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三十章(4)

杨克说:咱们都看过小说《斯巴达克》,按照罗马竞技场的规则,老兔子如果胜了就应该奖给它自由。

三人都说:成!

杨克对野兔自言自语说:谁让你掏了那么多的洞,毁了那么多草皮,对不起啦。又对小狼大喊:小狼,小狼,开饭喽!说完一扬手把野兔扔进狼圈。野兔一落地,就一骨碌翻过身来,乱蹦乱跳。小狼冲过去,却没处下嘴,它用前爪猛地拨拉一下野兔,兔子一下子倒在地上,缩成一团,像是吓破了胆,胸部急促起伏,浑身乱颤。可是那双圆圆的大眼睛却异常冷静地斜看着小狼的一举一动。显然,这只野兔在狼爪鹰爪下不知逃脱过多少次了。

野兔在颤抖的掩护下,继续收缩身体,越缩越紧,最后缩成一个极具爆发力的“拳头”,然后收缩利爪,调整刀口的位置,犹如暗器在袖。

小狼有过吃大肥鼠的经历,见到野兔就以为是一只更大的野鼠。它馋得口水一丝丝的挂下来,它上前闻了闻。野兔还在颤动,小狼伸出前爪,想把它按得像手把肉那样“老实”。它东按按,西闻闻,寻找下口之处。

野兔突然停止颤抖,此时小狼的脑袋正好移到了野兔的后腿处。“不好!”四人几乎同时叫了起来,但已经来不及提醒小狼了。老野兔以最后一拼的力量,勾紧爪甲,像地雷爆炸一样,照准小狼的脑袋蹬去,一爪正中狼头。小狼嗷地一声被蹬了一个后滚翻,好容易爬起来的时候,已是满头流血,狼耳被豁开一个大口子,头皮几处抓伤,右眼也差一点被蹬瞎。

陈阵和杨克心疼得变了脸色,两人呼地站起来。杨克急忙掏出白药瓶,打算给小狼上药。陈阵狠了狠心,拦住杨克说:草原上哪条狼不伤痕累累,也该让小狼尝尝受伤的滋味了。

小狼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它躬起身,满脸惊恐、愤怒,但又好奇地盯住野兔看。老兔得手后,开始拼命挣扎,翻过身,一瘸一拐,连蹦带拱,向狼圈外挪动。几条狗也生气地站起来,冲着老兔狂吠。二郎实在看不过去,想冲进狼圈咬杀老兔,被陈阵一把抱住。

老兔慢慢拱向圈线,小狼慢慢跟在后面,保持一尺距离,只要老兔后腿稍有大一点的动作,小狼就像被毒蝎咬了一样,噌地后跳。

杨克说:这次角斗应该判老兔赢。要是在野地里,老兔刚才那一下就把小狼打懵了,老兔也早就趁机逃跑了。这家伙20分钟内连伤一人一狼,好生了得。我看还是把它放生吧,同样是农耕食草动物,中国汉人要是能有草原老兔精神,哪能沦为半殖民地?

陈阵心情矛盾地说:再给小狼最后一次机会吧。如果老兔拱出圈子,就算老兔赢。如果出不了圈子,那还得比下去。

杨克说:好吧,就以圈线定胜负。

老兔像是看到了一线生机,连滚带拱往圈外挪。小狼也恼了,似乎觉得眼前这个本属于它圈子里的东西,快要不属于它了。它急得乱蹦乱跳,像对付一只刺猬一样,不敢咬不敢抓。但是,一有机会就用前爪把老兔往圈里拨拉一下,然后马上跳开。而老兔一等小狼跳开,又会再次往圈外拱。拉锯了几个回合,猎性十足的小狼终于找到了老兔的弱点,它避开老兔的后腿,而跑到兔头前面,采用“执牛耳”战术,看准机会一口叼住了老兔的长耳朵往里拽。老兔一挣扎,小狼就松开嘴。小狼渐渐发现那只厉害的后腿蹬不着它了,就大胆咬住兔耳,一直把老兔拽到木桩旁边。老兔眼露惊恐,连蹬带踹一刻不停,像一条钓上岸的大鲤鱼,蹦跳得让狼无法下口。

陈阵决定给小狼一点提示,他突然大喊:小狼,小狼,开饭喽!小狼猛然一怔,这声叫喊,一下子唤醒了小狼的饥饿感,它立即从一条斗狼变成了一条饿狼。只见小狼猛地按住兔头,再用后牙咔嚓一声咬断了老兔的一只长耳朵,然后连皮带毛吞进肚里。兔血喷出,小狼见血眼开,狼性勃发。又凶狠地咬断另一只耳朵,吞下肚。失去耳朵的野兔,酷似一只大旱獭子,乱蹬乱咬,拼死反抗。狼圈内,一条满头是血的小狼,与一只满头涌血的老兔,搅作一团,打得你死我活。狼圈变成了真正充满血腥味的战场。

但小狼还是没有掌握如何先咬死兔子,再从容吃肉的杀技。只是咬一口吃一口,生吞活剥、毫无章法地在老兔身上胡乱摸索猎杀方法。小狼的牙虽钝,但具有老虎钳般的力度,它咬夹住兔皮便猛甩头,将兔皮一条一条地撕下来。它虽然不懂得一口咬断野兔的咽喉致命处,但是它却本能地找到了野兔的另一处要害——肚子。可怜的老兔终于被小狼撕豁了肚皮,一嘟噜内脏被小狼狠命拽出来,这些柔软无毛带血的东西是草原狼最爱吃的食物。小狼两眼放光,把肠肚心肺肝肾统统吞到肚子里,老兔一直战斗到失去了心脏才停止反抗。

陈阵总算给了小狼一次活得像条真狼的机会。小狼终于长大了,它付出了脸耳破相的代价,从此有了草原狼的“标准狼耳”,而成为具有实战记录的草原狼。但陈阵的心里却好像高兴不起来,小狼赢了,他反倒为老兔感到了惋惜与哀伤。那只可怜的老兔拼尽了全力,死得可敬可佩。它被同样英勇顽强的小狼杀死吃掉了,但它精神上并没有被打败。蒙古草原的一切生灵,除了绵羊以外,不论是食肉动物还是食草动物,都具有草原母亲给予的勇猛顽强的精神,这就是游牧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