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37章 怨了了,情难却

嘉山口一战,耶律休哥大败,残兵败将仅万余人杀出重围,丢弃了主帅旗鼓,东卅突西杀,辗转逃向东北方向,最后遁逃入保州。一直没有公开露面的杨继业自率一路兵马此前已奇袭唐县,收复唐县丽一直在等待消息,李华庭、刘廷让大败耶律休哥后,立即派人快马通报,获悉耶律休哥大败,自家后路已不可能被敌军铁骑截断,杨继业立即自唐县出兵,连夜突进,经一夜又一日的血战,于次日傍晚夺取大茂山原宋军兵孰

占据了这个堡垒,宋军便彻底切断了侵入宋境的东西两路辽军之间的联系,进可西攻灵丘,中攻灵狐,东攻易州,为宋军反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此一战,宋军收复唐县、唐山、望都、北平四处城池,斩首三万七千级、得马匹数万匹,生擒辽国将军十二名,俘获辽军三万余人,军器甲仗不计其数。就像高梁河一战时,耶律休哥抓住了赵光义一个细小的失误,趁机予以撕裂、扩大,从而一战扭转整个战局,从全面防御转变为全面反攻一样,杨浩又怎么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宋军的大反攻从小唐河一战辽国八万精锐之师的溃败开始了。这次大反攻由东到西,在整个战线上开始,雁门关、府州、烛轮川,乃至整个东线战场,所有的宋国军队全面投入了战斗。

宋军一向攻防一体,尤以防御著称,在西夏兵团与之合并后,却头一次用上了全攻阵型,第二天,杨延郎和童羽便领兵向保州发动了进攻。耶律休哥自幽州大捷后,还没有吃过大亏,兵锋所向,战无不克,不免滋生了骄意,结果在定州城下一败涂地,此一败势必将影响整个战局。

逃回保州后,他知道宋军必然随后赶到,立刻开始部署防务,同时迅速向各路辽军下达军令,果断决定从战略进攻全面转入战略防御,尽可能地保持战争成果。并修书一封,派人快马呈报幽州,请罪的同时,也把宋与西夏合兵的意外情况禀报了太后。

宋国能拥有这么多战马,这么多训练有车的骑兵,唯一的来源,只有可能是西夏口况且耶律体哥当初兵临浊轮川,曾经与西夏军对峙良久,对西夏军比较熟悉,更曾耳闻过西夏两支破阵劲旅重甲兵、陌刀阵。此时想起,如何还不明白他在小唐河到底遇到了什么?

他知道西夏对陇右用兵的时候,最新收到的情报,据说杨浩已向关中进发。辽国大举南下,除了因为宋国自幽州一败,元气大伤之外,另两个凭仗就是赵光义意外驾崩,少主继位,以及西夏与宋国直接开战,这个中原帝国必将两面受敌。

现在是怎么了?西夏兵为什么与宋军合兵一路,并肩作战?在中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童羽和杨延朗兵临保州城下,猛攻不克,于是决定先扫清外围,遂由童羽虚张声势继续攻城,杨延朗则悄悄带本部兵马离开保州,转攻保州周边仍被辽兵占据的县镇,当晚,杨延朗攻克遂城,并以此为据点,成了保州眼皮子底下的一颗钉子。

耶律休哥很想弄清楚这一切,只可惜战场上派出的斥候探马,是不可能探察到对方帝国内部发生的这些大事的,于是耶律休哥传下令去,务必要活捉几个敌军。童羽率军正在攻城,故意放开一个豁口,再生擒几个宋兵并不困难,很快,耶律休哥就弄清楚了这段时间中原到底发生了什么。

中原发生的这件大事,许多宋国边关守军在杨浩的大军赶到之前也被蒙在鼓里,直到现在对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也未必清清楚楚,但是童羽的兵是从陇右到关中,再到汴梁开拔三关的,对事情的原委十方清楚,耶律休哥弄清楚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不由得大吃一惊。

