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32章 归心

“老爷就在里面,罗大人请进。”

老家人把罗克敌引到了暧棚前面,止步说道。

前面是个暖棚,斜檐的一溜棚子,黄泥糊的墙,顶上铺着厚厚的稻草,在房顶上开了几扇小窗,既为透气,也为了阳光照入。这实际上是个花房,大户人家侍弄花草的地方,北方秋冬寒冷,大户人家都建有这样妁暖房。

见客在这种地方,本来是不大合适的,不过曹彬名义上还是罗克敌的上官,而且资历、威望远在其上,在这个地方接见晚辈和下属也没什么不妥当的。

暧棚中有一股泥土和腐草的气息,一溜的长棚,中间还是隔开了的,或许后面几间暧棚还种着些新鲜的菜蔬。罗克敌轻轻步入花房,就见一个身穿短褂、头系方巾的老者正俯身在花丛中摆弄着一盆盆绽放的鲜花。棚中的花草以菊花居多,倒也正是应季的时候,菊花的品种很多,这一丛白如沃雪,那一丛灿若黄金,有的攒密如天上繁星,有的花绽如丝,隐隐的,便有一股幽香扑来。

罗克敌站住,看着那位正侍弄着一丛i,江东二乔”的曹大将军,眼下任谁看了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汉,如果不识得他的人,或许会把他当成了曹府的花农,哪里还有一点手握千军万军,睥睨天下征战四方的将军气概。他的神情恬淡,颇有点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

可是,国家危难,社稷江山危在旦夕,曹彬虽已不再视事,卑克敌却不相信他对天下形势一无所知,他真的做得到如此淡然?

“卑职罗克敌,参见枢密大人。”罗克敌深吸一口气,上前叉手施礼。

那一身布袍,神态悠然的老者扭头看了他一眼,仍然侍弄着花草,呵呵笑道:“原来是罗院事,老朽赋闲在家久矣,诸多友好同僚都很少走动了,今日罗大人怎么有暇登门啊?”

罗克敌俊脸一热,赵光处青洗前朝老臣的心意十分明显,曹彬失势,文武百官自然避之大吉,罗克敌与他一向没有什么交情,这时候自然也没有犯险亲近的可能,说起来,这位直属上司的府门,他还真是头一回来。

眼下罗克敌也顾不及那么多了,开门见山地道:“枢密大人,国家危难,已至旦夕倾覆的险境,枢密大人国之重臣,岂可置身事外,若果国家有难,玉石俱焚,何只天下黎民百姓受苦,恐怕大人您也…………卑职此来,是想求教于大人,如今情势,该当如何是好,还请枢密大人指点。”

曹彬手上顿了一顿,轻轻叹了口气,头不抬眼不睁地道:“罗院事,如今歧王发难于关中,朝廷地方,各怀异心,士子庶民惶惶不可终日,又有几大商贾斗法,弄得国家元气大伤,这还罢了,如今西夏陈兵潢关,北辽虎视三关,而今上的情形……,你该比老夫更清楚,试问如此情形,漫说老夫一介武夫,就算是周公伊尹、管仲萧何,乃至诸葛武侯复生,这样破烂不堪的局面,又如何收拾?”

罗克敌道:“难道如今,唯有坐以待毙了么?”

曹彬慢吞吞地道:“除非……速平内乱,重整人心,才能北拒强敌于外,重安中原天下。”

罗克敌笑的有点发苦:i,枢密大人,平息内乱谈何容易,眼前之乱,可不仅仅是关中兴兵,就只一个关中兴兵,也非旦夕可平,何况,北朝阵兵三关,咄咄逼人,又岂容我们从容收拾山河?”

曹彬嘿了一声道:“武夫就是武夫,难道只能用打的么?”

罗克敌神色一动,急忙问道:“枢密大人有何高见?”

曹彬闭口不言,罗克敌忙道:“出得大人之口,入得卑职之耳,卑职与大人只是私下参详,离开这间花房,便全做不得数了,大人有话,但说无妨。”

曹彬慢吞吞地道:“当今之计,唯有……迎歧王,废今上,方能重整人心,收拾山河。”

罗克敌脸色大变:“今上无逆天之过,臣下岂能轻言废黜,这与叛逆何异?”

曹彬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道:“歧王的《讨赵昊令》所言七大罪,第一条就是弑君,又有先皇后血书为证,你信是不信?”

罗克敌默然不语,显然是相信了的。曹彬又道:“既然如此,今上便是得位不正,还国与歧王,难道不合大义吗?”

