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16章 洪蛇

第216章 洪蛇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里,远处的追杀也告结束,蛇妖皇后一行尽遭屠戮,妖蛮们意犹未尽地返回大圣玦。临走之前,阿嫣小母不忘轻声嘱咐苏景:“待你我和合之日,你可不能像对蛇妖那样对我。须记得,我是你的小母狗。”

这妖精已经把调戏苏景当成自己的修炼了,苏景实在不知道怎么应她的话,干脆就当没听见。

妖蛮归巢,扶乩等人回黑石洞天,苏景又一挥手,神龙吸水一般、地面上的浩浩火海片刻被他收敛一空。

此刻天上的大雨式微,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落于滚烫的地面、嗤嗤作响。

鬼袍微摆,洪灵灵滚落地面。

刚刚的诛妖恶战,苏景只让他看了个开头,在冲入乌云后就彻底封了袍子,现下洪灵灵重归大天地,左右看看,目光之内一片焦糊,被斩杀或烧死的妖怪尸身散落、触目惊心。

洪灵灵跪拜在地,口中颤声说着“侍奉吾祖”,眼角余光还在来回巡梭着……

“你在找她?”随着苏景说话,咕咚一声,皇后的首级滚至洪灵灵面前。

洪灵灵身子一抖,坐倒在地。

苏景绕过洪灵灵,脚步轻快向前走去。他是玩火的行家,地上火海无边时,有两样东西苏景加了留意、没去烧毁……苏景坐在皇后的銮椅上,掂了掂屁股、按了按软垫,还不错、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舒服。

洪灵灵回过神来,捧了皇后的首级,弯着腰一路小跑来到苏景面前,意殷殷言切切:“多谢老祖饶命,多谢老祖饶命!”言罢咚咚叩头。

……

苏景五十年炼化的,不止是烈火世界,还有大圣识海。

游散于梦境中、蚀海丝丝缕缕的念头……不是记忆,不是什么具体事情,只是这洪蛇大圣的心根本念,炼化过程中苏景对洪蛇的性子了解得再透彻不过:

若今日自铁灰群山中显身的是真正的蚀海大圣,皇后这一行妖怪照样会被杀灭,甚至死得更惨。

因为最近一次祭品出了毛病;更因为大圣要立威!

先祖对子孙没有怜悯之心,同样的血脉传承下来,子孙对蚀海大圣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思……非得立威不可!

冷血蛇族,就是这样的本性。

蚀海不是焚穷,洪蛇也不是祸斗。

若是和睦之族的妖怪,见大圣把皇后宰杀了,就算不敢问出口至少心里也得有个疑问:为什么杀她?

洪灵灵却只惊骇片刻,便来向大圣致谢致敬,他理所当然就明白大圣为何诛灭皇后一行,这又何尝不是洪蛇的本性显现。

苏景伸手向后指了指:“那是你的皮囊吧?这就穿回去吧。”

留于火海、第二件没烧的东西,就是洪灵灵直挺挺的法身。

洪灵灵大喜,跑到自己的身体前溜溜一转,化作一道灰烟钻入眉心,过片刻,手脚抽抽、身体抖抖,眼睛睁了开来。

身魂分离五十年,元魂又脆弱不堪,一时之间还指挥不好身体,洪灵灵就像个坏掉了的提线木偶似的,左一瘸右一拐、左臂胳膊肘顶住肋下拿不出、右臂从脖子后面绕着放不下来地来到苏景跟前,想鞠躬却高高的腆起了肚子,就这样口中还不忘谄媚大圣……

这个时候鬼袍右袖微动,苏景心生感应,真正的蚀海苏醒,要找他相谈。

心念一转,苏景将其放了出来,蚀海的元魂居然是个十二三岁的毛头小子,不过年纪虽轻,模样却着实凶猛,上身人形齐腰下仍是蛇身,青灰色的皮肤,全身赤裸眉发精光,从头顶到脚趾处处纹刻古怪符文,连脸上都不例外,除了双眼几乎找不出一块空地。

眸子幽黄,蚀海的蛇目直视苏景。

洪灵灵也被他的野蛮样子吓了一跳,但随即察觉此子和自己是同族,想来应该是个皇后的侍从、刚刚一战时被苏景收服了。

洪灵灵也是个好妖奴的料子,咳嗽一声,对毛头小子说道:“大圣问你什么,你便说什么,否则有你好看!还不快快跪下叩头!祖宗都不认了么!”