既然宋与西夏合一,何止兵力陡增,士气大振,而且宋国在横山一线与西夏对峙的大军,乃至西夏国军队,必然也要向辽军发动进攻,此刻攻向雁门关的十万辽国兵马恐怕有危险了。他马上就感觉到,敌势正强,不可力敌,仅仅由进攻转为防御是不够的,想要保持胜利果实,将已经占领的这些州县牢牢控制在手中的想法也无法实现了,现在只有主动撤军,撤回辽国境内去,才有可能稳住阵脚。

耶律休哥立即再拟第二道下发整个战区的撤军命令,并且命令全城守军立即准备,连夜突围。

童羽的围城大军防御重点是北城,是夜,耶律休哥开西城,全军闯营破阵,杀出重围,驰出数十里,再北向而去,次日,潘美率兵赶到保州,耶律休哥已鸿飞冥冥。保州城百姓倒是大多安然无恙,并没有遭到耶律休哥劫掠杀戳,或屠杀平民泄愤。

这固然是因为辽军此番南下,打得是占领宋国领土的目地,所以不想对地方百姓过于苛待,也是因为耶律休哥用兵,部向反对滋扰欺侮普通百姓。这的确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北国英雄,然而既然为了各自国家的利益成了对手,这份相惜之情也就得搁下了。

杨浩闻讯,也是为之嗟叹,不过叹息也没多久,因为战争已经全面打响了。只不过浊轮川、府州、雁门关那边是雷声大、雨点小,宋军接到的命令是即便能够取得胜利,也不可过于深入,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制造一种声势,牵制辽国南院兵马,杨浩的主攻方向……在东北。

※※※※※※※※※※※※※※※※※※※※※※※※※※※※

祁连山脉,绵延数千里的崇山峻岭一片白雪皑皑,今冬的第一场雪,下得就是如此之大。

一夜之间,积雪覆盖,茫茫一片,呼啸的北风刮得雪沫子直往人的脖梗子里灌,这样的环境,地面上有任何痕迹,都可以一个时辰之内被抚平如镜,想要在这样的环境中追杀一支几十人的队伍,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是阿古丽并不肯放弃,她的心中正燃着一团火。

穿着一身男式的战袍,白色的皮袄,白色的皮裤,外面再套一件毛耸耸的皮坎肩儿,头上是带遮耳护面的皮帽,腰畔挂一口弯刀,全身上下唯一露在外面的只是一双黛眉上浅挂白霜的大眼睛。

策马站在一个积雪不多的山坡上,阿古丽俯哦着面前的雪原,雪原茫茫,把浅浅的河流、枯黄的草地全都埋在了下面,白雪无边无际,远山缈缈如影。

在她后面,是近千人的骑兵队伍,全都穿着毛耸耸的御寒效果极好的皮袍皮帽,队形看似散乱,实则暗藏玄机,随时可以以三人一伍相互配合的方式投入战斗。

远处,一个黑点迅速移动过来,近了,更近了,渐渐可以看清那是一人一马。

马上的骑士一路飞奔而来,驰上山坡,到了阿古丽近前,猛地一勒缰绳,健马希幸幸一声长嘶,踢得脚下雪花四溅。风吹着,欢得阿古丽肩头皮坎肩上的狼毫微微地抖动着,她却仿佛汉白玉的岩石雕就一般,一动不动。

“报,属下探听到了消息,夜落讫率二十余骑,现已逃到了麓牛部落。”

阿古丽的双眉微微一耸:“麓牛部落?难道他们不知道我的命令?任何部落胆敢收容夜落讫者,杀无赦!“

“知道……,自然是知道的,不过麓牛部落的首领铁摩柯与夜落讫是结拜兄弟,所以……”

阿古丽冷笑一声:“结拜兄弟?不过是一头被人利用的蠢猪罢了,”

她猛地一提马缰,提气扬声,厉声喝道:“前进,突击麓牛部落!”

