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98章 黄花蝴蝶

第198章 黄花蝴蝶

“溺春大祭”结束良久,蛇妖皇后早已醒来,但并没穿戴整齐,依旧把自己裹在金色的毯内,螓首在外、连带着露出半侧圆润肩膀。

皇后的发髻散乱,修长双腿紧紧并拢,娇喘太急促,以至稍不留意就会带动声喉、荡出一片噬魂媚骨的轻吟。

皇后的金色云驾也不再高空,落于一片铁灰色山岭中,大群侍从护卫不见,皇后身边只剩三个人,国舅、国师、金瓜大将,皆为洪蛇本族。

忽然,皇后的身体开始急促颤抖,双颊红潮涌现、目光媚得快要滴出水来……偏在这个说不出话来的时候,皇后开口了:“先祖大圣威猛无匹……每次溺春大祭后三个月,我总不能自已……”

话颤颤,如梦呓,音调靡靡、断断续续。

国师闻言,躬身道:“皇后也了不起,本座翻看前史,三个月春潮已经是最短的了,您的定力亘古少见。”

皇后咬住了嘴唇,身体狠狠颤了几颤,唇破、血滴下。

国舅从一旁开口,叹道:“每隔千年,送百名好血脉的妖蛮进去献于大圣,着实不是件轻松差事。”

国师一笑:“全赖皇后、国舅英明,这次的祭品远胜往昔。一场招贤擂,把荒沼深野中的妖蛮引了出来。”

此事本就是皇后姐弟的得意之作,国舅闻言哈哈一笑:“一群乡巴佬,狗屁不通偏还桀骜不驯,若是真让他们做了将军,岂不是自乱阵脚?再说,谁能保证那些人中没有齐凤的奸细?送去做祭品却是最好不过!可笑他们自以为是,做梦领兵。”

国师凑趣、恭维:“最妙的是一举两得啊,这一擂摆下来,我剥皮铁骑的实力也确确实实得以补充!”

梦上仙乡驿馆中的千名妖蛮,本就是从帐中擂杀上来的,个个实力不俗,又经三轮筛选后,其中八成多都真正被送入军中。

这八百多妖蛮本事不错,但也算不得太凶猛,领受的职衔则止于六品,在他们之上自有军中的骁勇大将统辖,他们只有乖乖听令的份,这些人补充的是真正的“中坚”之力;

剩下的一百二十五人,本领更大但也更桀骜,给了小官他们根本不做、再说上级也弹压不住他们;给他们封个大将?让一群隐居荒山狗屁不通的泥腿子带兵?剥皮国从开始就没这个打算!拿来献祭,再好不过。

这个时候皇后又轻吟出声:“国师,你要不要再算一算?”

国师笃定得很:“皇后放心,我已经算过无数次了,绝不会错,无数年头我洪族大祭从不敢中断,到如今该是开花结果的时候了。这次献祭后,长则百年、短则卅载,大圣爷必有动静……所差的仅是他老人家彻底醒来、还是只显圣一次。”

国舅眉飞色舞,满怀欢喜:“就算只显圣一次,也足够了,圣躯一击、洞穿齐凤之防等闲事耳。”

皇后的声音犹自颤抖:“只盼着,咱们这绵延万代的孝心,真的能有用处吧。”

国舅走到姐姐身前,笑道:“阿姐放心吧,国师何时算错过?”

“没算错就好……”五个字说过,皇后面上桃花再起,赤条条的一只胳膊伸出来,抓住国舅的衣襟,金色的毯子一掀,将两人尽数包裹,旋即翻滚起来。

国师、金瓜大将视而不见,脸上既没有惊讶也不存骇然,仿佛那毯中事情再再正常不过一般。

目光眺望远方,国师语气淡漠:“那个探祠蟊贼,还没有线索么?”

金瓜大将摇头:“他的手段非同一般,上次被他逃掉后,就再追查不到。”

国师皱了下眉头,但没再多说什么……

……

九上天七窍玲珑界内,大雨滂沱。

扶乩已经被苏景负于背上,后面的大战,再没法抱着她了,只盼扶乩自己能撑住。

窸窸窣窣的怪声自他身周响起,蝎怪沙包褪去人形、变作妖身、化为房屋大小的一头巨蝎;小蛮妖双肩一耸趴伏在地,转眼变身一头三丈白狼,父蛮母妖,小蛮妖修炼有成后就得了母亲一脉的妖身变化。

不止他们两个,苏景身后其他妖蛮,只要能变化的、几乎全都唤起了妖身。

对面的怪猿不惧法术且蛮力惊人,与它们相抗,妖身比人形更合适些。

只是在场的妖蛮,论身体和蛮力,有几个能比烈烈儿更强?烈烈儿只能打一头怪猿,还不是稳赢,其他妖蛮要几人打一头才能赢?

何况他们哪有机会几人打一头,一个人被几头怪猿打才对!

还有,这场试炼真的会死么?那便是没有退路了……众人唯一的希望,似乎只在于那个黄皮蛮子了。

比起中土修家,妖蛮的身体更加强横些,但也只是强出些许而已,妖精的修炼也是以法为本,妖基妖元才是他们的根本所在。

倒是苏景,化身金乌蛮后、在一众入擂妖蛮间以他的体魄最出色,且他还有剑。可惜三手走了,否则这个时候正好大展身手!

