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41章 唯战而已

“将士们,辽骑就在当面,随某杀过去,斩将夺旗,立一功蠢轰烈烈的大功劳!”

李华庭举刀斜刺长空,短暂的发出了一声动员令,便一马当下,向辽国军阵冲去。

“杀!”

大片的长枪大戟斜指苍穹,随着一声杀气腾腾的大喝,士气正旺的骑兵随之杀出。

“亲!”

近千人的骑兵驰出数十马身,第二梯队的士兵依样举枪亮刀,大喝一声,再度策骑杀去。

“杀!”

“杀!”

“杀!”

一队队宋骑,皆以锲字形冲锋阵形向前冲去,近十余层的宋骑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箭头,直扑萧挞凛中军本阵。

一见李华庭如此威势,潘美不禁抚须赞道:“李将军,真英雄也!”

“汉儿威武,我军必胜!汉儿威武,我军必胜。

余下的步骑将士,或以刀击盾,或以枪顿地,震撼人心的“轰轰”声中,用一声声的呐喊为自己的战士助威起来。

眼见宋军仅有百余骑,竟视他们如无物般迎面杀来,萧挞凛激怒的须发飞扬,紧握枪杆长振声大呼道:“迎敌!”

殷雷滚滚,连绵不绝,李华庭带着一万铁骑,践雪狂飚,径直撞进了辽军的本阵,一时人仰马翻,杀声盈野。

怒湘汹涌,如山呼海啸,整个平原上到处都是狂奔的战马,半空中到处都是锋利的长枪、雪亮的钢刀,旌旗舒卷,往来冲杀,一万人的汉骑冲进了辽军本阵,就像一锅沸油中浇了瓢冷水,立时炸裂开来。

此时,殿后的童羽部五万骑兵仍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静如山岳,肃杀无声,唯有战旗猎猎,更增无形压力,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蜂拥而出?

因此李华庭以一万铁骑硬冲敌军本阵,固然在冲阵的刹那付出了重大牺牲,但是一旦突入敌军,却是如鱼得水,东挡西杀,悍勇无敌,把辽军本阵搅得天翻地覆。

“大王已得天下,大王已称天子,合宋夏两国,麾下名将如云,大丈夫不当此时于马上取功名,于勇将中争先锦,便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此时不争功求战,更待何时?“

李华庭是真的拼了命了,后有援军,后顾无忧,他只是一味地向前、向前、向前,撕裂、撕裂、撕裂,纵骑游走,率领所部如汹涌的波浪般进退散聚,从容自如,整个辽军本阵都被撼动了,随着惯性,整个辽军阵营都像一口大锅里的水,激裂地荡漾着,阵形大乱。

“童将军,胜败在此一举,你部可以冲锦了!“

眼见李华庭冲乱了辽军阵形,已然有机可趁,经验老到的潘美立即抓住时机,断然下令。

“末将遵命!”

潘美一语方了,早已按捺不住的童羽便喜不自胜地答应一声,一举长枪,大喝道:“兄弟们,莫让李将军专美与前,叫他们瞧瞧咱们兄弟的手段,杀呀!”

“杀呀!”

五万骑兵分作两路,呈钳形向辽军主力包抄过去,与此同时,萧挞凛也下达了将领,两军两翼呈雁翅状迎了上来,潮水般的攻击,箭雨、刀山、枪林,汇聚成了一副悲壮的画面。

辽军是在撤退中反动局部反击,而且三位主帅萧挞凛、萧干、韩匡嗣官州日等,各有部属,号令不及宋军统一,李华庭和童羽又像较劲儿一般亡命厮杀,湘水般的压迫力,顿时椎动着辽军迅速整体向后退了片刻。

仅仅是片刻的后退,同样是混战,气势便完全不同了,李童二人的大军已形成了压着打的局面。

这场战斗,在短暂的宋辽战争史上意义重大,在以后漫长的几百年中,宋国再也没有过这样完整的纯以骑兵力量与外敌对抗的战斗,这也是唯一的一次,也是全胜的一次,所以一直被以芦州演武堂为前身建立的大宋军事学院列为精典的骑战教例,是役宋辽双方许多的将领和表现杰出的士兵也因之永载史册。

