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19章 出手

折子渝换上了久违的公子.装「手持折扇一柄,风度翩翩,温良和玉。

人靠衣装,对那些把她奉若神明的女真人来说,如果子渝一身宫妃女儿家装扮出现,固然是丽色惊人,恐怕说服力就不是那么明显了,就算是在尚部分保持着母系社会传统的女真部落,如今女人也只有萨满巫师才叫人心存敬畏。

珠里真派春的人是他的堂叔鸟林苔,论年纪却比珠里还真小了两岁,两人按辈份是叔侄,实则情同兄弟,此人在女真人里算不上勇武之辈,不过比较聪媚*,算是珠里真身边幕僚类的一个人物。

此刻,他正毕恭毕敬地向榫子渝叙说着发生在辽东的事情。

“不知怎地,辽人怀疑到了我们头上,他们编造了个罪名,勒令我老族长赴上京请罪,趁机软禁了他逼问实情,老族长坚不吐实,碰案而死,如今辽人发兵,步步进逼……amp;"

折子渝打断他妁话道:“你方才说,珠里真少族……啾,现在是族长了,珠里真族长与室韦的巴雅尔缔结了同盟?”

提起巴雅尔,鸟林苔立即露出不屑的冷笑:“他?哼!他们也饱受辽人凌辱,却不敢与敌人为敌。当初珠里真与巴雅尔义结金兰,对天盟誓要同进同退,可是如今辽人已侵入我女真领地,烧杀抢掠,巴稚尔却藉口室韦诸部的首领们无法达成统一意见,不肯出兵相助。临阵退缩,毁诺背信,不是男人!”

折子渝微微一笑:“或许巴雅尔真的无法统一室韦各部首领的意见,又或者他起了退缩之心「既然室韦人下不了决心,你们何不助其一臂之力呢?”

乌林!!一怔.愕然道Z“这个…….五公子,我们女真人,如今自顾不暇,如何相助于室韦人?现在辽人没有去打他们呀。”

折子渝拈起细瓷如玉的茶杯,凑近嘴唇,轻酌汽饮,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鸟林苔是个爽直的汉子,看来还没听懂我的意思。我要你们助他一臂之力,是帮助他下定反抗辽人的决心。他们本就深恨辽人,如今又有你们与辽人为敌,为其盟友,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他们的族人受到战火波及,被道人烧杀抢掠一番,他们是否仍然要坐山观虎斗呢?”

乌林苔恍然大悟:“五公子高见.乌林苔明白了。不过,迁人之势,凶猛如虎,如有室韦相助,恐仍难敌辽人,珠里具让我来,就是想求教于五公子,尚望五公子指点迷津。amp;"

折号渝日光一凝,似笑非笑地问道:“珠昙-只叫你问计于我,不曾想过求我西夏出兵?amp;"

“没有!”鸟林苔摇头:“戎族中的确有人这样提过,不过珠里应说,我女真人受惠于五公子,却与西夏国无甚交情,西夏君臣未必肯出兵相助。再者,就算西夏国君肯出兵,辽人地域庞大何止万里,麾下雄兵数十万,据驻于各地,辽人尽可出兵敌之,远水不救近火,与我女真无甚好处,反抗了朋友下水2”

“呵呵amp;"一一amp;"”

折子渝轻轻一笑,“珠里真很明事理,分析的也很对。西夏实力远非辽人对手,且西夏君臣就算肯出兵,也解不了辽东之围,辽人驻屯寺西线的军队,足以与我们僵持下去。不过,女真与室韦联手不是辽人之敌,我西夏出兵也非辽人之敌,却未见得辽人便天下无敌,-这.世上还是有人,实力在辽人之上的。”

鸟林苔目光一闪,微露憬悟:amp;"五公子是说…amp;"’宋国?amp;"

折拳渝道:“不错,宋国。你们本是辽国藩属,如果你们取水路遣使入宋,向宋国称臣乞援,那会如何呢?amp;"

