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二十八章(2)

天气越来越闷,头顶悬飞的蚊群被低气压聚拢得散不开去。陈阵用马尾掸子替小狼轰赶蚊群,又用手掌抹它的头和身子,一抹一把“糠”,一抹一把血。陈阵心疼难忍,这些血可都是他用时间和心血换来的啊。小狼却高兴得连连去舔陈阵掌中的狼血,还歪着头在他的膝盖上疯狂地蹭痒痒,蹭得陈阵膝头上一片红狼毛。小狼简直把陈阵当成了救命稻草,抓住不放,狼眼里充满了感激兴奋之意。陈阵又想到了野外的狼群。相比之下,营盘上的草已啃薄了,而山里草甸里草高蚊群更多,狼群一定比小狼更苦:钻洞,蚊群会跟着进洞;顺风疯跑,可前面还是蚊群。旱獭是抓不到了,就算抓到一只,也不够补偿被蚊群吸血的损失。毕利格老人说,蚊灾之后必是狼灾,蚊群把狼群变成饿狼疯狼群,人畜就该遭殃了。草原最怕双灾,尤其是蚊灾加狼灾。这些日子,全场人心惶惶。

小狼明显地疲惫不堪,但还不见瘦。每天每夜,它不知道要被蚊群抽掉多少血,还要无谓地加大运动量。在猖狂的蚊灾面前,小狼桀骜的个性更显桀骜,蚊群的轰炸丝毫不影响小狼的饭量和胃口。盛夏蚊灾,畜群中病畜增加,陈阵经常可以弄到死羊来喂小狼,小狼就以翻倍的食量来抵抗蚊群对它的超额剥削和精神折磨。小狼在大灾之季,依然一心一意地上膘长个。陈阵像一个省心的家长,从来不用逼迫或利诱孩子去做功课。小狼只需要他做好一件事:顿顿管饱。只要有肉吃有水喝,再大的艰难和灾祸它都顶得住,而且还可以天天带给你出色的成绩报告单。陈阵想,养过小狼的人,可能再也不会对自己的孩子抱有太高的期望。不要说“望子成龙”了,就是“望子成狼”,也是高不可攀的奢望。

小狼突然神经质地蹦跳起来,不知是哪只大黄蚊,钻到了小狼的肚皮底下,扎刺了小狼的小鸡鸡。疼得它顾头不顾尾,马上改变了避蚊的姿势,高抬后腿,把头伸到肚子下面,想用牙齿来挠它的命根。可是它刚一抬起后腿,几百只饿蚊呼啦一下冲过去覆盖了它的下腹,小狼疼得恨不得把自己的那根东西咬掉。

陈阵撇下小狼,拿上镰刀背上柳条筐,快步走向西山沟去割艾草。前一年蚊子少,陈阵只跟着嘎斯迈去割过一次艾草。搬到湖边的新草场后,连逢雨水,陈阵早就侦察好了哪里长有艾草。雨水带来了大蚊灾,也给草原带来了一片又一片茂盛的艾草。蚊群刚到最猖獗的时候,山沟里的艾草也正好长得药味奇浓。陈阵仰望腾格里,他想假如草原上没有艾草,草原民族究竟还能否在草原上生存?

狗们都怕草地里的蚊子,没有跟陈阵走,仍趴在蚊子比较少的牛车低下避蚊避晒。陈阵往西山沟走,他看见远处小组的羊群都被放到草少石多风顺的山头上,只有在那里,羊群才能呆得住。羊倌们个个都戴着防蚊帽,虽然热得透不过气来,但谁也不敢脱帽。

山沟里草深蚊密吹不到风,陈阵汗流浃背。他的劳动布外衣已湿了一大片,许多大蚊的硬嘴针刺进厚湿布,刺了一半就刺不动,也拔不出。于是,陈阵衣服上出现许多被自己嘴针拴住的飞蚊。陈阵懒得去拨弄它们,让它们自作自受飞死累死。但不一会儿,他就感到肩膀头上狠狠地挨了一针,一拍,手心上一朵血花。

陈阵刚一走近一片艾草地,蚊群就明显减少。地里长满近一米高的艾草,灰蓝白色的枝茎,细叶上长着一层茸毛,柔嫩多汁。艾草如苦药,牛羊马都不吃,因而艾草随意疯长。陈阵一见高草就职业性地放慢脚步,他握紧镰刀,警惕地弯下身体,做好战斗准备。老羊倌们常常提醒知青羊倌,夏天放羊的时候一定得留神艾草地,那里草高蚊子少,是狼避蚊藏身的地方。狼为了驱蚊,还会故意在艾草地里打滚,让全身沾满冲鼻的艾草药味,给自个儿穿上一件防蚊衣。

没有狗,陈阵不敢深入,他大吼了两声,不见动静,又站了一会儿,才慢慢走进艾草地。陈阵像见到救命仙草一样,冲进最茂密的草丛一通狂割。草汁染绿了镰刀,空气中散发出浓郁的药香,他张大了嘴敞开呼吸,真想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裹上艾草气息。

陈阵割了结结实实冒尖的一大筐艾草,快步向家走。他抓了一把嫩艾草,拧出汁抹在手背上。果然,惟一暴露在外的皮肤也没有多少蚊子敢刺了。

回到包里,陈阵加大炉火,添加了不少干牛粪。再到柳条筐车里找出一年来收集的七八个破脸盆,他挑了最大的一个,放进几块燃烧的牛粪,又加上一小把艾草,盆里马上就冒出了浓浓的艾香白烟。

陈阵端起烟盆放到狼圈的上风头,微风轻吹,白烟飘动,罩住了大半个狼圈。草原上,艾烟是黄蚊的天敌克星,烟到之处,黄蚊惊飞,连吸了一半血的蚊子都被熏得慌忙拔针逃命。刹那间,大半个狼圈里的蚊群便逃得无影无踪。

艾烟替小狼解了围。可是小狼见了火星和白烟,却吓得狼鬃立,全身发抖,眼里充满恐惧,乱蹦乱跳,一直退到狼圈边缘,直到被铁链勒停,还在不停地挣扎。小狼像所有野狼那样怕火怕烟,怕得已经忘掉了蚊群叮刺的痛苦,拼命往白烟罩不到的地方躲。陈阵猜想,千万年来草原狼经常遭遇野火浓烟的袭击,小狼的体内一定带有祖先们怕火怕烟的先天遗传。陈阵又加了一把艾草,挪了挪烟盆,将白烟罩住小狼。他必须训练小狼适应烟火,这是帮它度过最苦难的蚊灾的惟一出路。在野地里,母狼会带领小狼们到山头或艾草丛里避蚊;而在人的营盘,陈阵必须担起狼妈的责任,用艾烟来给小狼驱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