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906章 偷袭,计划

夜色浓,雾憧憧。

此刻,距离比赛开始已过去两个多小时。

天空中,那本就晦暗不明的月光,不知为何……又黯然了几分。

“队长,你有没有觉得……周围好像忽然变暗了?”正坐在猪圈旁休息的最终强袭,一边捏着自己的鼻子,一边瓮声瓮气地问道。

“估计是地狱前线那帮家伙触发了某种剧情吧。”蹲在一旁的先也为王也是差不多的状态,他抬头望了眼天空,念道,“据我推测……月光应该是不会变的,变的是‘结界’吧。”

“哦……”最终强袭点点头,随即说道,“那希望他们多触发几个死亡flag,最好自行伤亡个两三人……”

“按照这个剧本的难度,这种可能性确实是有的。”先也为王接道,“当然了,不管对方情况如何,我们还是按照自己的步调……先把损失的体能值和生存值回上来再说。”他呼了口气,“呼……反正我们已经摆脱了鬼魂追捕,至少也停止了劣势的扩大。”

“是啊……”最终强袭道,“就是付出的代价有点那啥……”他说这话时,脸上的厌恶表情溢于言表。

很显然,在猪圈里打滚并不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更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不过,先也为王的点子的确是奏效了,他们成功地用一种比血腥味更加浓厚的味道覆盖了全身,从而摆脱那些怪物。

“别抱怨了,我们可是职业的,这种程度的‘代价’算不了什么。”先也为王接道,“你想想……要是换成疯不觉,没准连粪坑都能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喂喂……咱能别跟疯子比么……”最终强袭虚着眼。果断地吐了个槽。

正当这二人闲聊之际,突然!

“嗯?”最终强袭神色一变,猛地站了起来。“队长!你感觉到了吗?”

“感觉到什么?”先也为王面露疑色,看起来他并不知道队友在说什么。但他已经意识到了情况有异,“你怎么了?”

“我也说不清楚……”最终强袭的额角流下了一缕冷汗,惊吓值也在隐隐攀升,“那感觉就好像……在某处……有一双眼睛盯着我的后脊梁。”

“难道……”先也为王这时也已站了起来,并穷其目力地环顾四周,“有人对你放了精神干扰类的技能?”

说时迟,那时快!

尸刀那二位还没弄清楚状况,一道疾影已然破风而来。

那人影快若闪电。静若流风,眨眼间已从将近五十米外的黑暗中冲到了近前。

就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

“哼……想偷袭?”先也为王毕竟是顶尖好手,纵然技能受限,其体术和反应能力也已足够强悍,他当即冷哼一声,抽刀相迎,“先过了我这关吧!”

下一秒,他的冷笑就僵在了脸上,他内心那份自信……也在顷刻间粉碎。

因为,王叹之还真就“过了”他这关。并在过去之后。一刀就取走了最终强袭的性命。

“这不可能!”先也为王惊恐地回过头去,恰巧看见队友的人头飞起、鲜血飚射。

那些血滴洒落在先也为王的脸上,让他的表情看上去无比得凄凉。

“对于已经发生在眼前的事实。说出‘不可能’这样的评价是毫无意义的。”两秒后,王叹之的身影出现在了最终强袭那尚未倒下的尸身后方。由于他刚才那一击的速度奇快,以至于他用来完成刺杀的【阿泰尔之触】连血都没沾上。

“你……”先也为王持刀而立,在这危情之中,他的脑中闪过了一道灵光,“……你能不受限制地使用技能?”

“不愧是职业的,立刻做出了合理的、而且是正确的推测。”小叹坦率地回应道。

的确,刚才那一幕,如果是在技能受限的场合下是绝对办不到的……

首先。小叹在发动攻击前就对最终强袭施放了【画个叉叉诅咒你】来提升伤害;其次,他冲杀而来靠的是被丧钟之影提升过威力的【怖影追魂】;另外。他还得在使用【怖影追魂】接近目标的过程中,穿插一招【恶魔蝙蝠鬼影】来穿越先也为王的阻挡。

综上所述……这看似短暂的、简单的一击。实则是极其高难度的作业。不但需要三个技能相互配合,还需要极其精准的预判和神乎其技的瞬间反应能力。

平心而论,像这样的突袭,就算是在敌我双方都没有受到限制的前提下,也很有可能实现秒杀。

仅凭这一击,所有正在观看这场比赛的职业或非职业玩家便可以肯定……【枉叹之】绝对属于惊悚乐园中顶尖刺客的行列。

“看样子……你是打算一个人来解决我们的……”在与小叹对峙了几秒后,先也为王基本确定了周围也没有第二个敌人了,故而试探着说道。

“没错。”王叹之是个不爱说谎的好青年,眼前的情势下,他也没有说谎的必要,“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下,已经没有什么‘你们’了,现在只有‘你’一个人而已了。”

他的话很应景,因为就在他说这句话的同时,最终强袭的尸体化为白光散去了。

“好……”先也为王单臂举刀,刀尖对敌,“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多说的了……咱们手底下见真章吧!”

…………

十分钟前,六和寺石院中。

轰——

一声巨响,啸破夜空。

那一瞬,宝塔六层的石壁崩然一爆,两道黑影扭打在一起,从半空直直跌落。

站在塔下的若雨举目而视,迅速就分辨出了那二者之一正是血尸神。

而和血尸神缠斗在一起的那个人影……则是个陌生的人型生物。

“我说的吧……”大约两秒后,封不觉从塔上的缺口探出头来,高声对若雨言道,“最多十分钟,你就可以帮上忙了。”说罢,他顺势一跃,也跟着跳了下来。

紧接着,小灵的身影出现在了那个缺口处。不过她并没有跳下来,而是端出了狙击枪,选择留在高点进行火力支援。

另一边,血尸神和那个生物已于数秒前坠地。这两个boss级的怪物坠地时震得方圆百米的地面都颤了一颤,并且在地上撞出了一个大凹坑。但……一秒后,他们就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接着打。

不多时,那拳拳到肉、脚脚至骨的碰撞声便在石院中凌乱地响起。

“哼……这多元宇宙还真是有趣啊……”血尸神打斗之际,还游刃有余地说着话,“居然又让我遇见一个可以无视我‘恐惧投射’的家伙……”

那不明生物也不甘示弱,扯着破锣嗓子回应道:“哈!想不到你这区区妖孽,竟也有两下子。”

他俩互相吹捧了一句后,好似是达成了某种共识,然后……就开始认真了。

话音落时,这两“人”出手的力道和速度都在顷刻间提升了一个档次。

而在十几米之外……

“什么来头?”若雨看着刚刚落地的觉哥问道。

“得道高僧,法号铉宏。”封不觉回道。

“当初诛杀妖道的那个?”若雨的思维很是敏捷。

“对,就是他。”觉哥回了一句,话锋一转,“可惜,现在只是一个被魔器寄生的凶灵而已了。”他说着,抬手指向了正在和血尸神激斗的铉宏,“你看他的胸口。”

“啊,一开始我就发现了。”若雨随口应道,“那就是六阖镜吗?”

“正是。”封不觉回道。

“所以……”若雨又看向他,问道,“……你的计划是?”

“很简单。”封不觉说着,已从行囊中掏出了必须破防之刃,“十分钟之内把他搞定,然后……镜子抠下来,由我来研究,剩下的部分给血尸神当夜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