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17章 放眼天下

杨浩回到兴州,是在满朝文武、权贵勋卿,乃至世族大家、*钟名流们的欢迎下,风风光光直入城门的。

尽管种放、丁承宗、杨继业等人私下里为了杨浩的冲冠一怒而大发雷霆,但是这种态度不能让别人知道,更不会让杨浩的所作所为.让平头百姓们知道。在他们的宣传之下,杨浩是运筹帷幄、料敌机先!用兵如神、勇不可挡……,总之文治武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方有这场大胜,方能虎口劫变,这桩事件被他们运作成了杨浩的一件丰功伟绩,大肆张扬。

而经过甘州回纥之变,兴州屠杀百部两桩大事,杨浩的权力业已高度集中,已经通过这种极端的方式,初步完成了西夏政权由实质上的联盟制向中央集权制的转变,威望权柄一时无俩,自然也是一呼百喏。

冬儿、焰焰等几女对杨浩的莽撞也着实提心吊胆,好在杨浩怒闯三关,马踏李府,一刀斩了李继筠的狗头之后,已第一时间追派轻骑回京报讯,前后算起来,几位娇妻为他担心的时间也不过半日,饶是如此,一见杨浩好端端地回来,还是禁不住潸然泪下。

杨浩好言安抚了一番几位爱妻,简略交待了此番夺萧关的经过,在冬儿的亲自服侍下脱下戎装,沐浴梳洗,重新换上君王冠带,又得往大殿参加文武百官、权贵勋卿为他举办的接风庆功宴。

一番熙熙攘攘,娟不容易待宴会结束,杨浩记挂着种放对他说的话,再度换了衣服,洗漱一番,正欲去见见那位永庆公主,出了大殿,却见一人搓着双手,正在殿下徘徊。这人是一个老者,身材高大,古铜色的肌肤,浓眉阔目,须发皆白,大冷的天儿只穿着一套夏季的单薄军服,但是面色红润,居然毫无寒意。

杨浩定睛一看,认得他正是当初继嗣堂崔家的头号杀手,如今“飞羽随风”的首席教头古大吉。

杨浩一见了他,省起此人从今往后可就是自己的老丈人了,脚下不禁有点遁巡,因为他刚刚回京,这事儿还不曾公开,见了老丈人「这态度便不知道该怎么摆了。要知道他现在虽有五位王妃,可是都没有岳丈岳母,就只眼前这位,杨浩实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杨浩正迟疑着,古大吉格头看了他,连忙兴冲冲地迎了上来:“臣古大吉,参见我王。”

杨浩一见他叉手施礼,连忙抢前一步,搀起他道:“啊,原来是古……大人,大人卖L平身。”

“谢大王-0”古大吉直起腰来,看了杨浩一眼,局促地搓搓手,吞吞吐吐地道:“大王,这个……大王刚刚回京,一路劳顿,臣本不敢此时打扰大王,不过……有一件事……咳,我看这雪该是今年最后一场了……

杨浩不知他忽然谈起天气是什么意思,只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古大吉嘿嘿笑道:“眼瞅着一转眼,又过了一年。小女……也就又长了一岁,邻里家与她同龄的女娃儿,现在都是三个孩子的妈了,竹韵不急,我这当老子的实在不能不急,这个这个……

他搓了搓手,老脸一红道:“当日小女生擒拓拔韩蝉的时候,大王曾许诺,可应小女一请。咳咳,如今……如今拓拔韩蜂的坟头都该长草了,大王你看是不是……

“啊……啊啊……,是是,这个……不知古大人有何所请?”

古大吉精神一振,连忙说道:“怀州都指挥使马宗强,年轻有为,英俊不凡,而且妻子去年冬上刚刚病逝,家中如今只有两妾,并未续弦。大吉想,如能把小女韵儿嫁与他,一双两好,小女终身有靠,臣这辈子也就再无遗憾了。这个……这个……如果大王肯指婚,呵呵呵……

殿角一侧廊柱后,刚刚转过几个人来,那是冬儿与子渝和竹韵,在杨浩心中,冬儿始终是他又敬又爱的女人,对她知无不言,从无隐瞒,关于对折子渝和古竹韵的安排,他已向爱妻合盘托出,冬儿是那种真正温良贤淑,胸襟广阔的温柔女子,杨浩在前殿宴客,她便把这两位马上就要成为姐妹的人诛进了后宫一起饮宴叙谈,此时刚刚送她们出来,恰恰地听到了古大吉的这番话。

冬儿听了,瞟了竹韵一眼,竹韵已然涨红了脸颊,就听杨浩吞吞吐吐地道:“啊……,马宗强,这个……,竹韵……咳咳,竹韵也不知是否喜欢他呢?”

