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12章 吓死他们

第212章 吓死他们

洪灵灵大吃一惊,苏景却不容他说什么,继续道:“你们想要谋害先祖?或是无意而为?我懒得分辨,拜奉大圣玦便可活命,你赚到了。”

哪还有什么可说的,洪灵灵纳额于点将诀,被抽走一丝魂魄后,他咕咚一声摔倒在地,本就虚弱不堪,如今又要支持不住了。

苏景先追问自己最关心的事情:“祭品说,我那玄孙儿皇帝手中,有一枚天无常丹,此事当真?”

“启禀大圣,此事千真万确。”英雄擂是假的,可摆出的奖品真实存在,否则何以骗人。

苏景面露喜色,跟着又问了几句其他事情,洪灵灵勉强作答,句句属实。

眼看着这蛇妖又快魂飞魄散了,苏景不再多问,未将其送入大圣玦,而是重新封回鬼袍内。

顺便苏景把鬼袍自扶乩处讨回,就快出去了,总不能再光着身子跑来跑去。

如今扶乩恢复如初,早已用不到鬼袍护魂,只是之前苏景一直在吸敛烈火,就算鬼袍加身也得将其收入体内,照样是个赤身裸体,所以袍子还一直穿在仙子身上。

跟着苏景又分神一线,进入大圣玦洞天。

妖家福地中一修五十年,大圣玦中的妖蛮个个精神饱满,待听说外面烈火降将熄,立刻就掀起了一片欢呼。

火猴子烈烈儿来到苏景面前,问道:“山溪乌,你到底是什么人。”

“东土汉家,离山剑宗门下弟子,我本名苏景。”到了现在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且苏景本就有话要说,正好解题引出:“来南荒为求境界突破,赶上剥皮国狼子野心,要先灭齐凤再兴兵中土,就管了这桩闲事。”

火猴子目光闪烁,很有些惊疑:“中土修家,个个都像你这么厉害?”

从头到尾,苏景显示出多少神奇手段?烈烈儿算术不好,数不过来。

苏景笑了:“这个不好说,不过中土世上,真正有高人的。”

火猴子挥了挥手爪子,没再追求此事,又把话题拉了回去:“你要助齐凤、护中土,这便是说待出去后,还会接着和姓洪的打个你死我活?”

“这是一定,此事非得见一个生死,否则不能罢休。”苏景点头,脸上笑容没什么变化,不过语气重了许多:“待重返天地,诸位若想返乡归家我绝不阻拦,但有一件事非得先说明不可……”

不等他说完,蝎怪沙包就笑道:“不可再投靠洪蛇一脉?苏大王不必多说,此间五十六人,除我之外,已有四十九人投入我齐凤国!大家早都商量好了,待出去后追随您老,给剥皮过一个大大的好看,然后一起归回齐凤,封官受赏!”

苏景是御弟,但从未受封官衔爵位,沙包不敢直呼其名又不知该叫他啥,干脆以山野妖王相称。

洪蛇把入擂妖蛮当成祭品,幸存之人之恨报仇无门,齐凤国派来的奸细正好借机招揽……沙包可是齐凤三品大将,且他职位特殊,有封官揽将之权。

大圣玦中一共五十六个妖蛮,老石头和山胎兄弟,前者只求自家大圣戒训不被打破;后者憨憨只看苏景不理招揽,剩下五十三人皆为入擂妖蛮,几乎全都被沙包给拉过去了,苏景闻言一喜,同时又纳闷道:“另三个不跟你走之人是谁?”

沙包伸手一指烈烈儿、阿嫣小母和小蛮妖:“这三个人。不是不投齐凤,而是不肯走我的路子,两个妖怪要走你的路子,说是将来能做官更大!小蛮妖说她还有更好的路子!”

烈烈儿翻着眼睛看苏景:“梦上仙乡那么多熔岩好酒!”

苏景大笑:“不用提醒,我记得牢!出去之后再把三手找回来,看他想不想跟咱们一起。”

阿嫣小母早都走到苏景身边了,现在都快贴到他身上,笑容嫣嫣看样子是想说什么,可是还不等开口,只见她眉心处突然现出一道黑线,娇躯颤如筛糠、左眼、右耳各有一道黑血淌下!

肉眼可辨,阿嫣小母目中玄光正迅速暗淡下去,身体中的力量仿佛被突兀抽干,直挺挺地摔倒下去。苏景忙拦腰将其抱住,另只手去探她脉门,皱眉问道:“你怎了?”

虽是法相显身,但这里是他的穴窍,所以与真人无异,苏景连施法都没问题,何况揽住一个人。

脸色苍白、喘息急促,阿嫣小母檀口微张、可一个字都说不出!

