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二十一章 三人人梯,猫三郎,成功潜入!

“这里有什么啊?”小叹看着觉哥所指的、图上的一个大叉问道。

“这儿有一扇可横向拉动的拉窗。”封不觉回道,“先前,我借着‘上厕所’的那几分钟时间,弄了个小机关……”

“用透明胶?”小叹立刻反应道。

“呵呵……挺机智啊。”觉哥笑着接道。

“我记得你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你有玩儿过这手。”小叹道,“当晚你潜入学校,连夜锯坏了隔壁班几个男生的桌椅……”

“这事儿你倒记得挺牢啊。”封不觉道,“我都快忘记了。”

“你以前干的坏事儿我基本都记得……”小叹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呵……也许是你的‘良心’有富余,于是把我的那份‘罪孽’也一并给承担了吧。”封不觉笑道。

“其实……我觉得……你肯定也有良心……”小叹道,“只是你的观念和正常人不太一样罢了……”

“哼……”封不觉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或许吧……”

两秒后,他又将话题拉回了眼前的“正事儿”上:“好了,既然你也已经知道我的手法了,那闲话少说,我来分配一下任务……”

说着,觉哥便看向了熊吉:“熊吉,这里你的体重最重,而且衣着既显眼、又不便利,所以,一会儿搭人梯的时候,你得在最下面。”

“哈?”熊吉愣了一秒,“什么人梯?”

原来,他至此还没想明白“透明胶机关”的意思……根本不知道那两位在说什么。

当然了,这也不能完全怪他。封不觉和王叹之有多年的默契,他们之间,有很多事情不用说出来亦能领会。但以熊吉的智商和情商……你们不把话说个十成,他是不会懂的。

“二楼的走廊尽头,有扇看上去关着的窗户。其实是可以拉开的……”还是小叹有耐心,他对熊吉解释道,“我们就从那里进去。”

“哦……”熊吉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

封不觉又接着道:“考虑到隼太郎的手不太方便开窗户,人梯最上面那个,那必须就是我了。”他扬起猫爪,在那一熊一隼面前挥了挥手。“再者……我的体重轻、也不怕从高处摔落,让我在最上面,无疑是最合理的。”

“了解。”小叹对此自然是没什么意见的。

“呃……猫三郎老师,那我们俩怎么进去呢?”熊吉又问出了一个很低端的问题。

“你那圆圆的大脑袋里装得都是屎么……”觉哥的嘲讽*又一次被点燃了,“我都在屋里了。你说呢?”

“呃……”熊吉想了两秒,“是不是……你从二楼扔一根绳子下来,拉我们上去?”

啪——

这次,觉哥没有糊熊吉的熊脸,而是一巴掌摁在了自己脸上:“要忍耐……还有十二章……十二章过后我就捅死他……”他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声音恶狠狠地嘀咕道。

“唉……”小叹拍了拍熊吉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既然猫三郎都已经进屋了,他直接回到一楼。帮我们把前门打开不就行了吗……”

“啊!对哦!”熊吉一拍手掌道。

“好了好了……行动吧。”封不觉从口袋里掏出两个手电筒,给了小叹和熊吉各一个,“先收好。一会儿进屋了再开……开的时候别忘了,先用手挡住前端,别让光柱一下子射出去。”

“诶?你不用吗?”王叹之面露疑色,看着觉哥道。

“我是猫,你忘了吗?”封不觉回道。

…………

五分钟后……

翻越喵美家的外墙并没有花去这三个夜贼过多的时间。那只是很普通的矮墙而已,以封不觉这猫一般的身手。轻而易举就能窜上墙头。只要有一个人上去了,另外两人就好办多了。上去的那个,可以在同伴爬墙时帮忙拉上那么一把。

入墙后。三人便迅速、安静地穿过了一个并不算大后院……

在这凌晨时分,万籁俱寂,即使是很轻微的动静,也会比在白天明显许多。因此,都他们三个必须分外小心,要不然很容易打草惊猫。

“嗯……嗯嗯嗯……嗯……嘿!”来到墙边后,封不觉便压低了嗓门儿,配合着细小的、哼哼唧唧的声音,给小叹和熊吉打了六个手势。

而小叹和熊吉看到那组手势后的反应是一致的,他们皆是瞪大了眼睛望着觉哥,脸上的表情仿佛在问:“你这是在干嘛呢?”