古大吉立即把胸脯拘得震天响:“知女莫若父,这一点大王尽管放心,呵呵呵,小女……,其实也不怕大王笑话,小女其实对马指挥使一见钟情,而且这个……啊!对了,早已两情相悦,私订终身了「唔……大王若是亲自指婚,成其好事的话,那不是风风光光,皆大欢喜吗?”

“胡说八道!”

这一下竹韵真急了,她涨红着脸蛋一跃而出,对老爹嗔道:“爹,你胡说些什么呀,我只是偶尔见过那马宗强一面,谁喜欢他了?你不要对大王胡说。”竹韵担心地瞟了眼杨浩,生怕老爹一番胡言会惹怒了他。

古大吉忽见女儿出现,先是一愣,随即哈哈笑道:“大王你看,这丫头害羞了,呵呵呵,不好意思让大王知道而已,嗯,她不好意思,那我来说,我是她爹嘛,父母之命,大王你看怎么样?”

竹韵都快急哭了,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月明,偏偏老爹又来乱点鸳鸯谱,万一大王觉得难堪,顺水推舟允了老爹,那可如何是好?

竹韵急急否认,古大吉恼了,顿足道:“大王看看,我这忤逆不孝的女儿,她娘死的早,我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把她养活大,我容易么我?”

在自己心上人面前被父亲这样编排,真把个竹韵羞得几乎要找条地缝钻进去,见此情形,杨浩咳嗽一声,抢先说道:“这个……竹韵姑娘在甘州的时候,已经向我提过一个要求,我也已经答应她了,如今可不好反悔了呀。”

竹韵一听大喜过望,古大吉却甚是惊讶:“这丫头……已经提过了?只不知……她向大王提的是什么事。

杨浩道:“这个嘛……女儿家最在意的,当然是终身大事。”

古大吉大喜:“终身大事?终身大事好,终身大事好哇,啊哈哈哈

哈……,呃……只不知臣这丫头想要嫁的谁家的犬子?

杨浩猛地呛了一口,粗鲁人非要扮斯文的古大吉怪不好意思的,连忙改口道:“不是不是,不知是谁家的公子?”

杨浩道:“这个嘛,古大人先请携令媛回府吧,稍候,本王会有旨意到,到时候你自然也就知道了。”

古大吉一呆,大王既然这么说了,也就是下了逐客令,他虽是个不读诗书的人,可是一个老练的杀手,谙于人情世故,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连忙谢恩退下。一出宫门,他便迫不及待地对女儿道:“你这臭丫头,不声不响地自己找好婆家啦?快告诉老子,那人是谁?”

竹韵娇羞不胜,却又不乏得意,小瑶鼻儿轻轻一哼,昂起头道:“人家不告诉你。”说罢翻身上马,扬手一鞭便向自家赶去。

古大吉嘿嘿笑道:“终于知道急了吧?居然自己开口向大王讨旨要男人,啧啧啧,不愧是我古大吉的女儿!”

古大吉急匆匆回了家,追着女儿盘问那“野男人”的身分,竹韵羞喜得意,便是不讲,父女二人正闹作一团,穆舍人带着一脸天官赐福般的笑容齿规存古大吉家里,后边还跟着四个宫中内侍。

听罢了穆舍人带来的册封之意,古大吉张口结舌,半晌才一拍大腿,钦佩地对女儿道:“乖女儿,好样的,咱们干杀手的就得这样,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直取要害,夺其首级!”

穆舍人大惊道:“你们娑杀谁?”

西暖阁中一片静谧,杨浩在院子里站住了。

此时天上又飘起了零星的雪花,杨浩在雪中站了一会儿,伸出手掌,看着那晶莹的雪花翩跹直落掌心,又化为泪滴似的一滴水,这才举步向阁中走出。

“大王来了。”

丁承宗正在阁伞,看见杨浩,淡淡一笑,推动车子迎上来。

这里是西暖阁,本来殿中温暖如春,可是杨浩进来,却觉得有些清冷,目光一扫,他才发现窗子开着,露出后面一片冰面,一座小亭。夏天的时候,那里是荡漾的一池碧水,假山上藤萝垂挂,风景十分雅丽,而此刻却是万物萧杀,远远的,可以看见几个年少的宫人在近岸的冰面上嬉戏玩耍着。

杨菇二只瞟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投注在另一个人身上,殿中只有两个人,一个丁承宗,另一个,自然就是永庆公主。

永庆已重新蓄起了发,此刻已非僧衣,穿的是一袭月白色的长袍,杨浩看了眼冉冉站起的她,气质娴静,俨若一朵幽莲,很难想像「这个女孩儿就是当初那个天真烂漫地向自己索要白糟鱼和巧嘴鹦鹉的那位小公主。可是她的眉眼,分明便是那个小永庆,只不过长大了一号。

“臣告退。”丁承宗知机退下,悄然闪出暖阁,房闩某轻地关上

了。

杨浩向前两步,永庆公主已敛衽施礼:“见过大王。”

杨浩默然,曾几何时,他要向永庆见驾施礼,而今君臣易位,永庆却得向他俯首称臣了。一时间,杨浩颇有一种时空易位,人事沧桑的感觉,就像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望莽莽天地,日月经空,怀幽幽千古,物是人非的感觉。

“公主殿下。”

杨浩肃然还礼,永庆淡淡一笑:“永庆,如今不过是托庇于大王羽翼之下的一个有家难归、有国难投的弱女子,还算甚么公主?”