事出突兀。

众多妖蛮也告惊诧,只有小蛮妖不惊,但她神情悲苦:“在识海时,阿嫂妖基命元受创,这是无治之伤,到大圣玦后有次她呕血被我撞破……但她不许我说与旁人知。”

烈烈儿立刻大怒,瞪向小蛮妖:“她不让你说你便不说?”跟着又望向阿嫣小母:“还有你,为何不说!”便说猴子边顿足,砰砰跺地声响,一脚便是一蓬烈焰。

这个时候阿嫣小母已然缓过一口气来,声音虚弱到轻轻发颤,目光楚楚望向苏景:“等不到出去了……本以为可以的,也睡不到你了。我只求你能尝、尝一尝我的唇儿……真的甜的。”说话间,她闭上了双眼,左眼黑血,右眼却是一行清清泪水。

在苏景怀中,阿嫣小母下颌轻扬,等待着。人之将死,命火渐熄,她的元阴真香也随之浅淡,几乎闻不到了……

“啊”,一声惊呼,阿嫣小母又直挺挺向下摔去——苏景松手了。

妖精后脑勺都快砸地上了,不知怎的一用力她有站得稳稳当当了,愕然望向苏景:“你怎么撒手了?”

蝎怪沙包嘿嘿笑:“还用问,被苏大王识破了呗。”

阿嫣小母秀眉紧蹙,摇头:“不应该。”说着,眯起眼睛望向小蛮妖:“定是你露出了破绽!”

小蛮妖哪肯服气:“不可能,我言辞真切,哪有破绽。”旋即她手指烈烈儿:“是你了,跺脚那么用力,太过夸张,这才被山溪乌看破。”

烈烈儿怪眼一翻:“她要真死了,我也是这般跺脚!”

苏景又笑又无奈,妖精们!

烈烈儿干脆直接问苏景:“你说,哪不对劲?”

“不怪两个帮忙的,一探阿嫣小母的经络便明白了。”苏景做裁官,笑:“论装死,我师母比她装得像多了。”

阿嫣小母又香喷喷地凑过来,好像刚才啥都发生似的:“出去以后你打算怎么对付洪蛇?”

苏景摇了摇头:“一直没能太想好,还得看出去后的状况。”正说话见,他的脸色陡然变得凶戾,目光也随之警惕。

但很快,目中凶光就变成惊诧,抬头向着天空望去。

片刻之后,大圣玦天空陡然现出一道铁灰长云,伴以雷鸣般昂昂震吼。

在场五十多个妖蛮无一弱者,可在这怪吼之下,个个面色惨白目光惊慌,一身妖修竟皆为吼声所摄,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云相越来越明显,很快就有人看出端倪,修为最高的老石头第一个惊呼出声:“蛇……是、是……是蚀海大圣么?!”

若非大圣,谁能在进入大圣玦时还带动云相;若非大圣,谁能只凭几声喊吼就震慑此间大妖!只是它突然现身……是来攻打大圣玦、求个鱼死网破么?

眨眨眼的功夫,空中云相真正清晰起来,赫赫然一条铁灰色扁颈大蛇,与祭祀时所见蚀海法身一般无二!

再一眨眼,云相轰然崩散,大圣玦中的苏景伸手一抓,一条尺余长的扁颈小蛇被他攥在手中,蛇身软绵绵的倒垂,若非尾巴尖偶尔颤动下,当真分不出它是生是死。

蛇鳞参差不齐、皮色黑灰斑驳,又丑陋又狼狈。

苏景看了看它,摊开了手掌,小蛇在他手心勉强结成一盘,再不稍动了。

阿嫣小母若有所思:“这个……它是……”

苏景笑着点头:“不错!”

“啊!”又是一声尖叫,虽然自己已经猜到结果,可是在得到肯定之后,阿嫣小母还是忍不住要尖叫。

妖精瞪大了眼睛:“真的是蚀海大圣?”

不是那位大圣又还能是谁?只不过不是真身,元神罢了。

……

大蛇将火行灵妙地引入识海,并不是说在一个盆里摆入一只碗,而是真正的二合为一,苏景用五十年去炼化的,既是灵妙火行地,也是大蛇的识海。

苏景吸敛了全部火焰,便等若他毁掉了大蛇的识海,不等什么“九丝连环、十方世界”的法术反噬,蚀海大圣就先魂飞魄散了。

这大蛇的元神沉睡了无数年头,之前苏景等人遭遇凶险都是它的梦。若它醒来无非两种情形,一是在滋养下回复魂力、能够重新入主真身,从此复活;另则是死前片刻、回光返照。

濒死之际,大蛇元神惊醒,根本就走投无路了,唯一活命的指望仅在于拜入苏景的大圣玦,永生为奴也总比死了强。

只是烈焰世界亦幻亦真,那“幻”的一面就是元神做的梦,做梦的又如何能够走进梦中?蚀海大圣硬是把已经脆弱不堪的元神一分为二,留下一半继续维持梦境,另一半则钻了进来,求一条生路。

而它太虚弱,根本受不得烈焰灼烤,不等见到苏景,“入梦”的元神就会被炼化成烟。

不得不说,大圣手段非常,先是以魂化虚,融于火灵一起被苏景收拢入体,又复凝虚成魂。

这是苏景的皮囊,蚀海进来的魂力还不等凝聚便被发现,蚀海赶忙凝聚成魂递上投降之意。这才有了苏景先凶后惊讶的神情变化。

大圣,果然与众不同,其他妖怪都是在外面拜奉令牌,它是跑到苏景体内直接向“妖玦窍”投降……

这个奴仆苏景还真稀罕,且不说它能在对付剥皮之事帮上忙,单就带着它回到天斗山、或又有朝一日返回离山,对着自己那伙子朋友、同门说:看,我收了个大圣……

吓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