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940章 人言可畏

第1940章人言可畏

“喂,你们这群律师,有钱不去坐的士,偏要和我们挤公车,你们有病啊!”一人怒骂。

“对,你们这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律师,居然还有脸和我们挤公车,我呸!”有人猛吐口水。

面对群雄激动的悉尼市民,众多律师败退了。虽然他们可以在法庭上睁眼说白话,可以在法庭上颠倒黑白,但在大庭广众之下,面对众多悉尼市民的口水,他们就算脸皮再厚,也不敢和这些地头蛇争论。再争论下去,被人拍了发到“yuube”上,那他们可就真没脸回家了。

“走!”陈大律师咬牙向前走去。

众多律师一愣。

“陈大律师,我们走去医院?”有律师惊问。

“不!走去一切都迟了。我们必须尽快赶到医院。”陈大律师说。

“可不是有十几公里路程么?”有律师惊问。

“哼,林风以为这样就能难倒我么!那也太小看我们了。”陈大律师仰视苍天,一脸傲然。

“各位,你们信不信我?”陈大律师问。

众多律师彼此对视一眼,现在他们在悉尼颜面尽毁,要就这样回去,指不定被人笑到什么时候。因此,他们绝不能就这样回去。

“陈大律师,在这里你资历最高,自然以你为尊。”众多律师此刻也没了主意,有陈大律师这么个顶梁柱在,他们自然以其马首是瞻。

“既然相信我,那现在我们就兵分两路。一路随我去医院,另外一路去郊区那些轻伤玩家的地方,我们不能再给林风时间反应了。”陈大律师握拳说。

众人你看看我,自然都想去医院。

“好了,现在我们就草签一份口头协议,这次所有的收益我们最后行赏,大家集体来表决。我想,这样大家应该没有意见了吧!”陈大律师说。

众多律师想了想,纷纷点头同意。与其大家还为这利益分配不均各怀心思,最后弄个竹篮打水,不如大家精诚所至,合作无间。须知,他们现在的敌人除了那些陆续赶来的各国律师之外,还有林风这个最大敌人。他们必须合作。

“好,各位,大家都是律师,我相信大家的办法都很多。现在虽然没有车,但我想应该难不倒各位才是。现在我们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陈大律师说。

众多律师微微一愣,不大明白陈大律师什么意思。

在众多律师侧目之后,陈大律师拨打了“”报警电话。

“我在路受伤了,请派遣一辆救护车前来。”陈大律师说。

随后,在挂了电话后,陈大律师不知从哪弄了个纱布,将腿脖子给裹了几圈,看上去像个重伤人,便坐到一旁。

十五分钟后,一辆救护车呼啸而来。

“医生,我在这!”陈大律师招招手,随即被抬到担架上。

众多律师一脸佩服的朝陈大律师竖大拇指。高啊!

“小李,小王,陪我去一趟!”陈大律师招招手,把自己两个助手给唤进救护车,随即朝众人露出一副饱含深意的笑容。

“呜呜呜呜~~~”救护车呼啸而去。

众多律师对视一眼后,立刻开始各想各招。

去医院的,那就简单,直接依葫芦画瓢,打“”报警。不过这医院的救护车有限,能装载的人数和律师的数量相比,那绝对是杯水车薪。

不过这律师可都聪明,救护车没了,那不是有警车么!一时间,悉尼警车呼啸而来,呼啸而去,全城的警车都被调动起来。一个个律师被相继装载而走。

不过这警车也是有限的,很快警车也没了。当然,这全城还有消防车,不过消防车众人可不敢请,那要请来,那可麻烦大了。因此,众多律师琢磨着是否在大街上拦车。

在西方,竖起大拇指站在路边,那就是告诉过往的车辆他们想要搭个顺风车。通常来影里这样拦车那总是会有车停的。不过现实里,随着拦车抢劫,杀人越货的事情发生多了之后,但凡男人拦车,那是肯定没人停的。因此,除了几个女律师坐车离开之后,更多的男律师压根就没人理会。

“各位,现在怎么办?我们这可是行赏,如果陈大律师医院那边解决,我们却还没能去郊区,那最后就算赢了,我们也分不了多少。”剩余的众多律师在路边商议。

“嗯,是啊,我们不能再耽搁了,必须想出办法来。”众多律师叹气说。

“对了,各位,你们订酒店了么?我们可以让酒店来接我们。我们找个离那些受伤玩家下榻地方较近的酒店,让酒店派车来接我们,然后再想办法前去,你们看如何?”有律师提议。

这个办法好!――众多律师顿时纷纷赞赏。

不过打完电话,众人傻眼了。这酒店平常用车,也是给出租公司打电话安排车,现在所有车都被林风给租了,哪有车给他们用呢。

怎么办?――众多律师你瞪着我,我瞪着你,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而此时,一辆大卡车疾驰而来,车上装满了一辆辆自行车。

