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06章 飘雪之夜

风很大,天很冷,竹韵在看雪。

眼前的雪并不大,心里的雪却是纷纷扬扬,一如那年冬天,她拖着

杨浩去芦河上敏星星的时候。

每当想起杨浩,她的脸就是一阵燥热,随着离兴州越来越近,她的俏脸便一天到晚都处于充血状态,看起来非常的荣光焕发。

她是主动请命要求协助阿古丽的,有了这个理由,她才得以离开杨浩身边,可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她终究还是要回去。今天,她就已经接到了兴州那边传来的消息,一些准备明天就将由她亲手执行引蛇计划的最后一步:斩首。

此间事了,那时……那时终将面对着他,那时该是如何尴尬的场

面?

竹韵仰起脸,看着静寂一片的夜空,那两只眸子就像两颗明亮的星星,颊上则是一片酡红,两瓣桃花……

羞m;?当然羞,她从没想过自己居有那么大的胆子,居然趴在他的怀里,大胆地要求给他生孩子,生一个属于他们俩人的孩子,那醉中的一切,她还记得清清楚楚,他……他当时好象也喝醉了,他应该不记得了吧?

竹韵越想鲇.羞,嘤咛一声,竞尔捂住了脸颊,羞不可抑地顿了顿足,那种女儿羞态,可是无人见过的动人风情,有幸目睹的,只有那飘零的雪花。

“我不管!我的身子……,叫你看过了!我的人,陪你睡过了!再说,和……和我生孩子,你也是答应过的!你不娶我,谁娶我?”

竹韵忽然恼羞成怒地放下手,双手握拳,咬牙切齿,拼命地给自己鼓着勇气,斗气值顷刻间爆满,膨胀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如果这个时候如果杨浩就站在她面前,相络古大姑娘能很蛮横地把他四蹄攒起,扛进洞房,一通烈火把生米煮成糊饭!

就在这时……“特勤大人。

一个士兵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以竹韵自幼作为一个杀手培养出来的超人耳力和警觉性,居然完全没有发觉。

“啊!什么事?”

竹韵吓得像兔子般一跳,刚刚鼓舞起来的勇气瞬那间消失的无影无

踪。



竹韵的动作把那士兵也吓了一跳,他连忙退后一步,毕恭毕敬地“特勤大人,苏尔曼叶护大人到了,有军机要事与您商量。

“哦?苏尔曼……,他现在在哪里?”

“正在您的大帐相候。

“好,我们过去!”竹韵紧了紧披风,举步走去。

苏尔曼坐在竹韵的中军大帐里面,正在推敲着准备好的说词,就听外边有人报道:“特勤大人到……

苏尔曼连忙站起相迎,就见一个美人儿步履轻盈,飘然而入,神态无比从容。

“特勤大人,老夫深夜造访,没有打扰了大人吧?”苏尔曼笑呵呵地迎了上去,心中却想:“哼,一个小丫头片子,只因为和阿古丽沾亲带故,就能与老夫平起平坐?待你族的实力也受到削弱,到那时,不只是你,就算是阿古丽,也要看着老夫的眼色行事了。

看到眼前这位容色甜美的纥娜穆雅,想到她和小满英一样吃个哑巴亏后欲哭无泪的模样,就好像看到了一个冤大头,苏尔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了。

竹韵看到一脸大胡子的苏尔曼,想到兴州那边今天传来的收网消息,本就甜美的笑容更是像蘸了蜜一样的甜起来。作为一个杀手,当她想要做掉谁-的时候,脸上这种人畜无害的笑容,总是很动人的……

仆干水上游,此时已下了几天的鹅毛大雪,这里是女真完颜部的一处重要领地。而此刻,这里却已成了安车骨部落刚刚占领的地方。

仆干水的完颜部落被辽宋两国称为生女真,是尚未开化的蒙昧一族。他们没有文字,没有官府,没有法律,甚至不知道年月,人们不知道自己的准确年龄,你若问生女真人多少空,他们会这样回答:“我看见草绿了几次。

完颜阿骨打还没有出生,他的祖先原本住在原渤海国境内东南角落的咸镜山,因穷困窘迫,迫于生计,刚刚迁回本族故地仆干水,还没有掌握部落的权力,利用他们所学习掌握的文化和文明来改造自己的部落,就已丧命在安车骨部落的手里。

