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03章 螳螂捕蝉

进入冬季了,傍晚的时候零星飘落了些雪花,当雪花尚未落地便化作了湿润的空气,待到风一来,陡然便有了几分寒意,温度较之白天时一下子下降了许多。

狗娃夹着枪,一上街被寒风一吹,便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他娘的,今天晚上还真够冷的,亏得婆娘心细,翻出了狗皮披肩来,要不这半宿的值宿下来,还不懂成了人干?”

他扭头看了看自己这一小队的士卒,一个个都瑟缩着脖子,不由得嘿嘿一笑:“还是娶了媳妇的人有福啊,俺家兔娘模样是不咋的,可是知冷知热的,知道疼自己的男人。”

他摸了摸媳妇又硬塞到自己怀里的两个馍馍,一大块牛肉,啧啧,还有点热乎气呢,狗娃得意洋洋的挺起胸膛低喝了一声:“都精神着点,巡夜啦!”

于是,一个小队便在街头巡弋起来……

拓跋武的家里,刺客人头攒动,族人们都拥挤在后宅里,一个个执着明晃晃的兵器,有的还披挂着简陋的皮甲,瞪着一双双凶狠的眼睛,满脸嗜血的申请,一副杀气腾腾的架势。

“这西夏国,是咱们拓拔氏的西夏国,大王能有今日天下,可是倚仗咱定难五州,倚仗咱党项人起家的,现在如何呢?大王坐了龙庭,咱们拓拔家的人不但没得什么好处,没得到最丰美的草场,没分派各处城池做城主,还得拿出些好处来分与其他部族。这也罢了,大王前些日子又借口拓拔寒蝉兄弟两个不尊王命,砍了他们的头,取消该部世袭之制,把嵬武部落从此除名了!”

“没有了头人,你们就像没了爹娘的娃儿,还不尽受别人的侮辱?没有了头人,谁为你们当家作主?在这大草原上,一家一户,人单势微,如何生存?大王是咱拓拔氏李光岑大人的义子,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咱们的族人?就因为他身边有种放、丁承宗、林朋宇、秦江,还有姓徐的、姓萧的那些人蛊惑大王,还有李继谈、李天轮、拓拔苍木这些吃里扒外的败类屡进谗言,迷惑大王。”

“今晚,我们杀奸佞、清君侧,这不只是为了争取咱们族人的利益,也是在维护大王,维护咱们拓拔家的天下。今晚,不只我们动手,拓拔百部齐心协力,共襄盛举。大家都把分发下去的白毛巾系在左臂上,只要不是系着白毛巾的,就不是咱们的人,格杀勿论!!”

院中一片悉悉索索的声音,片刻之后,拓跋武一扫准备停当的族人,把手中的长刀一挥,喝道:“出发!”

狗娃正巡弋街头,忽见前方乱哄哄涌来一群人,立即挺身迎了上去,大喝道:“站住,三更半夜,什么人擅自上街?不知道朝廷下了宵禁令吗?”

一边说着,他已经攥紧了手中的长枪,不了迎面那些人根本不予应答,劈头盖脸便是一顿乱箭,这队巡城的士兵猝不及防,登时被射倒一片,惨呼连连。随即就见一条条臂上系着白巾的胡服大汉猛扑过来,满脸狰狞挥刀便砍。

那一轮箭雨已将这只巡弋的小队人马伤了个七七八八,有几个幸未中箭的也没来得及逃脱,如狼似虎的敌人已猛扑上来,片刻功夫就把他们斩为肉泥。拓跋武血淋淋的长刀轻轻拔起,地上一个中箭惨呼的士兵已然停止了呼吸。

拓跋武一挥手,低喝道:“时间紧迫,直奔王宫!”