罗克敌沉声道:“朝中有张泊、宋琪、程羽、贾蛟等把持朝政,皆先帝心腹之臣,君王废立,岂是等闲,一个不慎,这江山顷刻大乱,北朝趁势南下,整个中原但尽落胡虏之手。”

曹彬缓缓抬起头来,轻蔑地一笑:“可军权,不在他们手中。”

“边关大将李继隆,手握重兵,镇守边关,他乃当今国舅。“

“当今圣上却不是他的亲外甥,何况大义当前,何去何从,他若不蠢也当有所选择。废立之举,老夫也知道何等重大,可是眼下形势,已非今上可以收拾,不行废立,内乱不息,不还国于先帝之子,民心士气难复,这样局面,根本没得收拾。李继隆若识大体,知大义,则可共攘义举,否则……”

曹彬轻轻一抬手,从花盆中拔去一株小草,淡淡地道:“他虽手握重兵,坐镇三关,如要杀之,也不过如拔草芥!”

罗克敌脸色微微一变,李继隆刚刚被提拨起来不久,在军中还缺少自己的心腹知己,从曹彬话中来看,这头老虎虽已赋闲在家,可是时日不久,爪牙仍然锋利,李继隆麾下将领之中必有他的心腹,必要关头,他就可以动用这些人把李继隆除掉。任你天大的本事,躲得过明枪也躲不过暗箭,从这一点上来说,帝王将相、贩夫走卒都是一样的,生命一样的脆弱。

而且曹彬话中显然还透出了另一层意思,他这已经不再是给罗克敌出谋画策了,而是有意参予其中,更准确地说,这位大将军哪里是死了心在家里摆弄花花草草,天下时局早已尽落他的眼中,恐怕这四位大将军已经在开始筹划废立了。

如此说来,殿前司都虞侯翟沐丝已经是他的同谋,今日指点自己来向曹彬讨教,根本就是拉他入伙,如果不答应,今天是否还能出得了这个门呢?

一念至此,罗克敌不由怵然心嵌

果然,曹彬目视着他,正色说道:“家国家国,家既不保,何来其国?今上得位不正,已致四海失心,又因轻佻浮脱,朝令夕改,以致威信尽丧。北朝肆虐,国家危在旦夕,歧王兴兵于关中,天下已有改r之兆。罗将军不于此时立功名、取富贵,提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以升天子之阶,难道你要做国之罪人吗?”

罗克敌身子一震,犹豫道:“枢密所言,或可为之。然兹事体大,卑职还须……”

曹彬截断他的话,厉声道:“既可为之,当速决断,迟则生变,我大宋已拖不起了。”

罗克敌原本对赵光义父子就谈不上什么忠心,只不过一来他不忠此君却忠此国,如何行止,总要考虑到是否对他扶保的大宋国有利,再者今上异便得位不正,可现在毕竟是登上丹撵,坐了龙床,真要反了他,还是有点心理障碍,这时被曹彬一喝,下终于下定了决心,遂深深一揖道:“罗克敌,愿从枢密大人,共赴大举!”

掌握着禁军精锐的罗克敌和在军中仍然拥有极大潜势力的曹彬一番长谈之后,议定了详细的行动计划,罗克敌这才向他告辞,曹彬却也不送,目送他离开暧房,轻轻拍拍手上泥土,微微地一笑。

那隔断的暧棚就在这时吱呀一声开了一道门户,一前一后走出两个人来,前边一个五旬上下,国字脸,浓眉阔口,唇边几道纹络如同刀刻,显得不怒自威,显然也是久居上位的人物,正是当年陈桥兵变出力甚巨,开国之后征南闯北,连灭数国,风头犹在曹彬之上的大帅潘美。

后边一位年纪更大一些,便袍布巾,面容清誓,三绺花白的胡须,一张端正的面庞,两眼温润有神,那一脸方正之气,令人望而生敬。只有知道他身份的人,才知道人不可貌相,谁若以貌取人,把这老头儿当了方正君子,准得被他卖了还得蛮开心地帮他数银子呢。正是连事五朝屹立不倒的官场长青树,政坛不老松,罗公明罗老爷子。

i,罗老,你这儿子,由你主导岂不是好,何必着人点拨,让他来找我呢。曹某方才可是捏着一把冷汗呐,如果你这儿子坚辞不允,说不得,也只好先把他扣起来,一番打斗,岂不伤了我这棚中的花花草草。”

大计已售,曹彬心情放松了许多,一见他们出来,便向罗公明打趣地笑道。两个人一文一武,曹彬和这老滑头本来没有多少交集,不过眼下共赴大事,还是罗公明牵的头儿,两个人的感情便迅速升温,成了一对知交好友了。