乌林苔在女真人中果然算是见识广博的才智之士,徼一思索,便摇头道:“恐怕不成。据我所知,当初于阊国也以中原藩属自居,可是他们与喀拉汗人大战时,向宋廷乞援,宋固却未派出一兵一卒,我听说,宋人只派了百十人的僧侣前去,嘿!那些和-旬,诵经念佛,使抵得住敌人的刀枪么?amp;"

折子渝笑道:“一个藩属的名义,怎能换得宋人出兵?若无好处,山高路远,宋国自然不会远征于阊,可是涉及辽国便不一样,唐四分五裂,疆域各有归属,宋之所承,唯中原一地,虎狼环伺,无险可守。宋国欲图西域,有北方猛虎耽耽而视,束手缚尾,如欲北进,一无大义借口,无惧超人实力,唯恐两败俱伤。

但是唐幽云十六州,宋国志在必得,击今不动手,只-是时机未至罢了,如果你们向宋国称臣,便给了宋国一个合理的借←,有你们在辽东牵制,宋国岂有不抓住这个机会,趁势兴兵北进的道理?”.

乌林芍听了似有所动,饪还是不敢尽信折子渝的推断。折子渝又·道:“辽人兵强马壮,虎视四周,亦为我西夏所忌惮,只是我西夏固小势缏,难敌大辽,如今又与陇右宇战,脱不得身,不过如果你们有心向宋求助,我可略施小计,在道国内部再制造些泗乱,帮着霁帝下这个决心,如何?

“这个……

折苦谕笑容一收,说道,“兵贵神速,拖延不得。

迟一日,你们便多死一些族人,多被毁坏一个村寨,除非你们肯向辽人臣服,自缚双手,让他们斩了你们这些起事首领的脑袋,继续让他们盘剥、继续让他们欺压你们的父母、兄弟、子孙,继续凌辱你们的女人,否则的话,你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吗?”

鸟林苔想起族人所受的种种屈辱,双眉一扬,脸上露出决然的刚烈之气:“乌林莒,愿遵五公子之计行事!”

五月天,上京城,浓荫如盖。

树下一铺凉席,小皇帝牢儿正在席上玩耍,一旁萧绰只着宫中日常的衣着.坐在席上,轻摇团扇,冷冷笑道:“室韦五部也掺和进来了?哼!为了一个部日固德,他们还真敢与我大辽为敌呀,看来这几率我大辽休养生处,息事宁人,真是惯坏了他们!让耶律休哥去,打出我大辽的威风来,要不然……我辽国五十多个藩属,都要脸鼻子上脸了!amp;"

“遵太后旨意!”-

大辽枢密琴声应旨,匆匆退了下去。

“娘!”

牢儿奶声奶气地叫她

女真,;

萧绰转嗔为喜,抱过儿子,在他屁股蛋上拍了一把,“儿子,当你把一个人当成对手的时候,就不要小看了他。无知小民可以狂妄,因为他们再狂妄,也不过就是痛快了那张嘴巴,无碍天下,可是做皇帝的,不可以。一个皇帝如果也这样想,那就是灾难的开始,懂么?amp;"

牢儿眨眨眼,萧绰道:“突厥,匈奴,鲜卑,都曾有过轰轰烈烈的辉煌,它们还有我们契丹,在没有崛起以前,都是草原上的一个小部恁,和现在蝽女真人一样弱小,蝼蚁一般的存在……”

她屈指一弭,将爬到袍上的一只蚂蚁弹到凉席上,淡淡地道;“真正的蝼蚁,永远都是蝼蚁,而一个部族,却可以生长壮大起来,由一只蝼蚁,变成一头猛虎的,要想不受到它的威胁,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它还是蝼蚁的时候,辗死它!懂么,儿子?”

