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六章(4)

那么,是为庆祝战役胜利?或是大会餐之前的狂欢仪式留下的痕迹?可能性极大。狼群的这次追击围杀战,全歼马群,无一漏网,报了仇,解了恨,可谓大获全胜,大出了一口气。一群饥狼捕猎了这样大的一群肥马,它们能不狂欢吗?狼群当时一定兴奋得发狂发癫,一定激亢得围着最密集的一堆马尸疯跑邪舞。它们的兴奋也一定持续了很长时间,所以冰湖上留下了这鬼画符似的狼道怪圈。

陈阵发现以人之心度狼之腑,也有许多狼的行为疑点可以大致得到合理解释。狗通人性,人通狼性,或狼也通人性。天地人合一,人狗狼也无法断然分开。要不怎能在这片可怕的屠场,发现了那么多的人的潜影和叠影,包括日本人、中国人、蒙古人,还有发现了“人对人是狼”这一信条的西方人。可能研究人得从研究狼入手,或者研究狼得从人入手,狼学可能是一门涉及人学的大学问。

一行人马跟着巴图,顺着事故发生路线逆行北走。陈阵靠近毕利格老人问道:阿爸,狼群究竟为什么要跑出这么一条道来?老人望望四周,故意勒缰放慢马步,两人慢慢落到了队伍的后面。老人轻声说道:我在额仑草场活了六十多年,这样的狼圈也见过几回。我小时候也像你一样问过阿爸。阿爸说,草原上的狼是腾格里派到这里来保护白音窝拉神山和额仑草原的,谁要是糟践山水和草原,腾格里和白音窝拉山神就会发怒,派狼群来咬死它们,再把它们赏给狼吃。狼群每次收到天神和山神的赏赐以后,就会高兴地围着赏物跑,一圈一圈地跑,跑出一个大圆圈,跟腾格里一样圆,跟太阳月亮一样圆。这个圆圈就是狼给腾格里的回信,跟现在的感谢信差不离。腾格里收到回音以后,狼就可以大吃二喝了。狼喜欢抬头看天望月,鼻尖冲天,对腾格里长嗥,要是月亮旁边出了一圈亮圈,这晚准起风,狼也一准出动。狼比人会看天气。狼能看圆画圆,就是说狼能通天啊。

陈阵乐了,他一向喜爱民间神话故事。毕利格老人对狼道圆圈的这个解释,在文学性上似乎还真能自圆其说,而且也不能说里面没有一点科学性。狼可能确实在长期的捕猎实践中掌握了石润而雨、月晕而风等等自然规律。陈阵不由得感叹:这太有意思了,在草原上,太阳旁边会出圆圈,月亮旁边会出圆圈,牧民在远处打手势让人家过去,也是用手画大圈。这个圆圈真像一个神神怪怪的信号。您这么一说我头皮又麻了,草原上的狼这么神,还会给腾格里划圆圈、发信号,真得慌。

老人说:草原上的狼可是个精怪,我跟狼打了一辈子交道,还是斗不过狼。这回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我也没料到。狼总是在你想不到的时候,想不到的地方钻出来,一来就是一大帮,你说狼没有腾格里帮忙它能这么厉害吗?

前面人马站住了,有人下马铲雪。陈阵跟着毕利格策马跑去,在人们面前又发现了马尸,但并不集中,而是四五匹散成一长溜。更远处还有人大叫:有死狼!有死狼!陈阵想,这里一定就是巴图说的狼群舍命撕马肚的地方,也是马群最终全军覆没的转折点。他的心一下子又吊了起来,通通、通通地狂跳不停。

包顺贵骑在马上,在头顶上挥舞着鞭子大喊大叫:别乱跑!别乱跑!都过来。挖这边两匹马就行了,先挖马,后挖狼。大家要注意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一切缴获要交公!谁乱来,办谁的学习班!

人们很快地聚到两匹马旁边,铲雪挖马。

两匹马渐渐露了出来,每匹马的肠子、胃包、心肺肝肾,都被自己的后蹄踩断、踩扁、踩碎,沥沥拉拉拖了几十米。这两匹马死后显然没有再被狼群鞭尸蹂躏过。狼群可能已在泡子里过足了玩瘾、杀瘾和报复瘾,总算饶过这几匹死马。然而,陈阵一边挖,一边却感到这些被狼剖腹残杀的马,比泡子里的马死得还要惨,还要吓人,死马的眼里所冻凝的痛苦和恐惧也比泡子里的马更加触目。

包顺贵气得大叫:这群狼真跟日本鬼子一样残忍。亏狼想得出,只给马肚豁开一条口子,就能让马自个掏空自个,自个踩死自个。真是太歹毒了。这些狼真有小日本的武士道精神,敢打自杀战,蒙古的狼群太可怕了。我非得杀光它们不可!

陈阵忍不住插嘴道:也不能把自杀战都说成是小日本的武士道精神,董存瑞、黄继光、杨根思敢跟敌人同归于尽,这能叫做武士道精神吗?一个人一个民族要是没有宁死不屈,敢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精神,只能被人家统治和奴役。狼的自杀精神看谁去学了,学好了是英雄主义,可歌可泣;学歪了就是武士道法西斯主义。但是如果没有宁死不屈的精神,就肯定打不过武士道法西斯主义。

包顺贵憋了一会儿,哼了一声说:那倒也是。

乌力吉一脸沉重和严肃,对包顺贵说:这样毒辣亡命的攻击,巴图和马群哪能抗得住?巴图从北边草场一直跟狼群斗到这儿,真不简单。这回没出人命就算腾格里保佑了。让上面的调查组来看看吧,我相信他们会做出正确的结论的。

包顺贵点点头。他第一次平和地问巴图:当时,你就不怕狼把你的马也豁了?

巴图憨憨地说:我就是急,急得什么都不顾了。差一点点就过泡子了,就差一点点啊。

包又问:狼没扑你吗?

巴图拿起那根铁箍马棒,伸出来给包顺贵看:我用这根马棒打断一条狼的四根牙,打豁了一条狼的鼻子。要不我也得让狼撕碎了。沙茨楞他们没这家伙,没法子防身,他们不能算逃兵啊。

包顺贵接过马棒掂了掂说:好棒!好棒!用这家伙打狼牙,你也够毒的。好!对狼越毒越好。巴图你胆量技术了不得啊。等上面的调查组来的时候,你再跟他们好好说说你是怎么打的狼。

包顺贵说完便把马棒还给巴图。又对乌力吉说:我看你们这儿的狼也太神了,比人还有脑子。狼群这个打法我也看明白了,它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不惜任何代价把马群赶进泡子里去。你看……然后他掰着手指头往下数:你看,狼懂气象,懂地形,懂选择时机,懂知己知彼,懂战略战术,懂近战、夜战、游击战、运动战、奔袭战、偷袭战、闪击战,懂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还能有计划、有目的、有步骤地实现全歼马群的战役意图。这个战例简直可以上军事教科书了。咱俩都是军人出身,我看除了阵地战、壕沟战狼不会,咱们八路军游击队的那套战略战术军事兵法,狼全都会。想不到草原狼还有这两下子,原先我以为狼只会蛮干或者偷鸡摸狗,咬几只羊什么的。

乌力吉说:自打我转业到这牧场工作,就没觉着离开战场,一年四季跟狼打仗,天天枪不离身,到现在我的枪法比当兵的时候还有准头。你说得没错,狼真是懂兵法,至少能把兵法中的要紧部分用得头头是道。跟狼打了十几年交道,我也长了不少见识。要是现在再让我去剿匪打仗,我肯定是一把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