数百名族人随他急急离去。皮靴踏在满地鲜血上叽叽作响。

等到这群人离去之后,死尸堆里忽然一动,爬出一个满脸鲜血的人来,他心有余悸的摸了摸囗胸口,心口正中一支箭矢,庆幸的是,被揣在心口的一大块牛肉和两个馍馍给挡住了,箭头入肉不深,并不足以致命。他使劲一拔,把箭往地上一扔,又看了看伏尸当地的众多袍泽,嘴唇哆嗦了一下,迅速闪进了一条小巷。

片刻之后,小巷中一枝穿云烟花弹破空而出,在黑寂寂的夜空中响起,炸开一朵灿烂的烟花……

此时,拓拔苍木手执双刃率领族人刚刚杀退一群围攻他们的人,这群人隶属于拓拔氏的一个小部落,部落头人是个身材矮墩墩的胖子,平时见了他总是未语先笑,谗媚无比,想不到此时着矮胖子居然像头豹子,一刀在他大腿上削下一块肉去,足有半斤重啊,疼的拓拔苍木呲牙咧嘴。

“他妈的,幸亏听了继谈的提醒,早把家人悄悄送了出去,要不然真要栽在这儿,我一家人就全交代了,我那媳妇玛布伊尔可刚坏了我的小孙子呐。”

拓拔苍木庆幸的踹了口粗气,紧接着,城中各处次第亮起了烟花,拓拔苍木脸皮子一紧,叫到:“不好,这些贼子果然奔着王宫去了。”

他回头看了看紧紧虽在自己左右的数百名族人,大叫道:“来吧,随老夫杀向王宫,勤王救驾!”

与此同时,拓跋武也看到了夜空中的烟花亮起,不由狞笑道:“大王倒也小心,哼哼,既然行踪已露,便无需遮掩行藏了,往前冲,只要冲过去就好,无需恋战纠缠,速速赶去宫门外,与其他嵬武部落汇合!”

部下答应一声,放开手脚,厮杀呐喊着质朴王宫方向,迎面,一队官兵一手枪、一手盾,已然列阵相迎,又是一番厮杀……

朝廷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宫卫军掌握在丁承宗手中,早已紧闭内宫城门,城头上甲士林立,箭矢如雨,拼命压制着汇聚到广场上越来越多的拓拔族人,而城卫军分别由杨延浦、拓拔昊风、李继谈、木星四位将领掌握,城中生变,他们立即挥师往援,此时城中已到处火起,原本逃亡兴州避难的无数百姓惊慌失措的四处流窜,一时乱匪与百姓难辨,大大迟滞了四路兵马回援的时间。

宫门前,拓跋武、拓跋青云等各路兵马汇合了。

“种放抓到没有?”

“没有,这老小子不在府中,据说与丁承宗喝酒去了。”

“哼哼,我早知道他们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一样的,抓到丁承宗,也就抓到了种放。”

“林朋宇抓到了没有?”

“没有,抓到了个家人逼供,说这老家伙去城西刘寡妇家过夜了,我已派人去了。”

“嘿,这老王八蛋,人老心不老,老子成全他,让他做个风流鬼,范思琪呢?这可是咱们西夏的财神爷,把他控制住了吧?”

负责突袭范尚书府邸的一个头人气喘吁吁的挤进来:“没抓到他,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哪风流去了。”

“没关系,抓到他的家人了吧?姓范的就一个宝贝儿子,控制了小的,不怕老的翻上天去。”

“也没抓到,据说他的老婆孩子回娘家了。”

“回娘……回你妈个头!”

拓跋武急了,也顾不得对方也是一族头人的身份,破口大骂道:“那个混蛋本是汉国人,娘家距此山高路远,如今又在宋国治下,眼看着就要数九寒冬,这个时候他的老婆孩子回娘家?你个不长心眼的东西……”

“不好!”

还没骂完,拓跋武忽然脸色大变:“怎么会那么巧?一个个全都不在家,正主没抓到,他们的家人可有抓到的吗?”

拓跋武瞪眼望去,各路头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个回答,拓跋武的心顿时沉到了沉沉的谷底。

“轰!”

一朵火莲腾空绽放,紧跟着四面八方亮起无数火把,及时赶到的城卫军三面合围,长枪大戟,短刀巨盾,一层层铜墙铁壁,气壮如山!