蛇目都转,凶狠瞪向洪灵灵。

洪灵灵贵为“大圣苏醒后第一妖奴”,岂受这小子的怒目,张口便骂:“以前没人教你规矩么?”后面他正想再说什么,苏景就摆手道:“洪缠儿死前曾把我回来的消息传了出去,这大半晌过去,接我的人也快到了,你捧了那颗脑袋去迎一迎吧。”

洪灵灵斜着身子歪着头,恭恭敬敬应了声“是”,抱起皇后的首级,绕着大大小小的圈子飞走了。

盯住洪灵灵的云驾,蚀海道:“我得吃了他。”

蚀海的声音很尖,偏有带了些嘶哑,听上去让人耳根发酸。

苏景一哂:“我呢,你吃不吃。”

蚀海摇头:“我不会动你。”

苏景失笑:“你这话太假了。堂堂大圣、就算时运不济,也不至就此丢了气势吧?”

蚀海大圣并未着恼:“你是天真传人,就算没有桎梏、我情形时也不会动你。”

苏景愣了愣:“天真……是个人?”

“你有天真的点将诀,尤其会不知他是谁!”蚀海大圣蛇眼微微一缩,凶光毕现:“降了便是降了,我认命服输,但你若戏弄本圣,穷尽此生,我再不会对你讲半个字。”

“我这块令牌,是一位少女帮我炼化认主,具体情由我不了解。”对方已经拜奉了大圣玦,苏景便无需隐瞒什么,实话实说。

蛇身一盘,蚀海坐在了自己的尾巴上,目光放松了下来:“少女能炼化令牌,必是天真的传人无疑,她让你接令,便也把你当成了传人,我还是不会动你。”

苏景总觉得“天真”这两个字感觉古怪,忍不住试探问道:“天真大圣?”

“不错,天真大圣!”蚀海点了点头。

所谓“圣人法天贵真,不拘于俗”,“天真”的古语本意指的是“不羁俗礼不受约束”,到后来才渐渐引申出单纯、幼稚的其他意思。

苏景还想追问,蚀海却变得不耐烦了,摇头道:“我精力有限,废话都留待以后再说,三件事情,你听清楚。”说着,他扬起了一只拳头:“第一件事:这件鬼袍子,无论什么时候也不能脱!”

苏景稍意外,没想到蚀海竟给自己提了一句中肯良言,应道:“不劳提醒,此事我晓得。”

苏景是人,当个黄皮蛮子去打擂还勉强说得过去,可是他想冒充大圣元魂……洪蛇一脉的大妖,又怎么可能分辨不出他的本身是什么?

此事的关键就落在“鬼袍”上了。丧家宝物,稍加催动便能浮现魂魄气意,穿着袍子苏景才能装鬼,脱了袍子就算他修为再高,人家照样一眼看穿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而苏景想得又更进了一步,适才那场恶战,动手前他还要先装足了大圣,除了出气报仇之外,还存了份“试探”之意:试试看,能蒙过去不?

要是连皇后都骗不了,那就别痴心妄想、去人家皇帝面前装爷爷了。

“第二件事,”蚀海大圣扬起了另一只拳头:“洪蛇一脉,只会用祖宗,不会认祖宗。在我之前,万载千秋皆如是;自我之后,性子也不会变。祖祖代代相传要将我唤醒,必有所图,你当小心。”

苏景干脆直接问:“我有两件事要落在洪蛇身上:一是讨一枚灵丹;另则,我要皇帝收兵。”

蚀海大圣根本不问具体缘由,两字回应:“做梦!”

“祖宗”两个字,在洪蛇眼中根本不值钱,淫性之族,男人随处播种、女人随性交媾,伦常礼法皆不在眼中,诞下的孩儿连爹是谁都不晓得,又怎么会真的在意祖宗?

蚀海大圣现在与苏景性命相依,提醒前两件事,其实是为了保自己的性命。

苏景点了点头:“你接着说。”

蚀海身子一晃,竟从肋下又长出一只手臂,第三只手的拳头扬起:“第三件事,给我留下三百子嗣。”

苏景痛快点头,能不能让洪蛇灭族他不关心,求灵丹、败妖兵,才是目的所在。

不过蚀海这最后一件事又让苏景稍稍好奇:“儿孙不顾祖宗,祖先也不眷顾后辈,为何还要留下三百子嗣?”

“二百七十条于我进补,剩下三十条留个根脉。我不喜欢儿孙,但也不喜欢断子绝孙。”蚀海大圣言罢,不管苏景还有没有话说,身子一摆遁化青烟,又钻回了鬼袍袖口,继续休养去了。

苏景坐在鸾座上若有所思,前前后后想了好一阵子,忽然纵起身形飞越半空,催动云驾急行而去。

……

洪灵灵东摇西晃、向着皇城方向飞驰,突然面前一声断喝:“前方何人,速速通名,否则刺客论处!”

随着断喝,一队妖兵闪出,拦住了去路。

洪灵灵止住云驾,开口便骂:“瞎了尔等的狗眼,连本座都不识得了么?”喝骂中,他抬头看了看对方的旗号,口气略略放松了些:“常瑞王摆驾至此,可是来迎接蚀海大圣么?速速通报,本座要见王爷,有要事相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