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102章 期待

陇右的呼延博和李继筠正在割踏寨苦战,而苏尔曼也止步了吗沙城前,杨继业、程世雄两员大将分赴灵州和峡口坐镇,战火还没有蔓延到兴州中来,但是这里的战争气氛已经十分浓厚了。

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人涌进城来,有地方上的商贾豪绅,有逃离家园的百姓,也有本来定居于其他城池,但是觉得当地城池不如兴州牢靠的大户,一时间兴州城人满为患。

“我总觉得,情形有些不大对劲儿呀。”李继谈忧心忡忡地道。

在他对面坐着的,是拓拔苍木和李天轮,做为拓拔氏家族的核心成员,自从三人在金殿上公开表态支持杨浩针对嵬武部落的政策方略之后,便被众多的拓拔氏族人视做了眼中钉肉中刺,在他们的排挤之下,这三个人走的越来越近,自成一个小团体,时常一起聚聚,喝喝酒小酒联络感情,时不时的也会讨论一些朝野间的事情。

拓拔苍木年纪最大,在三人组合中俨然扮演的是老大哥角色,他喝了口酒,瞪起眼道:“什么不对了,你不要吞吞吐吐的,有话直说嘛。

李继谈道:“自从大王法场监斩拓投韩蝉、拓拔禾少,逼走李之意后,拓拔氏各部头人对大王的态度与往昔相比大相径庭,他们时常聚会,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拓拔苍木晒然道:“原来你担心这个。

他槽了捋大胡子,说道:“其实……做为一个部落之长,我也不希望大王分解各个部落,追根究底,这是自身的利益。要说祖宗家法……,嘿嘿,谁在乎它是怎么说的了?有这世袭之制,我的子子孙孙就算再不争气,也能稳稳地成为苍石部落之长,除非变了天,我党项八氏族复存在,否则怎么也不致于败落了。可失去了这世袭之制,一旦子孙不争气,进不能入朝为官,退不能自拥一族,那没落也就是难免的了。

他自嘲地一笑,又道:“不过……我看得出大王的决心,我知道这是不可更改的,既然不能与大王为敌,那就只好顺应大王之意。将来的事……去他娘娘的将来,眼皮子底下的日子都没过好呢,谁还顾得及将来?将来玄子重孙,谁还记得我这个祖宗?他们有-本事,就吃香的喝辣的,没本事,就滚他娘的蛋,老子管不着啦。

李继谈呵呵一笑,说道:“苍木大哥看得开,可是那些头人们可未必看得开啊。

拓拔苍木瞪眼道:“看不开文怎么样?那些怂包还敢造反不

成?”

一直没有说藉哟李天轮沉着脸道:amp;"我怀疑……他们正有此意。

拓拔苍木吃惊地道:“你说什么?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李天轮道:“苍木大哥,以前李光睿在的时候,跟吐蕃人打、跟回纥人打,跟党项七氏打、跟礴府两州的折继勋、杨崇勋打,乃至后来和咱们大王交手,也曾有过被人攻入辖地陷入被动的时候,不咎哪一次,这些部落头人们可曾有过一次急吼吼地把家人接进夏州城避难的时候?”

拓拔苍木道:“当然没有,怎么了,难道……?

李继谈道:“不错,这一回,这些头人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个做法,我们的家眷络绎不绝,每天都在进城。

拓拔苍木微一思索,笑道:“这也正常,大王斩了拓拔韩蝉,又分了嵬武部落,他们正心怀不满,巴不得看大王一个笑话,这么做也许是故作鼠辈,免得苏尔曼、李继筠他们一旦逼进,他们的部落首当其冲,就算再不愿意,也得出生入死为大王效力吧。g

李继谈冷笑道:“苍木大哥,你想的太简单了,如今在兴州的部落头人不下一百五十人,每人都把家眷接近城耒,家眷、扈从,每家都不下两百人,光是这股力量,**起来就足足两万人,再加上他们原本就留在兴州的家人和侍卫,总兵力快赶上兴州宫卫、城卫兵马总数了,如果这股力量真的有心作乱,你觉得会怎么样?”