仆干水(牡丹江)流域有上百个大大小小的女真部落,部落间经验互相攻杀,手段残酷。做为其中较大的部落,完颜部占有着更多的领地和资源,仇家自然也多。安车骨部落较之完颜部落,此时更加开化一些,自从他们掌握了海运商路的独家代理权之后,在诸部之中也就拥有了更大的威望和权力,这就触犯了完颜部的利益。

他们之间有了矛盾和冲突,唯一的解决手段就是武力,于是完颜部向宿仇安车骨部发动了挑战,如今的安车骨部已非同往常,掌握着海外贸易的独家代理权,就等于掐住了各个部落的经济命脉,本来许多中立的部落都站到了安车骨部一边,而这是完颜部现任族人始料未及的。

于是,往昔里一直势均力敌的双方,这一次从一开始胜利的天平就开始向安车骨部倾斜,十天前在仆干水完颜部落驻地发生的一战,是两个部落间的最后一战。这一战,安车骨部少族长珠里真不穿铠甲,半裸上身,手执刚买来的日本长剑,扬旗鸣鼓,奋勇当先。

这一战,安车鲁鄯

**完完颜部落九位长老,完颜部的败落已是不可避免,完颜部一倒,其部族百姓再被安车骨部吞并,仆干水流域安车骨部落一家独大的局面已是必然。

今天,是珠里真的父亲安车骨浦里特迎娶完颜部族长妻子的大喜日子,远近各个部落都派了人来庆贺,术虎、徒单、乌林合等几个原本不弱于安车骨部落的势力也派了人来,就连与安车骨部落有仇隙的纥石烈部落都派了人来。

他们或乘车,或骑马,或赶着雪爬犁,络绎于途,携带着礼物,纷纷赶向仆干水。

有这样一行神秘的行人,也在赶往仆干水的途中,他们乘着雪爬犁,每辆雪爬犁由十几只狗拉着,一行四辆雪爬犁,看起来像是一个比较强大的部落。

中间一辆雪爬犁上,坐着两个比起身边皮帽皮袍魁梧如山的大汉要显得娇小的多的人,身上穿着臃肿,头面也都遮得严严实实,眉际挂着白霜,完全看不出他们的容貌,傍晚时候,这几辆爬犁一到什干水完颜部落,就被新郎官安车骨浦里特亲自迎进了原完颜部族长居住的房子,这样的待遇,可是其他诸部使者无法享受到的。

部落中宽敞的空地上燃起了一堆堆熊熊的烈火,一根根粗大的松木,堆成了一座火山,烈焰飞腾,噼啪作响,火星像无数的萤火虫般在夜空中飞舞,与那零星的雪花相映成趣。

一直待在族长房间里的两位神秘贵客由珠里真亲自陪同,走到了空地上。围绕着火堆,已排好了一张张简陋原始的松木桌子,地上铺着可以阻断寒气的狼皮褥子,安车骨部中的头脑人物以及各个部落的来使都坐在那儿,都欢宴痛饮,无人注意到这两位客人的到来。

两位客人中的一个向珠里真耳语了几句,珠里真连连点头,很快,在光线比较昏暗的下首位置,又增添了一张桌子,地上特意垫了两层狼皮褥子,两位神秘的客人斯斯文文地走过去,悄然落坐。而珠里真则赶去替父亲向各位客人们敬酒了。

“呸,呸呸-,好腥啊!

一位客人蹙起眉头,将到口的食物连忙吐了出去。她的声音一听就是女人,说的是汉话,身上头上包裹的十分严密,只露出一张眉清目秀的脸蛋,或许就连往昔最熟悉她的宋国宫娥,也认不出在这冰天雪地中,坐在一群粗犷大汉中的女人就是她们的永庆公主。

“呵呵,这可是正宗原味的烧烤,不过……你以为什么东西都是正宗的、原味的,才是最好的m;?那可不尽然。”另一位比她略显高挑的女子,自然就是折子渝了。她笑吟吟地拈起小刀,削下一片烤羊肉,又在眼前的木头剜制的简陋小碟里蘸了点盐巴,很秀气地放进嘴里咀嚼着。

永庆不服气地横了她一眼,也抓起刀子来削下一片羊肉,丢进喵里,像和它有仇似的使劲嚼着。

“宫廷里的烧烤料理,大概都要把羊肉用各种调味香料精心煨过,烧烤的时候还要一遍遍地刷上掺了香料的盐水是吧?呵呵,这里可没有那样的条件,他们祖祖辈辈,就是这样吃东西的。

折子渝说着,又端起有些发苦的劣茶喝了一口,虽说这里的食物十分的粗劣,但她安之若素,完全不像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家闺秀,永庆几乎是处处以她为攀比目标,立即也端起茶来抿了一口,然后像喝药似的使劲灌了下去。