“嗯!”牢儿似懂非懂,却马上跑过去,抬起光光的小脚丫,在席

子上追着那只蚂蚁使劲地踩起来,逗得萧绰“噗哧”一笑。

王奸是宋国驻辽国的使节,四十多岁,正当壮年,为人处事谨慎沉稳,平日里除了于馆驿中练字绘画,只要出门,就是往南城去。上京的南城和北城泾渭分明,南城主要是汉人聚居区,有一幢大酒楼名叫雁回楼,地道的汴梁风味,王大人偶尔会到酒楼去,品尝一下故乡风味。

这些天王大人出门的频率就多了些,辽国正与女真和窒围人开战,市井间传言纷纷,身为宋国使臣,王大人也负有搜集情报的责任,对这样重大的举动,自然格外瞩日。民间的传言虽然尽多夸张,不过在他看来,却远比通过官方渠道打听到的消息更加可靠,所以出入雁回楼的次数就特别勤快起来。

·-穿着一身寻常士子的衣服,黑白两色,圆领长衫,就算是辽人也常常这样打扮,何况身在汉人聚居的南城,乏不起眼,王秤带着一个小厮,两个侍卫,扮做寻常主仆,进了雁回楼。

他是这儿主儿的常客,不过从掌柜的到店小二,都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只晓得这人是个惯在上京做生意的。王科不得不小心一点儿,虽说这做生急的掌柜的不会做什么对他不利的事,但是如果知道了他的真正身份,对他在酒馆中打探消息,就不太方便了。

北国的汉人,历经唐末百余年战乱,最后被石敬塘连着幽云十六州一块儿送给了契丹人,这才过上稳定的生活,头些年契丹人对汉人的盘剥还比较重,就是这样,北地汉人也没想过要投靠那个陌生的来国,待后来由于北地汉人众多,契丹皇帝也意识到对这个庞大的族群必须改变政策,从律法、制度上,对他们的岐视便越来越小,及至萧绰秉理朝政,唯才是举,不非汉胡,汉人的地位进一步提高,可以说现在北国的汉人比海海国人、奚人对辽国都更忠心。

因为他们不管仍然务农还是经商务工,继承的仍是农耕社会的那一套,希望社会稳定,政局安定,至于这皇帝姓李姓赵还是姓耶律,对这些小民来说毫无关系,王科也是到了上京之后,才渐渐认识到这一点,以前他一直以为北国汉人生活如地狱一般.日夜翘首南望故国流泪呢。

点了麻腐鸡皮,红丝水晶脍、软羊、旋炙猪皮肉、鲐脯新法鹌子羹等几道菜肴,又叫了壶醪糟,王科自酌自饮.,侧耳倾听着.众人高谈阔论。

“嘿!听说室韦人也跟着掺和进来了?”

可不是’朝廷派了耶律休哥大将军出.征,运下苦他们好看了。

湎楼里,多是汉人,不过大多数都是世局北国的汉人,早已以迁人自居,说起耶律休哥来,便也自豪的很。

“杀鸡焉用牛刀!女真人和室韦人作乱,哪用得着耶律休哥大将军出征呀,那些蛮人一闻休哥将军大名,便往郧穷荒僻埃里一躲,往哪里找去。休哥将军得追着他们钻山沟么,岂不有辱大将军的威名。”

“你憧甚么,太后娘娘这是杀鸡儆猴,打他个狠的,让四方要夷都

老老实实的,莫再惹是生非……”

王种没有听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顺手挟了一箸麻腐鸡皮,刚刚端起酒来,耳边忽听一个声音十分恭敬地道,“公主,请。”

声音不大,在那高谈·阔千中细若游丝,寻常人自说白话,对这么一句乍尔传来的话很可能就自动过滤了去,可是王科本是在朝为官的人,对爵位官禄一类的东西较常人敏感,他出来饮酒又是为了打探沽息,本就在耳听八方,登时听在耳里。

王种霍然抬头,向那声音望去,就见一十、身材纤巧的女子在几个人的簇捅下正向店外走去,那几人散开左右,与那女子保持着一定的距舀,同时也把她与其他人隔亓了距离。看其模样,都是仆从身份。走起路来,那仆妇婢女们脚步姗姗,举止合仪。前边两个导引的男子领下无须,白白胖胖,低眉顺眼的模样像是……宫里的内宦。