麓牛部落,夜落讫强打精神与铁摩柯饮酒畅谈,叙了叙兄弟之情,谈了谈东山再起的打算,许了一堆空中楼阁的好处,一回到特意为他安置的毡帐,那虽败不倒的英雄气概登时一扫而空,极是疲惫地倒在狼皮褥子上。

毡帐中很简陋,麓牛部落的生活条件并不太好,不过很暖和,地灶里炭火正旺,帐中暧烘烘的,灯熄了,只有炭火红红的光,映照着整个毡帐。

一败,再败,一退,再退,现在还能逃到哪儿去?罗丹终是不可靠啊,杨浩的兵马一到,他就降了,还在自己背后狠狠捅了一刀,幸亏他一向戒备着这老小子,并不敢过于信任,虽然杀得他大败,却未因此要了他的性命。自从之后,一败再败,手中的兵马越耗越少,只能东躲西卅藏。

藉着这两年他对青海湖周围地形的熟悉,他一次次逃过了阿古丽那个疯女人的追杀,可是那个女人居然传出号令,青海湖诸羌部、吐蕃部、回讫部,谁敢收容他,就与他同罪,一时间他尊贵的回讫大汗,居然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对铁摩柯,他也不敢完全地信任,但是不投奔铁摩柯,他这二十多个缺衣少粮的人就得冻死在大雪原上。眼下,他已把那二十多个心腹,安排在了他的毡帐周围,夜落讫和衣躺在温暖柔软的狼皮褥子上,暗暗地盘算着:“这儿也不可安全,明天还得走,从铁摩柯这儿弄点肉干烧酒,继续西逃,这臭女人总不会追到高昌国去吧?”

倒底是年纪大了,又过了这么多天风餐露宿,担惊受怕的日子,好不容易躺到一个舒适的所在,夜落讫真的乏了,思索着下一步的出路,渐渐的他已睡眼朦胧。

此时,阿古丽的人马已幽灵般地包围了麓牛部落的驻地。草原上的部落牧马放羊,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生活十分艰苦,天气的变化、狼群的肆虐、其他部落的掠夺,种种条件,养成了他们警觉如狐的性格,要偷袭这样的部落绝不容易。

而阿古丽也没想偷袭,她的手段是突袭。

麓牛部落的牧羊犬疯狂大叫,牛群马样发出骚动,警醒的族人刚刚抓起放在枕边的长刀,喊杀声就

从整个营地四面八方响了起来,刹那间,原本只有冷风呼啸的营地里人喊马嘶,牛羊啤咩,狗儿狂叫,阿古丽的铁骑闯了进来。

踹营破帐,根本不予对方反应的机会,大战就开始了。骑士们呼啸着奔驰往复,有那匆匆忙忙跑出毡帐,手中提着兵器还没搞清情况的牧人,一匹匹快马风一般在他们身边掠过,雪亮的钢刀就从他们颈间、头顶飞过,带起一蓬血雨,一具沉重的尸体便砰地一声重重跌在雪地上,再也没有了声息。

深夜,却非伸手不见五指,连天漫地的白雪,将任何微弱的光都发挥到了极致的作用,大地是灰蒙蒙的,足以辨识人物,在那些挥舞得如雪片般的锋利马刀下,在击刺如闪电般的长矛大枪面前,再加上骑士们以灵活的身手间隙射出的连珠快箭,麓牛部落的族人就像待宰的羔羊,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反抗十分短暂,也十分微弱。

夜落讫半梦半醒,睡得并不踏实,骤闻高呼惨叫声,他霍地一下坐了起来,紧紧抓住了佩刀。

“怎么回事?是阿古丽追来了,还是有其他部落劫掠麓牛部落?”