拓拔苍木一听攸然变色,终于感觉到了危险,连忙说道:“此事不妙,应该马上禀报大王。

李天轮摊手道:“如何去讲呢?我们与他们已势同水火,大王对此心中有敏,会不会以为我们是搬弄是非,伺机报复?再者,他们一日不反,我们就没有凭据,就算告诉了大王,大王又能如何?难道各部头人把家眷送进兴州避险,大王反要寻一个借口砍他们的头?那不是逼着所有的部落造反吗?”

李继谈看了他一眼,说道:“苍木大哥,大王那里,我会去提醒一下,如果大王能提起小心最好,他们不反,朝廷就不能动他们一手指头,在他们面前,大王是被动的。但是如果大王有所准备,却也未必就会为其所趁。

可是,这些头人中就算有人只是想观望风色,一旦真个有人意图不轨,也会把他们拖下水。何况我们无法分辨谁有歹意,谁只是墙头草,宫卫、城卫兵马有限,兵部杨尚书又亲赴灵州去了,这有限的兵力要守城、要拱卫王宫,要监视这些头人动向,已是不敷使用,我们的家眷安全如何着落?大王有一座内城,我们呢?”

拓拔苍木一怔:“我们?”忽然间,他已恍然大悟:“如果那些头人真个想要造反,自然不会只去攻打王宫,朝中许多大臣都将是他们下手的目标,别的大臣如果没有太大的威胁暂时还不会有人去碰,可是他们三个,那些恨之入骨的头人不把他们家中老幼妇孺尽皆杀光才怪。

拓拔苍木“唰”地冒出一身冷汗:amp;"不成,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有反意,咱们都得早做准备,千万不能被人杀个措手不及,继谈、天轮,咱们在兴州的族人也不少,应该把他们召集起来,唔……眼下兴州人口越来越多,住宿、食粮都是问题,就用这个借口,身为一族之长,咱们照料一下自己的族人天经地义吧?然后秘密集中其中青壮,以应急变。

李继谈道:“苍森大哥,今天找你们来,我正是这个意思。

拓拔苍木不放心地又嘱咐道:“嗯,亏得你提醒,要不然人家的钢刀架到我脖子上,我还在睡大头觉呢。天轮,你也得小心,继谈,你有军职在身,手中还有一定的兵马可以调动,这些时日更得打起精神来,咱们的身家性命,可都着落在你的身上了。

李继谈神色凝重地点点头:“小弟明白。

李天轮道:“仅凭咱们,恐怕自保都难,继谈,大王那里,你还

得去说一说,大王多几分警觉总是好的。

李继谈深深地吸了口气,答应道:“我会的。

拓拔苍木喘了口粗气道:“嗯,我儿昊风是有军职

在才的人,这事儿,我也会跟他说一说,让他也去大王那边吹吹风。李继筠引来一群吐蕃人,阿古丽那个娘们领着一帮子回纥人也在闹事,他娘的,怎么就闹到今天这种地步了!

杨浩怒气冲冲地道:“嗯,飞羽随风业已报了消息上来,本王正派人监视着他们呢,哼!我倒要看看这些鼠辈有多大的胆量,搅得起多大的风浪!

李继谈道:“这个……也只是臣的担心,或许……他们并没有这

只是想趁大王之危拿捏一番自重身份罢了,还请大王慎重其

个意思,只是事。毕竟……他们都是我拓拔一族,如果贸启杀机,对大王的令誉……”

杨浩展颜一笑,嘉许道:“李卿忠心可嘉,这个么,本王省得,断不会做出不教而诛的事来。

既如此,臣……告退了。

“嗯。

李继谈施礼退下,目注他远去之后,杨浩对丁承宗道:“说起来真是奇怪,好象这天底下充满了阴谋诡计、篡位夺权,在宋国时,我遇上了骨肉相残,争的只是那一把九五至尊的宝座。在辽国,也撞上一桩,好好的王爷不做,偏要做个乱臣贼子,落得个断子绝孙的下场。

丁承宗淡淡一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其实何止皇位天下,就是百姓人家,每日又有多少桩这样的事在上演呢,远的不说,就说咱

丁承宗脸颊抽搐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一时间两兄弟都静默下来。过了许久,杨浩才猛地一扩双臂,振奋道:“不招人妒是庸才,不想做庸才,就得大权在握,若想大权在握,岂能不招人嫉?不管是谁想要在我背后狠狠捅上一刀,那就来吧,我接招!