而他们身后,就是高大巍峨的宫墙,宫墙上行兵道上,密密麻麻站满了宫卫将士,一个个俱都手执弓弩,严阵以待。

众多头人相顾失色,忽的午门上灯光大作,两旁旗幡招展,城楼中缓缓出现一人,身穿圆领白袍,头扎青色诸葛巾,端坐在一辆木轮方椅车上,手中……手中居然轻摇着一把羽扇,正是丁承宗。

大冷天的,羽扇纶巾,充诸葛亮吗?一见丁承宗这幅模样,拓跋武鼻子都快气歪了。

诸葛亮在夷蛮胡狄之族威名赫赫,其形象深入民心,拓跋武自然也是知道的。

“拓跋青云、拓跋武……,竟有这么多位头人深更半夜来到午门?本官迎接来迟,恕罪,恕罪。”

城楼上,丁承宗哈哈一笑,大声道:“只是不知,诸位明火执仗,夜聚宫门,意欲何为啊?”

“如此情形,事机必已早早败露,莫非我们当中有内奸?”

拓跋武看了眼自己身后,强捺心中疑虑,仰起头来,戟指喝到:“丁承宗,不要惺惺作态,你以为早早得了消息便胜券在握吗?我们各部人马汇合起来,兵力不下于宫卫、城兵之总和,拼个你死我活,胜败殊未可料。”

拓跋武振臂高呼道:“大王,是我拓拔氏之王,丁承宗挟持大王,排挤我族,心怀不轨,我等要清君侧,复王权,肃宫廷,杀奸佞。各族头人们,为了大业江山,杀啊!”

拓跋武一声令下,无数箭矢顿时腾空而起,直扑午门城楼,丁承宗一声轻笑,轮车攸然滑向后去,两面巨顿在面前一合,就像两面门板,“笃笃笃”一阵响,门板顿时变成了刺猬。

随即,城楼上灯光一暗,火把全息,完全陷入寂静之中,紧接着,几个乌沉沉的东西自夜空中抛了出来,就见这几个乌沉沉的东西轰然落地,顿时成了碎片,拓跋青云不由一奇,劈手自部下手中夺过一支火把,靠近了去看。

一低头,只见地上有一种黑幽幽的液体正随处蔓延,他抬了抬皮鞭,只觉特别粘脚,于是又凑近了去看,鼻子里嗅到一股味道,不由大惊道:“这是猛火油!”

一语未了,城头上星星点点,好似灯火璀璨,数百只火箭漫天撒下,轰得一下引燃了猛火油,拓跋青云正站在猛火油中,顿时成了一个火人,拓跋青云一声惨呼,只觉烈焰扑面,烘的双眼难开,只能闭着眼往外跑,这一跑皮靴一滑,整个人仰面朝天倒了下去,整个人顿时与大火一色了。

四下里,拓拔族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像火焰般起舞,发出杀猪一般惨叫的拓跋青云,紧接着,只听嗖嗖风响,许多部落勇士惨呼着倒下,拓跋武身边就直挺挺到下一任,后背上笔直插着一支利箭,那箭已贯至箭羽,力道惊人,必是宫卫配备的一品良弓了。

拓跋武眼睛都红了,大喝道:“弓箭压制城头,三面进攻!”

他们在府邸中也秘密建造了一些攻城器械,内城不比外城高大险峻,这些比较简陋的器械也够用了,不过眼下不可能顺利攻城了,城卫军三面虎视眈眈,会容许他们攻打王宫吗?况且人堆里燃起了七八丛火焰,他们眼下就是一群活靶子,宫卫军隐在暗处,只用箭矢就能收割他们的性命,只有把三面包围的城卫军拉进来混战,才能制止城头箭矢的威胁。论人数,他们的人数不在三面合围的城卫军之下,宫卫军不开门迎敌的话,他们的病例还在城卫军之上,料来还有胜算。