夜落讫心口忤忤直跳,几个心腹侍卫已抓步抢进帐来,手中举着火把:“大汗,有夜袭。“

夜落讫跳起来,一个箭步跳到帐口,只见外面快马来去,呼啸厮杀,短刀长矛、间以弓弩,攻势凌厉凶狠,可怕至极,铁摩柯及一众住在中心的有身分的武士反应过来,衣衫不整地提刀拿弓杀出帐去,但这也不过就是送死罢了,杀气腾腾的夜袭者呼啸而来,锐不可挡,根本不予他们反击的机会。

人影纷乱,怒吼连声,铁摩柯等人虽然悍勇,甚至不惜以命搏命,但是在人家冲出营盘,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的时候,失败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血腥惨烈的屠杀持续了仅仅一刻钟,反抗就只成了粤星的自发行为了。

这时大概已经有人抓住了麓牛部落的牧人,问清了他们的所在,陆陆续续有许多人下马,提着血淋淋的马刀长矛向夜落讫的毡帐逼近。

夜落讫并非不想逃走,只是他做为尊贵的客人,住在麓牛部落的最中心处,马匹也不在毡帐外面,在这样混乱的局面中硬冲出去,危险会更大,他只能祈盼着这些不速之客只是某个部落因为寒冬难过,打起了麓牛部落的主意,那样的话,他未必就没有一线生机,尽管阿古丽下达了诛杀令,敢收留他的部落已经少之又少,可是做为回讫王姓九族,又成为青海湖回讫部落的领袖这么久,敢把他抓起来向阿古丽邀好的部落也并不多,那是一种天生的敬畏,与他麾下的兵马多少无关,是由于他尊贵的血统,王子就是王子,哪怕已经没落了,也不是财大气粗的普通回讫人敢予轻辱的。

但是很快他就绝望了,几个战士扬起飞抓,使劲一拉,轰然一声,整座毡帐倒塌了,他和护在身边的几|百度步步生莲贴吧十三手打莲吧文字首发淫民威武|名心腹便暴露在外面,四周围拢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将他们团团围在中央,正前方有几支火把,火焰猎猎随风,燃的正旺,尽管每个人都穿得十分臃肿,但是中间那个个相对于旁边那些大汉身材还是显得苗条许多,她只露出一双眼睛,只看见这双眼睛,夜落讫的心就深深地沉了下去。

“你怪我么?你怪我么?甘州基业难保,无数族人丧命沙场,别人死得,难道你就死不得?”

眼看着四周冷酷而鄙夷的眼神,夜落讫突然绝望地厮吼起来。

阿古丽静静地站着,冷冷地道:“那么,你派阿里潜回甘州,试图杀死我,挑唆科老温和苏尔曼彼此反目,又如何解释?”

夜落讫恼羞成怒:“我是大汗,我是回讫大汉,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草场、牛羊、你们的性命,为了大业,有什么不可以牺牲的?我叫你们活就活,我叫你们死,你们就得去死!因此我是你们的大汗,我是你们的大汉,谁敢杀我?谁敢杀我?“

“现在不是了!”

阿古丽淡淡地说,手指一点“,嗖嗖嗖呃……“无数枝利箭向他们身上攒射过去,片刻的功夫,夜落讫和身边的几个侍卫已浑身中箭,缓缓倒在地上。

阿古丽静静地看着夜落讫的尸体,眼神十分复杂,过了片刻,一名心腹将领悄悄走到她的身边:“大人,咱们现在怎么办?”

阿古丽解开面罩。露出一张红艳艳的小嘴儿:“夜落讫兵败后,艾将军便急急抽师离去,听说大王正对北辽用兵,陇右新复,根基不稳,咱们……便暂时坐镇陇右,为大王守好后院儿吧!“

“是,那他们……的尸体?”

“哪里黄土不埋人?”阿古丽最后瞥了眼那个曾经是她男人的男人的尸体,眼神里微现的一丝迷惘已不见了,眸光闪亮,澄清如水。

~~~~~~~~~~文字首发:③〓Z〓中〓文~~~~~~~~~~网~~~~~~~~~~

~~~~~~~~~~x~~~~~~~~~~x~~~~~~~~~~x~~~~~~~~~~s~~~~~~~~~~w~~~~~~~~~~.~~~~~~~~~~n~~~~~~~~~~e~~~~~~~~~~t~~~~~~~~~~更~~~~~~~~~~新~~~~~~~~~~最~~~~~~~~~~快~~~~~~~~~~

国内唯一一个只提供全本小说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