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92章 妖祖

第192章 妖祖

沐浴后,鸟官希老三奉上新衣,大红色的压臀短袍,湛清碧绿的灯笼长裤,衣角裤线都滚着灿灿金线,再配上一双紫面银帮的短靴……苏景看着这身衣服,缓缓地抽了口凉气。

见苏景表情有异,希老三笑道:“这等华美衣衫,莫说普通百姓,便是等闲官员也没资格穿着,非得是身份崇高、且在祈福祭祀时才行,啧啧,当真是漂亮醒目,华美无匹。”一边说着,希老三心中忍不住的得意,想这黄皮蛮子,来自偏荒僻壤,莫说他自己,就是祖上十八代全加在一起,怕是也没见过这等华美衣衫,看他倒抽凉气,明明白白是被震惊到了,错不了。

红衣绿裤滚金丝,重粉佩带紫银靴。这等搭配的确是把黄皮蛮子给惊到了。

苏景啥也没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老老实实把衣服穿好迈步出门,跟着忽然笑了:他看见烈烈儿了。

那样一身衣服,穿在猴子身上的样子……偏烈烈儿挺胸叠肚,看样子对这身衣服满意无比,对苏景笑道:“你看我,像不像名门望族的新郎官?”

“像!”苏景语气笃定。

没一会功夫阿嫣小母也来了,平时妩媚娇俏、以引逗男人为乐的妖精,此刻眼神之中居然藏了羞赧,这可让苏景十足诧异:“你怎了?”

“从未穿过如此漂亮的衣衫……有些拘谨。”阿嫣小母不瞒苏景,实话实说。

……

清晨时分,百多名入擂妖蛮全都收拾一新,一道云驾自九天之上疾飞而来,载上众人飞离驿馆,这次鸟官没再跟上来,希老三等人都留在梦上仙乡,口中吉祥话不断、挥手向苏景一行道别。

剥皮国的英雄擂,在驿馆这一段已告结束,后面的擂台和此间再无干系了。

云驾通体乌黑,且有古怪妖术加持,苏景等人置身其中,无论五感还是灵识、妖识,全无法穿透壁垒,看不到外面的景象、自也不知会被送去何方。≮更多好书请访问www.whu.com≯

引云飞遁的,是个身穿官袍的老汉,对所载妖蛮满脸笑容,着实谦卑。有人问他此行所向究竟何处,老汉一边点头哈腰,一边把侧头让对方看自己的耳朵,这时众人才发现在他的耳窿中,赫赫然钉住一枚封住妖篆、锈迹斑斑的长钉!

阿嫣小母见状一惊:“上霄金雷楔!”

妖家的刑具!以此楔封住耳听,不是从此就听不到了,而是今生此世、直至身死道消,耳中永远惊雷绽放、锐金交鸣!

这时候妖蛮之中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来到苏景面前,脆声开口:“山溪乌大哥,现下得闲,小妹有件事想要向你请教。”

苏景一笑:“小蛮仙太客气了,什么请教不请教的,有事直接问。”

刚来时名不见经传、第一擂后无人不知的小蛮妖。

小蛮妖笑,唇红齿白、眼睛眯成了月牙儿:“那你也莫客气,什么仙不仙的,唤我小蛮妖便是!我一直想问问,你打架的本事是如何怎么练的。”

这问题莫名其妙,苏景应道:“自然是辛苦修炼而来……”

小蛮妖摇头:“不是问乌大哥的斗战法术,是想问你、问你那股劲。”

苏景更纳闷了:“哪股劲?”

小蛮妖张口、皱眉、干净漂亮的小脸上尽是踌躇神情,似是话难出口。阿嫣小母笑眯眯地从旁边试探:“那股不要脸劲?”

小蛮妖眼中陡显“痛快”神色,对着阿嫣小母就鞠了一躬:“谢谢小母阿姐!”

阿嫣小母下颌微扬,语气飘飘:“阿姐?”

小蛮妖的眸子溜溜一转,即刻改口:“谢谢阿嫂,乌阿嫂!”

“乖。”阿嫣小母喜滋滋地,往苏景身边靠了靠:“快给妹子解惑,怎么练的?”

“没觉得我有那股劲啊……”苏景应道:“看走眼了吧?”

阿嫣小母一伸手,把小蛮妖搂在了怀中,仿佛已经相处了三百年的小姑嫂似的,亲亲热热:“明白没?天生的!”

小蛮妖咯咯咯地笑,烈烈儿自旁边插口笑道:“小蛮妖,问这个来做什么?说到底打架靠得还是本事,好像当年灭顶大圣,看哪个不顺眼,直接抡座大山砸过去,脸皮再厚也扛不住!”

“我也是这么想的,打架靠本事、靠力气,”小蛮妖眼睛大亮,但很快又皱起眉头:“可师父说不行,师父说打架要靠动脑筋。”

烈烈儿再问:“那你师父又没说怎么动脑筋?”

“动脑筋就得不要脸,师父让我先学不要脸。”小蛮妖愁眉苦脸。

苏景听得啼笑皆非:“你师父是谁?”