在付出上千条人命之后,李继谈和杨延浦的军阵被率先攻破,双方陷入了混战之中,混战一起,城头的箭矢就失去了作用,拓跋武一方的人再无后顾之忧,开始放手一搏。

火光熊熊,无数的展示拼死搏杀,浴血中的士兵一个一个的倒下,但是没有人后退,也无路可退,身前身后、身左身右,不是敌人就是战友,每个人都双眼充血,肆意屠戮着,什么招式、什么武功,比拼的就是谁的力气更大、谁的速度更快,谁出手更果断狠辣,谁更强壮,捱得住砍杀,一个照面,生死立现。

终于,拓跋武一方的人被完全压制住了,猛火油的火光已经有些微弱,拓跋武的人被完全压制在了中间,他们还有一搏之力,负隅顽抗,至少也能再消耗掉城卫军一半兵力,但是败势已不可避免,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绝望。

“缴械投降!”

“缴械投降!”

呐喊声气壮山河,自四面八方想起,城楼上灯光重现,丁承宗再度出现,沉着脸高声大喝道:“尔等大势已去,还不投降?”

“投降!”

“投降!”

宫卫军齐声呐喊,声震天地,拓拔部的人面如土色,却仍紧咬牙关,严阵以待。

李继谈高声喝道:“拓跋武、拓跋青云,为一己私利,蛊惑尔等谋反,今大势已去,败局已定,你们还要执迷不悟,追随他们同赴黄泉之路吗?立即弃械投降,大王必会网开一面,饶尔等不死。”

李继谈已受了伤,再加上身上所溅鲜血,整个人杀神一般更显威武,宫门前黑压压的人群沉默了一会,一个靠前的头人颤声问道:“继谈,你……你说的是真的吗?大王……大王真可以饶恕我们?”

李继谈看了他一眼,认得是本族一位长辈,论辈分该是自己的堂叔,便道:“六叔,大王是我佛护法,行霹雳手段,有菩萨心肠,首恶当诛,你们只要幡然悔悟,大王必不屠戮,只不过……法度森严,惩戒是在所难免的了。”

“不要听他胡说,它是我们拓拔一族的败类,把他杀掉!我们拓拔氏,只有站着死,没人跪着生!”

人群中一声大喝,却是拓跋武在说话了,拓跋武在混战中断了一臂,失血过多,脸色苍白,站在那摇摇欲倒,却勉力支撑。

李继谈也是一声大喝:“拓跋武就是罪魁祸首,杀了他,提头来降,向我王情罪!”

拓跋武面色狰狞,有心扑到李继谈面前一刀生劈了他,只可惜自家事自己知,他也知道以自己强弩之末的身子,真要冲到了李继谈面前,不过是替他试刀罢了。

人群继续沉默着,过了许久,一双双目光渐渐从前方敌人身上移回来,投到拓跋武身上。一开始,那些目光还有些逡巡,但是渐渐地,开始锁定了他,火光下那一双双幽幽的目光,就像一群择人而噬的野狼……

“轰……”

当拓跋武被自己的族人乱刃分尸,头颅滚落当地,犹自双眼圆睁,死不瞑目的时候,宫门缓缓打开了,仪仗缓缓排开,中箭黄罗伞盖,杨浩蟒袍玉带,胯下一匹雄俊的白马,在禁卫们众星捧月般的保护下闪亮登场。

杨延浦一声大喝:“大王到了,还不弃械!”

“叮叮当当”一阵响,丢下遍地的武器,想要清君侧的拓拔氏族人黑压压跪了一地,四下里城卫军以弓箭监视他们,稍有异动,就是乱箭齐射。

王驾仪仗在涂满鲜血的广场上停住了,环伺三面的城卫军将士都把目光投向他们的大王,其中有一双眼睛,在这幽深的夜色中忽的光芒一闪,就像方才那些拓拔氏族人盯着拓跋武时的目光,狼一般,好像看到了一块纤美的羊肉……

收录的所有作品均由热心网友免费上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