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三十一章(3)

陈阵大口吸着秋草秋花的醉香。眼前可是来年春季接羔的地方,作为羊倌,他很关心这片草场的长势。牧场每年百分之七十的收入要靠出售羊毛和活羊,接羔草场都是黄金宝地,是牧场的命根子。陈阵细细地一路看过去,草长得真好,简直像有专人看管保护的大片麦田。自从大队搬迁到夏季新草场之后,这里再没有扎过一个蒙古包。陈阵深深感谢狼群和马倌,如果没有狼群,这么喷香诱人的草场,早就让黄羊、野兔和草原鼠啃黄了。整整一个夏季,草原狼硬是没让那些抢草高手得逞。

在如此丰茂的草场上,陈阵每一眼看见的又是马倌们的辛苦。是他们不分昼夜、不顾炎热和蚊群,死死地拦住贪嘴快腿的马群,把它们圈到山地草场去吃那些二等的羊胡子山草,或牛羊啃过的剩草,就是不让马群走近接羔草场。马背上的民族都爱马,视马如命。但是,在放牧时,牧民却把马群当作盗贼和蝗虫来提防。如果没有马倌,这片牧民的活命草场,只会剩下一堆堆消化不充分的马粪、一丛丛被马尿烧黄烧死的枯草。可是,农区来的兵团干部,能懂得草原和牧业的奥妙吗?

吉普飞驰,但已卷不起黄尘。经过一个夏季的休养,古老的土路上已长出一层细碎的青草。游牧就是轮作,让薄薄的草皮经受最轻的间歇伤害,再用牛羊尿粪加以补偿。千百年来,草原民族又是用这种最原始但又可能是最科学的生产方法,才保住了蒙古草原。陈阵想了又想,忍不住对徐参谋说:你看,这片草场保护得多好。今年春天全大队人马到这儿来准备接羔的时候,从外蒙冲过来几万只黄羊,人用枪打都打不走,白天赶走了,晚上又回来了,跟下羔母羊抢草吃。后来亏得狼群过来了,没几天就把黄羊轰得干干净净。草原上要是没有狼,母羊没草吃,羊羔没奶吃,成千上万的羊羔都得饿死。牧业可不比农业,农业遇灾,就顶多损失一年的收成,可牧业遇到灾害,可能把十年八年,甚至牧民一辈子的收成全赔进去。

徐参谋点点头,用鹰一样的眼睛继续搜索前侧方的草地。他停了一会说:打黄羊哪能靠狼呢?太落后了。牧民的枪和枪法都不行,也没有卡车,等明年春天你看我们的吧,咱们用汽车、冲锋枪和机关枪打,再来几万只黄羊也不怕。我在内蒙西边打过黄羊,打黄羊最好在晚上开着大车灯打,黄羊怕黑,全都挤到车前面的灯光里,一路开过去,一路扫射,一晚上就能干掉几百只。这儿有黄羊,太好了!黄羊来得越多越好,那样,师部和农业团就都有肉吃了。

看!包顺贵轻轻喊了一声,指了指左侧方。陈阵用望远镜看了看,赶紧说:是条大狐狸,快追上去。包顺贵看了一会,失望地说:是条狐狸,别追了。对举枪瞄准的徐参谋说:别打别打!狼的耳朵贼尖,要是惊了狼,咱们就白来了。

徐参谋坐下来,面露喜色说:今天看来运气不错,能见着狐狸就能见到狼。

越野吉普离沙地草场越近,草甸里山坡上的野物就越多,而且都是带“沙”字头的:沙燕、沙鸡、沙狐、沙鼠。褐红色的沙鸡最多,一飞一大群,羽翎发出鸽哨似的响声。陈阵指了指远处一道低缓的山梁说:过了这道梁就快到沙地了。老牧民说,那片沙地原先是个大草场,还有个大泉眼。几十年前,额仑遇上连年大旱,湖干了,河断了,井枯了,可就是这股泉眼有水。当时额仑草原的羊群牛群马群,全赶到这儿来饮水,从早到晚,大批牲畜排队等水喝,连啃带踩,没两年,这片草场就踩成沙地了。幸亏泉眼没瞎,这片草场才慢慢缓了过来,可是还得等上几十年,才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草原太脆弱,载畜量一超,草场就沙化。

一群草原鼠吱吱叫着,从车轮前飞快掠过,四散开去。陈阵指着草原鼠说:载畜量里还包括载鼠量,草原上的老鼠比牲畜更毁草场,而狼群是减轻载畜量的主要功臣。待一会儿,你们要是打着狼,我就给你们解剖一条狼的肚子看看,这个季节狼肚子里多半是黄鼠和草原田鼠。

徐参谋说:我还真没听说过狼会吃老鼠。狗拿耗子都是多管闲事,狼还会管那闲事?

陈阵说:我养的小狼就特别喜欢吃老鼠,它连老鼠尾巴都吃下去。额仑草原从来没发生过鼠害,就是因为牧民从不把狼打绝。你们要是把狼打没了,黄鼠横行,额仑草原真会发生鼠灾的……

包顺贵打断他说:集中心思好好观察!

吉普渐渐接近山梁,徐参谋紧张起来,他看了看地形,果断地让车往西开,说:要是沙地真有狼,就不能直接进去,先打外围的游动哨。

吉普开进一条东西向的缓坡山沟,沟中的牛车道更窄,左边是山,右边是沙岗。徐参谋用高倍军事望远镜仔细搜索两边草地,突然低声说:左前方山坡上有两条狼!他立即回头朝着后面的车,做了个手势。陈阵也看见了两条大狼,正慢慢向西小跑,大约有三四里远。

徐参谋对老刘说:别直接开过去,还是顺着土路走,保持原速,争取跟狼并排跑,打狼的侧胸。

老刘应了一声说:明白!便顺着狼跑的方向开去,速度稍稍加快。

陈阵突然意识到,这位特等射手具有高超的实战经验,吉普这种开法,既能缩短与狼的距离,又能给狼一个错觉,使狼以为吉普只是过路车,不是专冲它们去的。额仑草原边防站的巡逻吉普有严格的纪律,非特殊情况禁止开枪,以保持边防巡逻的隐蔽性和突然性,所以额仑草原狼对军吉普早已习以为常。此时,土路上长着矮草,草下是湿沙,车开起来声势不大。两条狼仍在不紧不慢地跑着,还不时停下来看几眼汽车,然后继续向西小跑。但是,狼的路线已渐渐变斜,从山脚挪向山腰方向。陈阵看清了狼的意图:如果吉普是过路车,狼就继续赶路或游动放哨;如果吉普冲它们开过去,它们就立即加速,翻过山梁,那吉普就再也甭想找到它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