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721章 戴夫的世界(二十)

2102年12月25日。

缅因州,某小镇。

清晨,一个九岁的小男孩儿从梦中醒来,美美地伸了个懒腰。

他揉了揉眼睛,看了眼床边的闹钟,然后就跳下床,穿着睡衣跑下了楼。

“哇噢!”一分钟后,小男孩儿雀跃的呼喊声在一楼的客厅中响起。

“妈妈~妈妈~”几分钟后,他便欢快地跑上楼,跑进了母亲的房间,并跳上床、兴奋地说道,“快瞧圣诞老人给了我什么?”

床上的母亲面带微笑,睡眼惺忪地回道;“呵呵……看来你现在是一名邮差了,我的小糖果儿。”

小男孩儿咧嘴一笑,并扶了扶头上的邮差帽,朝母亲敬了个礼:“愿意为您效劳!”

母亲伸手捏了捏孩子的脸蛋:“好了,邮差先生,快回房间穿上你的衣服吧,小心着凉了。”

“是!女士。”小男孩儿响亮地应了一声,蹦蹦跳跳地出去了。

望着孩子离去的背影,母亲的脸上浮现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可数秒后,她似是想起了什么,其神色忽就黯然了几分。而她的视线,也本能地转到了床头柜那儿……

柜上,摆着一个相框,相框里的照片还不算太旧。照片中,是一家三口——英俊的父亲、美丽的母亲,和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儿。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家啊?”两年前的圣诞节,小男孩儿曾这样问过他的妈妈。

但他的妈妈却只是抱着他哭泣,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

那一年的圣诞前夜,小男孩儿的父亲从邮局下班后。便骑着自行车,直接赶到购物中心为孩子买了一个玩具,但在回来的路上……一场车祸夺去了他的生命。

从此以后,这个家里就只剩他们母子二人相依为命了。

…………

“把帽子戴好,对。就这样。”

早晨八点半,在确认了儿子已穿戴整齐后,母亲便牵着小男孩儿的手,和他一同出了家门。

“嗨~马文先生,早上好。”

“圣诞快乐,戴夫太太。嘿~瞧瞧。这是谁家的小邮差啊。”

他们的邻居是一对年迈的黑人夫妇,平日里相见,总会打个招呼。

“你好,弗尔德先生。”

“嗯?哦……你好,戴夫太太。”

另一位邻居弗尔德是个胖子。整个街区都知道他是个单身死宅,通常来说,人们只能在他出门倒垃圾时见到他。

“妈妈,为什么弗尔德先生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走出这条街后,小戴夫抬头问妈妈。

“因为他整天窝在不见阳光的地方,吃着垃圾食品,也不做什么正经事。”母亲回道。

“他不用工作的吗?”小戴夫好奇地问道。

“弗尔德先生从一名远房亲戚那里继承了一大笔遗产,所以他不用工作。”母亲回道。

“哦。他可真是个幸运的人,妈妈。”小戴夫接道。

“是的,他很幸运……”妈妈喃喃道了一句。随即停下了脚步。

她思忖了几秒后,蹲下身子,让自己的视线与儿子的持平,并露出了严厉的神色道:“听着,戴夫,你要像爸爸一样。当个努力上进的人,不要去羡慕弗尔德先生那样的人。你要明白……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的。”

“嗯。我会的,妈妈。”小戴夫点了点头。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句。

…………

早晨九点,他们来到了镇上的公园。

儿童乐园旁的长椅上已坐了不少大人,一些贩卖零食、饮料和玩具的摊位也都已摆了出来。

小戴夫很快就加入了其他孩子的行列,到一边玩闹去了。

而戴夫太太则坐到了长椅上,和其他主妇聊起了天。

半小时后,一位老者走到了她的身旁,跟她打招呼道:“嗨,温蒂,好久不见。”

“噢,你好,纳尔逊局长。”

“我刚才一直在那边,看见你,就过来打声招呼。圣诞快乐,温蒂。”

“圣诞快乐,纳尔逊先生。对了,您的夫人最近还好吗?”

“还不错,在家拉着孩子们准备派对呢,所以只能由我带着孙女来公园玩了。”

“呵呵……我以为您挺喜欢小孩的呢。”

“是的,我喜欢他们,但我拿他们没辙。”他耸肩应道,几秒后,他好像看到了什么,“诶?那是街头表演吗?”

