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06章 正法变,烨龙旋

第206章 正法变,烨龙旋

“国师……当真是当世奇、奇男子,”销魂荡骨的呻吟中,蛇妖皇后的话断断续续:“已经七天……七夜,你竟还能不停。”

国师的目光贪婪、双手贪婪、身体更贪婪,喘息如牛,并未回答皇后,而后猛地加快了速度,喉咙里嗬嗬怪响,如此、半炷香功夫过后他才嘶哑开口:“启禀皇后,我这便要遁去了,还请皇后照看我的肉身法体……啊!”

一声怪叫,他的身体突然抽搐起来,旋即目中玄光一黯,再无神采,魂魄出窍、遁入大圣识海!但他身体颤抖又足足过了盏茶功夫才告停歇。

血液狂涌让妖媚皇后的面上、身上片片殷红,目光迷离中,身体古怪反躬,她也在颤抖……好半晌,她身体一软摔回地面,胸口起伏粗重喘息。

过了一阵,呼吸终于平稳下来,丰腴的身体扭了扭,把身上那具无魂之躯甩开,皇后站起身来,不穿衣、不披毯,腰肢扭动走向金瓜大将。

皇后笑容妩媚:“终于清静了,只剩我们两个。”

……

妖法玄妙,元魂穿遁!

元魂离体,蛇妖国师一时不适,只觉寒冷难耐,但刹那过后,待他进入大圣识海便明白了,那寒冷感觉简直是毕生最大欢愉:坠入火海,烫得要死……真要死!

国师吓了个魂飞魄散,简直分不清这究竟是大圣识海,还是天君的炼妖炉,早知如此宁可不睡皇后他也不跑这一趟。

即是火海、也是识海,在此处魂魄也有真身之力,之前北冥剑灵大展神威便是这个道理。蛇妖国师也当真不俗,双手掐诀催动护身妖咒,烈火虽然炽烈,但他也能坚持一阵。

举目四望,除了火还是火,唯一一处异象仅在于极远处,一道烈火漩涡轰轰旋转,气势惊人。国师有秘法,来得便去得,这样要命的地方他哪敢再多耽搁片刻,这莫名其妙的火海成因爱是啥是啥、远处那漩涡爱咋转咋转,就算蚀海大圣是老祖宗……祖宗的老命也不如自己的小命值钱,国师大人没有丝毫犹豫,催动秘法准备离开。

可蛇妖国师做梦也想不到的,秘法行转之下,自己竟无法离开大圣识海!

不是法术不灵验,而是大圣识海的情形已变、与火行烈的灵妙地“二合为一”了。蛇妖国师来的时候得皇后春潮铺路,想走的时候可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国师真恨不得跳脚怒骂,可那又有什么用处。勉强定了定心神,国师举步,向着那漩涡所在方向走去。

长时逗留火海,迟早有妖元耗尽的时候,就只有魂飞魄散一个下场。远处的漩涡看上去着实吓人,但这是火海之内唯一的“异处”,也许是极凶所在,但也可能是生门活路,以现在的情形,一丝的希望,国师也得去试他一试!

只是国师是“一统修持”,护身庇魂的法术催动开来,就没办法再飞遁疾驰,只能一步一步穿越火海,走过去……

……

苏景不知道蛇妖国师来了,他只晓得自己快死了。

气海已满、真元饱胀,全身经络摇摇欲坠,在这火行烈烈之地的中央开穴采煞,气路只要一开便再难闭合,烈火灵元依旧向身体中狠狠灌入。

剧烈的膨胀感觉荡起无边剧痛。

身要炸、头欲爆、从骨到筋再到血肉皮肤,无一处不胀烈不堪!修行有了一定基础之后,会对自己的身体了若指掌,苏景知道自己的极限何在,等死等得明明白白。

“淤积”灵元越聚越多、经络已至崩溃边缘,苏景不知哪来的心情,开始给自己倒数起来,从十开始……可他万万不曾料到的,当他倒数至“三”,至多再有一息功夫就将暴体而亡时,金乌正法的行转一变,体内厚重真元忽然逆起向上,竟直奔天灵祖窍而去!

并非苏景故意为之,但确实是功法使然……虽然突兀无比、但真元逆动并无丝毫阻塞,行运得再自然流畅不过,看样子是正法中就藏了这一变。

即便濒死,苏景也还是忍不住一愣:这是要开祖窍?

三阶十二景内,第五境“冲煞”开丹田气海,铺就大地;第六境“夺罡”,开灵台祖窍,搭建天空;第七经“宝瓶”则是开心窍,以连同气海与识海,至此天地呼应,修家初步建成自身小乾坤。

开灵台祖窍是第六境的修行,再说金乌真诀中,除了三个“领悟境”外,其他每一境都有对应正法,第五境“炼裂崩元”不会去做、也做不来第六境的修行……念头尚未转完,浩浩真元便已汇聚成潮、猛攻祖窍!

玄光迸绽,祖窍关口告破!

