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二章(4)

大狼终于还是被杆子手一条一条地从狼阵里拖了出来,也被恶狗一条一条地咬倒。狼群发出沙哑疯狂的咆哮声,它们马上改变战术,不再跃起扑咬,而是低头与狗死掐,让杆子手无套可下。

陈阵用望远镜细细地观察战局,他发现群狼虽陷于死地,但仍然没有失去理智,它们不像那些拼一个够本,拼两个就赚一个的莽汉,而是尽可能多地杀伤围场中的主力——猎狗。群狼三五成组,互相配合,下口极快极狠,一口咬透,口口见血。几条大狼巨狼还使出了蒙古狼极其残酷的战法:以轻伤换重伤,以重伤换敌命,故意露出非要害处让大狗咬住,然后置自己伤口于不顾,而猛攻狠咬狗的喉咙和肚子。大狼巨狼个个浑身是血,但倒下的却极少,而一条一条大狗被咬倒,退出战斗,一条一条伤狗哀叫哭嚎,动摇军心。十几个回合下来,群狼居然渐渐得逞,一旦猎狗怯阵,狼群就该集体发力,四下突围了。

正在此时,抵近了内圈外沿指挥的毕利格老人突然大喊,巴勒!巴勒!冲!冲!又比划了一个后退的手势。陈阵和杨克立即明白老人的意图,也狂喊起来:二郎!二郎!冲!冲!冲!两条杀红眼的大恶狗,明白了主人的叫喊和手势,巴勒和二郎突然后退几十步,迅速改变战术,连吼几声,发了疯似地朝狼群中一条最大的头狼冲撞过去——二郎速度快,先撞上了狼,大狼被撞出三四米远,但没有撞倒,旋即站住。此时,凶猛沉重的巴勒,像一段粗大的撞城锤,砰地撞了个正着。头狼被撞得连打了两三个滚,还未等头狼站起身,二郎等不及其它的狗护卫支援,立即单刀突入狼群中心,上前一口咬住它的咽喉,咔嚓一声合拢牙口,四股狼血喷向天空雪地,喷红了二郎的头,也吓懵了群狼。垂死挣扎的头狼张牙舞爪,使出最后的野劲蛮力狠命乱抓,在二郎的头胸腹处抓下了好几把毛,抓出十几道血口子。可是二郎野性蛮劲更狠,就是被抓开胸膛抓破肚子也不撒口,直到头狼完全断气。群狼好像都认识这条大恶狗,都领教过这条大野狗的武功,惊得后退几步,不敢近身。巴勒见自己撞翻的猎物,被二郎而如此干脆利索地抢得先手,极为恼火,但又不好发作,只好憋足了劲向另一条大狼撞过去。

狗群似乎开了窍,大狗巨狗纷纷集体效仿。一条一条的大块头撞进了狼群。二郎巴勒那些杀手狗,自此大开杀戒,狼阵终于被冲开了一个缺口,猎手们乘势冲进去,用套马杆敲打狼群,将狼群分割分散,狼们的脖颈后背侧腹,顿时全暴露在杆子和狗牙之下。

狼群见大势已去,全体发力,依仗单兵狼心孤胆,分头突围。刹时间,狼群中心开花,四下猛冲,围场内线一片混乱,群狼力图乱中求生。但不一会儿,每一条狼都被几条狗,一两个猎手咬住不放。外围猎圈的男女老少大呼大喊,猎手们则猛挥套马杆往圈内施压。

在内线,一向自比为狼的兰木扎布,见几条狗扭住了一条大狼,便冲过去一个俯身前探,飞出去一个贴地套圈,有意让过狼的短脖和前腿,狼的前半身刚入套,他立即抬杆抖杆,像拧麻花一样地拧紧套绳,套住狼的后胯。不等大狼冲套别杆,就一拨马头,一翻手腕倒拖着狼跑起来。大狼被拖倒在地,像一条沉重的死麻袋,无法起身,大狼急得用爪子死死抠地,雪面冻地犁出两道沟。兰木扎布一边拖狼一边呼叫杀手狗。

