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三十章(5)

羊群自己进了营盘。陈阵和杨克暂时中止了这天小狼的放风课程。小狼还沉浸在极度亢奋之中,对于每日傍晚的自由居然也忘得一干二净。

四人难得有机会聚在一起做饭吃饭,蒙古包里的气氛异常温暖融洽。陈阵给张继原倒了一碗茶,问道:你还没给我们讲,你是怎么抓到老兔子的?

张继原也像草原大马倌那样喜欢卖关子了,他停了停说:嗨,这只野兔还是狼送给我的呢。

三个人一愣。张继原又停了几秒钟才说:今天中午,我和巴图去找马,半路上,刚翻过一个小坡,离老远看到了一条狼,正撅着屁股尾巴刨土。我们俩正好都骑着快马,一鞭子就冲了过去。狼马上翻坡逃走了,我们冲到狼刨土的地方,一看是个小洞,外面有不少狼刨出的新土。这个洞很隐蔽,藏在草丛下面,要不是洞外有新土,很难发现。巴图一看就说这是个兔洞,但不是兔子的窝,只是它的临时藏身洞。草原野兔除了狡兔三窟四窟以外,还在它的活动范围内挖了许多临时藏身洞,一遇敌情,马上就钻进最近的一个临时洞。马倌最恨这种洞,常常伤人伤马。去年,兰木扎布的一匹最好的杆子马,就是被这种洞别断了前腿,废了。这回我俩发现了这个兔洞,气就不打一处来,两人下了马,非把它掏出来打死不可。兔洞有一米多深,用套马杆捅了捅,是软的,里面真有只活兔。狼会刨洞,一会儿就能把野兔刨出来。可是狼跑了,我们拿什么刨洞呢?巴图说他有法子,他解下套马杆的小杆,用刀子在小杆上劈开一个小口子,在口子里塞上点粗草,做成了一个小叉子,把杆伸进洞,慢慢探到了兔子的身子,然后就用杆子顶尖上叉子夹兔子毛,夹住毛了以后,就开始拧兔毛,最后连毛带皮全拧到杆子上了,一直拧到拧不动为止。再用杆子压住兔子一点点儿往外拽,不一会儿,巴图就把这只大野兔拧了出来。它刚一露头,我就一把揪住了它的耳朵。

三人连声叫绝:高!实在是高!

高建中说:上回我也发现一只野兔钻进洞,怎么也弄不出来。今天我又学了一招。你们说的没错,牧民好像是比农民强悍聪明多了。真是什么行业出什么人啊,以前我一直都不明白咱中国人到底差在哪儿,窝里斗得比谁都狠,可跟外边一打就败。这么大的一个中国,这么多的人口,楞让小日本占了八年,要不是苏联出兵,美国扔原子弹,不知道还要占多少个八年呢。可刚把小日本打败没多少年,听外电说人家经济上又成一流强国了,这小日本海盗,别说,那民族性格真是了不得。

三人全笑了。张继原对陈阵说:真是近朱者赤啊,连高建中都同意你的观点了。

四人围着炕桌吃小米捞饭,粉蘑炖羊肉和腌野韭菜花。

杨克对张继原说:你腿快,消息灵通,给我们说说兵团的事吧。

张继原说:咱们的场部已经成为团部了,第一批干部已经下来,一半蒙族一半汉族。建团后的第一件事可能就是灭狼。那些兵团干部一看见狼群咬死那么多马驹子,全都气坏了。他们说过去部队一到草原先帮着牧民剿匪,现在第一件是就是要帮着牧民剿狼,调派精兵强将为民除害。人家好心好意,可蒙古老人有苦难说啊,跟那些农民出身的大兵讲狼的好处,那不是对牛弹琴吗?这会儿狼毛快长齐了,狼皮能卖钱了。兵团干部工资也不高,参谋、干事一个月也就六七十块钱,可卖一条狼皮能得20块钱,还有奖励,师部团部的兵团干部积极性特高。

杨克叹了一口气说:蒙古草原狼,英雄末路,大势已去,赶紧往外蒙古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