回头看见折子渝一双眼睛都正带着笑看她,永庆脸上不由一红,连忙掩饰地找话,向她侧了侧身子,小声道:“完颜部的那位主母,是不是很漂亮呀。

折子渝用小刀轻轻片着羊肉,睨她一眼,挑眉道:“为休么这么?qu;

永庆蹙起眉来,不解地道:“刚刚才杀了人家的丈夫,就马上迎娶人家的娘子,这位完颜部的主母要不是有倾国倾城之貌,安车骨蒲里特身为一族之长,又怎会枝迷的神魂颠倒,甘冒天下之大不讳,干出这种的事来?”

折子渝莞尔道:“你猜错了,这里的规矩习俗,与中原不同。杀其夫,夺其妻,也算不得甚么,女人,在他们族里也算是家里的一份财产。安车骨蒲里特迎娶完颜部主母,与她是否美貌完全无关,而是出于统治完颜部的需要……”

折子渝顿了顿,又道:“这位完颜部的主母,已经年逾六旬了,呵呵,一位六旬老妇,又能如何美貌呢?安车骨蒲里特如今还不到五十岁呢。草原上的部落,在很久很久以前,都是女人掌握大权,做为部落领袖的。那个时候一个部族里新生的小孩子,只认得自己的母亲,而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完颜部……,眼下还残留着一些这样的古老习俗,全族的主母,同时担任着巫妪的职务,也就是中原所说的珊蛮(萨满)巫师,不管是狩猎、议盟、出征、做战,族长有所决定后,都要有巫妪占卜吉凶,做最后决定,所以她拥有比族长还大的权力。安车骨蒲里特娶她为妻,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妻子,通过这种手段,完颜部……将从此消失,完全融入安车骨部落了。

“原来如此……”永庆公主恍然大悟。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声,声音顺风飘来,压过了广场上的笑闹声,所有人的都探头向远处望去,同六旬出嫁,一身新衣,打扮的异常恐怖的萨满巫师主母并肩坐在一起厂的安车骨蒲里特眉头一皱,向儿子递个眼色,,珠里真立即按刀而

起,一摆手,带上几个族中勇士向前走去。今日是父亲大婚之喜,他们也戒备着完颜部会有人不服闹事「四下里早安排了无数勇士,倒也不怕有人惹出是非。片刻功夫,珠里真又急匆匆地回来了,气喘吁吁地道:“父亲,不是……不是完颜部的族人闹事,是……是辽国来人了。

“甚么?辽国来人?辽国怎么会知道?”安车骨蒲里特大惊而起,四下的各族使节们也都惊在那儿作声不得,全场立即一片静寂。珠里真道:“辽国使节,并不知道父亲已占领完颜部,他……他是来向完颜部传旨来的。

珠里真刚说到这儿,就听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安车骨灭了完颜部?哈哈,这可倒好,两部合一,我就省了多跑一个地方啦。随着声音,一个身着辽国官服的人在几名衣甲鲜明的侍卫陪同下摇摇摆摆地走了过来,大剌剌地全场一扫,径奔主位。

安车骨蒲里特连忙起身相迎,各部使者都纷纷上前,自报身份,那位辽国使节一听乐不可支,大笑道:qu;哈哈,我还当这趟是个苦差,想不到竞有这样的便宜,仆干水上下诸部,居然都有人在这儿,这可省事的多了,本官奉太后和皇上的旨意而来,你们各部听旨吧。

各部头人连忙躬身接旨,折子渝一拉永庆公主,也藏.进了人群施礼如仪,还把身子缩了缩,永庆公主睨了她一眼,悄声问道:“你认得他?”

折子渝点点头,小声道:“这人是辽国鸿胪寺的官员,叫墨水痕,曾出使西夏。

二人在下面悄声对话,墨水痕站在上首朗声说道:“今得信报,辽国叛臣耶律三明之余孽,行踪出没于女直领地之内,着令女直诸部立即着手缉拿,搜寻山岳河谷,勿使歹人藏身,朝廷在女直境内,尽有耳目,各部若不尽心竭力,一俟查清属实,族酋必予严惩,其部贡赋加倍,北珠有一百颗加至两百颗,虎皮有十张加至……”

俯首的各部头领们暗暗叫苦,叫他们找人倒没甚么,问题是这么多年来他们已经知道辽国官僚们的作风了,每次有旨意,都是他们搜刮的机会,像这样似是而非的命令,你倒底尽没尽力?只要人不是在你的领地内抓获的,完全就可以给你安一个没有尽心遵行旨意的罪名。