到了门口,那女子似耢阳光刺眼,脚步微微一顿,旁边立刻有人递过帷帽来,那女子接过帷帽往头上一栽,这一侧脸儿的功夫.王科使瞧清了她的眉眼,看那模样,依稀便是一个人,王科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子。

那时是在金殿上,先帝殡夭,新帝登基,遮封群臣的时候,那女子也如眼前这个女子,一身的白,以他的官阶,那时站立班巾比较靠后的位置,恰也只能看到她的半脸,那眉眼轮廓一般无二。王科的身子登时一震:“怎么可能,难道是她?”

王种是晋王潜邸的出身,是赵光义的心腹,也是少数几个知道永庆公主还活着的宋臣.当下不敢怠慢,王科吩咐那小厮留下,立即带着两个侍卫追了出去。

那几个人出了门,便让那截了帷帽的女子上了辆马车,四下里护捅着往北城行去,王科赶紧上马就追,追了一阵儿,斯斯到了皇城范围,以他的敏感身份,可就不便苒行了。远远看去,但凡行至有官兵把守处,有人上前说上几句,那把守的城卫士兵便闪过一旁,笑嘻嘻的招手放行,王秤看了一阵儿,心中急急思索一阵儿,拨马便往回走。

处那一行车队饰人看琴王科走了,原本拿胫作调的样子顿时船来。

车上那位永庆公主摸着自己的脸颊笑道,“他走了?咱们哪天执行下一步计划?今天要是没有旁的事,我可卸妆啦,韵王妃传我的这易容法儿倒是奇妙,只是大热的天,脸上腻腻的,透不过气儿春。”

另一个扮侍女的“飞羽amp;"秘渫便芙道:“你扮公主,大摇大摆地在

那吃酒,我就得在你身后眼巴巴看着,还不知足?”

“你们不要笑闹了。”那扮太监的白胖汉子训斥了一声.声音倒是阳刚气十足,全无方才细声细气儿的动静,他又转向另一个白脸汉子说道:“大头兄,这一回有赖你多多帮忙。回头还得看那王科回不回雁回楼,如果他向店家询问戍等身份,渝王妃说,让他雾里看花,挺磨不定,效果最佳,那我们见好就好,到此为止。如果遑王科无所表示,那我们还得劳烦大头兄,咱们还得找机会在他面前再演一出戏。amp;"

大头笑道:“无妨无妨,上京城天子脚下,能人无数,不过这市井之间及至皇城,我还算是有点面子的,大哥能记起我来,我就开心,帮这么点小忙算甚么。”

那人一笑,“说起大王,大王很挂念你,大王说昔日兄弟,很快就要相聚,唯有你独自留落北国,如果可能,还是希望你能随我们一起回去。”

大头的脸上也有些波动,他抿了抿嘀唇,还是摇了摇头:“我的家……在这儿,西夏就不去了。兄弟贵在知心,也不必朝夕相处。呵呵,我大哥能成为一国之君,我也替他高兴呢,现在枝不能说,可早晚有一天,戎能对人家讲的,那时我就对白己的儿子说,你爹的结拜大哥,是一国之君,要是他想混出点名堂,我就让他去报效我大哥。我的丈人、我的娘子,对我都甚好,这上京…amp;"-我不想离开了。”

看到出,大头还是有些心动的,只是他的确舍不得自己的家↑也知道家人不会跟他远赴西北,而且他也有些自知之明,做个夭牢的牢头儿他还绰绰有余,可到了西夏能干什么?大哥做了皇帝,小六和铁牛都是大将军,可他并没有那样的才华,在这里他很风光,他找到了自己的尊严。

他从小就靠别人的施舍,现在不想继续接受别人的施舍了,哪怕给予他的人,是他的兄弟。

·旁边那人似也明白他的心意,只是轻轻一叹,没有再说什么。

王科急急返回酒楼,小二迎上来笑道,“哎哟,王爷,你逼是去哪儿了,饭菜都凉了。”

“哦,我……出恭。”

王科一愣答道:“带我-去净手,饭菜再热一下。”

“好嘞,您跟森来。amp;"

小二引荐他往后走,王科往四下一看「含笑-河道,“方才,有一女子出门而去,那女子…amp;"-你可识得她身份?amp;"

小二诧异地道:“女子?哪个女子?”

