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16章 闺中何止军师

李继筠的旧部、萧关周围的吐蕃部落,加赶来老弱妇孺不下千万人,这么多人分散居住在草原上、丛林间、山谷里、高岭上,形成了百十个部落、山寨和小城,对这些人要如何处置?

除非杨浩就此南下,一举吞并陇右,否则的话是无法对他们进行有效控制的,一方面杨浩准备并不充分,后勤储备、战略部署不必谈了,就连此刻驻扎在萧关以南的这些军队都是编制混乱的不同派系,在尚波千的老巢里,很难承受他的疯狂反扑。杨浩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收缩兵力,牢牢控制萧关三道关隘,把这道进出河西陇右的门户掌握在自己手里,掌握与陇右战或守的关键所在。

为此,对这些部落的安置,便成了眼下第一个难题,经过充份的论证分析之后,众将领渐渐分成两派,其中一派认为对这些部落可以不予理会,只是专心经营好萧关险隘,迅速加固、整修,部署兵力,在向南一侧加筑各种防御措施。

另一派则建议把这些部落尽皆掳过萧关去,把他们拆散了贬为农奴,发配各处充当劳力,不过搞迁徙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些村寨部落星罗棋布亍萧关地区的山岭、谷坳、平原地区,要把他们全集中起来,决非三五日可以办到的。而且这些晏-散的人员一旦集中,就是浩浩荡荡的十万人马,虽说其中不乏老弱妇孺,押送他们所需的充足兵力也成问题。

杨浩知道时间紧急,出其不意奇袭萧关固然达成了目的,却也留下了许多疏漏,当务之急是保住胜利果实,完全控制萧关,做到这一点,就已取得了战略性胜利。于是果断地综合了两派将领的意见,当即任命柯镇恶为萧关镇守使,加总兵衔,镇守萧关,立即调兵遣将,主持萧关三道关隘的整修和兵员的部署。

至此,西夏国的西大门玉门关由木恩镇守,南大门萧关由柯镇恶镇守,东大门横山由杨大部L延浦镇守,三人皆加总兵衔,成为独自领兵于外、手握机变大权的戍边大将,柯镇恶两次唾手可得的大功凭空飞去,却始终是任劳任怨,如今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另一方面,拓拔昊风、杨延朗等将领,则立即分赴萧关地区的大小山寨、村庄、部落,开始了一场战争资源的大掠夺。金银珠宝要抢、牛羊马匹也要抢,只抢这些浮财,却比归拢各处百姓有效率多了,然后就用那些牛羊马匹驮着各种各样的财物,迅速通过萧关运回去,输运的队伍日夜不断,络绎不绝。

等到第三天早上,杨浩把斛新高车一众头人放了出去,这些人杀之一人无益,杀之满族就要千夫所指,既已掠其财,如果不放走这.些头人,他们的部落只有被其他吐蕃部落彻底吞并的结果,客观上反而促成了他们的融合,可是把这些头人放回去,他们领着一帮叫化子去找尚波千要钱要粮要牛羊,这就够尚波千喝一壶的了,这种行为骨子里和战手中故意致残敌军而不消灭,加重敌国负担,从经济上把它拖垮是一个道理的。

安排娟了这些事情,杨浩便随着幕后一批掠浮财的人马一同退回了

河西。

走在萧芸古道上,杨浩发现手下的士兵对他的命令执行的无比彻底,他们搜刮的何止是浮财,就连一件羊皮褥子、一口铁锅、半口袋青稞,都不嫌其少地掠了来,不由得暗暗咋舌。

尚波千先收到呼延傲博战死的消息,马上派遣了一位心腹大将赶赴萧关,准备接手呼延傲博的权力。不料这员大将率领几百亲兵刚刚走了两天,又是一骑飞至,跑到他府门前时,那马轰隆一声倒地猝亡,马上的骑士也是累得精疲力竭,好半天才气喘吁吁地说出一句话:“萧关失守!”

尚波千问明经过,不由大骇,立即把西线战事完全交给了童羽和王如风、狄海景、巴萨一班人,这些人一些是蜀地的义军,一些则是陇右的马匪,不寄于自己的屋檐底下是别无出路的,因此尚波千放心地把西线交给他们,由他们继续进剿夜落纥和罗丹,步步推进,争夺地盘,而自己则率领吐蕃主力星夜返回南线,准备反扑萧关。

此时-,杨浩已然到了灵州。

杨浩到灵州时,种放、丁承宗、杨继业,这政、经、军三大巨头已然从兴州赶来,堪堪地在灵州撞见了他,杨浩立即迎来了三人一番狂风暴雨般的愤怒发泄。

种放怒不可遏,唾沫星子喷了杨浩一脸:“一国之君,当胸怀天下,以社稷苍生为重,为一女子,亲身涉险,为一女子,擅动刀兵,英雄气短,儿女情长,自古以来,如此行为,唯有昏君二字当之。”

杨浩抹了把脸,陪笑道:“大学士教训的是,孤王知错了。”

丁承宗寒着脸道:“大王万一有个好歹,置这江山社稷,万千苍生于何地?大王写下遗诏,由王后娘娘择之,若选弃位归隐,便令百官自择贤能。若王后愿扶幼子继位,令我等顾

*拥佐,试问江山初定,人心不稳,孤儿寡母继承大统,西夏还有宁日么?”

