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34章 禅让

铮铮的琴声悠然扬远,满树黄叶飘摇而下,一片萧杀。

柳朵儿一袭白衣,盘坐树下,如出水芙蓉,天然不饰,可那姿容,偏生更加水润不可方物。

纤纤十指捺挑拨弹,一缕缕清幽的琴音便自指下弦上荡漾而出,听来中正平和,可谁又能听得见她心底里的滚滚涛声?身在一笑楼,本就可以听到许多旁处人得不到的消息,何况现在已经完全明朗化了。

此前,程羽、宋琪、贾琰,尤其是张洎等一干朝中重臣的突然消失,就连一些消息闭塞的闲散官儿还一无所知的时候,身在一笑楼的柳朵儿就已听到了些风声,接着,一向还算勤勉的皇帝突然停了早朝,不见任何外臣,开始在民间引起种种猜测,这时候,柳朵儿依据掌握的消息已经猜测的**不离十了。

紧接着,随着长安和汴梁频繁而密切的往来,她得知的消息也越来越多。

现在,一切终于公诸于众了,朝廷放出消息,值此国家存亡关头,官家自觉无力挽回局面,同时也承认了歧王讨伐先帝的七宗大罪,正所谓父债子偿,官家向天下《罪己诏》,决定逊位让国。

而长安歧王则再第三篇槛文明告天下,声明他向西夏借兵讨伐,本为正国统,诛奸佞,歧王并无意于皇位,而且一路以来,完全仰仗百度步步生莲贴吧文字十三手打莲吧威武西夏王大力,而其本人年幼,并无执掌国器的能力,眼下内忧外患,无明主则天下难安。

圣人有云:“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为了江山社稷、为了天下黎民,应当举贤为帝,方能解民倒悬者,而有此大魄力者非西夏王杨浩莫属,故尔谢辞禅让,转授西夏王。

这一诏一橄同时传抄天下,一时举世皆惊,人人哗然,但是细细想来,这又是必然的结局。

借力复国者自古有之,但是那多是上古年间,春秋战国时候的事,诸侯之间不管怎么争怎么斗,上面前还有一个周天子在,诸侯们闹家务,除非拥有了与全天下为敌的能力,否则还真不敢轻言兼并,而现在已经是什么时候了?“铮铮铮……”余音袅袅,十根葱指轻轻搭在琴弦上,树梢一片败叶轻轻落在她的削肩上,拖朵儿伸出两指,轻轻挟住那片黄叶,幽幽叹息一声:“尖埃落定了么?”盘坐树下,抚往思今,心神悠悠,她也说不出自己是一种什么心境,灵台一片空明,想的最多的,却是她初来汴梁,受人挤兑,名士垂涎,走投无路,却被开封火情院长援手相助,花魁大赛,吐气扬眉,既尔兴建“千金一笑楼”,又在杨家后宅学戏歌舞的一幕幕场面。

“朵儿姐姐……”随着一声轻唤,雪润双娇联袂而至,雪若姗、润娇玉年虽双十已过,却是保养得宜,看娇容仍只十七八,丽色容颜妩媚自生,一到朵儿面前,三个绝色佳人嫂亭生姿,竟令草木生辉,虽是深秋迟暮,也掩不住那满园****。

雪若姗道:“不知姐姐今日相召,可有什么事吗?”现在千金一笑楼是朵儿当家,虽说能见到得她的权臣勋卿没有几个人,可是凭着她的手段,日进斗金的千金一笑楼却始终牢牢控制在她的手中,没有人敢尝试从她手中分权,各院管事、主事婆子,全都是她的心腹,有一点点风吹草动也休想瞒过她去,你如何拉拢恩客,得了多少缠头之资,她从不插手,可是涉及帐房和人事等内部柄力,试图挑战她权威的,但有一点苗头,就会马上遭到严厉的惩罚,积威之下,就算是雪若姗、润娇玉这排行第二第三的当家头牌,见了她也有些畏惧。

“没什么,有点事儿吩咐你们。

“朵儿浅浅一笑:“近来我身体有些不适,大概是秋冬之季着了凉了,身体酸乏疲惫,懒懒的总是提不起精神。

“那湛湛如水的眸子向两人瞟了一眼,又道:“这几年你们做事小心,为人也算警醒,所以,我想让你们帮我分担一下,多承担些事情。”