那双山胎兄弟,力气比起金乌蛮还要更强些。两个巨汉活了无数年头,因境界无法突破,练不成浑厚妖元,反倒养出了一身开山碎岭的巨力。至于烈烈儿,他是土石火变的精怪,天生火元惊人,可身体比起纯粹的土石精怪要大大不如。

再就是,苏景唤来的三个莫名其妙的矮子,刚刚妖蛮们看得明白,其中那个矮子死了又活了……不灭之身!黄皮蛮子若不是希望所在,还有谁能指望!

而更让在场妖蛮大吃一惊的是,山溪乌的手段竟还未完,自挎囊中取出一只小香炉轻轻一晃,旋即阴风大作,鬼哭狼嚎之中,一个黑衣青年突兀现身……他又召来了一个?!

妖蛮皆不凡,只凭黑衣人出现时荡起的森森煞气便知此人了得!

黑衣青年才落地,眉头便是一皱,瞪向苏景:“都是蛮力怪物,你诚心害我么?!”

苏景的样子意外,生死恶战之前,他居然还笑的出声:“怎么又把少主请来了?”

冥明尊中出来的黑衣丧物,勉强算得苏景的熟人了,当年在凝翠泊、双双欢喜寺中见过两次。

说完,稍加停顿,苏景又继续道:“这一仗弄不好会要命,我想请出个煞物,我真要是死了,下去之后至少它能帮我领个路、说个情,少了好多麻烦。”

黑衣青年冷哼了一声,没理他的话茬,径自道:“我最近一直留意着冥明尊之唤,特意赶来,有事情问你。”说话间,双手一抖,不再是以前见过的阴索和鬼甲,这次他自虚空之中抓出了偌大一柄双手带鬼头大刀!

“什么事情?”苏景随口问,生死一战尽在眼前,没办法不紧张,但说说话能让自己放松不少。

黑衣青年的眸子在缓缓“蠕动”,悄然变作两团幽绿色的冥火,死死盯住前方的怪猿,口中则应道:“你第一次唤我时,不是有个黄衣女子么,剑法很好的那个。”

苏景点头:“是我小师娘。”

“她下去了!”

苏景闻言心头一震,失声道:“师娘仙去了?仇家是谁?!”

黑衣青年冷哂:“不是死了,是下去……她找到秘法,以阳身入幽冥,带着十几个尸煞到处乱闯,为祸冥间,杀了数不清的人!”

“数不清的鬼!”三尸异口同声,纠正。

苏景松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更加诧异了:“她下去做什么?”

黑衣青年斜忒了苏景一眼:“我就是想来问你,她下去做什么。”说完,他森森一笑:“没想到,白来一趟……还等什么?”话音落,鬼头刀斩碎雨帘,黑衣青年纵声鬼啸,趋势如风冲杀向前!

一动皆动,自苏景以下众多妖蛮,绽裂妖威、狼嚎虎啸杀向敌阵!

鲲鹏咆哮、剑羽如电、骨金乌一动瞬灭!三尸稳守剑阵,错落有致,殷天子寒光闪烁,每过片刻三尸便齐声大吼一字“破!”,九天之上,必有一道猛力降下,狠击怪猿……

众多妖蛮各逞蛮力,但是在怪猿面前,几乎没谁有单独放对的资格,或三五成群、或十余人合力、勉强支撑着场面,真正能让怪猿有所损伤的,仅止苏景和身边的几个同伴!

不见法术,没有神通,只有血肉翻涌、性命铺垫的原始恶战。

自逆战开始,苏景与三尸始终聚拢一处,四人之间心意相通配合无间,于暴雨中冲杀来去如风,杀怪猿、援妖蛮!不止是“同伴义气”,就算为了自己,苏景也得去救妖蛮,若旁人死绝,数百怪猿全来对付苏景,那时他又哪有活路!

但是……大不利!以己之弱对敌之强,因几个人的强横暂时或能支撑,可长久以往有哪有胜算?!好剑、好剑术,让怪猿十足忌惮,可是这优势并不绝对,以苏景之力绝撑不了太久。

人力有穷尽,苏景的根基稳固、剑术精湛、气路繁多、正法了得……可说到底他不够是五境一小修,入道仅百年!若是任夺在此,甚至不需本尊,只消一枚分身御剑,情形便大不相同……

暴雨如浆,大得几近粘稠了,血色才一爆起立刻就被冲散,与之前的鸟语花香相若、这恶战的惨烈,也一样被暴雨洗掉颜色!

就在此刻,一只娇弱蝴蝶突然振翅飞起,苏景衣襟上的黄花不见了……翩翩之蝶,这惨白世界中唯一的一点色彩。

下一刻,蝴蝶消失不见了,十七个人突兀出现在苏景身后!

即便重伤在身、即便狼狈不堪,入擂的妖蛮们仍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黄皮蛮子竟还有“存货”!!

只是……这一次,他唤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十七个只能用“乱七八糟”在形容的人。

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