杨浩干笑两声道:“这个……,话说辽国也是孤儿寡母来着……”

丁承宗双眼一瞪,杨浩赶紧改口道:“是是是,孤王错了。”

杨继业叹了口气,沉着脸色道:“大王是君上,君上所为,臣本不该妄言,不过……你如此轻率,真的是……唉!大错特错了,臣等得知后……

杨浩还在陪笑,只是那笑容有些苦,声音有些涩:“三位,你们说的对,说的都对,我是大王,是西夏国的王,所以,我得这样,我得那样,我不能这样,我不能那样,可是……我还是一个人,一个男人啊……”

种放、丁承宗和杨继业把这些日子的担忧、愤懑和恐惧一股脑地向杨浩发泄了一番,气咻咻地离去了,等他们走后,折子渝掀开门帘儿,从内室中缓缓地走出来,依偎到杨浩身边。

杨浩揽住她的纤腰,说道:“子渝这回很沉得住气呀,方才,我还真担心种大人一口一个为一女子,把你给激出来。”

“他们都是一番忠心,一片好意,都是对你的爱护,我现在是你的

妻子,感同身受,怎么会生气?”

子渝嫣然而笑,轻轻在他腿上坐下来,很自然地环住了他的脖子:“官人是为子渝受的委曲,可惜,人家已经把自己都给了你,再也无以为报了。”

杨浩也笑起来:“怎么没有?我的女诸葛现在回到号-我的身边,以后,你可不能只专注于生孩子,该帮若夫出谋画策的时候,可得竭尽所能才成。”

子渝红了脸,轻啐道:“谁要专注于生孩子?不过……,说到出谋画策,以后你若愿意,也可私下里说给我听,自家夫君的事,我当然想帮着出出主意,却再也不能人前露面,你更不可说我曾帮你策划过什么?”

杨浩微微皱眉:“唔……,担心后宫干政?这是个问题,虽然我对你绝对放心,可是我亲手制定的规矩,我就得必须带头执行,不光是对你,对冬儿、焰焰她们,我也是一视同仁。”

折子渝轻轻颔首,赞许地道:“这是对的,不过我有此虑,倒不全是因为这个原因。

至少……人家现在还不算正哉了西夏王,不算是犯了规矩。”

她沉吟道:“那日行的是民间之礼,你是一国之君,一日不曾册封,我便不算你的妃子。我之所以有此顾虑,是考虑到,折家必须把自己的影响从军中彻底消除,我,要做你的女人,就必须得站到你的背后去。”

杨浩目光微闪恍然之色:“你是为了那日流沙坪三军跪拜之事?这你大可不必,如果他们不念旧主,那也不过是有奶就是娘的人了「我不是更担心?”

折子渝妙眸流转,嫣然道:“话是如此,所以我才要努力让他们把你当成现在唯一的主人,以后唯一的主人。这不光是为你考虑,也是为了我,为了折家,这样对你对数、对折家对国家,都是好事。”

“嗯,我妁女诸葛说不出头那便不出头吧,不过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眼下该怎么办?方才种大学士他们所说的种种其实都是很有道理的。”

折子渝凝视着他道:“你认为呢?”

杨浩的双手在她柔润而富有弹性的娇躯上轻轻滑动着,沉吟道:“我觉得,未必不是因祸得福。你想,就连种大学士和我大哥,甚至杨继业那个厚道人,都气得怒发冲冠,直斥我为君之非,赵光义又会怎么想?我在汴梁时,就有强拆杨、愣头青之林,这绰号可不是白来的,赵光义说不定会因此轻忽了我,谁会担心一个冲动起来不计后果的人,一个……呵呵,视女色重于江山的人呢?”

子渝的眸光柔和起来,她往杨浩怀里贴了贴,一双红唇忘情地印在了杨浩的唇JL,杨浩感觉到唇上两片柔软香馥之前,只来得及看清她的俏脸先已红若两瓣桃花。

折子瀹某轻移开双唇,红着脸嗔道:“看什么看!”

杨浩看着她那性感娇艳的双唇,抚着那弹盈绵挺的翘臀,笑得有点不怀好意:“佳人投怀送抱,为夫怎不喜欢?呵呵,我家娘子秉赋天生,精于内媚,为夫可还有许多手段,不曾一一与你切磋呢。”

折子渝眨眨眼,微晕着脸颊,天真的道:“夫妇敦伦,不外如是,

还有什么?

杨浩一听登时眉飞色舞:“娘子此言差矣,据说仅《汉书》中有关房中术的著录就有百八十卷之多,此中学问博大精深,神鬼莫测,实穷一生之力也未必能窥全境……

折子渝:“……”

“怎么?”

