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一章(3)

道尔基又从书包里掏出一只狼崽,这条狼崽好像已经嗅到了它姐妹的乳血气味,刚一被道尔基握到手里就不再装死,而是拼命挣扎,小小的嫩爪将道尔基的手背抓了一道又一道的白痕。他刚想抛,突然又停下对陈阵说:来,你也开开杀戒吧,亲手杀条狼,练练胆子。草原上哪个羊倌没杀过狼?

陈阵退后一步说:还是你来吧。道尔基笑道:你们汉人胆子忒小,那么恨狼,可连条狼崽都不敢杀,那还能打仗吗?怪不得你们汉人费那老劲修了个一万里的城墙。看我的……话音刚落,狼崽被抛上了天。一只还未落地另一只又飞上了天。道尔基越杀越兴奋,一边还念念有词:上腾格里吧,上那儿去享福吧!

陈阵觉得自己的胆气非但没被激发出来,反倒被吓回去一大截。他深感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在心理上的巨大差异——使用宰牲刀的民族自然比使用镰刀的民族更适应铁与血。古老的汉民族为什么不在自己的民族内部,保留一支汉文化的游牧族群呢?传统的国土范围内,尚有适合游牧的草原,完全可以培养出一支华夏本民族的“哥萨克”。说到底,筑城护边,屯垦戍边都不如游牧戍边,草原民族的骠悍勇猛就是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中,年复一年地练出来的。

五条可怜的小狼崽从半空中飞过,五具血淋淋的躯壳全都落地。陈阵把五只死崽全都收到簸箕里,然后久久仰望云天,希望腾格里能收下它们的灵魂。

道尔基似乎很过瘾,他弯腰在自己的卷头蒙靴上擦了擦手说:一天能杀五条狼的机会不多。人比狼差远了,一条恶狼逮着一次机会,一次就可以杀一二百只羊。我杀五只狼崽算个啥。天不早了,我该回去圈牛了。说完就想去拿自己的那条狼崽。陈阵说:你先别走,帮我们把这些狼崽皮剥了吧。道尔基说:这好办,帮人帮到底,一会儿就完事。

二郎站在簸箕旁边死死护着死狼崽,冲着道尔基猛吼两声,并收低重心准备扑击。陈阵急忙抱住二郎的脖子。道尔基像剥羔皮似的剥着狼崽皮,一边说:狼崽皮太小,不用剥狼皮筒子。不一会儿,五张狼崽皮都剥了出来,他把皮子摊在蒙古包的圆坡顶上,撑平绷直。又说:这皮子都是上等货,要是有40张,就可以做一件狼崽小皮袄,又轻巧又暖和又好看,花多少钱也买不来。

道尔基抓了些残雪洗手,又走到牛车旁拿了把铁锹说:你们几个真是啥也不会,我还是帮你们都做了吧。狗从不吃狼崽肉,这会儿得快把死狼崽埋了,还得埋深一点。要不让母狼闻见了,那你们的羊群牛群就该遭殃了。几个人走到蒙古包西边几十米的地方,挖了个近一米深的坑,将五具小狼尸全埋了进去,填平踩实,还撒了一些敌敌畏药粉,盖住狼崽尸体的气味。杨克问:要不要给狼崽搭一个窝?道尔基说:还是挖个土洞,让它还住地洞吧。陈阵和杨克在蒙古包西南边十几步的地方,挖了个60厘米深,半米见方的土坑,坑里垫上几片破羊皮,又留出一点泥地,然后把小公狼崽放进了坑里。

小狼崽一接触到泥土立即就活泛起来。它东闻闻,西看看,在洞里转了几圈,好像又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家。它渐渐安静下来,在垫着羊皮的角落缩起身趴下,但还在东闻西望,像是在寻找它的兄弟姐妹。陈阵突然想把另一条狼崽也留下,好给它做个伴。但是,道尔基立即把归了他的那条狼崽揣进怀里,跨上马,一溜烟地跑走了。梁建中冷冷地看了狼崽一眼,也骑马圈牛去了。