罗公明捻须微微一笑,说道:“我这儿子,喜欢钻牛角尖儿,当父亲的苦口婆心,终不及曹大将军小清当头棒喝呀。”三个老者一齐大笑。

这天下局面,不易真亇主,真的是不可收拾了,而罗克敌本与杨浩有过命的交情,他的堂妹又是杨浩的王妃,将来一旦成就大业,这正宫皇后也是跑不了的,而且他深爱丁玉落,一旦投奔过去,彼此之间便再无阻隔,必可抱得美人归。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克敌考虑如何抉择时,唯一的标准就是对宋国江山社稷、对天下黎民百姓是否有利,根本就没有想过以他具备的这些有利条件,一旦附和曹彬,共行废立之举,对他个人前途何等有利。

这样方正的一个儿子,罗公明若以父亲身份,要他从家庭和个人前程的角度去考虑,说不定反而坏事?唯有让曹彬这个外人,用家国天下的大义理由去说服他,眼见兢兢业业扶保大宋直至今日的曹国华也有心行废立之举,他才能很顺利地拐过心里这个弯儿来,这老爹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不过天下父母心都是一样的,正如赵光义阴险狠辣,虽觉自己儿子过于正直愚腐,其实还是非常喜欢这个儿子一样,老罗一辈子油滑狡诈,儿子的性格虽然不像他,他也一样的为儿子高兴。

自己可以不做正人君子,可当爹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是个品行高洁的正直之士呢?

天下惶惶不可终日之即,关中又发一道拨文通告天下,这一回却是以歧王名义,赵普和卢多逊两位大宋前宰相草拟发布的。

因北朝敌入侵,歧王殿下恐天下黎民百姓受苦,愿将家事搁下,先御国仇。公开宣布北朝一日不退,歧王不出潢关,这样一来,陈兵潢关口外的十余万禁军就可以抽调出来参与驱逐外敌的战斗。这可不是一句空话,通告天下的枚文,谁敢毁诺?大宋就是现在把渣关口外的兵撤得一个不剩,也不必担心关中会杀出一兵一卒。

仅此一举,歧王的威望登时如日中天,再也无人可及。原本因为七大罪的橄文,许多官员士伸、普通百姓就已心向歧王,再经过接二连三的战争失败,赵普、卢多逊两位声望卓著的宰相公开投奔,许多地方官员已经开始对关中眉来眼去,暗送秋波了。这份掇文一出,明眼人都知道,变天,恐怕是不可避免的了。

东京汴梁西城,安州巷,唐府。

唐家三兄弟坐在一块儿,满桌子山珍海味,三个人却是全无食欲,只是闷头喝了半天酒,却没有动上一箸。

i,这一法,咱们投错*……”,

唐英一仰脖子,杯来酒干,劾作端地是豪气干云,只是愁眉苦脸,如饮马尿。

唐勇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也不算太糟。”唐威忽地展颜一笑:“七嗣堂七宗五姓,传到今日势力最大的就是崔郑两家,咱们和李家屈居三四,卢家亡了,其他几姓也渐趋没落,可现在怎么样?崔家在青州的老巢让郑家端了,郑家的根基让崔家抄了…………

唐勇闷声闷气地道:“话是这么说,可郑家现在攀上了北朝,据说攀上的那人是个汉军将领,背后还有一位契丹王爷,如今契丹势大,郑家未必就不能东山再起。崔家呢,青州老家是让人抄了,可是在西夏人家扎下根啦,这江山只要西夏分去半壁,郑家就能东山再起,荣光较之当初只盛不衰。可咱们保的这一位,嘿!嘿嘿!这位皇上以前瞅着也是个人物啊,怎么现在越看越别扭。”

唐三儿笑吟吟地道:“一个好人,未必能做一个好皇帝,咱们当初是冲着赵光义去的,谁知道他命薄哇。不过,你们也不必这么颖丧,咱们看错了人,可咱妹子却是慧眼识人呐。”

唐三儿把大腿一拍,长发飘飘,洋洋得意:“咳,亏得咱们当初做事留了一线,怎么就晓得,区区一个鸟不生蛋的芦州知府,一个朝不保夕的火情院长,居然就有这么大的福气?亏得咱妹子逃婚离家,要真嫁了赵光义,咱们唐家算是彻底完蛋了。现在嘛,嘿嘿,咱妹子可是西夏王妃,有这层关系在,唐家怎么也不至于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大哥唐英没精打彩地道:“话是这么说,可小妹顶多护得咱家周全,还能给咱们多大的好处?真就是给了,你有脸去要?这几年,咱们唐家给大宋朝廷投入了过半的家产,造船无数,还没收回本钱呢,没落,那是一定的了。”

i,那也未必。”

