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203章 火行烈,灵妙地

第203章 火行烈,灵妙地

皇后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怎能进去?再说就算进去了,又怎么可能出来?”

溺春大祭后,进入识海的红门早就关闭、消隐了,想要再开门非得等上千年、下次大祭才行。

国师压低了声音,语气也愈发谨慎了:“皇后容禀,我通晓一桩秘术,现在还有机会进入大圣识海。这是一桩离魂之术,我的肉身留于此处、魂魄遁入大圣识海,来去皆无妨。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但说无妨。”皇后要国师直言。

国师咬了咬牙:“只是须得以皇后金躯为媒。”

“以我为媒?”皇后微惊:“说得仔细些。”

“大祭后皇后会受大圣影响,故而您三个月都深陷春潮……春潮便是去往大圣识海的桥路了,若能得与皇后春风一度、同时施展秘法,我便能进入大圣识海。”说着,国师始终低垂的眼帘稍稍抬起了些,目光滑过皇后的娇嫩身躯。

皇后稍一愣,随即笑了,目中欲色又起:“真的?”

“我再有一百个胆子,又哪敢欺瞒皇后。”

秘法是真的,想睡一睡皇后也是真的,真得不能再真。

“咯咯”一声荡笑,皇后扬手抓住国师的衣襟,把他拉到近前,好像没了骨头的长腿缠上国师,皇后凑到他耳边,呵气如兰:“要一个国师,想一想还不错……你解开裤子便够了,不得脱去外袍,我要的是国师,不是你。”

……

识海之内,雪停了,这个世界晦暗无边。

卿眉虚坐半空,双目紧闭、入定催法,不久后他的双手翻了几翻,十指盘结捏印,随即他的须眉寸寸化灰随风散落。而他的十根手指甲却仿佛活过来似的,奋力生长、寸寸延长。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卿眉变成了秃头秃眉的怪模样,十指指甲则皆长到尺余长,没有丝毫扭曲,根根狭长锋锐,如刀!

嘭的一声轻响,衣衫崩碎如灰蝶翻飞,消瘦的身体再无遮掩,卿眉手臂翻转,左手当胸、右手翻到后背,十根“甲刀”,尽数压在了自己的皮肤上。下一刻,十指忽做诡异跳动、带动甲刀,诡异却轻快的划破自己的身体。

邪法、生身血符!卿眉在自己身上刻篆。卿眉的脸上不见丝毫表情,安静恬淡……可他的额角、光头青筋贲起、如蚯蚓般扭曲挣扎不休!

卿眉身上,血崩!不过是锋利指甲在皮肤上划些浅浅的口子,可那些小小伤口中血浆涌流之势,比着砍掉一条腿也毫不逊色。

血披身,但它们并不滴落,正相反,因篆刻“生身血符”淌出的鲜血,都在沿着身体逆行、向上。

厚重、粘稠的鲜红,由胸、背至颈;再由颈披面、罩头,最终汇聚于顶盖,就此凝固不再稍动。

第二盏茶,胸、背上血符完成,啪啪脆响中,长长的指甲崩裂、散落,十指再结印,卿眉口中喃喃,念动一道无声咒,唯独最后一字吐气开声响亮如雷:“咄!”

咒起,顶上浓浓血浆落,劈头盖脸,可是不见血花迸溅、不见鲜血四散,而卿眉顶上赫赫然垂落一瀑血红长发。

双目陡张、身形爆起,卿眉双手猛挥,口中又是一字断喝:“散!”

千万血色长发向四方迎风猛涨,脱离头顶暴散而去……每一根血发,都绵延千里!

识海世界,血发纵横。

卿眉又变回了光头,但手上动作不停,取出一只乾坤囊奋力一甩,铃铛,全是铃铛,遮天蔽日。

千万枚、空中翻越却默不作声的铃铛,自空中落下,每一根血发上均挂了一枚铃铛。

血发疯长四处蔓延,犹如无数触手,为主人寻梭那九根“乾坤线”,卿眉缓缓吐出一口气,施法暂毕,剩下的便是等待了……

三尸在旁边眼巴巴地等着、看着,赤目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大圣识海中,有无数宝贝!”

之前妖蛮们就捡了不少,但又哪捡得完,无数年头中、所有葬身九个灵妙地的修家的宝物,都被乾坤线引入了大圣识海,现在这些东西又都湮埋在大海深处。

赤目的眼珠子红得快喷血了:“那要是杀了蚀海大圣,这些宝贝是不是全都归咱了?”

卿眉点了点头:“不错,我只挑选三件留给小蛮,其他的都归你们。”自忖必死者,还贪图什么宝贝,给徒弟选三件就足够了。

赤目霍然大喜,雷动和拈花大方得很:“我们也不要宝贝,全归真人和苏锵锵。”

赤目笑得合不拢嘴了,望向苏景:“咱俩平分!”

