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04章 玄丝断,烈火崩

第204章 玄丝断,烈火崩

拈花吃惊:“他怎了?”

雷动和赤目愣愣摇头,苏景应道:“不可打扰,他在施法。”

一动不动似乎不难,就连小娃娃都能维持上一会,可是,手不动、脚不动、甚至屏住呼吸、不眨眼睛,便是真的不动了么?头发会生长、指甲会变长、血液会流淌、五内会轻蠕……此刻卿眉,便是真正“不动”!

整个人,他所有的一切均告凝止,甚至连毛孔都不再开阖,唯独他的左眼,瞳仁,缓缓变红。

半炷香时间,越来越红的左眸,仿佛要滴出血来……真的滴出了一滴血,自他左眼。

血滴下,他的左眼瞳仁变成了死气沉沉的灰色。

血滴下,“凝固”之人骤然复苏,卿眉左手一抄,接住了自己的眼中血。

“哒”,一声轻响,血溅碎于掌中,小小的一滴血花。

而后三尸便齐齐惊呼……

染血之手,竟像遇热消融的雪团,迅速融化、消失。

血修邪法,毕生炼化的一滴煞血,若滴于山巅、这滴血能一路蚀噬,假以时日,它能洞穿整座雄峰、自山根下滴漏出来。

而修法之人以自己血肉接下这一滴煞血,自噬身躯、还能更添威力,便如卿眉此刻!

卿眉纵法飞向玄丝,口中疾声道:“便是现在!”

不用吩咐苏景便已然纵身,一只手稳稳抵住卿眉后心,卿眉则探残手,直接抓向玄丝乾坤线。

肉眼可见,一道嫣红火色迅速掠过卿眉身体,但也只是火色罢了,并不是真的火,燃烧更无从谈起,倒是苏景身上,又轰然爆散开一蓬烈焰。

手握玄丝片刻,卿眉空着的右手闪电般拔出,在左臂手肘处轻轻一斩,手如刀、自断一臂!

唯有断臂,才能阻止煞血腐蚀全身;而献一掌便足以将煞血的威力发挥到极致,犯不着把全身都搭进去,卿眉虽自忖必死无疑,但死之前他还要亲眼看着大圣识海崩裂、魂飞魄散。

最后的手段已然祭出,谁生谁死,只看这根细丝断、还是不断!

两个人都动作奇快,呼吸功夫就已经退回原位,不过苏景的手掌并未离开卿眉后心,而卿眉完成了自己的法术。此刻心神稍定,也立刻查知苏景正在“鼓捣”些什么。

卿眉略一诧异、继而面露狂喜,转头望向苏景:“你……”

苏景笑着:“刚刚就说过,经络毛病,或许能治。”

不用等到“金乌大焠真”把受损经络彻底淬炼好,以卿眉的见识,稍稍感受片刻后便能笃定,苏景的阳火法门对自己的伤势会有奇效。

还道时日无多必死无疑,怎料柳暗花溟陡逢生机,卿眉如何能够不欢喜!

不等他再说什么,几人前方那根看不见的玄丝,突然发出一声嗡鸣,就此显出形迹、急急颤抖不休!就算三尸也能看得出,这是卿眉的煞血起了效用。

细细的一根长丝,肉眼难辨端倪,但是辨尘入微的金乌目力看得一清二楚:一根丝,也是有千百股更细之线编结而成。此刻,玄丝在煞血侵蚀下,正股股崩断、层层开裂。眼看着越来越细,这便要断开了。

简直喜上加喜,卿眉想到的、能做的,便只有放声大笑!

可是才只笑了一声,卿眉眼前遽然怪影晃动,一头体型巨大的丹顶鹤,凭空跳跃出来,锋锐长喙,狠狠向他啄来。

几声叱咤响起,殷天子合璧,剑光如电;血色弥漫,腥臭扑鼻;阳火金风,咆哮席卷——三尸、卿眉与苏景同时出手,各逞绝技攻向丹顶鹤。

鸟儿来得突兀,但本领普通,挨上三方猛击,昂头一声尖尖怪叫,就此摔落在地,勉强扑腾两下便断气了。

不晓得这重变化是不是蚀海大圣的“新梦”,苏景一行打醒精神全身戒备,玄丝将断,怕是大蛇的垂死反扑也要随之而来了。

唯独雷动天尊,似是觉得这鸟应该味道不错,留心看了看鸟尸,随即皱眉:“只有一条腿的鹤子?恁地古怪。”

听到“一条腿”,苏景微皱眉,似是想到了什么,向着那鸟儿望去:白色长喙、红色利爪、青蓝羽色、双翅展开四丈开外的丹顶鹤……又哪是什么丹顶鹤,分明是一头“毕方”!

“其状如鹤,一足,赤文青质而白喙,名曰毕方,其鸣自叫也,见则其邑有讹火”的毕方!神鬼异志写到的火邪之鸟,吞吃火焰,传说中它们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衔了火、扔到别人家中。

见毕方则必有讹火。

还不等苏景再想什么,下一刻,大圣识海陡然化作无界火疆!

