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三十二章 名侦探们的布局(下)

“没必要。”企鹅助回道。

兔美也冷冷接道:“要说多少次你才明白,熊吉君和我们是截然不同的角色。他并不具备识破次元的能力,也不具备我们这样的智慧,事实上……他甚至连一般意义上的逻辑和常理都无法遵循。他只是个生来便被设定为……会不断犯罪、不断认罪、再不断被捕的变态而已。”

“没错。”企鹅助接道,“我们只是将其引到小巷中,用事先准备好的假尸体和道具血将其吓跑,然后我就喊了一声。”他看着小叹,“在这个事件中,你的表现倒是让我颇为吃惊。我本以为你只是另一个家伙的跟班而已,没想到……你的推理还真像模像样,且其中大约有七成和事实是相符的。”

小叹听了这夸奖,丝毫都没有觉得高兴。因为怕说错话,他没有开口回应,脸上的表情也尽可能保持不变,不过……其心中在念道:“那种为了帮熊吉脱罪而强行做出的推理……居然和实际情况不谋而合了吗……”

“制造出企鹅助死亡的假象后,我们观察了你们三天。”数秒后,兔美又接过话头讲了下去,“在这三天内,熊吉颇为安分,没有犯案。而猫三郎和隼太郎也没有再表现出任何的异常来。于是……我们就又进行了一次关键性的试探……”

“你们让已经死去的企鹅助,出现在了猫三郎和隼太郎的面前……”兔美还未揭晓答案,封不觉就打断道,“……是这样吧?”

“哼……”兔美冷哼一声,算是肯定了觉哥的推理。“总之……在那之后,你们是‘高次元控制者’的事情,基本被验证了。”

“接下来,我们暂时按兵未动。”企鹅助接道,“依照着兔美酱的‘以退为进’策略。姑息你们的行为,并观察你们的行动规律,以便推测你们的目的和身份。”

“觉哥……那个时候……”这一秒,小叹想到了什么,叫了封不觉一声。

“啊……我知道。”小叹还没开口,封不觉就知道他要说啥了。故而直接回道,“系统突然安排支线任务给我们的真正目的……其实是为了扰乱这几个npc的调查。”

“改变我俩控制猫三郎和隼太郎的时间段,让我们获得更多的信息……”小叹接道。

“可惜……当时的我们对这些状况连个概念都没有。”封不觉低声应道,“假如我们稍有察觉,完全可以在郊游的途中进行多次反试探……”

“唉……现在才想起这些……”小叹叹息道。“我俩好像有点儿马后炮的嫌疑啊……”

他说得没错,此刻才讨论这些,意义已经不大了。

“那么……咱们差不多要说到重点了。”企鹅助道,“也就是……‘怪盗bears_eye事件’……”

“那个事件,确是熊吉自己所为。”兔美道,“犯罪预告卡是他自己写的,bears_eye的身份也昭然若揭。”

“你们在学校厕所里和熊吉说话时,我就躲在厕所最里面的一个隔间里、站在马桶盖上面。”企鹅助道。“你们的对话全都被我听到了。”

“放学后,企鹅助就找到了我,快速制定了一个方案。”兔美道。“在这个方案中……我们请到了平田君来帮忙。”

“这我倒是猜到了……”封不觉道,“凭你们两个小学生,想要调动那么多的警力,安排那么大的排场,仅仅为了去抓几个偷内裤的盗贼……是不太可能的。”

“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干预那些龙套角色的思维。”平田适时地解释道,“而犬之助……就是个龙套。”

“当晚……”一秒后。兔美又接道,“你们被围捕时做出的反应。让我们确认了……你们肯定不是‘读者’、‘观众’,或‘穿越者’;你们俩有着一个明确的、却不合常理的目的——不惜一切代价不让熊吉君被捕。实在无能为力时,就减轻其罪责。”

企鹅助道:“这种特性,和我们所知的‘玩家’完全吻合。”

兔美接道:“再加上你们对猫三郎和隼太郎的间歇性控制……我们明白了……你们的任务,就是不断地出现在熊吉即将被捕的剧情中,并阻止他被捕。”

“对你们调查,至此就算告一段落了。”平田说这话时,已不紧不慢地朝两名玩家靠近过来,“在那之后的日子里,兔美仍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以常规方式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围绕着熊吉……与你们进行周旋。”

“当然了,既然决定要以退为进……”兔美插嘴道,“……我自然是有意识地放水了。”她摊开双手,摇了摇头,“否则……熊吉回回都得被捕,你们说什么都没用。”

