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三章

西西里的几个黑手党老大要求面见唐·克罗切。唐·克罗切是首领的首领,但实际上他并不直接领导其他人。他们各有各的领地。黑手党很像中世纪的王国:实力强大的“王公”们纠集在一起,支持势力最强大的那个成员进行战争,公认此人为名义上的统治者。但是与古代王公们一样,他们的支持是要国王争取到的,他们要战利品作为奖赏。唐·克罗切不是靠武力领导其他人,而是靠他的智慧、领袖气质以及平生所受到的“尊敬”。他把大家不同的利益集中起来,变成共同的利益,使所有人都能受益。

唐·克罗切与这些人打交道必须非常谨慎,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私人武装,有暗杀、绞杀、投毒的人,还有用可怕的短筒猎枪直接杀人的枪手。他们在这个方面的力量与他旗鼓相当,所以克罗切才想把图里·吉里安诺拉到自己的门下,让他统领自己的武装。这些人生来就很聪明,其中有些人是西西里地区最狡猾的。对于克罗切扩展自己的势力,他们并没有嫉妒,他们相信他,也信赖他。但是智者千虑,也难免会有失误。他们认为克罗切对吉里安诺的执著是他大脑严密结构中唯一一环失误。

唐·克罗切安排了一场豪华午宴招待六位头领,地点就在巴勒莫的安全性与保密性较好的尤姆波尔托饭店的花园里。

首领中最厉害和坦率的是比萨奎诺镇的唐·夏诺。他同意代表其他人发表意见,话说得很客气但毫不留情面,这也是黑手党高层会议的规矩。

“我亲爱的唐·克罗切,”唐·夏诺说,“你知道我们大家都很敬重你。你使我们和我们的家人获得了新生。你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说出实话完全是为了你好。图里·吉里安诺这个土匪的势力已经太大了。我们过分抬举了他。这小子乳臭未干,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他从受我们保护的那些声名显赫的委托人那里抢劫珠宝,从最富有的地主那里抢走橄榄、葡萄和谷物。现在他终于对我们表现出不恭,我们不能坐视不管了。他明知奥洛尔托亲王受我们的保护,却偏偏绑架了他。可是你还在继续迁就他,继续向他示好。我知道他实力强大,可我们不是比他更强大吗?如果我们再容忍下去,他不是就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我们一致认为现在是时候解决这个问题了。我们必须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来削弱他的力量。如果我们对他绑架奥洛尔托亲王的事置之不理,我们就会成为整个西西里的笑柄。”

唐·克罗切点点头,似乎对这番话表示赞同,但却没有吱声。在场地位最低的圭多·昆塔纳以近乎哀求的语气说:“我是蒙特莱普雷的镇长,是友中友的一员,这大家都知道,可是没人来找我进行仲裁或者主持公道,也没有人给我送礼。蒙特莱普雷镇在吉里安诺的控制之下。他容我住在那里,为的是不得罪你们各位。可是我没法生存,也没有任何权力,我只是个傀儡。只要有吉里安诺在,友中友就无法在蒙特莱普雷立足。我并不害怕这个年轻人。在他还没有当土匪之前,我见过他。我不觉得是他一个值得害怕的人。如果大家同意,我准备除掉他。我已经制订了计划,只要你们批准,我就去执行。”

卡尔塔尼塞塔镇的唐·皮杜和皮亚尼---德格雷西镇的唐·阿尔扎纳点头表示赞同。唐·皮杜说:“有什么为难的呢?凭我们的力量,我们可以把他的尸体送到巴勒莫大教堂,然后像参加婚礼一样去参加他的葬礼。”

维拉穆拉镇的唐·马尔库齐、帕尔蒂尼科的唐·布奇拉以及唐·阿尔扎纳也都表示赞同。现在,他们就等着唐·克罗切表态。

唐·克罗切抬起大脑袋。他说话的时候,那张长着大鼻子的脸依次看了看每个人。“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所说的我也有同感,”他说道,“但是我觉得你们低估了这个年轻人。他的才智超越了他的年龄,而他的勇敢不亚于在座的你我,想杀掉他可不容易。而且我觉得将来还可以利用他,不单单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我们大家。共产主义的鼓吹者正在鼓动西西里人,他们狂热地期待出现第二个加里波第,所以我们一定不能让他们把吉里安诺变成他们的救星。如果让这些野蛮人来统治西西里,后果我就不必多说了。我们必须劝说他与我们一起战斗,我们的地位还不巩固,还不能用暗杀的办法推翻他的势力。”他先是叹了口气,接着喝了口酒,咽下嘴里的面包,动作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嘴。“给我这个面子吧,让我最后再劝劝他,如果他拒绝,那你们就去做你们必须要做的事。我三天之后给你们回话,让我去作最后一次努力,争取达成一个理智的协议。”