“嗯……噢,是的。”戴夫太太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去,看到了远处那两位表演者,“那是‘射手和杨’,他们是社区的义工,经常会到公园和老人院里表演,孩子们都很喜欢他们。”

“哦?”纳尔逊好像来了兴致,“那我也得去看看……”

他们很快就一同来到了一辆小货车的旁边,和其他家长一起,站在了一群熊孩子的后方。

前排的那些小观众对着表演的期待显然很高,早在射手和杨搭建舞台时,孩子们就已围了过来,并纷纷抱膝坐定;这其中自然也包括纳尔逊的孙女和小戴夫。

“好了~孩子们,表演就要开始了~”

准备停当后,两位主演就跃上了货车旁的简易舞台。他俩……一个是打扮成西部牛仔的大胡子,另一个则是穿着衬衫和西装马甲的光头大个儿。

“孩子们~今天,我们要表演的是……无比惊险的……令人叹为观止的……飞镖射苹果!”

虽然听上去并不是多麽有趣的演出,但哄哄小盆宇还是可以的……孩子们也很高兴地给予了掌声和欢笑。

…………

咕噜噜——咕噜噜噜……

液体涌动的声音又在封不觉耳边响起。

同时钻入他脑中的,还有刚才那一段段的记忆片段……

【警告,8775号测试者正在苏醒……警告,测试者脑部产生脉冲反应。来源不明,请立即调整……】那机械化的语音也再次传来。

“疼死爹了……”这回,觉哥一咬牙,直接就把眼睛睁开了,“切……还是不能说话。也罢……能看能思考就行了……”

他一边思索。一边转动眼球,尽可能地观察周围的环境。

“原来如此……我也浸泡在液体里吗……”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也穿着一件浅色的连体紧身衣、浮在一个充满液体的玻璃容器中。其状态……和他上一次“睁开双眼”时所看到的那个伊诺克(如果在这个世界他也叫伊诺克的话)是一样的。

“鼻腔、肺部、耳内,全都充斥着这种成分不明的玩意儿,但没有明显不适感、也没有窒息;睁开眼的刹那,眼球有点酸涩。但几秒后就适应了,比在水里睁眼还容易……”封不觉视线疾动,心思电闪,“不管这种液体是什么,肯定不是该宇宙在2002年就该有的科技产物……莫非……是matrix的设定?”他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不对,手上的茧子还在,常年泡在缸里的身体不会有这种东西……”

【警告,测试者脑波超频,测试数据超出正常值,二十秒后将启动强制中止程序。】

“这究竟是什么测试?精神状态?大脑机能?”封不觉听着系统语音,揣测着自己的境况。

“安东!你这混蛋!8775号怎么又醒了?”

“先生,安东他去厕所了。”

“wtf?”

“呃……他说他午饭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行了。你不用替他解释了,你快点儿去操作台那儿把事情搞定。安东那家伙……我一会儿再收拾他……”

“是,先生。”

在液体容器外对话的还是上次那两人。从他们的对话来判断,他们应该是负责此“测试”的工作人员,并且是上下级关系。

“呼……伙计,你可真会给我找麻烦……”几秒后,一个模糊的影子来到了封不觉所在的容器前,用较低的声音自言自语道。“你的测试值都快达标了,还不停地醒过来……嗯……”他沉吟了一句。随即又发出了一声冷笑,“哼……算了。我就帮你一把,给你加点儿‘料’吧……拜托你快点通过,别再给我添乱了……”

听到这句话时,封不觉真想从容器里出去拥抱那个npc一下。虽然他并不完全理解对方话中的意思,但他已然明白……眼前这个连名字和长相都不明的npc,才是真正能帮他看破“真相”的男人。

存在于“虚无”层面上的人,只能给予“虚无”的答案;而存在于“现实”中的人,便可以给予他“真实”。

【溶液浓度增强中,特殊溶剂加入……强制中止程序已关闭,正在准备紧急脉冲,倒计时五秒,五、四、三、二、一……】

嗞嗞嗞嗞……

在受到“脉冲”的刹那,封不觉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稍一琢磨……顿觉这动静和幽灵邮差骑车时的声音好像是一样的。

同一秒,又有一波记忆碎片在其眼前闪过……

…………

“噗啊——”一口老血,被觉哥吐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当他的意识重新回到那个华丽的大厅中时,他依然保持着将手机砸向地面的那个姿势。

这里的时间……就好像根本没有流动过一样。

“你找到答案了吗?”围在封不觉身边的六人,又一次异口同声地说出了同一句话。

“哼……”觉哥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冷笑,他缓缓站了起来,走向了大厅远端的那张长桌,“我觉得……差不多该开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