杨浩喟然一叹,默然半晌,方道:amp;"在这里,公主不能张扬名声,但我西夏上下,仍将以上国皇女之尊以待公主,公主可以安心住在这里,其要杨浩在,西夏在,就有永庆公主在!”

永庆公主凝视他良久,轻轻吁口气,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你别无所求么?费尽周折,救我出来,就只是为了把我供养起来?”

“我要帮公主,只因为……公主对杨浩的关爱,先帝对杨浩的知

遇,杨浩对公主,并无所求。”

永庆公主眼帘微合,两串泪水潸然而下。

杨浩安慰道:“公主,娘娘和岐王殿下的死,并非公主的过错。逝者已矣,公主不要难过,也不要自责了。以后,公主就请安心住在这里便是,如果有任何需要,请向杨浩提示,无须拘谨。”

永庆公主轻轻摇了摇头,张开泪眼,对杨浩道:“可这,不是我想

要的!”

杨浩眉尖微挑,问道:“公主想要什么?”

永庆不答反问:“大王真的想偏安一偶,无意中原么?”

杨浩道:“中原?真的征服了中原之后还想征服哪里呢?**是无穷无尽的,可是再了不起的人,也不可能征服一切,无尽的征服,最后只能摧毁他自己。如果我说以天下苍生为念,所以不想兴刀兵,那是扯淡,真这么伟大,我把西夏拱手逞于赵光义便是了。

我杨浩,第一想做的,是保护我的家人,希望他们能平平安安,幸福快乐。第二想做的,是有属于自己的一番事业,不管是务农、经商、做工,从仕,亦或是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基业。可是我从来没有膨胀到忘乎所以的地步,宋国是一个庞然大物,我吃不掉它,一旦打起来,就算我们不败,也只是一个互相消耗的结局,为他人所渔利。”

永庆轻轻点头:“如果我早知道你是这么想的,相信你是这么想的,或许母后和王弟就不会死了。”

她凄楚地笑了笑,又道:“那时,我或许会很欣然地接受你的帮助,很安心地在西夏住下来,很自私地利用你的好意。可是现在不成,所以我会告诉你,你这样固然很好,可是这只是你一个人的想法,辽不会这样想,宋也不会这样想,你不想去打别人,别人却会来打你,你想要的安宁,除非你能消灭对方,或者比它更加强大,否则根本不能实现。”

杨浩张了张嘴,却没有把他对陇右的打算说出来,这些军国大事,他没有和永庆公主讨论的必要。

永庆道:“你以为,占据了陇右,形成更加庞大的势力,就能遏制我二叔的野心,从而做到相安无事?从古至今,你见过两个实力雄厚的大国,近在咫尺的大国,能够和睦相处、相安无事的吗?”

杨浩微微变色:“她知道我对陇右的图谋?”一瞬间,杨浩已

想到,种放和丁承宗必已和永庆公主先行谈过,了解了她的心意,并且达成了某种协议,这才把如此重要的事情告诉了她。当然,永庆公主如今等于掌握在杨浩手中,不虞她会泄露出去。

可是这种举动,分明也表明了他倚之为所左膀右臂的重臣心腹们的心思,他们对扩张,对开疆拓土,建功立业,也是满腔热忱的,不管是商贾出身而且除了把家门兴旺寄望于他已无欲无求的大哥丁承宗,还是饱读诗书的鸿学大儒种放,他们都是这样的心思,那些武将会怎么样就更不用说了。

永庆道:“一个人寿元有尽,才智有尽,兵力和国力有尽,的确不可能无穷无尽地征战、扩张下去,可是这个理由,不该是你安于现状的理由,至少,有些事是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的,那么你为什么不去做?现在你兵强马壮,麾下文士如云,武将如雨。

任何一个国家,开国之初的文臣武将,都是最廉明也最具才干的,你不利用这个机会,把你能做的事做好,那么你留给你子孙的将是什么?你能解决的问题,也要留给他们,让他们牵涉入更多的战争?

