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706章 幽灵邮差(五)

封不觉哼着歌,骑了二十米不到,便用单手翻开了【奥塔库镇邮差工作手册】。

然后……谢天谢地,他的歌声停止了。

“本手册由诺曼.纳尔逊编绘整理,如有疑问,请来我的办公室跟我单独谈。”封不觉念出了印在手册第一页上的这句话,干笑了一声,将其翻了过去。

【如你们所见,这本手册本身就很薄,为了节约印刷成本,所以我取消了目录。】这就是第二页上的内容。

“喂!你这句废话就占了整整一页啊!把这段话换成目录……成本上有什么区别啊!”封不觉一边吐槽,一边将手册翻到了第三页。

这一页上,确是有不少实质性的内容了。最上面的标题写着:【邮差守则】

下面是几条相关的规定:一,本镇邮差工作时必须携带相关证件,如进行无证投递,后果自负。二,守时是我们的基本准则,请务必在信件、邮包的截止日期之前将其送到,否则后果自负。三,坚定是很重要的,无论面对怎样的险恶情况,都不能产生动摇,必须让收件人收下信件,否则后果自负。四,自行车是我们的伙伴,我们要像对待家人一样善待他们,如果你让邮局的自行车发生了严重损毁,后果自负……

“后果自负……后果自负……后果自负……”封不觉一眼扫过去,每一条条目的后面,全都是这四个字,“确定这四个字背后的含义不是‘拿枪崩你’么……”他转念一想,“说起来……我进了一趟邮局。除了纳尔逊之外,连一个员工也没看到,该不会是……员工都被他给崩完了吧……”他又转念一想,“慢着……不止邮局啊……这镇子的大街小巷全都没人啊……”

就在觉哥胡思乱想之际,只听得“叮铃铃——”一阵铃响。忽从其身后传来。

“还来?”有了上回的经验,封不觉自然知道这铃声的来源是什么,他立刻循声转头,果然看到了一道正在朝他逼近的自行车胎印。

“嘿!老兄,你好啊。”觉哥收起了工作手册,用双手抓住车把。经过一番调整后。他来到了那辆“隐形自行车”的旁边,与之平行共进,“听得到我说话吗?”他尝试着与那个隐形的骑车人进行语言交流。

然而……下一秒发生的事情,让封不觉深深地震惊了。

那一瞬,封不觉只觉眼前白光一闪。接着,耳边响起“刺啦”一声。

当他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连人带车摔在了地上,且浑身都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焦味……

“什么情况?”觉哥一脸茫然地坐了起来,想再度找出对方的位置,可此时,那条胎痕已经远去,连自行车链条的“嗞嗞”声也已无法听到。

他又看了眼游戏菜单。发现自己的生存值竟然一口气就掉了50%……唯一值得庆幸的,恐怕就是没有留下什么伤口或是持续的减益状态了。

“我打了声招呼,结果被他用电击棒电了?”封不觉都懵了。“只要和他讲话就会触发攻击?”

他稍稍坐了一分钟,确认身体没有大碍后,便重新站了起来:“这货到底是什么来头……”他郁闷地拍了拍身上的脏土,并扶起了自行车,“如果他就是‘幽灵邮差’,那我这主线任务仿佛是不好办了呀……”

念及此处。封不觉的眼中忽地闪过了什么:“诶?会不会……”他又一次从口袋里取出了工作手册,连续翻了几页。随即笑了起来,“哈!还真有!”

觉哥此时翻到的那一章。标题是【关于幽灵邮差】。

一,不准谈论幽灵邮差;二,不准谈论幽灵邮差;三,不准谈论幽灵邮差!

这是本章的前三条内容……

“喂喂……《搏击俱乐部》的梗要玩几回才满意啊……”封不觉扫完这三行,又继续往下看。

四,幽灵邮差是奥塔库镇邮局的传奇员工,他保持着连续十五年无缺勤、无退件、无延迟的记录。

“因为他是个幽灵吗……”封不觉看到这里,虚着眼念道。

五,幽灵邮差永远在赶路。

“嗯……看出来了。”封不觉边看手册边吐槽的行为,也是蛮拼的。

六,因为幽灵邮差永远在赶路,所以请不要打扰他,否则后果自负。

“后果就是打声招呼就被肛掉半血呗……”觉哥一边说着,一边翻了一页。

七,如果你想和幽灵邮差交流,请把内容写在纸上,并以信件的形式投入镇北墓地旁的废弃邮筒里。

“我靠……这种事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啊?被电击无数次之后总结的吗?”封不觉道,“诶?等等……这册子是纳尔逊出的,他应该知道些什么……”他神色微变,“但这老家伙枪法不错,而且心狠手辣,感觉从他那里套话有点困难啊……”

