仙人物,为后世子孙万代共敬!”

阳世间,会为风华绝代之人传画立像。但阴间正好相反,只有大恶奸徒、罪及千秋者才会被立像,以供万鬼唾骂,是以这位白发苍苍的三身獠并无容貌流传……

笑面小鬼把话题从三身獠转回了苏景的判官袍:“你的袍子如何得来的?”

没什么可隐瞒的,把当年真页山喜袍鬼的事情大概说了下,另外又把得自喜袍鬼被镇压处的十三鬼身亮了出来。后面的举动无用,小鬼根本不识得那头恶鬼,见了鬼身也没什么反应。

不过笑面小鬼在听说“喜袍鬼”后,若有所思:“大判官的红袍于阳间会多出一重神奇:映射本心……便是说你打死的那头恶鬼,心愿是想要嫁人?”

是问,但小鬼早知答案,是以无需苏景回答他就继续道:“传说,阎罗还在幽冥时,阳间有一位钟姓书生,此人性如烈火、疾恶如仇、大才如海却家贫如洗,受同乡好友接济入京赶考。本高中状元郎,却因相貌太过丑陋,于金銮殿上惊吓了昏君,被褫夺状元头衔。钟大爷爷一怒撞阶而死,尸身无人敢管,最后还是那位资助他赴考的同乡好友为他入殓下葬。”

“人间帝王昏庸,只看钟大爷爷样貌丑陋,却不知他老人家本就是阎罗驾前红袍大判!只因一段尘缘未了才去到阳间一世为人,钟大爷爷回来立刻官复原职,于除夕之夜率三百鬼卒重返故乡,风风光光、将阳世间的同胞妹妹嫁于那位同乡,以报好友恩情。”

这种故事三尸爱听得要命,个个聚精会神,谁也不去装三身獠了。

雷动追问:“后来呢?”

赤目眯着红眼睛:“去杀皇帝了没?”

拈花满脸关切:“钟判官的妹妹漂亮不?”

笑面小鬼把脑地一晃:“钟爷爷的妹妹我没见过,漂不漂亮我不晓得。皇帝没杀,为何要杀他?迟早有天他得下来,还不是要落在钟大爷爷手中!后来?没有后来了,故事讲完了。”

应付过三尸,笑面小鬼又把目光一转,望向苏景:“另外,据说钟大爷爷嫁妹时,万事都准备妥当了,唯独一件事糊涂了:未曾准备妹妹的喜袍吉服。吉时将至,钟大爷爷急中生智,将自己的大判红袍披在了小妹身上。”

笑面小鬼真正讲完了故事,转回正题:“传说不可考,后世千万年里有发生什么事情无可查,你打死的那个喜袍鬼究竟和钟大爷爷有什么渊源也是没办法查清楚的事情。不过,幽冥世界大判红袍流传到阳世本是绝不可能的事情,唯一机会也就在这个传说中了。”

说完,稍顿,小鬼笑了起来:“恭喜小九爷,好机缘!”

从亲兵到鬼王,个个都喊苏景“小九爷”,这个称呼古怪,但苏景暂时没顾上追究,他听得小鬼语气有异,似是另有所指,当下应道:“还请你详解。”

“幽冥世界判官传承,有个说法:铁打的袍子流水的官!能明白?太上古时阎罗神君炼化一万三千七百判官神袍,从那时到现在,幽冥世界最多就只有一万三千七百判官,多一个也不能!因袍子神奇,它不认可,任你鬼法翻天也休想穿上它,穿不上袍,便做不得判官。”

阴间里万万年都是如此,一任一任的判官传承,并非判官寻找继任,而是由袍子做主。每有能做判官的新魂进入幽冥,袍子都会有所感应,届时自有阴阳司的官员赶去,核实身份后将其带回总司,做仔细培教,成才后、穿上官袍被派往地方上任。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穿上判官袍,而有关判官行职时诸多玄法事情,都得穿着袍子才能够施展。

小鬼不怕啰嗦,只嫌事情说不明白:“判官袍不是谁都能穿的,反过来看,只要穿得上便是判官……但此事有个关键:阴间!”

“关键”所在,小鬼说得不算清楚,但苏景心思通透,稍一琢磨就明白了……在阴间不是想穿就能穿,可是在阳间,判官袍蒙蔽本相,那时它就不是判官袍了,随便谁都可以穿。

苏景能穿、师兄尘霄生能穿、影子和尚也能穿。

阴间穿不上的袍子,阳间穿上了。不止穿上了,它还认主苏景、还被金风阳火炼化、变成了苏景的宝物……再回到阴间,它变回了一品判官袍没错,可它仍还是苏景的宝物。

苏景笑了,三尸也笑了,爱宝贝的赤目又开始摩挲红袍袖子:“苏锵锵能穿大红袍,他就是一品大判!苏大判官!”

小鬼缓缓点头:“不错,穿得袍子,便是判官!你手中的是判官大令,专做审讯罪徒时所用,大令治下、罪徒会如实招供、以前所犯罪孽无可隐瞒。”说着,小鬼又转回头,瞪了赵铁瓶一眼。

苏景又问道:“那位钟大判官……”

“兢兢业业审断冤直、铁面无私公正幽冥,在任三千载,偿报阎罗王知遇之恩,一朝挂印辞官而去,从此逍遥于阴阳两界,再无消息了。”小鬼应道。

阳世中有人流芳百世,阴曹中也一样有人名垂千古!钟大判、三身獠皆在此列。

有关鬼袍的事情终于说完,五百年前,初入道时一次扶危救难,如今让苏景在幽冥中多出了一个高高在上的身份,世事神奇、处处因果、时时刻刻都有“想不到”。

当年真页山激斗恶鬼,苏景一再二、二再四,眨眨眼的功夫就把陆老祖送他的剑符全都用了个干净,曾被赤目认作“败家登峰造极之役”……今天再回想,那可是身着一品大判袍的猛鬼强敌!

现在赤目不骂苏景败家了,眉花眼笑,一个劲地夸赞:“打得好,出手果断,这买卖做得值……对了,刚刚想到的,上次你去青灯境,见了陆师叔为何没再找他讨几张剑符?”

三尸从来都是想起来什么是什么,一句话岔出三百年,不过苏景似是想到了什么,立刻问笑面小鬼:“阳间的天劫,能打进幽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