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二十一章(5)

大雄獭子眼睁睁地看其它獭子大啃青草,看得实在受不了,终于冲下平台,跑到十几米外的草丛迅速吃草,吃了几口又急忙蹿回平台,大声高叫。道尔基说:你看这獭子就是不吃窝边草,留着那些草是为着挡洞。草原上的野物活着都不易。一不留神,小命就没了。

陈阵紧张地注视着那条狼,估计它从潜伏的位置不能直接看到獭子,只能凭听觉来判断獭子的方位和动静,所以它趴得更低了,低得几乎要贴进地里去。

大獭子三番五次冲出又退回,发现没有什么危险,便放松了警惕,向一片长势极旺的青草地跑去。大约过了五六分钟,那条狼突然站起身来。使陈阵吃惊的是,狼并没有立即去扑獭子,而是猛扒碎石,并把几块石头扒拉下坡,石头滚下山坡的声音一定不小,陈阵只见离洞20米开外的那只大獭子,听见动静后吓得掉头窜回自己的独洞。这时,等待已久的大狼已像一道闪电蹿上平台,几乎与獭子同时到达洞口。獭子再想改钻别的洞已经来不及,大狼未等獭子钻洞,便一口咬住了獭子的后颈,把它甩到平台上,再咬断脖颈。然后高昂着头,叼着大雄獭子,快速翻过山梁。那条狼从出击到捕获猎物,前后不到半分钟。

山坡上所有獭子都不见了。两人坐起身来,陈阵眼前不断闪回狼抓獭子那一环扣一环的精彩绝技,真有些目瞪口呆。狼的智慧真是深不可测,狼简直太神了。陈阵曾读过《物种起源》,但书本仍然无法解释,他在生活中亲眼目睹的所有现实和奇迹。

阳光已经发黄,两群羊都已站起来吃草,并向西北方向移动了一两里地了。两人聊了几句就准备回羊群,该调转羊头往家赶了。正当两人就要起身牵马的时候,陈阵发现自己的羊群里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骚动,急忙拿起望远镜看,只见羊群左侧,金色的黄花丛中突然窜出一条大狼,忽地扑翻一只大绵羊,按住就咬。陈阵吓得脸色发白,刚要起身大喊,却被道尔基一把按住。陈阵猛醒,把喊出的声吞回一半,急忙掏出望远镜,见那条狼已经在撕吞羊大腿,活吃羊肉。草原绵羊是见血不敢吭声的低等动物,它脖子喷着血,前蹄乱蹬,拼命挣扎,就是不会像山羊那样大喊乱叫,报警求救。

道尔基说:离羊群这么远,冲过去也救不活羊了。让它吃,等它吃撑得跑不动了再套它。道尔基异常冷静地说:好你这条恶狼,胆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掏羊,有你好瞧的!两人轻轻坐到石头旁,怕过早惊动狼。

显然,这是条胆大妄为的饿狼,它见羊倌长时间远离羊群,便利用黄花高草的掩护,匍匐潜行,绕到羊群旁边,再突袭加强攻,虎口夺食,抢吃肥羊。它早已看到山梁上的两人两马,但就是不逃。狼用一只眼盯着人,精确地计算人马的距离,争分夺秒,抢一口是一口,能吃多少就吃多少。陈阵想,难怪自家的小狼吃食像打仗冲锋。在草原,时间就是肉,细嚼慢咽的狼非饿死不可。

陈阵听说过牧民羊倌以羊换狼的故事,按照目前的情形,这种遭遇战只能采用那种战法。只要能用一只羊换一条大狼,非常划算,一条大狼一年起码要吃掉十几只羊,还不算马驹和马。用羊换狼的羊倌不仅不会受到大队的批评和处罚,甚至还会受到夸奖。但陈阵担心的是,若是换狼不成反丢一只羊,那损失就大了。他紧握着望远镜死盯着狼,不到半分钟,一条羊腿连皮带毛几乎全被狼吞进了肚。这只羊肯定活不成了,陈阵希望这条饿狼把整只羊全吞下去。两人悄悄移到马跟前,解开马绊子,再握住缰绳,提心吊胆地等待着。

绵羊低等而愚昧,当狼咬翻那只大羊的时候,立即引起周围几十只羊的惊慌,四处奔逃。但不一会儿,羊群就恢复平静,甚至有几只绵羊还傻呼呼战兢兢地跺着蹄子,凑到狼跟前去看狼吃羊,像是抗议又像是看热闹。那几只羊一声不吭地看着热闹,接着又有十几只羊跺着蹄子去围观。最后上百只绵羊,竟然把狼和血羊围成一个三米直径的密集圈子,前挤后拥,伸长脖子看个过瘾。那副嘴脸仿佛是说“狼咬你,关我什么事!”或是说“你死了,我就死不了了”。羊群恐惧而幸灾乐祸,没有一只绵羊敢去顶狼。

陈阵浑身一激灵,愧愤难忍。这场景使他突然想起鲁迅笔下,一些中国愚昧民众伸长脖子,围观日本浪人砍杀中国人的场面,真是一模一样。难怪游牧民族把汉人看作羊。狼吃羊固然可恶,但是像绵羊家畜一样自私麻木怯懦的人群更可怕,更令人心灰心碎。

道尔基表情有些尴尬。全队出名的猎手,竟然扔下羊群带着一个知青看狼抓獭子,大白天的就让狼掏了一只大羊,大羊没了,羊羔吃不成奶,上不了膘,也就过不了冬。这在牧业队算是一次责任事故,陈阵要挨批评,道尔基也脱不了干系。糟糕的是,会有人将这两个养小狼的人上纲上线,为什么这种事故就偏偏出在养狼的人的身上呢?心思不在羊身上的人就放不好羊,养狼的人肯定会受到狼的报复。队里所有反对养狼的人,肯定会抓住这件事大做文章。陈阵越想越怕。

道尔基用望远镜一直看着狼,看着看着他似乎有把握了。他说:这只死羊算在我账上,可是狼皮归我。我只要把狼皮交给包顺贵,他还要表扬咱们两人呢。

大狼一边用狼眼瞄人,一边加快速度,疯狂撕肉,生吞海塞。道尔基说:再精的狼,饿极了也会犯傻。它不想想呆会儿怎么跑得动?我看这条狼是条笨狼,抓不着獭子,八成是好些日子没吃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