八,特别提醒——幽灵邮差的“灵魂电击”无法被绝缘体隔绝,如果你想穿上一套绝缘的衣服去挑战他,我建议你还是省省。

“很好……我可以省了。”封不觉确实已经构思出了这样一个方案,不过在看过第八条后,这个方案也就不存在了。

九,记住,幽灵邮差不需要你们的帮助和同情,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自愿的,对此有意见的人,可以来局长办公室找我反应。

“嗯?”觉哥瞬间便从这第九条……也是最后的一条中,嗅到了阴谋的味道,“这条……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啊……”

他的思维又一次飞速运转起来,将这九条(实际上等于是七条)关于幽灵邮差的描述在脑子里过了几遍。很快……他便构思出了一个计划。

当然了,这个计划的执行时机并不是现在。觉哥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送信。

“越来越有趣了呢……”封不觉说出这句话时,通常就表明……他已知道了某种关键性的信息。

“我想想……第一大街的方向……”他将工作手册收起,把挎包从地上捡起来,直接斜挎在了身上,随即又骑上了自行车,“嗯……那边……”

…………

半小时后,封不觉的体能值耗掉了一半,他也终于来到了第一大街三号的门前。

他没有选择以邮局为中心、由近至远的方式进行投递,而是按照地址顺序去送。虽然这样会多花费一些时间,但这条路线可以让他“顺路”去探查几个比较感兴趣的地点。

“就是这儿了吗……”封不觉看着眼前那栋高两层的民房念道,“房子看着倒还挺不错的,但屋前连个邮箱都没有。”

其实……就算这户人家有邮箱也没用。把信件塞进邮箱里,并不算完成任务。一定要亲手交到收件人手里,并让对方表示“愿意收下”,任务的进度才会变化。

“唉……没办法,只能去敲门了。”觉哥叹息一声,停好自行车,快步穿过了房前那枯草丛生的前院,走到了门廊上。

啪啪啪——

敲门三声后,他高声道了一句:“有人吗?”

短暂的沉默后,房子的二楼传来了一些动静。接着……便是一阵胖子穿着拖鞋下楼梯的声音。

可能有人会说,听脚步声还能听出胖瘦?

我只能说……反正觉哥听得出来。

咔——

片刻后,房门展开了一道缝隙。由于屋里的人没有扯下门后的链条锁,所以门只能开那么大。

“你找谁?”屋里没有开灯,屋主就站在门后的黑暗中,用一种有气无力的嗓音发问。

“不知道。”封不觉如是回道。他是真不知道……因为这些信封上除了地址之外,别的内容全都是模糊的。

“那就滚!”屋主的反应倒也干脆,骂了一句,便把门摔上了。

啪啪啪啪啪——

觉哥当即又对着门板连敲五下。

“你到底想干嘛?”屋主又把门打开了一条缝,不耐烦地吼道。

“我是邮政局的。”封不觉将自己那张简陋的临时工作证拿了出来,在门缝前晃了晃。那语气,那姿势,好似在说“我是联邦调查局的”一样……

“所以?”屋主的态度稍有缓和,他试探着抛出了一个问题。

“这里就你一个人住吗?”而封不觉也问了个问题。

“跟你有关系吗?”屋主反问。

“不回答也无妨。”封不觉淡然地回道,并把信封递了过去,“要是只有你一个人住呢,这信就是寄给你的。要是还有别人和你一起住呢,你就帮忙转交一下。”他顿了一下,“总之,我已经把信送到地方了,怎么处理是你的事。”他又将信封往前伸了几分,“拿着吧,愣着干嘛?”

“不……我不要。”这一刻,屋主的语气突然变得很奇怪,“你走……这信我不收。”

他的话十分令人在意……他没有说“你送错地方了”,而是说“我不收”。也就是说……他承认这封信没送错地方,只是……他不想要。

“哈?”封不觉也没想到对方会是这种反应,他瞪眼瞧着门后的阴影道,“你有病啊?一封信而已,又不是炸弹,干嘛不收?”

屋主闻言,沉默了数秒,接着……便低声回了一句:“你自己拆开看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