像那北珠,珠大而圆,素为辽宋权贵所喜,可那种珍珠的珠蚌总到冬天方才成熟,此时水已化冰,坚冰敏尺,要凿开冰层下河捞起蚌蛤才能得到,而且要一百枚左右的蚌蛤,才能采到一颗珍珠,好一点的珍珠当然要捞更多的蚌蛤才行,其中艰辛可想而知。

还有那虎皮,虽说世人传说女真勇士三人可猎虎,骁勇异常,可那老虎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猎取的,再说这兽中之王哪能遍地都是。要想少受刁难,少不得要对运位辽国特使孝敬一番,一时间各部使者马上转动脑筋,想着立刻派人回去取些财物堵他的嘴了。

墨水痕嘴里说着苦差,其实这趟往女真境内传旨,实是一桩大大的优差,他可是费了不少力气才争取来的。尤其是在这里一下子就撞见了这么多部落的人,还不用他辛苦赶路了,只管坐在完颜部落等着各个部落来送钱就行了,心中更是欢喜不胜,至于哪个部落灭了哪个部落,他才不操心这些事,女真各部在辽人眼中,就像是放养的一群羊,毛肥了就来剪一次,才不理会他们之间的纷争,他们内部闹的越凶越好。

墨水痕宣罢了旨意,一屁股在主位上坐了下来,笑嘻嘻地看7眼旁边那个女妖怪,对安车骨蒲里特道:“蒲里特族长,听说你灭了完颜部落,还要迎娶该部主母呀?呵呵呵,双喜临门,恭喜,恭喜。

蒲里特陪笑道:“不敢当,不敢当,上国天使驾临,蔡里姝荣幸之

至。

辽国派来女真的使节没有一个不贪的,贪的还算是品性好的「只不过勒索些人参、貂皮、珍珠、蜂蜜等特产,有那品性低劣的,来了还要让女真部族的女人侍寝,美其名曰“荐枕”,不管是族中头领的女人,还是部落中的少女,只要姿色美丽,被他看到的,无有幸免。

曾有一个部落首领拒绝用自己的爱妻侍寝,那位辽国特使转身就找了个由头在当时的辽国皇帝面前添油加醋一番,派了兵来打败他的部落

这位特使做为监军,把这位首领活活鞭笞而死,丢进了狗圉,他的女人则被直接抢走了。从此以后,女真人妻女被污辱,财富被夺走,部落被离散,重重仇恨压于心头,却因一盘散沙,无力反抗,而只能逆来顺受。

至于蒲里特……,他对自己这位新娘子完全放心,要不是她的身份特殊,蒲里特还巴不得眼前这位辽国特使把她抢走呢,所以对此毫不担心,见他对自己吞并完颜部落反应如此麻木,反而心中大喜。他一面恭维着墨水痕,一面自怀中掏出一只镶嵌着钻石的精致项圉,恭恭敬敬递到墨水痕手上,陪笑说道:“既是上国旨意,我等自然遵从不怠,只是……我们这里山高路险,尤其是大雪封山,野兽凶猛,就算是最出色的猎人也不敢深入,缉凶是一定要缉的,要是未能找到上国要抓的人,还请天使在皇上面前代为美言几句,我们……实在是有说不出的苦衷啊。

这条项圉是折子渝特意从南洋商船从异域买回来的珍宝中挑选出来带回中条的宝物之一,听说蒲里特要娶

女,便送给了他做礼物。这项圈本身价值已贵不可言,其艺术价值也不可,友送给了他做礼物。这项圉本身价值已贵不可言,其艺术价值也不用多说,折子渝的眼光比在场的所有人都加起来还要高明多多。

那墨水痕一见他能拿出这么珍贵的一个项圉,大出自己意料之外,立即眉开眼笑地道:“哦,关于这一点嘛,你们尽可放心,我走到现在才进了你们的部落,路难不难走我当然知道啦,哈哈哈,你们这里是真不成啊,行动太也不便,如今太后下旨,正从上京修一条到你们女直五国部(在今黑龙江依兰县附近)的御路,专为贡奉海东青所修啊。这条路修好了,快马高车,俱可通行,呵呵,等有机会,我在太后面前为你们美言几句,也修一条到你们这儿的路来。

“是是是,天使请上坐,难得天使驾临,今晚请多喝几杯在下的喜

酒才是。

蒲里特一众人哄着墨水痕坐了下来,折子渝则向珠里真打个手势,

珠里真会意,抽空跑了过来,带着这两位客人提前退场了。

“这样的场面,五公子的确不宜露面,就请早些歇息吧,明天,我

就要去上京贡奉了,正好护送五公子一起走,迷你们返回西夏。

“如此,有劳少族长了。”折子渝巧笑嫣然,眸波一转,随口说道:“辽人为了贡奉海东青方便,竟然开辟了一条直通五国部落的御路,少族长对此怎么看?”