润娇玉忙陪笑道:“姐姐若是身子乏了,那就只管歇息,寻常琐事自然不必理会,钱帐人事这些大事儿,我们每日来向姐姐辜报也就是了。”

朵儿淡淡地道:“累了,我想歇歇……“润娇玉和雪若姗对视了一眼,轻声应道:“是。

“朵儿曾经对杨浩暗生情愫,她们两个自幼在欢场中打滚,如何还看不出来?到后来,朵儿又成了赵光义的禁商,其实仍不能忘情于杨浩,这她们也是知道的,一今年少英俊知情识趣,一个黑矮粗鲁不解风情,如花少女喜欢哪个不问可知。

只不过论起地位来,杨浩却与赵光义相差不止以万里计。

可现在不同了,杨浩居然要登基坐殿,成为一朝天子,尤其是娃儿和妙妙,一个是她昔日的竞争对手,一个是她身边侍候的小丫环,如今马上就要成为皇妃,贵不可言,恐怕她心中的那种失落的确是……,两人又岂敢多言。

朵儿道:“帐房从今天起,就交给若姗打理了,人事就由娇玉接手,婆子管事们那里,我已经交待过了,一会儿你们就过去点收一下。

“是!”润娇玉答应一声,略一迟疑,又道:“‘女儿国……’“朵儿浅浅一笑:“‘女儿国’向来自成一体,老黑和张牛儿……也算识大体的人物,彼此照拂着吧,他们那边的事,我们不要插手。

“是!”听朵儿的意思,有些心灰意冷,说不定以后这权柄就真要交到自己手上了,润娇玉心中兴奋,却不敢露出半分欢喜神色,只是那俏若桃花的脸蛋上,又露出了淡淡的绯红色。

朵儿盈盈起身道:“没别的事,你们忙去吧。

“朵儿转身,一袭白衣,飘然远去,纤腰不堪一握,削肩弱不胜衣,倩影渐渐消失在黄叶飘零的林间小径尽头,轻风拂过,树上落叶纷飞,轻轻打在琴弦上,出细若蚊蝇的嗡嗡声,痴痴地望着朵儿离去的方向,雪若姗忽然轻轻叹了口气。

润娇玉眉梢眼角尽是欢喜,笑问道:“苦熬多年,终有出头之日,千金一笑楼偌大家业,你我姐妹终于也可分一杯羹,这是一桩大欢喜,姐姐何故叹息呢?”雪若姗毫无喜悦,她轻轻张开莹白如玉的手掌,接住一片风中翻滚的落叶,意兴萧索地道:“玉儿,姐姐……心累了,真想寻一良人托付终身,就此嫁人了事。”

“嗯?”诧异地看着雪若姗翩然而去,润娇玉眼波激滟,完全猜不出小姐妹的心事,此刻的她,恰如当初技压汴梁众花魁,一举夺得青楼行的柳朵儿般,满是欢喜、满是憧憬,野心勃勃,就连一向情同亲姊妹雪若姗有所感悟的心事,也是琢磨不到半分了……※※※※※※※※※※※※※※※※※※※※※※※※※※※※※“咨尔夏王:昔者帝尧禅位於虞舜,舜亦以命禹,天命不于常,惟归有德。