在草原,套狼不易,杀狼更难。草原狼脖子短粗,套住脖子,狼会立即甩头脱套。即便狼甩不脱套,要拧紧套也不易,如遇到脖子特别粗壮的狼,套住狼脖子就像套住了一段圆木,只要使劲一拖,套扣依然会滑脱。因此有经验的猎手套狼都喜欢套狼的后胯,那是狼身最细的部位,只要套住拧紧,狼绝对脱不了套。但是杀狼就难了,如果勒紧脖子拖拽的话,可以把狼勒昏勒死,可是套住后胯再怎么拖也勒不死狼。要是一人对付一头狼就更难得手。只要人一下马,狼立即就会站起身顺杆冲套,把套马杆杆头细杆生生别断,然后逃脱或伤人以后再逃跑。只有胆量技术都过硬的猎手,能够一下马不等狼站起身就继续迅速拽杆,把狼拽到身前再用马棒或刀子杀死狼。许多猎手都不敢单人杀狼,常常只得牺牲狼皮,把狼一直拖到有人或有杀手狗的地方,让人或狗来帮忙杀狼。

兰木扎布专挑雪厚的地方拽狼,一边寻找杀手狗。几条狗围着狼乱叫瞎咬,轻咬一口就跳开,就是不敢在要害处下口。兰木扎布突然发现二郎刚刚咬断了一条大狼的咽喉,他认识这条大恶狗,于是便向二郎跑去,一边大声喊:杀!杀!二郎听到有人呼它杀狼,就丢下尚未断气的狼冲了过去,二郎咬杀被套住的狼十分老到,它绕到狼的侧背后下手,用前爪按住狼头狼胸,猛地一口,准确咬断了狼的颈动脉,狼用爪子拼命反抗但却抓不到二郎。兰木扎布跳下马,朝四周大叫:快把狼拖到这儿来,这条狗比狼还厉害!不远处另一条战线上,巴勒也在咬杀被套的大狼,马上就有几位猎手拖着几条被套住的狼,向这两条猛狗靠拢。

在围场混战中,除了巴勒和二郎这两条屠夫恶犬大展神威外,还有一群如同爱斯基摩人的毛茸茸凶猛大狗,也格外夺人视线。这是道尔基家的一群全场出名的杀狼大狗,个个都是职业杀手,组合配对极佳,八条狗齐心合力,分工明确:快狗纠缠,笨狗撞击,群狗咬定,恶狗一口封喉。它们与狼交战从不分兵,集中兵力,各个击破。此次又是八对一,杀完一条,再杀第二条,干脆利索,已经一口气连杀三条大狼。

围场中,猎手们也三五一组地配合作战,一旦有人套住了狼,其他的人立即跳下马,拽住狼尾狼腿,再用沉重的马棒敲碎狼头。围场的西北处发出一阵野性的叫声,五六个猎手策马狂奔追赶两条大狼,一个骑着快马的小马倌噢噢大叫,探身挥杆狠抽大狼,把狼打得跑得口吐白沫。当狼跑出全速,把他甩开距离以后,又会有一匹快马接力猛追猛打,等狼跑出最高速,等在侧前方的沙茨楞突然斜插过来,探身猛地套住狼头,但他不拧套绳,而是猛地横向一拽,再急忙松套,将狼狠狠地摔了七八个滚。当狼好不容易翻身爬起,几个马倌就用套马杆抽狼,逼狼再次狂奔。但是只要狼一跑出了速度,就又会从侧旁奔来一匹马,再给狼一个套头横拽侧摔,大狼又被摔出五六个滚。狼每摔一次,众猎手就会齐声欢呼,一吐一年来受狼欺负的胸中恶气。

两条狼被猎手们套摔得晕头转向,再也不知道往哪里逃了。有一条狼连摔了三四次以后已经跑不起来了。沙茨楞扔下套马杆,急忙脱镫、收腿、蹲鞍、再蹬腿,像头飞豹从马背上飞身一跃,狠狠地扑砸在狼身上,未等狼回过头,沙茨楞已经骑在狼背上,双手死死握住了狼的双耳,把狼头狠狠地往地上死磕,磕得狼满嘴满鼻子都是血。几个猎手纷纷跳下马,骑在狼身上,压得狼几乎喘不出一口气,最后才由沙茨楞从容拔刀杀狼。另一条狼也被三个年轻马倌,当绵羊一样骑着玩了一会儿,轮番在狼身上了一阵屁股,然后才把狼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