以前,珠里真也以为他们的一切罟·厄,都来自于辽人对海东青的垂涎,可是自上次被折子渝点破,已经开了窍,想东西已经不再那么简单。他听折子渝这一问,就晓得必有玄机,略一思忖,便摇头道:“不对,其中有鬼,哪有可能为了送鹰方便,就耗费大量人力财力修建这么一条道路的?小小小说网文字小说首发站x.è再者说,那是鹰,又不是多么庞大的东西,装在笼子里,一匹马便可迷走,用得着修什么路?

折子渝微微一笑:“少族长果然英明,辽国人挑起你们内斗,藉口是海东青,如今想要修一条大军可以快速抵达的道路,加强对你们的控制,借口还是海东青,呵呵,辽人是想不出第二个借口,还是把你们都当了傻瓜呢?”

珠里真听了又惊又怒,折子渝又道:“等到通往五国部落的路修好了,不用那位特使美言,辽国也会很▲好心’地再修一条通体你们这儿的路了,以后……盘剥起你们来,可就更方便了。

珠里真恨道:“我去告诉父亲。





折子渝笑道:“你急什么,路又不是一条修成的。话又说回来就算你知道了辽人的目的所在,你又能如何?你能拒绝……‘辽的美意么?”

“这……”

珠里真无言以对,可他却也聪明,已知道这位五公子聪黠绝顶,论智慧绝非自己所能及,便恭敬地道:“还请五公子指教。

折子渝笑吟吟地道:“你们各部的领地内,有没有大股的马匪流盗?”

珠里真苦笑道:“在这地方,能抢什么?偶有小贼,也不过是三两个人混口饭吃。辽国游牧部落经常为了草地驱逐铁勒、乌惹等族百姓,有的时候他们忍无可忍,愤而反抗杀人,就会逃到我们这儿来,还有篡逆失败的一些王爷从属,也会逃来避难。辽国一向都会勒令我们将逃犯遣返,不过有些逃犯身携不少金银财宝,五公子知道,我们……很穷的,得了好处,就会尽量帮他们遮掩,不过这样的逃犯遮掩行踪还来不及呢,不会故意生事。

折子渝似笑非笑地道:“那就好办了,没有,可以无中生有。有,可以栽脏嫁祸。你们和五国部落不是一直有仇隙么?要是在他们领地内,有匪众或者受其庇护的逃犯设埋伏、挖陷阱、破坏辽国修建的道路,射杀辽国筑路的百姓,不但能阻止修路,还能……”

珠里真听到这里已然明白,大喜过望地道:“五公子高见,珠里真明白了,今晚就和父亲商量一下对策。

折子渝微笑点头,步入自己的宿处。

珠里真一走,永庆公主便对折子渝道:qu;你为什么要对他说这灶▼”

折子渝轻笑道:“东边要是乱了,辽国就会希望西边稳一些。对我们有好处的事,既然看到了,又只是顺-口一句话的事,为什么不去做呢?”

“杨浩……纵横河西,还需要用这样的阴谋诡计么?”

“你错了,有时候百万大军做不到的事,一个小小的阴谋诡计,却能发挥大作用。古来得天下坐江山的英雄豪杰,没有一个不拥有强大的武力,可是没有一个只倚仗强大的武力,唯知武功者,不过是楚霸王的下场。能借力时,一定要借力。

“可是女真人的处境……”

“女真人过的不好,很不好,他们不是不想改变,而是还没有想到如何改变。他们早晚会想到的,我只是提前一步告诉了他们而已,我并不是在害他们,我给他们他们想要的,同时得到我想要的结果「两全齐美,有什么不好?”

永庆公主在桌面坐下来,凝视着桌上用兽油制作的一盏小小油灯,反复咀嚼着折子渝说过的话,不觉痴痴入神,折子渝打开铺盖,扭头看时,只见永庆公主凝视着灯火,一双眸子熠熠放光,如宝石般闪烁,似乎……悟到了甚么……

P:求月票、推荐票!

支持文学,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