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三十章(3)

两人正说着,一匹快马沿着牛车车道飞奔而来,马的身后腾起近一百米长的滚滚黄尘。陈阵和杨克一看就知道是张继原倒班回家休息来了。张继原已完全像个草原大马倌,马快马多,骑马嚣张,不惜马力,毫不掩饰那股炫耀的劲头。高建中一脸坏笑地说:嗳,你们看,他把好几个包的蒙古丫头都招出家门了,那眼神儿就像小母马追着他跑似的。

张继原一跳下马,就说:快,快来看,我给你们带来什么东西了?

他从马鞍上解下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号帆布包,里面好像是活物,还动了几下。

杨克接过包,摸了摸,笑道:难道你也抓着一条小狼崽,想给咱家的小狼配对?

张继原说:这会儿的狼崽哪能这么小,你好好看看,小心别让它跑了。

杨克小心翼翼解开一个扣,先看到里面的一对大耳朵,他伸手一把握住,便把那只活物拽了出来。一只草原大野兔在杨克手下乱蹬乱扭,黄灰色带黑毛的秋装发出油亮亮的光泽,个头与一只大家猫差不多,看样子足有五六斤重。

张继原一边拴马一边说:今天晚上咱们就吃红烧兔肉,老吃羊肉都吃腻了。

正说着,离着七八步远的小狼突然野性大发,猛地向野兔扑过来。如果不是铁链拴着它,大兔肯定就被它抢走了。小狼在半空中被铁链拽住,噗地跌落在地。它一个翻滚立即站起来,两条前爪向前空抓,舌头被项圈勒出半尺长,两眼暴突,凶光残忍,狠不得一口活吞了野兔。

家中的狗们都见识过这种跑跳极快,很难抓到手的东西。狗们都围上来,好奇地闻着野兔,但谁也不敢抢。

杨克看看小狼贪婪的嘴脸,便拎起大兔朝小狼走了几步,拿着兔子向小狼悠了悠。小狼的前爪一碰到兔腿,立刻变成了一条真正的野狼,满脸杀气,满口嗜血欲,舌头不断舔嘴的外沿,一对毒针吹管似的黑瞳孔,嗖嗖地发射无形毒针,异常恐怖。当活兔又悠回杨克身边的时候,小狼恶狠狠地望着所有人和狗,人狼之间顿时界限分明,几个月的友谊和感情荡然无存。在小狼的眼里,陈阵、杨克和最爱护它的二郎,顿时全都成了它的死敌。

杨克吓得下意识地连退三步,他定定神说:我提个建议,小狼长这么大了,还没有亲自杀吃过活物,咱们得满足它一点天性。我宣布放弃吃红烧兔肉,把野兔送给小狼吃,今天咱们看野狼杀吃野兔,可以近距离地感受感受活生生的狼性。

陈阵大喜,马上表示赞同说:兔肉不好吃,要跟沙鸡一块炖才行。这一夏天小狼帮咱们下夜,一只羊也没被狼掏走,应该给它奖励。

高建中点头说:小狼不光给羊群下夜,还给我的牛犊下了夜,我投赞成票。

张继原咽下一口唾沫,勉强说:那好吧,我也想看看咱家小狼还有没有狼性。

四个人顿时兴奋起来。潜伏在人类内心深处的兽性、喜爱古罗马斗兽场野蛮血腥的残忍性,以正当合理的借口畅通无阻地表现出来了。一只活蹦乱跳的草原野兔,在凶狠的狼、鹰、狐、沙狐和猎狗等天敌杀手、围剿追杀中艰难生存下来的草原生命,就这样被四个北京知青轻易否决了。好在野兔有破坏草原的恶名,还有兔洞经常摔伤马倌的罪行,判它死刑在良心上没有负担。四人开始商量斗兽规则。

草原上无遮无拦,没有可借用的斗兽场,大家都为不能看到野狼追野兔的场面而遗憾。最后四人决定把野兔的前腿和后腿分开拴紧,让它既能蹦跳,又不至于变成脱兔。

显然这是一只久经残酷生存环境考验的成年兔。杨克在给兔子绑腿的时候,冷不防被这个强壮有力的家伙狠狠地蹬了一下。善刨洞的野兔长有小尖铲似的利爪,把杨克的手背蹬出几道深深的血口子,他疼得倒吸一口凉气,说:人说兔子急了也咬人,没想到它真会用爪子咬人。好厉害,你先别得意,呆会儿我就让小狼活剥了你!陈阵急忙跑进包拿出云南白药和纱布,给他上药包扎。

四个人一起动手,费了好大劲才把野兔的腿绑紧。野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但两只眼睛射出凶狠狡猾的光芒。张继原掰开野兔的三瓣嘴,看了看兔牙说:你们看,这是一只老兔子,牙都发黄了。大车老板都说,“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鹰难拿。”老兔子可厉害呢,弄不好小狼会吃大亏的。

陈阵扭头问张继原:哎,为什么说兔子老了鹰难拿?

张继原说:老鹰抓兔子,从空中先俯冲下来,用左爪抓住兔子的屁股,兔子一疼就会转身,身子就横过来了。老鹰另一只爪子正好得劲,再一把抓住兔背,这样兔子就跑不了了。老鹰抓稳了兔子,就飞上天再松开爪子,把兔子扔下来摔死,然后才把兔子抓到山顶上去吃。可是,老兔子就不会让老鹰轻易得手。一旦老兔被老鹰抓住了屁股,再疼也不回身,然后豁出命猛跑,往最近的草棵子红柳地里跑。我就亲眼看见过,一只老兔子楞是带着老鹰一起冲进了红柳地,密密麻麻的柳条,万鞭齐抽,把老鹰的羽毛都抽下来了。老鹰都快被抽晕了,只好松开爪子把兔子放走。那只老鹰垂头丧气,像只斗败了的鸡,在草丛里歇了半天才飞走……

杨克听得两眼发直,说:咱们可得想好了。

陈阵说:还是把兔子扔给小狼吧。一边是老奸巨猾的大兔,一边是年幼无知,牙口不全的小狼;一边拴着腿,一边拴着铁链,这场角斗还算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