苏景笑得一点不比赤目逊色:“多谢真人。”

“自家亲戚,没得说!”赤目摆手,一派宗师气度……

法术神奇,并没等待多久,一串响亮铃声便划破寂静,卿眉喜上眉梢,哈的一声笑:“找到了。”循着铃声找到那根有所发现的血发,再循着血发向着西北方向一路疾飞,苏景也催动火灵云驾,与三尸一起跟在他身后。

这个时候,又有另一处铃声响起,但卿眉无意旁顾,把九根玄丝尽数找到、和只找到一根全无区别。

不片刻功夫,几个人就追到血发尽头,眼中空荡荡的、不存一物,大圣炼化的玄丝至宝,凭着他们几个的修为还看不到。

看不到又有什么关系?卿眉笃定,玄丝就在血发尽头。

拈花忍不住又问卿眉:“怎么断掉它?”

“剑斩刀削、火烧水淹、生拉硬拽,总有办法弄断它!”卿眉应道。

能找到这玄丝乾坤线已属不易,这世上又怎会有如何毁去此物的记载。文人小说下载

赤目性子最急,早在这里呆烦了,恨不得立刻斩蛇、收宝、离境,二话不说纵跃起来,自雷动背后拔出他的“含光”,对准方向挥剑便斩……

一声惊鸣,含光脱手;赤目身上猛冒出一蓬烈焰!

苏景应变如电,单手扶住扶乩,另只手探出在赤目身上一抹,怪火顿时熄灭,明知三尸是不灭灵怪,能救也还是要救一下,到底是自家亲戚。

可就是这瞬间工夫,赤目业已被烧成一具焦尸,向下坠去。

死便复生,赤目又重活在苏景身边,三纵两跃赶上前去,把含光又抓回到手中,同时怪叫:“有反噬!”

苏景翻手看自己的掌心,尚有少许余焰灼烧,望向火光的目光里不存痛苦,反倒是饶有兴趣。拈花凑到跟前,仰头看看苏景,再转回头看看他手上火焰,好心好意鼓起腮帮子,忽一声猛吹气,没吹灭。

苏景失笑,说了声“多谢神君”攥握成拳火焰自熄,把怀中扶乩暂交于赤目,自己取出“北冥”:“我来试试。”

言罢长剑一振,挥斩下去!

长剑不曾脱手,但剑触玄丝刹那,苏景只觉一道炽烈火灵沿着剑身向自己侵袭而来,跟着也如赤目一般、身上陡然冒起熊熊烈焰!这烈焰比起他修持的阳火,嫣红更甚但金灿远逊。

还不等别人有所反应,苏景身上的烈焰又突兀消失不见,黄皮蛮子分毫无损……

卿眉修持了得,眼力自是不差,见状问道:“收了?”

“这火很好。”苏景点头,语气中带了些感慨:“大圣的法术果然奇妙。”

玄丝上有护持法术,只要一碰便会引得烈焰焚身……因为三尸不死不灭,所以他们的“死”看上去不怎么值钱,每次来相救本尊,不死上几次仿佛就白来一趟似的。可实际上,现在三尸早已脱胎换骨,每个人都身具雄浑之力、精通巅顶剑法,即便没有“不灭之身”,他们也绝不是能轻易对付的小角色。

但赤目对上那真火,瞬间便告惨死,足见玄丝上的护持法术威力惊人。

不过,这道护持法术却并非来自大圣的妖力,它来自玄丝另一端、灵妙地的元力反噬,这一来便等若“灵妙之地”会自行守护玄丝。会如此自然是蚀海大圣的妖法设计,一次成术、便再不用去耗费心神、妖力,真正一劳永逸的办法。

苏景一剑之下,探出了玄丝护法的本源,这才有此一赞。随后又说道:“这根玄丝彼端,是个火行烈烈的好地方,若能找到可助我冲煞。”

卿眉摇摇头:“玄丝一断便再无迹可寻,你得想别的办法寻找此地。”

苏景本就有冲煞目的地,只是随口而言罢了,自己都不太在意,笑道:“还是先想办法把这根线掐断吧。”说着,又是一道阳火挥出,灼烧玄丝。

足足烧了小半个时辰,识海世界不见任何动静;苏景心念一变,真元倒转金风卷扬,但依旧无效。

收回法术,再换过丑剑、剑羽……手段用尽,再一探……玄丝仍在!

而这连番猛攻下,苏景身上也一次次燃起怒焰,护持法术的反击,与他是否直接碰触玄丝无关。

力所不能及,强求也没用,苏景无奈摇头,望向卿眉。

刚刚苏景动手时,卿眉始终眯着眼睛默默思索,此刻迎上他的目光:“我受不住这烈焰反噬,你若能让我不着火,或许还有办法。”

苏景连思索都不存,直接应道:“可以。”

卿眉一点头,下一刻,他突然变成了“木雕泥塑”,呆立于原地再不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