我皇伯父于国家危难之际受命于柴周,方有赵宋。

惟联平庸,治国无道,世失其序,大乱兹昏,群凶肆逆,宇内颠覆。

赖夏王神武,拯兹难於四方,勋德光于四海。

以保绥我宗庙。

大道之行也,选贤与能,尽四海而乐推,非一人而独有。

贯之百王,由来尚矣。

西夏杨王,天纵圣德,灵武秀世,一匡颓运,拯倾提危,刑法与礼仪同运,文德共武功俱远。

爱万物其如己,任兆庶以为忧。

火德既微,水德当兴,天之历数,实有所归,握镜斑枢,允集明哲。

联虽庸暗,昧于大道,稽览隆替,为日已久,敢忘列代遗则,人神至愿乎?予其逊位别宫,敬禅于杨,法尧禅舜;如释重负,一依魏晋宋齐故事。

君其祗顺大礼,飨兹万国,以肃承天命。

洋洋洒洒三百多字的禅位诏书,假托了赵元佐的名义,其实走出自罗公明的手笔。

赵元佐为人愚腐,至诚至孝,讲究的是子不言父过,这皇位他根本就不想坐,让他禅位容易,可要他承认自己父亲的过失,他却是不肯的。

不过罗公明也算给他留了脸面,禅位诏书中只是代他自承没有治理国政的能力,只字不提七大罪,但是在此前下天下州府的邸报中,却是已经明言了的。

罗公明如此做,既是给废帝元佐留个脸面,也是考虑到了杨浩。

杨浩接受禅让,此前曾答应永庆公主三个条件,第一,国号不变;第二,宗庙不改;第三,善待赵姓宗室。

第三条好办,第一、二条对帝王们来说,是最难以忍受的。

国家仍然称之为宋,皇家宗庙之中,开国皇帝仍然摆设赵匡胤的灵位,这对注重香火传承的古人来说,是一块大大的心病,可是对其他人来说这种难以接受的条件对杨浩来说却丝毫不成问题,他并不在乎这个,在他看来,实际利益,远远大于一个虚无缥缈的名份。

何况,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宋朝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乃至军事的展,还是有着许多可圈可点之处的,世人多受一部评书影响,把赵宋贬的一文不值,可杨浩对宋朝却颇为欣赏。

宋朝的富裕程度、民生经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上下五千年历史中,国运也算是很长的。

做为一个王朝,它当然也不是尽善尽美的,即便走到了他原本的那今年代,也没有哪个国家就敢说它的制度毫无缺陷,而杨浩多少知道一些宋朝政治存在的弊端,他有信心去芜存精,让这个本该在历史中大放异彩的国家继续延续下去,而且比本来历史中的它,更加多姿多采,国运延长的更久,甚至成为自春秋以来,国稽最长久的年代也不无所可能。

至于非把他很敬重的赵匡胤的灵位从宗庙中撤出来,把宋这个令整个西方和东方大多数国家推崇备至,奉若东方文艺复兴与经济革圡命的大时代的王朝湮灭在历史当中,重新换上一块不知所云的牌子,他并不热衷。

而对他来说很容易就可以接受的这一点,对赵普、卢多逊、曹彬、潘美等众多故宋老臣,乃至天下士子百姓们来说,却是大为感激,使他迅得到了民心的归附和各地将领、官员们的拥戴,国家动荡的局面迅得到了稳定。

自古王朝更迭,莫不以五德轮回为据。

杨浩当国,称之为以水德代火德,故此冠冕龙袍,施旌节旗皆尚黑色。

水,北方,色尚黑,冬十月为岁,此时恰是十月,杨浩诞于北方,再加上早些年民间传言的印证,这些无形中恰恰与之相合的特征,不只是民间百姓对杨浩天命所归深信不疑,就是许多士子文人,文武官僚,也相信这是天命。

文武百官皆着黑色官服袍带朝贺,杨浩着天子冠带,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跸,乘金根车,驾九马,备五时副车,置施头云罕,乐舞八价,登坛受禅,接诏、策,堑,公卿、列侯、诸将万余人陪同,燎祭天地、五岳、四渎,议改正朔,大赦天下。

因为他是像柴荣继承郭威的帝国一般,沿袭先朝国号,所以年号便也不急着定下来,不需要像赵光义一样心虚,连两个月都等不得,甫登大位便匆匆忙忙更换年号,他总要等到明年元月一日,方定为新帝元年。

元佐只做了不久的皇帝,按规矩,他本该是等到明年元月一日,才可以建立自己的年号的,这时直接禅让了宴位,史书上,他这位昙花一现的皇帝,便将是年号也不曾有过一个的了。

受禅仪式完毕,又举行了燎成礼仪,燃柴火以祭山川,庆贺西夏王杨浩受禅为帝。

杨浩下诏为亡父母加封帝后号,册封罗氏冬儿为皇后,下诏立汴梁、洛阳、长安、金陵、兴州为五都,已是暗藏了迁都的玄机。

随后就是对百官的安抚和对逊位之帝的优待,册封逊帝元佐为稿王,行宋正朔,以天子之礼郊祭,上书不称臣,京都有事于太庙,致肝;嵘王仍是歧王,王号不改;又有两宫太后,尊号、待遇皆从旧例,不做削减,赵宋宗室皆有封赏,原来因为年幼尚无封号的皇子皇女至少也封了个公侯之位。