不错,日月经空,轮替交换,不管哪个国家,都有初起、兴盛、衰败的过程,你再贤明,也无法保证你的子孙后代个个贤明,想要千秋万代,安排好一万年后一切,根本是庸人自扰。可是如果你能安排好一百年、三百年、甚至五百年后的一切,为什么你就只顾你生前的这几十年?”

杨浩听得怦然心动,脑海中一阵清明,如醍醐灌顶,忽而又一阵迷糊,浑浑沉沉,取舍不定。他没有想到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公主,竟然说得出这样的一番话来,意志已为之撼动。

永庆公主窥看着他的脸色,心中十分紧张:“折子渝教我的话,果然有些作用,似乎……他已经不再那么恬淡安然了。”

过了许久,杨浩长长地,吸了口气,这才说道:“我几乎……要被公主殿下说服了,呵呵……,你说的或许有道理,不过……问题是「你所说的,我并不能解决,相反,如果我试图去解决,才会给现在的人,给后来人,留下一个更大的烂摊子。

而且,先帝骨血,仅余公主一人,杨浩……只想你平平安安,并不想利用你。”

永庆公主道:“你铃了,杨浩!不是你利用我,而是我想利用你!”

杨浩哑然:“利用我-?”

永庆~-,主道:“准确地说,应该是互相利用。你所拥有的,结合我所拥有的,其实所能产生的力量,远远超出你所估计的。你能给我的,是我无法拥有的力量,而我能给你的,是你根本未曾想到的。”

是的,何止是杨浩想不到,就算是她,如果没有折子渝的一番点拨,也绝不会想得到。在她来兴州的路上,她一直自怜自伤,只觉自己是一个毫无用处的女人,她以为自己能给予杨浩的,只是一个大义名份呢,而现在,她充满了信心。

她转过身去,缓缓走到窗前,雪光映着她的肌肤,如玉女般瓷「她用有力的声音道:“你为什么不试一下呢?根本不去尝试,又怎么会知道是否能够成功?只走到近岸处的冰上,试试它的薄厚,还不成么?”

杨浩凝视着她的背影,沉声道:“如果我真的成功了,会怎么样?那样的结局,并不是你父皇、你母后,还有你弟弟在天之灵想要的。”

“我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永庆公主霍地转过身来,风撩起了她的长发,发凌乱,眸如丝,恍若一个风中的美丽女妖:“所以,这个合作,你可以得到一切,我只要你做到一件事,一件很容易的事,对你来说,仅仅是一个承诺!”

“务!”

一声虎吼,路边山林中突然冲出许多毡巾蒙面,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骑士来,手中拿着杂七杂八的武器,有刀有叉,居然还有劈柴的利斧,一看就不是正规的军队。

“啊”地一声惨叫,斧刃上血迹斑斑,一个首当其冲的修路奴隶被

利斧将头颅劈开,脑浆和鲜血飞溅.,令人触目惊心。

“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伤我大辽修建鹰路的人?”

一个契丹将领提马冲上,拔出大刀怒吼道。

回答他的是一枝冷箭,冷箭闪电般射至,箭头掠空,带着一道蓝

光,显然是淬了剧毒,这些人分明是中着人来的,不想留下一个活口。

“噗”地一声,利箭贯八咽喉,鲜血顺着血槽喷涌,瞬间已经发黑。此时那些人已经冲进了筑路队伍,不管是修路的奴隶和民工,还是督工的辽国兵将,只管以兵刃一通招呼,一时间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猝不及防的敌人像割草般纷纷倒下。

(x)骑士们浴血冲杀,(x)所向披靡,(x)硬是从筑路队伍中趟开一条血路,(s)冲出数十步去,(.)圉马回转,(n)又来了一次冲锋,(e)刀砍,斧剁,(t)叉挑,箭射,无所不用其极,直到所有的敌人全部躺倒血泊之中,骑士们在首领一声叱喝下,纷纷跳下马来,逐个检查,不管死没死,都要狠狠补上一刀,并且掏空他们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出洗劫的马匪模样。

待到一切收拾停当,那首领两指探入口中,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哨,所有的骑士立刻纷纷上马,扬长而去,迅速消失在莽莽丛林之间。

雪在飘,先是淹没了血迹,然后开始掩没人体,就在这时,路边突然又蹿出两骑,他们机警地四下看看,然后一人驻马放哨,另一人迅速下马,身上背着个褡裢,他在死尸堆里迅速地翻动着,寻找着那些凶手的同伙,然后往他们怀里塞件东西。

尽管他们出其不意的偷袭使他们占了绝对的上风,但是还是死了十几个人,这些凶手来去如风,求的就是一个速度,当然不可能带着一堆尸体上路,不过他们并不担心,他们身上没有任何标志性的东西,但是现在有了。

遥远的辽东,在偏远的西陲主导下,一把引燃三国大战的火苗「悄悄地点起来了……

PS:求月票,推荐票!!!

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