第一个点头表示同意的是唐·夏诺。不管怎么说,有哪一个理智的人会这么沉不住气,不能等三天再杀人呢?等他们走了之后,唐·克罗切派人把赫克特·阿多尼斯请到他维拉巴镇的家里。

唐·克罗切态度强硬。“我对你的教子已经忍无可忍了,”他对这个小个头的阿多尼斯说,“现在他不跟我们合作就是跟我们作对,绑架奥洛尔托亲王是对我直接的侮辱,但是我愿意既往不咎。他毕竟还年轻,我记得自己像他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这么血气方刚的。我一直这么说,在这一点上我很钦佩他。相信我,我很器重他的才干。如果他愿意帮助我,我会非常高兴。但是他必须认清自己的位置。我们还有其他一些首领,他们就不那么钦佩他,也不那么理解他。我是没有办法阻挡他们的。你去找你的教子,把我的话转告他。最晚明天,你把他的回话告诉我。我不能再等了。”

赫克特·阿多尼斯害怕了。“唐·克罗切,我知道你是大人大量。图里过于任性,年轻人都太相信自己的力量。他现在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如果他向你们宣战,我知道他是赢不了的,但是那样会造成十分可怕的损失。我们能不能答应给他一点什么好处?”

这个龙头老大说:“我向他保证,他在黑手党会有一个很高的地位,他会赢得我的忠诚和关爱。毕竟他不能一辈子待在山里。他总有一天会想要回到社会中,在自己家人的怀抱中过着合法的生活。等那一天来到的时候,我将是西西里唯一能保证他获得赦免的人。能这样做将是我最大的快乐。我的话是真心实意的。”唐·克罗切说这话的时候,不容你不相信他,也不容你拒绝他。

赫克特·阿多尼斯到山里去见吉里安诺的时候,心里非常矛盾,也非常害怕,他决定和他的教子打开天窗说亮话。他希望吉里安诺理解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爱是第一位的,甚至高于他和唐·克罗切的结盟。他到达的时候,在靠近悬崖的地方已经摆好了椅子和折叠桌。只有图里和阿斯帕努坐在那里。

阿多尼斯对吉里安诺说:“我必须跟你单独谈。”

皮肖塔气恼地说:“小个子,图里可从来不对我保密。”

阿多尼斯没有理会他的侮辱,他平心静气地说:“如果图里愿意,他可以把我跟他说的话告诉你,这是他的事,但是我不能告诉你,我担不起这个责任。”

吉里安诺拍了拍皮肖塔的肩膀。“阿斯帕努,让我们两个单独待着吧,如果是应该让你知道的事,我一定告诉你。”皮肖塔迅速站起身来,瞪了阿多尼斯一眼,随即走开了。

过了好一阵儿,赫克特·阿多尼斯才开始说话。“图里,你是我的教子,打你小时候起,我就一直很喜欢你。我当过你的老师,给你书看,你变成土匪,我帮助过你。在这个世界上,你是少数几个让我觉得活着很有意义的人。可你却默许你的表弟阿斯帕努侮辱我。”

吉里安诺难过地说:“除了我的母亲和父亲,我最信赖的人就是你。”

“还有阿斯帕努,”赫克特·阿多尼斯满是责备地说,“他变得太残暴了,你还能相信他?”

吉里安诺看着他的眼睛,脸上露出平静而诚恳的表情,这使阿多尼斯不得不佩服。“是的,我必须承认,我更信任阿斯帕努,但是从小我就爱你,是你用书本和智慧解放了我的思想。我知道你用自己的钱接济了我的父母,在我遇到麻烦的时候,你是我真正的朋友,但是我知道你和友中友纠缠不清,我想这也许是你今天来找我的原因。”

阿多尼斯又一次对他教子的直觉感到钦佩,他把情况向图里作了说明。“你必须和唐·克罗切和解,”他说道,“法兰西国王、两西西里王国的国王、加里波第,甚至墨索里尼,都没有能够完全铲除黑手党,你不要指望能打赢他们。我恳求你与他们和解。开始的时候你必须服从唐·克罗切,不过谁也不知道你未来的地位。我所说的,以我的名誉和你母亲的性命保证——她是我们两个都热爱的人,唐·克罗切相信你的能力,真心喜欢你这个人。你将成为他的继承人,他的义子。但是这次你要按他的规矩来。”

赫克特·阿多尼斯可以看出图里被这一番话打动了,而且在认真考虑他的话。他充满爱意地说:“图里,想一想你母亲。你不可能在山里过一辈子,每年用几天时间冒着生命危险去看她。有唐·克罗切,你就有希望得到赦免。”