几百年后,在总结这一战役的一场教学课上,大宋演武堂资深教投花漫天先生对学生们是这样介绍的:

“历史上,当时辽人称汉人为汉儿,汉人也如此自称,又过了几十年之后,汉儿在习惯上就只是辽籍汉人的专称了,为了区分南北汉人,宋国的人从那时起被称为汉人,辽国的汉人则称为汉儿,而当时尚没有这样的区分。因此陡然听到“汉儿必胜”的高呼声,辽军阵营中的汉家男儿尽管在感情上和心理上早已把自己当成了辽人,还是在心理上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尤其是数万人齐声呐喊,那种强大的冲击力和震撼力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同为汉人血脉的北军汉人不由士气大挫。这一点,对李华庭的一万骑兵强行突入敌阵,产生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可以说,这是心理战的一个极为成功的范例。

此外,当时辽军正处于保卫南京的大撤退途中,是于撤退途中发动局部反击,这种情形下他们应该采取的战术就是一击不中立即远遁,一旦形成正面决战的态势,对无心恋战的辽国士兵们来说,是一件十分威险的事情,在这一点上,辽人再度犯了错误。

第三点就是,当时我国东路军各部将领的共同统帅潘美将军及时回援,亲自指挥了这场战斗,军令通达,上下一体。而辽国当时有萧干、萧挞凛、韩匡嗣三位将领,分别隶属于不同的军队,三人的军阶或实际权力也大体不分高下,这就造成了各自为战,无法有效调动全军的情况,这也是在这场大会战中决定胜负的一个重要因素。

当然,我军将士上下一心,顽强作战的战斗作风,在此战中产生的作用也是勿庸质疑的。此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不容同学们忽略的,那就是意外因素对战争的影响。比如在这场战斗中,有一今后来官至我国驻交趾宣抚使的官员,当时还是一个小小校尉,名叫丁锋,丁锋此前是蜀中一个小小的盐丁,因为参加了童羽将军

的义军,成为这支军队的一份子。

他在战斗中负了伤,肠子都流了出来。他在不支落马后,随手拔出佩刀,折断了冲到面前的一匹战马的前腿,使得马上的敌军掉了下来,然后,丁锋就顺势一刀砍下了这个敌人的脑袋。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被他一刀杀死的人居然是辽国燕王韩匡嗣。

韩匡嗣,蓟州玉田人。其父韩知古六岁时被契丹人掳入契丹为奴,后做为家奴随女主人淳钦皇后陪嫁给了辽国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成为一名宫奴。其子韩匡嗣,自幼好医学,皇后待之如子,后来便一步登天,历任太祖庙详稳官、上京留守、南京留守,摄枢密使、西南面招讨使、晋昌军节度使等。

后来的辽国皇帝耶律贤体弱多病,而韩匡嗣医道高明,因此两人很早就建立了深厚的个人交情,同时耶律贤的皇后……咳……这个……就是与我国圣祖皇帝之间留下许多暧昧传说的辽国太后萧绰,曾经与韩匡嗣的儿子韩德让有过婚约,但是在德王谋反期间,伴驾随侍的韩德让为耶律贤挡过冷箭,并因此丧命,所以出于补偿的心理,再加上当时耶律贤也确实缺乏心腹,所以韩匡嗣被封为燕王。

我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同学们,民间的传说都是由于停战协议|百度步步生莲贴吧手打莲吧文字首发淫民威武|签订后宋辽两国的密切往来,我国对辽国的经济援助,以及两国领柚的经常性会唔,使得一些好事者编造出来的谎言。我圣祖皇帝文成武德,泽被苍生,是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在宋辽两国的正史中,对于这些香艳的传说没有一点线索可以寻找验证,千金一笑楼还编写了许多有关圣祖与萧后的曲目表演传唱,这是误人子弟啊同学们,切勿把文艺当历史,千万不要受到这些野史传说的影响。

咳咳,好,我们说回正题,燕王韩匡嗣的意外死亡,使得该部辽军军心大乱,从而加速了辽军的溃败,从而使得整个战局迅速向我方倾斜,使得我军以较小的伤亡代价换取了一场大胜。同学们,战场上瞬息万变,不到最后一刻不可轻言胜败,一个小人物、一件小事、一个意外,都可能彻底改变战局。