没有丝毫征兆、也不见起火的过程,眨眼前还是晦暗天地,眨眼后面前、身旁、远处、从天顶到地面、这个方世界的所有角落,尽是炽烈大火!

与玄丝上的护持法术同源同质的烈焰。

苏景一声怪叫,一手抓住卿眉,急急扑跃而起,几乎把自己摔出去的模样:还有一个人要救。

离山扶乩,正躺在烈焰中!

翻滚着,苏景把扶乩抱于怀中,可是……却无处可逃。

烈焰熊熊,炽热无边。

这等凶火,便是大罗金仙进来,也会被炼化成一蓬青烟。三尸的生灭业已无可“计较”,顷刻化灰、同时转活,也是转活同时又复化灰……

烈焰凶猛,内中火灵淳厚十足,但比起金乌阳火到底还是差了一筹,是以这火伤不到苏景,苏景以自身真元度入卿眉和扶乩体内,也能护得他们不受伤害。

可这并不是说苏景就不怕烧,“火灵相抗、庇佑自身”是个对抗的过程,苏景的内元是在不断消耗之中,待他灯枯油尽、照样会被炼化成烟身死道消!

得苏景相护,卿眉暂时无恙,但他面色苍白、愣愣望着无边烈焰,好半晌、脸上苦笑浮现:“太小看他了。轻蔑大圣,死得不冤啊,可惜连累了你。”

诛杀大蛇的梦中本相,已经小看过蚀海一次了;接下来“斩断乾坤线”,又次重蹈覆辙!

乾坤线的护持法术,又岂止引动灵妙地反噬这一重?

九丝勾连、识海与九地连环,结十方世界、诸般灵元循转往复生生不息,滋养蚀海精魄。

卿眉之前的猜想没错,只要断开一届,这“十方世界、亦幻亦真的梦境”便不攻而破,蚀海必遭反噬、魂飞魄散。

可是卿眉没料的,蚀海大圣还在玄丝上加持了另一道浩大法术:玄丝堪堪断裂之前,妖法便告催动、把那整整一座灵妙之地尽数引入识海!

少了一根“乾坤线”勾连,但大蛇识海与一方灵妙地直接相容一起,十方世界连环仍在,“滋补法术”依旧运转安稳。

想要蚀海大圣魂飞魄散,只断一线根本无用。

而灵妙地也是绝厄地,无论九处中任何一处,都有大险恶,“断线”之人深陷其间,有哪有活路!

苏景现在的情形便是如此:仍置身大圣识海内,但也在那一片“火行烈、灵妙地”间!

太古时妖精大圣厉害,这是人人都晓得的事情,可仅止是“晓得”而已!它们到底有多么神通广大,有如何霸道之威,今时今日的修家就算穷尽想象、怕也揣测不到。真相再简单不过:它的办法,你不理解。

就像现在:一道妖术降下,把真实乾坤中的一方灵妙之地,直接搬进来自己的识海,两处合一、虚实统并,这等手段,以卿眉的见识根本都无法理解,又何谈去破掉?即便他以为自己准备的足够充分,他所有的努力最终落在大圣眼中,却不过是个笑话吧!

甚至,真正的蚀海大圣此刻都不曾醒来。

左手扶着周身僵硬的卿眉,右臂揽住软绵绵的扶乩,阳火真元分作三路匡护自己与同伴,苏景目光如炬巡梭四方,灵识聚敛于一处、如针,随目光转动急探火海深远之处……没有用,这世界都已变成了一团火,全然不存避难之处。

呼吸之间,从口舌到喉咙、五内,火辣辣的烫着!根本都没有空气了,苏景呼吸、吞吐的皆为烈焰,此间只有火……还有“毕方”!

苏景低叱,九九剑羽火中飘零、骨金乌瞬灭急斩,两头毕方伏诛!这火邪之鸟,本就是那烈火地的土著、霸主,它们生于恶炎中,任何外来者于他们看来皆为猎物。

两头毕方才落,又有三头凶鸟袭来,剑羽回撤护卫本尊身旁,旋即又是一道剑光乍起,苏景动念、北冥出鞘!

熔浆般血液泼洒,凶鸟被神剑洞穿,北冥击出时,骨金乌又回到了主人肩头。

卿眉法术一出顷刻就被烈火炼化,完全帮不上忙,涩声开口:“不必再管我了。”

“如果把你丢掉我就能活,没准我就扔了。”苏景应道。多护一个人,便多占去一份力气。可此地烈火从亘古烧到今日,永远都不会停消,丢不丢掉卿眉,只是早死或晚死、充其量五六天的差别。

这个时候,恶炎四周啼鸣烈烈,毕方终于厌烦了试探,从四面八方围拢上来,猛攻苏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