这个年轻人前思后想了一阵,接着慢慢严肃认真地对他的教父说:“首先我要谢谢你的一片好意,这个条件非常诱人。可是现在我决心要解放西西里的穷人,我认为黑手党和我的目标不一样。他们服从于有钱人和罗马政客,而这些人是我的死对头。我们走着瞧吧。当然,我绑架了奥洛尔托亲王,触犯了他们,但是我依然让昆塔纳活着,因为我瞧不起他。我容忍唐·克罗切是出于对他的尊敬。把这一点告诉他。还有,告诉他我祈祷有朝一日我们会变成平等的伙伴,我们的利益将不再发生冲突。至于他的那些头领,他们想干什么就悉听尊便,我不害怕他们。”

赫克特·阿多尼斯把这一番话告诉唐·克罗切的时候,心情非常沉重。唐·克罗切点点他那狮子般的脑袋,好像这全在他的意料之中。

在随后的一个月中,有过三次暗杀吉里安诺的行动。第一个行动的是圭多·昆塔纳。他像波吉亚家族的人一样计划周密。吉里安诺下山时经常走的一条路的两旁是茂盛的草地,昆塔纳把一大群羊赶到了草地上,三个看守羊的人外表与普通牧羊人无异,都是柯里昂本地人,而且都是昆塔纳的老朋友。

有大约一个星期时间,每当这几个牧羊人看见吉里安诺从路上过来的时候,都要很有礼貌地跟他打招呼,而且按照传统请求吻他的手。吉里安诺和他们进行友好的交谈,牧羊人经常是他这支队伍的临时成员,而且他一直在发展新的成员。每次外出他几乎都要带保镖,所以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危险。经常跟他出来的是阿斯帕努,因为他一个人至少能顶两个。这些牧羊人身上都没有带武器,再说了,他们穿的衣服很单薄,也藏不了武器。

这几个人把短筒猎枪和子弹带都绑在羊肚子下面,并把这些羊混在羊群中。他们想等吉里安诺单独一个人或者带保镖不多的时候下手。可是皮肖塔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羊群和这几个牧羊人的友善行动产生了怀疑,于是通过自己的耳目了解情况,有人认出这几个人是昆塔纳雇用的杀手。

皮肖塔当机立断,带领十个亲信把这三个牧羊人包围起来。他对他们严加盘问,问他们这个羊群的主人是谁,他们替人放羊有多长时间了,他们的老家在哪里,他们的父母亲和妻子儿女叫什么名字。这几个人的回答似乎很坦率,但是皮肖塔有证据证明他们在撒谎。

搜查结果发现武器藏在羊身上,被羊毛掩盖着。皮肖塔本想把抓住的这几个人处决掉,但是吉里安诺没有同意,因为毕竟他们的行动未遂,而且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昆塔纳。

他要这几个牧羊人把羊群赶到蒙特莱普雷去,到镇上的主要广场大声吆喝:“快来领取礼物吧,是吉里安诺送的!每户领一只羊,这是吉里安诺的祝福。”只要有人说要,他们就必须替人家宰羊剥皮。

“记住了,”皮肖塔对这几个牧羊人说,“我要你们像巴勒莫最可爱的女店员那样尽职尽责,就像你们能得到一笔佣金似的。另外代我向奎多·昆塔纳问好,并向他致谢。”

唐·夏诺的行动没有进行精心策划。他派了两个人去秘密贿赂帕萨藤珀和泰拉诺瓦,要他们反对吉里安诺。可是他无法理解的是,像帕萨藤珀这样残暴的人怎么会忠于吉里安诺。这一次吉里安诺还是不同意杀人。不过帕萨藤珀用棍子把这两个人狠狠揍了一顿,然后才把他们放回去。

第三次行动又是昆塔纳指使的,这一次吉里安诺失去了耐心。

蒙特莱普雷镇新近来了个神父,是个游方修道士,身上有多处圣痕。一个星期天的早晨,他在当地教堂做完弥撒祈祷后,向众人展示了身上的圣伤。

这个神父姓多达纳,他高高的个子,有一副运动员的身板,脚蹬一双有裂痕的皮靴,身穿黑色长袍,走路步履轻快。他的头发浅黄中透着白色,虽说年纪不大,但脸上却布满了皱纹,呈现核桃般的褐色。不到一个月,他就成了蒙特莱普雷镇的传奇人物,因为他不辞艰辛地工作:帮助当地农民收割庄稼,批评那些在街上调皮捣蛋的孩子,到生病的老年妇女家中走访,让她们忏悔自己的罪过。有一个星期天,在弥撒祈祷之后,他站在教堂外面,等玛丽亚·隆巴尔多·吉里安诺走过来时,他挡住她问他能为她儿子做点什么,对此,她丝毫没有感到意外。