“他老人家唤作青眉老祖。”提及师父,小蛮妖昂首挺胸,年纪虽小,身形还单薄,但也有些身姿了。

不止烈烈儿和阿嫣小母,其他妖蛮闻言也都彼此对望,小蛮妖的本事毋庸置疑,她的师父不用问,来头绝不会小,可“青眉老祖”的名号却无人知晓。

烈烈儿再做追问,小蛮妖便告摇头,看模样不似作伪,有关师父的背景、来历她也一样不了解。

少女活泼,随着说话脸上的表情一时一变,时不时都会伸手去抚身上红袍的皱褶,显然也是爱煞了这身漂亮衣服,行途中几个人倒也不寂寞,不知不觉半个时辰过去,乌黑云驾忽然一顿,停止下来。

众人还到抵达目的地,不料只是“中途换乘”,离开旧云、登上新驾,赶云的仍是个老汉,和上一位“车夫”一样的打扮,一样的谦卑。众人这次加了留意,很快发现此人耳中也被钉下了妖楔。

“不止耳内,此人眼中也有钉。”苏景低声提醒,他的境界不行,但金乌明晰纤毫,于细节处的观察比起小母、烈烈儿还要更胜一筹。老汉的瞳孔,也被两枚细钉钉入,只是钉头与瞳仁大小、颜色均一致,极难发觉罢了……

再过半个时辰,又一次倒换驾乘,第三个车夫更夸张了些,两只鼻孔都被妖家厉害法器封印,并非阻塞,而是从鼻翼两段直接下钉钉住!

第四个“半个时辰”,第四道“换乘云驾”,这次的“车夫”连嘴巴都被缝住了;

到“下一站”的车夫,不止耳眼鼻口,身上两百多处妖家穴窍都可见妖钉插满,此人已经五听尽封,也不知道他凭借什么,还能带云引架。

时至此刻,入擂妖蛮们早都安静了下来,耳中楔、眼中钉、肉中刺……一个比着一个更让人吃惊的“车夫”,带众人前往的究竟是什么机密地方?

第五位车夫未再更换,最后半个时辰的路程结束,被妖钉锁面封身几乎都看不出模样的老汉,居然还能摆出个谦卑笑意。对着妖蛮们躬了躬身,挥手撤去云驾,他自己的身形也如一道黑影般消散而去,再不可见。

云驾散于高空、众人自也悬身高空。

才一离开云驾,烈烈儿突兀一声叱咤,一道寸余宽、七丈长短的红绫凭空而现,层层盘绕、护在主人身前……若仔细看一看,哪是什么红绫,明明是一道熔岩细流,自虚空中流下、蜿蜒七丈后由归于虚空不见。

阿嫣小母身周十九朵青莲绽放,看上去平平无奇,可若端详稍久,视线就会变得模糊些,那十九朵莲花皆尽变成眉目俏丽的娇媚女子;眨眨眼、再仔细看,仍还是青莲……莲花、女子,差异这么大的两样“东西”,偏偏幻变得全无痕迹。

还有小蛮妖,她没显出什么玄奇妖术,只是一扬手从挎囊里抓出了一只嫣红肚兜,还有……她那瀑布似的垂腰长发根根倒竖而起、铁针似的蓬散开来,三分可笑、七分狰狞!

会如此,只因出得云驾的瞬瞬,众人眼前大片迷雾,一蓬凛冽妖威自雾气中催面而来,危机饱蕴。

入擂者中顶尖的几位尚且如此,其他妖蛮更是轰的一声,护身法术与精修法宝齐齐跃出、护主。苏景也不例外,护身赤炎升腾,九十九根剑羽藏于阳火,轻缓飘零。

突然一声叱喝炸响半空:“大胆,太后銮驾在此,尔等安敢无礼!”

跟着又一个慵懒、娇媚的声音响起:“金瓜大将无须责备,诸位将军初到吉祥地,会如此再正常不过,并无犯上之嫌。”

百多妖蛮的心神之前尽数被可怕气势所夺,现在循着声音望去,这才发现东方不远处有人:广阔的金色云驾上金瓜斧钺林立,龙凤大旗下一方宝座垂珠挂帘,正是剥皮皇后的驾仪。

皇后隐于珠帘后,只能隐约辨出一个身影;断喝之人则是銮驾前一位手持金瓜、周身长满金色鳞片的威武将军。

国舅爷站在銮驾另一侧,开口笑道:“诸位壮士不必惊慌,此地乃是我剥皮一脉祖祠所在,先祖气势万代留存,自会有些压迫,不过先祖有灵,只会护佑诸位、降福诸位,绝无危害、全请放心。”

随着国舅笑声,一阵妖风卷过,吹散前方浓雾,包括苏景在内,所有妖蛮无一例外,人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身长不知几许的一条铁灰色扁颈巨蛇!

蛇头还在三百丈高处,蛇身耸立一路向下,蛇尾遥不可见。

扁颈扩张,如蝙蝠展翼、山岳般巨大的头颅,正低垂、蛇目凄厉、凝视着百多妖蛮!仿佛随时都会张开大口,将众人连同这座天地一起吞入肚中……

今日剥皮国带入擂妖蛮祭祀妖祖,并非鸿蒙初开时的万妖之祖,而是剥皮国洪蛇一脉的太上老祖:蚀海大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