心眼内视,然后苏景张大了嘴巴:

从道理上讲,丹田气海、灵台祖窍以及第七境要开的心窍,都是纳气所在,但一处比一处更难攻破……苏景没觉得。

和几天前破气海一样,才一攻,祖窍就开了。

苏景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豆腐做的么?

可是不管怎么说,祖窍一开,便是新的缓冲。“诡异”之后苏景下一个感觉便是“宣泄”:无处可去的洪水又找到了一片巨大空池,浩浩巨流立刻席卷而入,经络与气海的压力骤减。

长出一口气的同时,苏景的脑子里有些乱,也不知道自己该想些什么。

以纳气而言,识海比着气海要更浩瀚得多,但这也改变不了眼前的状况,这两处“汪洋”的确不小,不过相比于苏景身处的灵妙火行地、相比于他身周的火海:两个小小水洼罢了!

时间缓缓,行功不辍,继识海之后,气海也渐渐被注满,苏景不用想也能明白,自己的修为突飞猛进了,可是又有什么用?之前的剧烈可怕胀痛重新袭来,一切又重蹈覆辙……真就仿佛时间又重新来过了,唯一的区别仅仅在于:

这一次开的不是气海、识海,而是心窍。

心窍也开了!

一模一样的,身体堪堪就要爆裂开来时,正法又是一变,真元奔涌而起,一击、心窍开!

苏景真正迷糊了。

第五境的修行,把第六境、第七境的事情全都做完了?

一个境界有一个境界的标准,明明白白的,开了识海便是完成冲煞、破了祖窍就是修得“夺罡”,打通“心窍”则成就宝瓶,充其量十几二十天的功夫,宝瓶境修完了?

可是若换个角度,三个境界,分别是辟地、开天、成形小天地,自己的确打通了三处重窍,不过全没“小天地”的感觉。修家破境自有天人感应,永远不会有“已经破境但自己还不知道”这种事情发生。

烈火灵元汹涌入体、正法自行运转,三处重窍与正奇二十经脉勾连交互,真元游走速度比着原来更顺畅了多少倍!

手上两个人依旧无恙,苏景不死他们便死不了!

三套剑术此起彼伏,毕方杀之不尽……一切都“诡异”地正常着,什么也都没变,苏景还是在等死,等心窍也被真元注满后、暴体而亡。

只是等死之余,苏景稍稍有些走神了……就算再怎么笨,苏景也能明白,连开三处穴窍是金乌正法暗藏的变化,但是有关“炼裂崩元”的修法他早都看得滚瓜烂熟,帛绢上记述得清楚,此法修为就是“铺就大地”,完成“修家小乾坤”的第一步。

那便只有一个解释了:三处重关齐开,金乌弟子铺就的大地,是整座身体。

别家修法只能以下丹田做大地,金乌一脉则以上、中、下三重丹田勾连整座身基、炼就大地!

只是如此一来……入第六境后又该如何炼“天”?

是快死了,第六境已经和苏景没什么关系了,但死前想一想也是没关系的,心中有疑问自然就要琢磨,难不成等做了鬼、去到“下面”再找黑衣小鬼去讨论。

或许也是因为将死缘故,脑筋变得异常灵活,琢磨片刻后突然灵光一闪:天,或许就是“剑刹天乌”?

一通百通,豁然开朗!苏景想得没错,金乌正法中确是藏了一道变化!

完成小真一后,若未修炼剑刹天乌,则一切正常,金乌弟子的“冲煞”“夺罡”“宝瓶”三境修行与别家修士全无分别;

但若炼就了剑刹天乌……那是活的剑,剑中灵精是主人炼化而来的,它能溶于主人骨血、与主人心意相通、还可以自行修炼——是剑没错,但又何尝不是主人身体的一部分!甚至还可以把它看作是金乌弟子的一座化外分身!

己身为大地、天乌之剑为天空,仍是自成小乾坤!但金乌弟子的这座小乾坤,比起其他修家炼就的小天地,又岂可同日而语!

大喜之色从苏景脸上一闪而灭,刚想笑就省起现在的处境了,哪还有炼“天”的机会啊。

不知不觉间,心窍将满。

……

识海之中,没有日升月落,蛇妖国师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或许是大圣子孙的缘故,或许他只是元魂妖魄的原因,毕方凶鸟并没有袭击他,省却了国师好大的麻烦。

不过走到现在,国师到了灯枯油尽地边缘,距离那烈火漩涡越来越近,但莫说那里是生门或死路未可知,就连能不能在妖元耗尽前抵达那里国师都没把握。

能做的只有尽量加快脚步,不料正行进间,不远处那烈焰漩涡,于毫无征兆之间突兀暴涨开来!

轰隆隆的巨像声中,火焰疯狂旋转、漩涡层层扩大、节节高升,充其量呼吸功夫,再望去:

哪还有什么烈火漩涡,国师眼中,只有一道贯穿天地、暴戾狂躁的……炽烨龙旋风!

烈烈凶威横扫四方!国师大骇、立足不稳跌坐在地,还不等他在站起来,便只觉身前巨力撕扯,根本都没有抵挡的机会,“嗖”的一声,剥皮国国师大人就被吸进了炽火龙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