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94章 妖蛇

第194章 妖蛇

灵识分出一线、循声探查过去,草丛之中,一只尺余长的小蛇正在上下翻腾,身体蜷曲扭动、在原地上跳个不休。

一般而言,除非被利器斩断了尾巴尖,否则都不会见到有蛇子这么发疯似的扑腾,可那条小蛇身体上全无伤痕,且它眼中精光蒙蒙,不见痛苦反而满满兴奋,看样子它是在玩耍,可是……会有蛇子这么玩耍么?

下一刻,蛇子跳跃玩耍的声音突然“转移”,人群数十丈外撒欢的小蛇,不知怎的就消失于原地,又同时出现在人群中、一个长舌妖怪脚下。

像极了苏景的“金乌万巢”,只是小蛇的穿空遁不见火光罢了。

那个长舌妖怪哪敢怠慢,立刻疾跃而起,手指一弹向小蛇打出一道金光,“吱吱”惨叫响起,一道金光妖法,小蛇却被斩成了七八段,立时死了个通透,再不跳了。

小蛇脆弱,一击而杀,可是还不等长舌妖怪飞越的势子停顿,半空之中突兀探出一条大蛇,磨盘般的巨口一张,直接就把那妖怪吞了下去!

啪嗒一声,大蛇没能把人吞干净,长舌妖怪的一只银靴子掉到了地上。

靴子落地时,大蛇的身体一震又高隐匿不见。

大蛇来得毫无征兆,张口一击快若闪电,待众妖蛮反应过来,事情早都结束了……

小蛮妖紧紧攥住自己的肚兜儿,眸子瞪得大大的:“长舌他……这就被扔出去了吧?”

话音落,苏景、烈烈儿、阿嫣小母三个人居然笑了起来,全都没心没肺的样子。

苏景手指勾勾,把长舌甩在地上的靴子引到手上:“驿馆中偶尔见面,长舌喊我山溪兄弟,不能让他白喊,出去后我把靴子还给他。”说完、稍加停顿,又对面前众多妖怪笑道:“要是我被扔出去的时候,靴子落在这里,劳烦诸位也帮我收着点、出去还给我。”

苏景的声音轻松,虽未直说,但点出的意思再明白不过:此间禁制不杀人。

擂台考验都不杀人,入擂众人却一进来就要自相残杀,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

明摆在眼前的道理,又何须多言?苏景可没兴趣给妖怪们掰扯此事,再开口时他把话锋一转:“不敢狂妄自大,但就凭咱们的本事,比着那些皇帝爱将、统领大帅,又能逊色几分?真要打开手脚,大家放个对,谁输谁赢尚未可知!”

“但是有一样,咱们全都是出身草莽,隐居荒林,祖上三十代没出过一个当官的,这一路打到现在,上至国舅下到鸟官,看上去对咱哥们礼貌周全,可实际里又能有几分尊重?咱们在人家眼中,不过是群力气大些的泥腿子罢了。”

“现在一进来就先自己打起来了,还怕人家对咱们笑话得不够么?话再说回来,不提什么笑话不笑话,诸位来打擂,求得不外是个富贵,如今咱都有了四品将军衔,不管这一擂最后会打成什么样,出去了是一定都会做武官、做将军的。”

“说到做官,兄弟们或许想的不多,但我曾得高人指点,大概明白这官场之中,想要步步青云、大富大贵,最要紧的不是自己的本事如何……国舅本事大,可他若不是有个皇后做姐姐,能拜奉二品大将军么?便是这个道理了,可咱们都是光棍一条,家里没势力、亲戚没高官,就算当了个小小将军,以后也没有出头之日,唯一能指望、能互相帮衬的,便是今日的手足兄弟了!”

中土汉家,皇帝办科考选拔人才,同出一榜的贡生拜考官为老师、彼此间称兄弟,为的就是编一道人脉之网,将来官途上相护照应、彼此提携。

几乎从有科考开始,各朝各代都有“天星榜”一说,指的就是一榜上的考生日后都得做高官,会如此自是少不得“团结”两字。

这在中土是再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其中的道理连小娃都知道,可是在妖怪国中,谁曾听说过这种事,苏景耐下心,把事情掰开、揉碎,仔仔细细地给妖怪们讲明白。

南荒的妖怪蛮子,的确没有东土人士那么多弯弯绕的心思,但这是因为他们见识不够,并非脑筋不行,且不说他们是否信得过黄皮蛮子,至少苏景这一番话,的确让他们有所领悟。

擂首只有一个,人人都有机会,可也明明白白的、人人机会都不大,相比之下,倒是已经到手的官职和以后的官途,才是真正的实惠。若是离开此地后,能像黄皮蛮子说的那样,大家拧成一股绳,一起去争个前途,也当真是件好事。

沉默片刻、让妖蛮们寻思片刻,苏景再度开口,提高了声音:“我们几人定下的主意,刚刚诸位也都听得清楚了,同心协力,共抗此界禁制,撑不到最后无妨,但总要晚走、晚走、再晚走些,外面的大官以为咱们充其量撑个一炷香就都得滚出来,咱们偏偏撑他个十天半月不出去……不让他们好好吃上一惊,又哪来的高职、重用!”