王斡前后一说,小二眨眨眼道:“这个么,老爷您恕罪,酒楼里

人春人往的,小=可记不住。”

“哼,你们干的就是这样营生,眼睛毒的很,哪有什么不记得的?amp;"王科自袖中摸出一锭大银,往他手里一拍,说道:“不瞒你说,郧女子姿色殊丽,令人心动。老爷我…amp;"’咳,老爷我长年在北国经商,身边也没个知冷知热的人儿,不晓得那女子是甚么身份,我想……我想……一一

小二恍然大悟,吃吃笑道:“王爷您瞧上那女子了?呵呵呵↑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光明正大嘛。不过您这好事儿,我看着够呛。您还是别打人家主意了…amp;"-

小二嘴里说着.生怕他把银子抢回去,赶紧的塞进了袖中。

王科眉头一拧,故作不悦地挺起胸膛,“怎么着,王老爷家财万

贯,配不上郧女子么?你说,她是甚么身分。”

小二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道!“那女子什么身份,小的也不·晓得,只不过上一次那女子来,是雅公主陪着的.就连雅公主对这女子,都客客气气的,想必这身份,低不了。”

“啊!竟然如此么?”王科故作沮丧,心中却是暗暗吃惊:“雅公主?那是皇室女,如果这女子果真是永庆公主,自然有雅公主陪同最为合适。难怪圣上寻遍天下都找不到公主下落,难道……她不但到了北国,而且同北国皇家搭上了线?公主…amp;"-公主她这是要做甚么?”

王科心娑飞快地转着念头,又故作不甘地道』“不会吧.就连…-雅公主都对她客客气气的,小二哥,你可别逛我。”

小二急了,连忙道;“怎么会呢,不瞒您说,王老爷,上一遭雅公主陪着这位姑娘来湎楼饮酒,是小的送菜进去的,小的记得清楚,她们点的都是汴梁有名的菜肴,小的先传了几道菜进去,后来送一条红烧鲤鱼进去时,恰见那女子举袖拭洎,说甚么……说甚么…amp;"’

他眨巴眨巴眼睛,好像想不出来了,王科心急如火,连忙又掏一锭银子,塞进他的手去,小二眉开眼笑,说道:“听她说甚么吃着这饭菜,却有故乡风味,不由让人想起家乡,想起她的爹爹娘娘、还有自家兄弟,忍不住便要落泪。”

“小的就见雅公主好言劝慰,还说甚么太后娘娘已把这事儿记在心里,只是大辽这两年不太平,一时半晌的还腾不出空春,叫她安心住在这儿,有什么缺用只管说.再过两年,太后一定发兵,为她讨还公道。

小二咂巴咂巴嘴儿,点头道:“小的琢磨着哇,这女的一定不简单……

不简单?当然不简单?

五月艳阳天,王大人的头顶却是嗖嗖直冒冷气,他回到前厅,食不知味,勉强应了个景儿,立即结帐回去,到了馆驿之中,立即写下一封密信,唤春心腹,嘱他以十万火急的速度急呈汴柴。那心腹不敢怠慢,领了七八个人,俱是一人双马,立刻启谖上路.

王科大人的密信,和女真的使节,谭后脚儿的进了东京汴梁城…amp;"-

amp;"PS:马上进入下旬了,各位书友该已摊出一张了吧,求月票!推荐

票!(百度搜索)

你知道吗? 的弹窗广告是每30分钟才出现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