“各位,我们老板有感今天大家没车坐,担忧大家出行不方便,所以特地为大家准备了一批自行车。各位,请便吧!”一个工作人员下车,看着众多律师嘻嘻一笑说。

众多律师眼睛一亮。是啊,眼下既然没车去,那也只有用自行车了。

“对了,你们老板是谁啊?”一名律师多嘴好奇问了一句。

“呵呵,我们老板就是天下第一大善人――林风。虽然你们这次是来和他作对的,但我们老板大人有大量,不和你们计较,他说了――虽然你们这些律师可恶,见钱眼开,但多少对社会发展还是有点益处的。我们老板还说――我看见一只小鸟受伤都于心不忍,何况你们这些律师没车乘坐呢!”员工嘻嘻哈哈说。

众多律师闻言,差点没气的喷血。这林风哪是好心,分明是在嘲讽他们,讥讽他们的。

“哼,把这些车给拖走。我们用不着林风假惺惺!”有骨气的律师大吼。

拖车员工无所谓的耸耸肩。

“我们老板说了,如果你们不领情呢,那就算了。你们愿意走过去,那就自己走过去。不过老板要我提醒你们一声,说还有1小时,所有郊区轻伤的1万余名玩家将会进行一场远征军演,军演时间为三天。也就是时内,你们赶不到郊区,那么你们三天后才能和这些玩家见面了。”拖车员工看看表,嘿嘿一笑。

什么,远征军演!还三天时间!mg!――众多律师当即跳脚。如果真的三天后才能和其见面,那还搞什么啊!他们这些律师可就白到悉尼那么早了。到时别说全球的律师云集悉尼,而且指不定林风这三天还会做出什么事来呢。

不过这些自行车都是林风安排的,他们要是接受了,这心里的疙瘩可过不去。而且,林风会这么好心?――众多律师一脸狐疑。

“我说,你这自行车不会是坏的吧!或者半路掉链子?”有律师问。

拖车员工眼睛一瞪。

“各位悉尼市民,过来评评理,你们我们老板可怜这些律师没车坐,才送来自行车,结果还怀疑我们老板为人,你们这叫什么事!”拖车员工这一嗓子不得了,四周的悉尼市民都围上来了。听闻之后,立刻对这些律师指指点点。有的眼尖律师还看见有市民又开始拍照,当即脸就绿了。

“那代我们先谢谢你们老板了!”有律师不想在这里再纠缠下去,赶紧的取了辆自行车下来,骑了下,自行车没任何问题。林风没有在自行车上动任何手脚。

“走,各位,时间不多了!”林风说只有一小时,那肯定只剩一小时,他们必须赶紧了。

“等等!等等!”拖车员工突然喊住众多律师。

“怎么?不是免费的,难道还想收钱?行,说个数吧,林风有名的雁过拔毛,我们有心理准备!”一名律师犀利质问。

拖车员工微微一笑。

“不是,不是,我们老板说了完全免费,怎么会收费呢!不过做人总要厚道一点,要懂什么叫知恩图报。这里有些恤,希望大家能够穿上。背后都印了字,是为了宣传我们老板刚刚成立的‘运动伤害恢复慈善基金’,我想各位律师这么有善心,应该会支持我们老板吧!”拖车员工嘻嘻一笑。

众多律师脸色顿时一变。敢情林风就指望着靠提供这么几辆破自行车,让他们帮其免费打广告呢!

不干!――众律师当即脸一板。他们什么身份,岂能帮林风打这种广告。

“怎么,各位不愿意做点慈善事业?”拖车员工大叫一声,“我们老板日理万机都随时想着为社会做贡献,难道你们举手之劳都不愿意么!各位悉尼市民,你们来评评理”拖车员工再次大叫。

“喂,别叫了,我们有说不愿意了么!恤拿来,我们穿!”众多律师咬牙切齿说。再闹下去,这些围观悉尼市民指不定又会将他们骂成什么黑心肠,没良知,冷血动物呢!

所以,就算明知道被林风利用打广告,也要穿!

人言可畏啊!

……第1940章人言可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