是役,韩匡嗣殁,萧关断臂被俘,舞挞凛轻重伤势数十处,所部主力或杀或俘,歼灭近七成,可以称得上是完胜了,但是宋军仍不依不饶,萧挞凛率本部残兵败将脱离战斗,依靠仍滞留在战场上竭死战斗的士兵争取的宝贵时间迅速后掇,但是童羽阴魂不散,紧追不舍。

辽军撤出数十里,来到一处小山,名叫羊角山,以居高临下的优势仍有难敌宋军的急攻,童羽毫无惧色,率部登山仰攻,一场血战,迫使辽军放弃羊角山,继续撤退,一日之间,四易防御阵地,而童羽则始终咬紧了他们,战斗之激烈,从童羽累死三匹战马,换骑四次继续冲锋陷阵便可见一斑。

最后,萧挞凛只率三百余骑从山谷中逃脱,所部为掩护主将脱身,全部做了宋军的俘虏。萧挞凛率三百余骑残兵败将逃回幽州,萧绰闻讯如五雷轰顶,这支骑兵主力的全军覆没,对辽军士气的打击是重大的,如果说前次小唐河一战杨浩重挫耶律休哥,和耶律休哥在高梁河大败赵光义一样,都有取巧的成分在内,还不那么叫人服气的话,这次两军骑兵主力的遭遇战,却是一刀一枪的真功夫。

这一战,辽军仍然是完败、惨败,辽军引以为傲的骑射再也不是克制汉人的利器,辽军上下悲观的气氛之重可想而知。

屋漏恰逢连阴雨,船破偏遇迎头风,就在人心惶惶、上下不安的时候,杨浩率主力部队日夜兼程,终于赶到了幽州城下,抢在许多赶来幽州赴援的辽军之前,再度兵困幽州城,再度形成了与赵光义当初那一幕完全相似的场面:宋军围城,援军围宋军。

可这一回,宋军还会重蹈败辙吗?

杨浩用了和赵光义前期几乎完全一致的招式,他想为前番宋军的失败找回这个场子。

大军团团围城,迅速扎下营寨,杨浩亲自巡阅三军,安排谍报、通讯、集结、部署、逆袭、阻截,以及鸦重、粮草、军医、后勤……

幽州城头,萧绰也在亲自巡阅三军,鼓舞士气。一领靛蓝色盘领窄袖长袍,外罩细鳞锁子甲,胸前一方亮闪闪的护心宝镜,兜攀及护项上饰着纯白色的银狐毛,头顶银盔上一束长长的雉羽飘扬,衬得萧太后明眸皓齿1月貌花容。

在她左侧,随着一员虎将,星眸朗目,气宇轩昂,正是辽国大于越耶律休哥。巡视到东城,萧绰停下了脚步,扶着箭垛向城下望去,十里连营,旌旗猎猎,人喊马嘶,一片喧器。

忽然,萧绰的目光被一样东西吸引了。黄罗伞盖,那是皇帝的仪仗,杨浩,在那黄罗伞盖下面,一定就是杨浩,萧绰的一口银牙立即咬紧,眉心一点嫣红,明媚如水玉观音的俏脸上,登时笼起一片腾腾杀气。

城下的黄罗伞盖忽然也停下了,远远的可以看见一个银盔银甲的将领慢慢自黄罗伞盖下走出,向前走了几步,站定脚步,向城头的凤拇罗伞望来。

彼此相距太远,看不清五官眉目,可是两个人似乎都看清了对方的模样,就这样久久地凝视着那一线人影,似乎双方无数的将士都感觉到了彼此君主的这场无形的交锦,整个战场上忽然都静了下来,只有呼啸的风,卷动大旗,还有那不识趣的马儿,偶尔长嘶几声。

两道目光越过军营、越过战壕、越过城墙,交织着,流动着,对视许久,萧绰忽然抽手,手中攥紧箭垛上一蓬冰雪,大步反身走去。

“与君决绝,唯战而已,再无一句话好说!”

站在读者立场上采纳众多网民意见,满足您不同的阅读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