“与你们先斗上一场的傻事,我们几个绝不会做,这便启程往深处去了,想内斗的请继续,想独行的自顾离开,若哪位兄弟想跟来与我一路,山溪乌诚心欢迎,但有一句大誓我得先说明白:灵界之中,戮力同心共抗禁制,绝不敢残害同行兄弟,否则五雷轰顶!若有人趁机残害我身边兄弟,山溪乌必杀之;就算离开了这九上天巧玲珑之界,我也对此人永做追杀,不死不休!”

刚才就想入伙的小蛮妖,闻言兴高采烈,直接以师尊之名立了个重誓,喜滋滋地站到了苏景身边,还不忘对阿嫣小母鞠躬,喊了声“嫂子!”。

烈烈儿和阿嫣小母对望了一眼,两人眼中都藏了些疑惑,其实不管怎么看苏景说的都是好事,大家聚在一起闯关,总比一盘散沙、一个个地被禁制扔出去好。只是他俩不明白,黄皮蛮子虽是个开朗性子,不过一向不怎么喜欢答理其他妖蛮,为何现在又要把大家聚在一起。

疑惑归疑惑,但烈烈儿和阿嫣小母也都放下一句重誓。很快,妖蛮中另个凶物,唤作“沙包”的土蝎精怪也立誓入伙。

小蛮妖知道他以前的“战绩”,斜挑着眼睛看他,蝎怪沙包面生六目,眼光自是精明得不得了,一看小蛮妖的眼神就明白她的想法,嘎嘎一笑:“我爱喝脑髓不假,但你放心,我绝不会对兄弟的脑袋流口水!今天少吃几口头髓,明天`w---r---w---h---u.c---o---m`多出一伙子将军朋友,赚的!”

小蛮妖与沙包一入伙,其他的妖蛮也不再太多犹豫,一个两个三个五个,纷纷加入进来,除了刚刚被扔出去的长舌妖怪,众多妖蛮暗藏着满满的戒心暂时结做一伙。

趁着这个时候苏景传音入密烈烈儿与阿嫣小母:“总觉得这一擂不对劲,要小心些。”

具体哪里不对劲苏景也说不上来,他只是觉得这一擂开得……太煞有介事了。想要从一百二十五人中选出一个魁首,不伤人命的办法多的是。

溺春大祭、皇后都赤条条的上阵、为百多个妖蛮开一方灵虚化境,实在太过隆重了吧。

就是因为这重顾虑,苏景才不惜好一番唇舌功夫,把众人聚拢在一起,否则他何必浪费那么多口水,与两个朋友直接飞走了事就是了。

百多妖蛮暂弃成见,集结一起正待商量个方向启程,突然“噼里啪啦”的声音又复响起,和刚刚一模一样的,一条小蛇在不远处扑腾得快活。

直到此刻众人才发现,之前被长舌诛杀的那条小蛇的尸首,不知何事已经消失不见了……

仿若时光倒流,刚刚发生过的事情又复重演,在不远处扑腾的小蛇突兀来到人群之中,这次众人都学乖了,未免召来大蛇,谁也不去对付小蛇,只是撑起法术小心翼翼地躲开它,同时凝神戒备四周。

不料,自顾自玩耍得开心的小蛇,尾尖用力一颤,身形纵跃而起,向着距它最近的一个女妖扑去。

小蛇快若流光,被它冲袭的女妖也应变奇速,及时把五指一张、一甩,一道灰色妖网泼出,稳稳将小蛇罩住了。

女妖咯咯一笑,正想要说什么,苏景突然大喝了一声“小心”!

那小蛇会穿空遁法,又岂是一张网能困住的,不等苏景提醒声落下,它便消失于网内,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女妖的腿旁,探首一口,咬在了女妖腿根上。

连惨叫都未及发出,女妖的身影一虚,与小蛇一起消失不见,不用问,肯定也是被“扔”出去来了。

这边事情才刚刚结束,另一边“噼啪”声又告响起,第三条小蛇显身、扑腾着……

这事情着实烦人了。小蛇不死,它便咬人,穿空遁下防无可防;小蛇一死,就会有凶猛大蛇跃出吞人,来无踪去无影。

“这次我来,烈烈儿助我!”苏景扬声招呼同伴,先唤起护身赤炎,跟着扬手向小蛇打出一道赤炎。

小蛇本身脆弱无比,根本守不住阳火一击,当即被灼烧成灰,而下一个瞬间,于黄皮蛮子身边,几件事情同时发生:

巨蛇现身、苏景消隐、金光蓬勃、剑羽四散……还有烈烈儿“哇呀”一声响亮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