折子渝瞪他一眼,嗔道:“如今看来,果然像个昏君。

杨浩呵呵地笑起来,折子渝咳嗽两声,说道:“还是说正事吧,你方才说的不无道理,那日我劝

你既已张扬,何妨更加张狂,也是出于这种考虑。不过我两人来又仔细地想过,仅凭这些,我们就得完全寄望于赵光义会按照我们的想法去想。或许他真会这样看你,或许不会,不管怎么样,主动都操之人手,一国之前程,何等重大,我们不能寄望于赵光义的误判,必须主动营造有利于我们的环境。”

杨浩精神一振,问道:“娘子有何高见?”

折子渝道:“萧关原在尚波千手中,如今易手,到了你的手中,这对河西陇右两边的实力影响不大,唯一的区别只是攻于守的主动权易手,尚波千虽不甘心,可萧关易守难攻,不管对哪一边来说都是如此,有柯镇恶在此,当保无虞。

最叫人担心的,是尚波千是否会向宋廷借力,虽说你说出了玉玺来历,赵光义心中对他不无芥蒂,可是你与他之间,赵光义险然对你猜忌更重,如果尚波千向宋廷妥协,引来宋廷施压,你现在名义上仍是宋臣,宋若出面调解,总是一桩麻烦。”

杨浩道:“不错,现在有两个难处,一是凭我河西之力,不能与宋久战,而辽国只能适当借用,以作牵制,绝不可倚重之,否则便是前门拒狼,后门进虎。二是仅凭河西一地,如与宋久战,则战事连绵,久而不止,一个不好,便是绵延百年的战祸。除非我能拥有足够的力量,像辽国那样的力量,足以抗衡宋国的能力,方能与宋辽鼎足而立,它或者仍会同我打上一打,但是鉴于我强大的实力,却一定不会无休止地把战争继续下去。”

折子渝道:“既然如此,就得想办法祸水东引。

“辽国。”

“如何引?”

折子渝俯首低声,对他说出一番话来,窃窃私话良久,杨浩微微颔首:“嗯,或可一试,不过此中难度不小,还得好生计较一番。

折子渝若有深意地望他一眼道:“好,永庆公主还在兴州等你,我

想……她应该对你也有甚大的助力。”

“她;!”杨浩一笑:“我救她,确是出于一片赤诚,她如今一个见

不得光的公主,能帮我甚么,哦,对了,有件事,我还没跟你说。”

折子渝一见他神情严肃,不由紧张起来,微微坐直了身子,问道:“什么事?”

杨浩郑重地道:“子渝,我要让竹韵入宫,纳她为妃。

“锱卜?”“我欠她的,而且……她……也确实让人喜欢……”

“喔……,这事儿……你该跟冬儿姐姐说啊,为什么要对我讲?”

折子渝笑了:“缘起缘灭,缘浓缘淡,都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有缘的时候,好好的珍惜它,把握它。竹韵与我在汴梁相处那么久,早已情同姐妹了。嗯,很好啊,宫里多个帮手,也免得受唐大姑娘的气。”

柽浩如释重负:“你同意了?”

折子渝恨恨地瞪他一眼:“看你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我不同意你

就不娶了?”

她嘟了嘟嘴儿,幽怨地道:“才刚刚要了人家……,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杨浩咳嗽两声道:“话说,前两天我怒冲萧关的时候,冬儿和焰焰她们大概也是这么想的。”

折子渝忍不住“扑嗤-”一笑,抓起他的手来,张开一口小白牙,咬了一排整整齐齐的牙印儿,一口咬下去,又有些心疼,于是用那灵活湿润的小舌头又舔了舔。

杨浩被她这小动作刺激的登时一个冷战:“好灵活的舌头,小妮子果然大有潜力可挖。”杨浩一抄折子渝的腿弯,另一只手托着她的柳腰,便向屏风后闪去。

折子渝大吃一惊,娇呼道:“清天白日的,你做甚么?没得让人给

你再添一条昏君的罪名呵……”

“这里有人敢闯进来么?嘿嘿,除非你自己说出去。”

杨浩将折子渝往榻上一放,折子渝一挺腰便翻了起来,手足并用就想逃走,杨浩一手抄住她的纤腰,见那翘臀犹自挣扎扭动,便在这不听话的小妮子粉臀上拘了一记。

“啪”地一声脆响,哇!这手感……,子渝根鲁青佳,可堪造就啊。

杨浩起了“爱才”之心,一个更加邪恶的忽地浮上心头。不过……,子渝虽是知情识趣的女子,毕竟是豪门贵胄出身,要把这匹骄傲矜持的小牝马调教成闺中娇娃,可是任重而道远呢……

杨浩遐想翩翩中和身扑上,将她拥进怀里,惯于前半场含蓄,下半场奔放的折五公子,已将动人的星眸含羞闭起,弯睫微颤,鼻翅翕动,发出动情的喘息……

P:求月票,推荐票~!

国内唯一一个只提供全本小说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