随即便是对百官的任命,各地方文武官吏、朝廷各文武官吏,悉从旧职,或有更易改制,也当徐徐而变。

赵普、卢多逊入内阁,与种放、丁承宗并列内阁四大臣;赵普、卢多逊另加太傅衔,官至一品。

曹彬、潘美及一众随同兵变的文武官吏,在恢复原有品级官职的同时,另作封赏,曹彬、潘美皆加太师衔。

这其中还有一个罗克敌,他在禁军中掌握着极重要的一股力量,如果当初他没有点头答应参与兵变,很可能第一计划不会顺利完成,得被迫动武,一旦皇城染上血腥,杨浩踏着斑斑血迹登上皇位,这身后之名难免就要大有污点,再如何修饰也是没有用的,所以罗克敌也可算是功莫大蔫。

除了这份功劳,杨浩与他的交情更是深厚,对他本来也有大大的封赏,至少也要给他个节度使,另加太子少保衔,但是却被他谢辞了。

这不只是他自己的意思,更是他老爹罗公明的意思,罗公明在这桩兵变中起着重大作用,曹彬潘美打仗没得说,可是这样的事根本无法思虑周详的,幕后一切本就走出自罗公明的手笔,也就是这老狐狸出马,才有本事波澜不惊地完成这样一桩惊天动地的大事,可是封赏名单上根本没有他,除了少数知情人外,旁人全不知道他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就算是史书上也不会在这件大事上载以他的名字。

老狐狸懂得进退,现在他的侄女儿是正宫皇后,自己一家不但是皇亲国戚,儿子和皇帝又有过命的交情,罗氏一门的富贵是稳稳当当的了,这时候只宜退上一步,决不能随大溜儿再得封赏,盛极而衰,过犹不及,其中的火侯,他做了一辈子官,拿捏的是很稳的。

这一次若不是为了那一条筋的儿子,为了罗家满门考虑,他也不会主动出手的,老头子做了一辈子幕后,可不习惯站到台面上来。

大典的整套程序忙完,就算以杨浩的精力和体魄,也是累的头晕眼花,回到皇仪殿中坐下,杨浩长长地吁了口气,看看自己一身帝王冠带,想起赵元没事这是一个坑转载书网的水贴莲吧威武佐那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渭然一叹道:“尧舜禅让,倒底是个玩意儿,我现在算是真的领教了。

““官家现在该自称联了,规矩就是规矩,任何人不得凌驾于规章法制之上,这可是官家告诫臣等的。

“丁承宗红光满面,笑吟吟地推着轮车迎上来:“今时今日,臣等早就在想了,可是真到了这一天,却还是恍然若梦,不敢置信,天机命运,真个难以揣测。

官家,要不要马上派人把皇后和皇子一大家子人都接过来?”“不,不着急,当前第一件事,是北驱外敌。

“丁承宗一怔:“这个……似乎和迎接皇后、皇子不相冲突吧?再者说,官家刚刚登基,宋国文武百官一股脑儿地接收过来,良莠不齐,忠奸难辨,现在宜稳而不宜急进呐。”

杨浩微微一笑:“不然,北伐正是一个契机,一个把军权完全掌握在手中的契机,一个厘清忠奸顺逆的契机,一个整合稳定,通过外敌压力凝聚内部的契机,一个矛盾外引,把江山易主的动荡减至最低的契机,但能收复失地,取得几个大捷,挟此余威,也正是迁都的契机。

一旦先稳下来,没有个三五十年的功夫,这些事就做不得了。

一旦真个拖上三五十年,恐怕有些事想做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所以,要北伐,而且……是御驾亲征!“他笑着转过头来,说道:“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在我如此决定之下,三关那位李继隆,会如何取舍呢?”ps:求票票,推荐票人人都有,每天都有,还不花钱,请投下来啊拜谢有最新章节更新及时

是文学爱好者的家园,为大家提供各类全本小说免费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