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七章(5)

杨克倒是痛快地对陈阵说:我跟你去。我有根铁棒,很合手,头也磨尖了,像把小扎枪。要碰见母狼,我就不信咱俩打不过一条狼。再带上一把砍刀,几个二踢脚。咱们连砍带炸准能把狼赶跑。要是能打死条大狼,那咱们就更神气了。

梁建中挖苦道:臭美吧。留神狼把你抓成个独眼龙,咬成狂犬病,不对,是狂狼病,那你的小命可就玩儿完了。

杨克晃晃脑袋:没事儿,我命大,学校那回武斗,我们第一组五个人伤了四个,就我没事。办什么事都不能前怕狼后怕虎。汉人就是因为像你这样,才经常让游牧民族入主中原。兰木扎布老说我是吃草的羊,他是吃肉的狼。咱们要是自个儿独立掏出一窝狼崽,看他还敢说我是羊了。我豁出一只眼也得赌这口气。

陈阵说:好!说定了?可不许再反悔噢!

杨克把茶碗往桌上一扣,大声说:嗨,你说什么时候去?要快!晚了场部就该让咱们去圈狼了。我也特想参加围狼大会战。

陈阵站起来说:那就吃完饭去,先侦察侦察。

梁建中抹着嘴说:得,又得让官布替你们俩放羊,咱包又要少一天的工分了。

杨克反唇相稽道:上回我和陈阵拉回一车黄羊,能顶多少个月的工分啊。尽算小账,没劲!

陈阵和杨克正在备鞍,巴雅尔骑着一匹大黄马跑来,说爷爷让陈阵去他家。陈阵说:阿爸让我去,准保有要紧事。杨克说:没准和围狼有关系,你赶紧去吧,也正好可以跟阿爸讨教讨教掏狼崽的技术和窍门。

陈阵立即上马。巴雅尔个子小,在平地上不了马,杨克想把他抱上马鞍,小家伙不让,他自己把大黄马牵到牛车旁,踩着车辕认了马镫上了马。两匹马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