丁承宗也笑了:“是我兄弟络,接招!

杨浩重重一点头,握住他的手道:“不错,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咱们都打他个原形毕现!

箭镝流星,人如镰刀下的牧草一般齐刷刷倒下,刀剑挥舞,映日生寒,鲜血就在这刀剑中四溅。头颅滚地,断肢飞舞,呐喊声、咆哮声,马嘶、犬吠、牛哞、骆驼吼、羊群慌不择路四处逃奔,杀戮把整个鸣沙城下都染成了红色。

张浦面无表情地站在一处沙丘上,观望着前方这场大战,四下站务七八名手执大盾的侍卫,笔直地立在那儿。雁瓴阵的主阵在苏尔曼的大军潮水般不断抨击下已经松动,就在这时,敌军又像两把尖刀,从两翼急抄过来,马蹄践踏,箭矢飞洒,一俟短兵交接,立时血肉横飞。

敌骑借着短程冲刺的猛劲儿,就像两柄尖刀,狠狠刺入左右翼阵近三百米,然后才像扎到了骨头,停止了前进,双方浑战在一起,很快就再也无法保持界限分明的阵形,双方各寻对手,展开了一刀一枪的搏斗。

二唯舒生紧张地看着两军交接的场面,艰涩地咽了口唾沫,对张浦道:“将军,恐怕抵敌不住了,再不收兵,全军就要被回纥人分而歼之了。

张浦抿了抿嘴唇,慢慢格起了手……

鸣金声起,中军阵中,张浦的帅旗开始徐徐移动,本就落了下风的西夏军队一见主帅鸣金,帅旗后撤,顿时士气大挫。此消彼长,回纥人却是气势如虹,不断地冲锋、切断、包围、压缩、西夏军队开始从有序撤退渐渐演变成了混乱的败退。

一俟变成落花流水一般的大溃退,什么号令旗鼓都没用了,比得只是谁的马力长、逃得快而已。二唯舒生注意到,张浦本阵的两万精兵自始至终都没有投入战斗,那是真正的精兵,装备最精良、训练有素、骁勇善的铁军,也是张浦的嫡系部队。如果张浦能及时把这支部队投入战斗,很可能就会彻底扭转战局,但是他选择的却是让出鸣沙,退往峡



二唯舒生嘴角不禁悄然露出一抹阴冷而得意的笑容。

他的话已经奏效了,他在张浦心中埋下了一粒种子,就会生根发芽,茁壮成长,直至开花结果的。

这粒种子很快

他告诉张浦,胜不如败,进不如退。因为种放在大王心中的份量明显比他重的多,即便是他全盛的时候,也不是种放的对手。而今,他已被贬为防御使,即便立下再大的功劳,又有多少前程呢?一旦打了胜仗,岂不更证明大王英明,种放睿智?何况,外敌强盛而内部不稳,胜算并不大。

在此情况下莫不如主动退兵保存实力,通过战争失利配合拓拔诸部头人们向朝廷施加压力,迫使大王罢黜种放等一众急进顽固坚持奉行中原王朝统治策略的大臣之后,众头人将把他再度捧上五军大都督的位子,全力投效,助他击溃外敌,那时他在朝中的地位将再也无人可以撼动。

如今看来,这番话已经生效了。

自古英雄如美女,第一次既已向人就范,下一次还会玉洁凉清么?

想到这里,二唯舒生得意地一笑。

人喊马嘶,败军如潮中,二唯舒生向紧紧随在身边的亲信胡索驼悄悄递了个眼色,胡柰驼会意,立即一拨马头,斜向奔出。混乱的战场上,掉队的、逃跑的,自相残踏的,什么状况都可能发生,谁会注意这么一个小人物的去向。

二唯舒生又是微微一笑:“兴州那边,是时候动手了!

他狠狠一磕马腹,紧追张浦而去。

看小说请到