“而我……则一直在暗中负责监视你们。”企鹅助道,“以检测先前观察到的‘控制时间段’规律是否完全正确。”

“待一切都妥当之时……”平田接道,“我……把你们带到了这里。”

“嗯……”小叹听到这儿,已是满脑袋冷汗,他轻声对觉哥道,“这样看来……来到这里之前,最后的那个支线任务……是系统给我们的‘终极提示’吗……”

“对。”封不觉应道,“系统给了我们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去思考……可我……没想到啊……”

“纵是在那个支线完成后,系统还是没有放弃。它用了一次转场来提醒我们,接下来那个主线是识破这帮npc的最后机会了……”小叹接道。

“真是惭愧啊……”封不觉沉吟道,“对剧本世界的熟悉,反而成了负担……若是让你和一个不怎么了解《日和》的人来排这个本,或许会更早察觉些什么吧……”

他俩的唏嘘已改变不了什么。此时,掌握了一切的男人,是……

“在这个世界,平田君的能力是无人可敌的。”兔美说道。

“他已经准备了很久,除非有外力介入。否则……你们绝不可能逃离这里。”企鹅助也道。

“此前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些玩家们,让我知道了……‘你们’是可以‘强退’的,故而有恃无恐。”平田瞪着两人,冷笑起来,“呵呵……所以,我才准备了那么久……”

话音未落。封不觉已十分警觉地打开了游戏菜单,试了试强制退出剧本的选项,结果……

【操作失败】

系统语音,宣告了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

同一秒,小叹见觉哥的脸上神情微动。瞬间也意识到了什么。他俩确是心有灵犀,小叹也在下一秒唤出了游戏菜单,默默试了试强退……

【操作失败】

相同的提示,传入了王叹之的耳中。

“原来如此……”封不觉沉默片刻后,抬头看向那三名npc,说道,“这就是为什么……在怪盗bears_eye事件后,你们还等了那么长的时间。才把我们弄到此处。”

【主线任务已变更】在他说话之际,系统提示又来了。

觉哥和小叹皆是快速地扫了眼任务栏……但见【在剧本结束前,设法隐藏自己的‘玩家’身份。】这条竟是被抹去了。取而代之的竟是【离开游戏舱】。

“呵呵……系统君也辛苦了啊……”封不觉居然还笑得出来,“这算强行改任务吗……”

“觉哥……”而王叹之的表情却是严肃到了极点,“这条……应该是我玩到现在,遇到过的最恐怖的任务了……”

事已至此,他们对话时也无所顾忌了。

“离开游戏舱吗……说得倒是轻巧……”封不觉道,“咱可是在睡眠模式中游戏。在神经连接没断开的前提下……是很难自己醒过来的。”他摸着下巴念道,“想靠现实世界的力量断开连接……除非是有人从外面打开游戏舱。或是咱们在生理上出些什么状况……比如急着想去厕所啦,还有身体上产生疼痛、瘙痒等一定程度以上的明显不适感之类的……”

“那看来是没戏了……”小叹接道。

“是啊……”封不觉接了一句。又一次看向了平田,“平田君,确实很厉害啊……在你的‘领域’中,纵是我们那个世界的‘系统’,都无法与你的能力相抗衡。”他耸肩道,“能够让系统都‘无法强制断开连接’的家伙,我虽也认识几个……但他们都只存在于《惊悚乐园》本身的数据层上。可你不同……你在你自己的次元,将两个高次元精神寄宿体强行给压制住了。”

“呵……”平田冷笑,“奉承我也没用,认命吧……”他的杀气如有实质一般,骤然绽开,“我要让你们这两个所谓的‘玩家’、所谓的‘高次元生物’……也体会一下思维受到别人摆布的感觉。中了我的ss_attack后,当你们从自己的世界醒来时……不是变成精神错乱的疯子,就是变成流着口水的白痴……”他怪异地笑了起来,“哈哈哈……这正好可以凑一对逗捧搭档不是吗?哈哈哈哈……”

他笑了一阵,忽地神色一狞,大喝出声:“滚回你们自己次元!去上演他妈的搞笑漫画吧!”

话至此处,平田似乎是准备动手了,然……

“呼呼呼呼呼呼~”一阵猥琐的笑声,自天际传来。

“哦……终于来了吗……”封不觉释然一笑,“呵……我还以为要完蛋了呢。”

“什……什么情况?”小叹的神情由惊转疑,一头雾水。

封不觉则是面带笑容,对着平田、兔美和企鹅助说道:“你们……都把一个‘人’想简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