“唉……”封不觉摇了摇头,干脆就说话了,“你,这里,蹲稳当了,你,那边,准备助跑。”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把刚才的手势重新做了一遍。

“你直接说出来不就完了……”小叹悄声回道。

啪——

“诶?为什么打我啊?”下一秒,熊吉却是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

但封不觉打他的时候,眼睛看的是王叹之。

“喂……这算精神上恐吓我么……”小叹念道。

“都他【哔——】的少废话,给我动起来。”封不觉暴躁地回道。

那两人拗不过他,对望了一眼,便各自行动了……

真正意义上的“三人人梯”,可是个技术活儿,很讲究配合。理论上说,利用这项技能,即使是普通人,也能翻越到非常高的高度。举个比较极限的例子……乱太郎、阿丸和新兵卫(皆出自《忍者乱太郎》)这三位,就曾用这招翻越过极高的峭壁。

而眼下,猫三郎、隼太郎和熊吉这三个,只是要上个二楼而已,利用三人人梯的话,应该是不会太难的(如果他们在设定上不是小学生,也许二人人梯即可完成)……

“我们准备好啦~”

两分钟后,小叹已骑在了熊吉的肩上,朝几米外的觉哥轻声喊了一句。

此时,熊吉挺直了腰杆儿,双腿弯曲,作马步状,其双手是则掌心向上叠在一起,准备用作同伴的踏脚板。

小叹的姿势也不轻松,除了要利用腰部和双脚来稳住自己的身形外,他也得前伸双翅,提供“第二层”的踏脚板。

“好……我来了……”封不觉见同伴们都准备好了,便应了一声,拔腿就上。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进行这种有一定难度,且需要兼具力量、耐力和技巧的动作时,第一次的成功概率反而是最高的。

封不觉自然也明白这点,因此,他也全力以赴,将自身的集中力提到了极限……

电光火石之间,只听得“噗噗”(肉垫踩上声音不大)两声……

却见一道迅疾的黑影,身轻如猫,蹬毛就上。

直到窜到半空,封不觉才意识到……自己的这个身体,比想象中还要好用。

猫就是猫,虽然做了拟人化处理,但很多特征还是保留下来了。比如说……白天的时候,封不觉看到地上有个反光的玻璃瓶,他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想要让去玩两下;还有,他看到有规律的、高速的、来回移动的物体,会想要冲上去将其摁停下来;最离谱的是……他今天路过一个水果摊时,闻到橘子的味道,不由自主地逃跑了……

简而言之,“猫三郎”的身上,还保留着许许多多猫的特性的。

除了那些令觉哥感到略有些尴尬的“萌点”外,有用的技能也不少……夜视能力、攀爬能力、平衡能力、柔软的身体以及必要时可以伤人的爪子,都是觉哥喜闻乐见的。

“哼……真轻松呢……”封不觉很轻易地扒在了窗沿上,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点都不沉重,单臂就能支撑。

很快,他便将另一只爪子的肉垫贴在了窗户上,并将窗户给拉开了……

翻身入屋,放眼前望。

二楼走廊中的黑暗对封不觉来说根本无效,且不说他在白天来这里时,已经将地形、距离等因素记下了九成。就说此刻,他那聚光的双眼,凭借着从屋外照射进来的一点点月光,就能直接看清屋里的一切。

噗噗噗噗——

封不觉脱掉了自己的鞋子(因为是拟人角色,他是穿着鞋子的,就像上一个案子中的熊吉一样),用双手双脚在屋中高速移动。其脚下的肉垫踩在地板上,只发出了轻微的“噗噗”声,几乎是没有声音的。

仅仅一分钟不到,觉哥就摸着黑,下到了一楼,站在了门后。

打开门锁时,多少会有一点点声音。即使那声音不大,但金属物件的碰撞声在这黑夜中应该还是很明显的。

因此,封不觉开门时的动作很慢很慢,务求将那锁弹出的声音降到最低。

他下楼花了一分钟,开门却用了足足两分钟……

两分钟后,门打开了。

门外,是两道等候已久的身影。

“嗯……”封不觉这回是真不说话了,在屋外说两句也就算了,声音会散出去,屋内可不行,“嗯嗯……”

他挤眉弄眼地哼唧了几声,示意小叹和熊吉进屋。

待三人全都站在走廊上时,觉哥才用很轻、很慢的手法……重新关上了前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