唐三儿微微一笑道:“现在投靠妹夫,还来得及。”

唐英诧道:“投?你拿什么去投?当初人家未成事时,崔家可是下了血本,现在当然有回报了。眼下杨浩马上就得夺得天下,你一个商贾人家,能给人家什么帮助?雪丰送炭才行,锦上添花,谁记得你呀,没得让人看轻了你,难不成你再送一个妹子给他做王妃?你也得有哇。”

唐三儿白了他一眼,“哼道:“靠女人邀宠固宠,能得几日风光?就算咱还有妹子,也不能用这么蠢笨的办法。眼下,咱们要是想投妹夫,总得拿点见面礼出来,还得是拿得出手的见面礼,这见面礼咱们又不是没有。”

唐英唐勇急忙往前靠了靠:“老三,我知道你主意多,你快说说,咱们还有什么投效之平。”

唐三儿信心十足地道:i,西夏兵马,以骑兵为主。若出潢关,挥师东向,旦夕可至,然而关中近百年来百业凋零,插重运输的能力远非隋唐时候可比,如果有人能提供大批船只如何?”

唐英唐勇眼中都放出光来,唐三儿又道:“不管是谁坐了天下,江南富饶之地都是重中之重,这样的地方离不了水师,而西夏军建制之中独缺水军,一旦真个成为天下之主,他想掌控江南,必建水师,那么少得了精擅制造适合江河湖海各种水域战舰的人家么?”

唐英和唐勇鼻息咻咻,激动的脸色有些发红了,唐三又道:i,赵光义北伐,三十万步卒长驱直入,人拉牛拽,粮草自然跟得上,可咱妹夫手里却有大把的骑兵,一旦他坐了天下,必定与北朝对上,到那时铁骑北向,一日千里,运粮兵累死也追不上,而且一人就携带那么点粮食,怎么打?要么骑兵下马,陪着步卒缓缓而行,要么以战养战,完全靠从敌国掳夺补给。

三千五千,十万八万人,勉强也能补给得来,数十万兵马的话,人吃马喂,辽国哪座大城有如许之多的粮草供他们消耗?再说宋国精锐禁军岂可不用,想来那时候咱妹夫必然是一手步卒、一手骑兵,你跑的快我有武勇丝毫不逊契丹的西夏骑兵、你要正面做战我有步战天下无双的大宋禁军,那样一来人马更是不计其数,绝对不能只靠从北朝掳夺来满足三军所需,如果有大批船只沿河运送粮草箭矢、攻城器械,那又如何?”

唐英和唐勇对视一眼,眼中的颓丧一扫而空。

唐三微微一笑:“大哥,不管天下怎么乱,咱不要乱,你继续督造船只,战舰足够了,现在开始,全力造漕船,工钱要发足了,以安船匠之心。

他沉吟了一下,又道:“漕船不要造的太大,载重量两千石以上的都停了,从关中辗转到汴梁的水道雍塞多年,清理不足,水浅滩多,如果要伐北,北方的河流疏滩不力,河道也是既窄而浅,因此多造小船,湖船、刀鱼船、纫鱼船都行,这些船只细长体小吃水浅,一定能派上大用场。”

“好好好,我晓得了。”唐英连连点头。

唐三儿又对唐勇道:“二哥,你亲自主持,立刻派人分赴各地,再通知咱家所有的商号,全力抢购粮食。”

唐勇一呆:“粮食?这时节早过了秋收,现在收粮,必然价高,咱们…………

唐英却已明白了唐威的意思,马上打断了他的话,似笑非笑地道:“老二,别问那么多了,~x~xx~S~$~}~.~N~Е~T~}最快手打更新!]老三叫你收粮自有收粮的道理,你只管去收,能收多少收多少,别吝啬银钱,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努力收。民以食为天,这粮,就是安定天下的根本,也是咱唐家站起来的希望。再者说,皇帝不差饿兵,咱妹夫就算做了皇帝,他也不能让士卒喝着西北风去打仗吧。”

唐三儿一口一个咱妹夫,现在唐老大也学会了。

唐勇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却也点头道:“成,我马上去办。那……老三,你给大哥和我都派了差事,你去干吗?”

“帮”

唐三儿把长发一甩,幽幽地道:“我自然是要去一趟长安,现在长安路上,恐怕会有很多行人,去晚了,就算人家是咱妹夫,我怕也要抢不上槽了……”

国内唯一一个只提供全本小说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