陈阵和杨克蹲在狼窝旁边,心事重重地望着狼崽。陈阵说:我真不知道咱们能不能把它养活养大。以后的麻烦太大了。杨克说:咱们收养小狼,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你等着吧。现在全国都在唱“打不尽豺狼决不下战场”。咱们这倒好,居然认敌为友,养起狼来了。陈阵说:这儿天高皇帝远,谁知道咱们养狼。我最怕的是毕利格阿爸不让我养狼……

杨克说:母牛早就回来了,我去挤点奶,小狼准饿坏了。陈阵摆摆手说:还是喂狗奶,让伊勒喂,母狗能喂虎崽,肯定就能喂狼崽。陈阵把狼崽从狼窝里拎出来,双手捧在胸前。狼崽一天没进食了,肚皮瘪瘪的,四个小爪子也冷得像雪下的小石子。此刻它又冷又怕又饿,全身瑟瑟发抖,比它刚被挖出狼洞时候萎靡了许多。陈阵急忙把小狼崽揣进怀里,让它先暖和暖和。

天近黄昏,已到伊勒回窝给狗崽喂奶的时候了,两人朝狗窝走去。原先他俩用大雪堆掏挖出来的狗窝,早就让寒流前的暖日化塌了,新雪又不厚,堆不出大雪堆。此时的狗窝已经挪到蒙古包右前方的干牛粪堆,干粪堆里有一个人工掏出的小窑洞,洞底铺着厚厚的破羊皮,还有一大块用又硬又厚的生马皮做的活动门,这就是伊勒和它三个孩子温暖的家。杨克用肉汤小米粥喂过了伊勒,它便跑到自己的窝前,用长嘴挑开马皮门,钻了进去,盘身靠洞壁小心卧下。三条小狗崽立即找到奶头,使出了吃奶的劲。

陈阵悄悄走近伊勒,蹲下身,用手掌抚摸伊勒的脑袋,尽量挡住它的视线。伊勒喜欢主人的爱抚,它高兴地猛舔陈阵的手掌。杨克扒开一只狗崽,用一只手捏着伊勒的奶头挤狗奶,另一只手握成碗状接奶,接到半巴掌的时候,陈阵悄悄从怀里掏出小狼崽。杨克立即把狗奶抹在狼崽的头上背上和爪子上。杨克使用的是草原牧民让母羊认养羊羔孤儿的古老而有效的方法。杨克和陈阵也想用这个方法让伊勒认下这个狼崽儿子。但是狗比绵羊聪明得多,嗅觉也更灵敏。假若伊勒的狗崽全部死掉或被人抱走,它也许会很快认下这个狼子,但是它现在已有自己的三个孩子,所以它显然不愿意接收狼子。狼崽一进狗窝,伊勒就有反应,它极力想抬头看它的孩子。陈阵和杨克只好采用软硬兼施的办法,不让伊勒抬头起身。

又冷又饿的小狼崽被放到伊勒的奶头旁边,当它一闻到奶香,一直蔫蔫装死的小狼崽,突然像大狼闻到了血腥一样,张牙舞爪,杀气腾腾,一副有奶便是娘的嘴脸原形毕露。小狼崽比狗崽出生晚了一个半月,狼崽的个头要比狗崽小一圈,身长也要短一头。但是小狼崽的力气却远远超过狗崽,它抢奶头的技术和本事也狠过狗崽。母狗腹部有两排奶头,乳房有大有小,出奶量更是有多有少。让陈阵和杨克吃惊的是小狼崽并不急于吃奶,而是发疯似的顺着奶头一路尝下去,把正在吃奶的狗崽一个一个挤开拱倒。一时间,一向平静的狗窝像是闯进来一个暴徒劫匪,打得狗窝狗仰崽翻,乱作一团。小狼崽蛮劲野性勃发,连拱带顶,挑翻了一只又一只的狗崽,然后把两排奶头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全部尝了个遍。它尝一个,吐一个;尝一个,又吐一个,最后在伊勒的腹部中间,挑中了一个最大最鼓,出奶量最足的奶头,叼住了就不撒嘴,猛嘬猛喝起来。只见它叼住一个奶头,又用爪子按住了另一个大奶头,一副吃在碗里,霸住锅里,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恶霸架式。三只温顺的胖狗崽,不一会儿全被狼崽轰赶到两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