“你肯定在为他那不死的灵魂担心,”多达纳神父说,“下次他来看你的时候,你来叫我过去,我要听他忏悔。”

玛丽亚·隆巴尔多虽然是个教徒,但对神父却没有好感。不过这个人给她的印象不错。她知道图里肯定不会进行忏悔,不过也许他会喜欢一个对他的事业有同情心的神父。她对神父说她会把话带给儿子的。

多达纳神父说:“我甚至愿意到山里去帮助他,这个你也告诉他。我唯一的使命就是拯救那些可能下地狱的灵魂,一个人做什么是他自己的事。”

一个星期后,图里·吉里安诺回来探望母亲。她敦促他去见见这个神父,做一次忏悔。也许多达纳神父会施给他圣餐。如果他忏悔了自己的罪过,她心里会好受些。

图里·吉里安诺很感兴趣,这反而使她母亲感到惊讶。他同意跟这个神父见面,并让阿斯帕努·皮肖塔跟他去教堂,再护送他回家。多达纳神父的出现果然证实了吉里安诺的怀疑:此人的行动干练,像个习惯动武的人,精力十分充沛,对吉里安诺的事业太过同情。

多达纳神父说:“我的孩子,我将在你的卧室单独听你忏悔,然后施你圣餐,我的东西全带来了。”他拍了拍夹在腋下的木箱,“你的灵魂将和你母亲的一样纯洁,如果你一旦遭遇不幸,你会直接进入天堂。”

玛丽亚·隆巴尔多说:“我去为你和这位神父准备咖啡和吃的。”说罢她就去了厨房。

“你可以在这里听我忏悔。”图里·吉里安诺笑着说。

多达纳神父看了阿斯帕努·皮肖塔一眼。“你的朋友必须离开这个房间。”他说道。

图里哈哈大笑。“我的罪过是公开的,每一家报纸上都登过,除了一件事之外,否则我的灵魂是纯洁的——我必须承认我这个人生性多疑,我想看看你胳膊下面夹的箱子里有什么东西。”

“施圣餐用的圣饼,”多达纳神父回答说,“我来拿给你看。”他开始打开那只木箱,而就在这时候皮肖塔的手枪已经顶住了他的后脑勺,吉里安诺从神父手上接过箱子。这时他们相互看着对方的眼睛,吉里安诺把那只箱子打开,在天鹅绒的衬垫上,赫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支烤蓝冲锋手枪。

皮肖塔看见吉里安诺按捺住内心的怒火,脸气得煞白,一圈清晰的眼白也变黑了。

吉里安诺把箱子关上,抬头看着神父。“我想我们应当一起去教堂祈祷,”他说道,“我们为你做一次祈祷,我们也为昆塔纳做一次祈祷,我们将祈求上帝驱除昆塔纳心中的邪恶,还有你心中的贪婪。他答应给你多少钱?”

多达纳神父并不担心——其他没有成功的杀手都被轻易释放了。他耸耸肩,而后笑了笑。“政府的悬赏之外再给五百万里拉。”

“价钱不低啊,”吉里安诺说,“你想赚钱,这我不怪你。可是你欺骗了我母亲,这是我不能容忍的。你真是神父吗?”

“我?”多达纳露出鄙弃的神情,“从来都不是,不过我想没人会怀疑我的。”

他们三个人一起沿着街道往前走。吉里安诺拎着那只木箱,皮肖塔跟在后边。他们走进教堂后,吉里安诺让多达纳神父在祭坛前跪下,从木箱里拿出那支冲锋手枪。“给你一分钟时间祈祷吧。”吉里安诺说。

第二天早晨,奎多·昆塔纳起床后准备去咖啡馆喝早咖啡。他打开屋子的门,一个巨大的黑影挡住了清晨的阳光,他吓了一跳,紧接着一个巨大的、粗制滥造的木十字架倒向屋子里,险些把他砸倒。钉在十字架上的,是被子弹打成蜂窝的多达纳神父的尸体。

唐·克罗切在默默地反思这些失败。他已经警告过昆塔纳,要他必须尽好镇长的职责,否则蒙特莱普雷镇就得自生自灭。吉里安诺显然已经忍无可忍,他也许会对黑手党发动一场全面的战争。从吉里安诺的报复行动中,唐·克罗切看到了一个胜利者的自信。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而且必须成功。唐·克罗切知道现在到了他必须最终表明立场的时候了。明知道这样不明智,他也十分不情愿,但还是找来了他最信赖的杀手,这个人叫斯特凡·安多里尼,人称“魔鬼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